首页 >> 悬疑惊险 >> 般若菠萝蜜>>第 36 章 娑婆世界
第 36 章 娑婆世界
  饭食乞,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
  若尊重弟子。……
  ——《金刚经》
  贝多芬说过:“恶人在世界上是毫无用处的……永生的上帝绝不会爱他。上帝只要赐给我们一件宝贝——善良。其余的东西我们自己就会有了。”奖惩会形象地告诉众犯,随意糟蹋它的人“上帝让他站在门口,对他说走开,我根本不认识你”。
  与受惩处者相反,赵复本非常珍惜这件宝贝。上帝知道他;佛和菩萨了解他:政府宽大处理了他——好人终获好报——这是永恒的真理。
  我为赵复本而兴奋,也从中分享着欣慰。第二日午后,我拉上架子车带上那柄锋利的镰刀进杀人沟割草。溪旁齐腰高的水芹菜比关中平原上肥壮的小麦还密实,一片连一片,一台连一台,嫩生生的开着小白花。小白花放射状散开,圆圆的平平的象一把把微型小伞。小伞一个挨一个,织成一层轻柔的白纱,覆盖着宽广的河滩。杀人沟外役号的十二条耕牛最爱吃这个;蜜蜂也爱,扒在花心上面‘嗡嗡’采蜜采粉——。
  我轮起镰刀不到个巴小时就割够了,装了满满一架子车。太阳老高老高的,我把架子车拉到荫凉处。我想,余下的时间还长着呢,何不找赵复本好好聊聊了。
  杀人沟里头没有路——是没有人走过的路。杀人沟里头我从来没进去过。赵复本在哪个沟哪个坡放羊,离出口多远,我还不知晓呢!只有缘着羊群踩过的足迹,向沟里蜿蜒行进。就这样,留神着地面。一路越过了八九个沟口,西侧出现一神秘的峡谷,众壑纵横,奇峰错列。但见沟口两侧的山石像两扇半开的大门,从峡谷里吹出使人舒适的凉风。地上撒有黑豆一样的羊粪,无疑是赵复本是把羊群赶到这个峡谷里去了——
  峡谷向西北延伸,走进不远,两岸峭壁千仭,秀出天半,中夹一线蓝天。黑色的岩石上爬满着青藤,吊拉着黑红黑红的无人采摘的山葡萄和熟透了的山樱桃;一条清清的溪水,潺潺作响。这一切都在诉说着,只有羊群来过这里;赵复本来过这里。
  已进入二三百米了,只见羊群的足迹,没有赵复本的影子。越是向里“路”越陡,岑寂得没有尽头……一个青蛙在我的前面伸展着长长的四肢慢吞吞地向前爬行,我几乎不小心踩在它的背上。然而它不是惊觉地逃避,仍慢慢吞吞地向一个方向执着地爬着。我奇怪地凝视着看它究竟要爬向哪里?它向前面的石坎爬去。我的视线也转向那里。呀!哪里竟有一条黑色略带黄班的巨蛇象根油漆过的木棍长长地顺在石坎上一动不动。它的头仰着,张开殷红的恐怖的大口,吐着火焰似的令人生寒的舌芯,发着‘咝咝’的声音好象呼唤着青蛙。我看得真切,青蛙乖顺地向虫蛇那儿爬去,爬到跟前了,不动了。只见那蛇头敞开大口,象农夫持镢挖地似的倏地挖下,衔住青娃的头。那青娃便向蛇口里钻去,一节一节的没入了蛇口。蛇腹一起一伏地扇动着,鼓起一块很大的疙瘩,随后象喝醉酒似地满足,原地盘成一堆坦然的睡着了……
  我正估摸着怎么惊走它或怎么绕过它的一刹那,一个象鹰一样的猛禽掀起一股风浪,掠空而下,用它那铁钩似的尖嘴,‘噗’地一下衔住蛇头,腾空去了。只见长长的蛇身象黑色的彩带在空中舞动。猛禽飞越几个山头淹没在云雾里看不见了……
  谢谢猛禽扫清了障碍。我缘着羊群的足迹继续前行,刚登上石坎,一股腐尸的臭味扑来,弄得我停下脚步,怀疑羊群是否来过这里。不由仔细查看地面,地面上有黑豆一样的羊粪泡在血水里,苍蝇‘嗡嗡’地乱飞,蚂蚁和叫不上名堂的虫子,贪婪地扒在上面吮着血水。我恶心地绕了过去,下到溪边准备洗一洗汗。走着走着忽见灌木枝上挂着扯断了的肠子,象绷紧了的红绳直通到溪水旁。
  溪水是红的,原是不远处有团血肉模糊的东西,从落叶下面向溪水里渗着血水。粉红色的肠子的一头在溪水中象蛇一样的摆动。
  我的心‘咚沙’直跳,这不是野狼便是山猪所为。想到山猪,我的头发立刻竖了起来。这个家伙是这一带之兽王。万一它来了——我猛然想起丑角爬上树杈躲过一劫的事迹,遂就近爬上了一棵不大的冬瓜杨树杈,对着山峦连连大喊赵复本的名字:“赵复本同犯——”,“赵复本同犯——”,“赵复本同犯,你在那里呀?——”犹如我们朝山途中“回来啦!回来啦!——”的问候。比那大极了,周围的山峦将声音返了回来,漫山遍野响着我的呼叫声。我不喊了,山野也沉寂了,就象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活着似的。不禁胡思乱想起来,莫非赵复本被野兽吃了,那一堆血肉模糊的肉团莫非就是他的尸体,溪水中蠕动的莫非就是他的肠子…赵复本上一辈可能是土匪,是杀人如麻的魔王。要不他的命运为什么那么悲酸坎坷,竟连政府的那点恩赐也无福消受!想作个好人真难啊……,婆娑世界真够残忍啊!
  气氛变得异为恐惧,前行也不是后退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独栖树杈,左顾右盼,默默的想着对策。我总不能老是骑在树杈上啊。我神经质的留意地面上羊群的足迹,是向前延伸的,说明赵复本和羊群就走的这条路,赶往峡谷里面去了。这个赵复本呀,为什么把羊群赶到这个地方来了呀!我扒在树杈间静观动静,打算等一会儿下树进沟找去——
  猛然间听见灌木梢摆动的声响。我立马想到山猪来了﹗我急忙抓牢了树枝凝视着潅木梢摆动的方向,是向我这儿延伸的,很快到了树根前。果然是头白色的野兽。我又攀高一节树杈,左手抓牢树杆,右手握紧了镰刀,摆好战斗架势,应对来袭。只见那野兽兩前爪扒着树身不住地嘶吼着,是一种不带进攻的慈悲的嘶吼。细看之下,原来是白虎!绷紧了的神经瞬间松弛了,恐怖的气氛被白虎驱走了。白虎一边吠着,两个前爪扒着树杆象要将我抱了下來似的,带有苦哀的腔调。我犹如绝处逢生,象见了十万救兵似的心神坦然了——白虎在,赵复本一定安然无恙。
  白虎知道我认得了它,不住地摇着尾巴,“呜呜”地叫着。我立刻下了树,跟着白虎拐了几道弯,爬上一道陡坡,到了峡谷的尽头。但见偌大一处山野,豁然开朗——天出奇的大,出奇的晴朗,四野出奇的开阔。松柏丛林,郁郁葱葱,绿烟红雾,草香泉洌。百鸟鸣唱,灿若图绣……。条条细流淙淙地向峡谷间汇集,一切都洋溢着超逸,有如到了另一国土。我不禁想到,这个丑和尚还富审美意识呢,居然能找到这如世外桃源般美如仙境的地方!
  已是秋实之季,成熟了的核桃、板栗,梨般大小的木瓜和红嫣嫣的山楂,一圪垯,一串窜,缀满枝头,满山遍坡呼唤采摘。
  这时我看到远处的山坡上羊群在吃草。蓬茸的山梁上,赵复本穿着囚衣,扛着牧羊铲向山梁的高处登去。看他那天不拘兮地不羁,优游放任,不为尘累的神韵,一定处在喜悦激奋之中了。
  我看他登上一个最高的崖顶,崖顶有三棵古松,巍然耸立,周围开着洁白的曼陀罗花。赵复本把牧羊铲平放于松树下。群群乌鸦‘嘎嘎’地飞出山林,在他的头顶上盘旋着。他取出玉米面锅盔,掰一块,揉成碎末向山坡撒了去,乌鸦撒豆似地坠地啄食;又掰一块揉了揉撒在崖下的水潭里,‘唧唧喳喳’激起水面层层涟漪,波及到崖跟底下。这是我第二次见他这样。他一生未知要糟蹋多少粮食哟?还行善呢!我想着。
  我离他越来越近了,发现他的举止怪怪的。我悄悄地隐藏于树影丛中窥伺,看他作何勾当?他面对着北方,右绕松树三匝,然后立正合掌、屈膝、弯腰,头按于两掌之间,手心朝上。虔诚的样子象要接着什么,要承着什么?随后依次起头、抬肘、伸膝,退后几步结跏跌坐于曼陀罗花丛之中,合掌恭敬,端身正念,如如不动,一派远尘离垢,弃欲绝相,清净无染的神态。真真一尊泥塑的菩萨!
  稍顷,‘哼哼叽叽’的声音飘了下来。我想人的情感受环境的刺激,他怎不高兴呢!我还从未见他这样过。他一定哼着秦腔或眉户戏文,或者一些民间小调什么的,抒发对政府宽大为怀的威恩之情——这是多年来我首次发现他在“唱”!
  乌鸦啄完碎食,一个个归隐密林去了;羊群也吃饱了卧在阴凉处养神,山野恢复了静谧。
  他的声音怪声怪气的,好象对着高山和森林说话,好像给溪水叮咛着什么?又好象和跟前某个人悄声细语的沟通。听着听着我听出来了,他是在诵念佛经呢!什么,‘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发阿耨多罗三貌三菩提心’‘般若波罗密’等等等等,难以听懂的句子和一些外文……又诵念着偈言,我听得清清楚楚:
  
  若以色见我,
  以音声求我;
  是人行邪道,
  不能见如来。
  临结束时诵道: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原来他是在诵念《金刚经》呢!这俩偈我耳熟能详。读者或许记得本书开卷第九节所述一化缘和尚赐我家神堂里的那个纸包不是就写者这四句偈吗。母亲晨昏烧香时总是诵念这个的。我听熟了的。我曾问过母亲,母亲说《金刚经》具足坚、明、利三意:坚是坚固,不为一切所坏,而能坏一切;明是光明,能破一切黑暗,利是象刀似的锋利,斩什么一斩就断。观赵复本那执着的神态配以红蓝各半的囚服,以及盛开着的洁白如银的曼陀罗花,俨然一位身披架裟道行颇高的法师,哪里有一点罪犯的影子呢?
  我不忍再看,却总想看个究竟。因为我不希望他搞那个而毁掉了自己的前程。而是希望在搞别的什么,例如作气功或锻炼身体,或者背语录背《老三篇》什么的。然而他确实在坐禅,在事佛啊!若被政府知道了必定前功尽弃,非加刑不可啊!。古人有言,知人知面不知心。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暗暗吃惊,这个诡秘的赵复本!太对不起政府了,胆子大得过了火了!昨天还站在庄严的台下接受政府的嘉奖和减刑。政府不是用了多少溢美之词,说你能认罪,能服法,能深挖犯罪根源,还特别强调表扬已与宗教彻底决裂了吗?隔了一夜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于法天法地里诵念佛经!如今全场的人犯都以你为榜样,掀起向你学习脱胎换骨的改造经验呢!争取早日新生呢!政府也或许以你为例向上级汇报,在转化人犯思想方面的收获和经验呢!而你却在利用政府提供的良好环境偷偷地进行反改造活动,阳奉阴违真真胆大,多么令人匪夷所思啊!;政府给你脸上贴金,若是不管哪个罪犯,叫爹叫娘的感激还来不及呢,你却给政府脸上抹屎洒尿。我第一次发现了赵复本的双面性格。这个人啊!怎么这么复杂,这么狡猾,好好一个佛徒,却干着有辱佛规之事;好好一个改造样板,却干着牛鬼蛇神的勾当,不可思议啊!没良心,没良心!好在是我发现了,若是让吴登魁,江洋大盗等人发现,恐怕难逃灭顶之灾。我不由想到,竞连赵复本也是个肮脏的两面派,假改造者,那么还有谁能是真改造呢?劳改场呀!你哄我,我哄你,这是多么辛竦的讽刺。可见那些受惩处者倒是真的;受奖者以及屡受表彰的先进改造者,其日常所为只不过是为迎合政府的需要,借口气耍把戏以骗取提前获释而刻制的面具。这样的面具越多,创造的劳动果实越丰;思想改造的成绩就越显著。至于脱胎换骨和灵魂深处的革命已沦为每日必唱的高调,实则没有触及,还在彼岸——彼岸很远很远很远。我正考虑着有没有会会他的必要呢……
  “唰”地一声,一小块儿玉米面锅盔穿透树冠落在我的怀中。“这块是你的”,从崖顶传来赵复本的声音。他所居的是明处我视为暗处;我躲之暗处他视为明处。他早就发现我了。
  “上来吧”,他说。转身仍面朝着北面,仿佛那方有人正与他谈兴正酣。
  “大师正做佛事,凡夫俗子怎敢冒然打挠!”我戏虐地说。
  “你的悟性还不低呢。”
  “要说有悟性,那只不过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能平平安安没有烦恼地新生就是幸运哟!”其实也是对他的暗讽。说着我爬上崖顶,东西南北的眺望,一览众山小;能望得很远很远,真乃隔断红尘事非之地!三棵古松粗壮苍劲,鳞状的暗黑色的树皮,如龙的虬枝表明它的古老、深沉和饱经风霜。洁白无瑕的曼陀罗花围着一席平平的场地。
  “比起当年当老残的头头时未知又上了几个档次了!”我说。我以为在这样的时节连样凤景如画的地方他一定心旷神逸——他是全劳改场最幸福最洒脱的一名罪犯。
  我的估计错了。他神情怪异,脸上荡着愁云,并没有兴奋的意思,仿佛根本就没有减刑那么回事。我很詫异。
  “我祝福你,芝麻开花节节高!嘿嘿!”
  他只是呆滞地面朝着北方望着——
  “人生本苦,生本不乐!”沉默一会儿才蹦出这句。他苦苦地说:“这个世界怎么乱成这样?太残忍了啊!”但不知在和谁说话?
  我不由也向北望去,原来那边也是一个流水潺潺的宽敞的大沟,远处有一街镇,街镇的西面(和我们相对的)坡上好象有个大寺庙,依稀看见古色古香的庙门前挂着×××中学的招牌,门前是宽敞的台阶路;正殿前有个古塔,塔顶放着豪光。寺庙西侧傍有一幽谷,一股清泉从悬崖上撒下,形成一小小的瀑布。水声从沟道的上空飘过来听得很显。寺院中聚集着人群,红旗招展。一会儿锣鼓响了,手起手落。一看便知,那不是和尚们做法事,而是一帮红卫兵呼口号闹革命呢!几个彪型青年扛着他们组织的(××司令部)特大的木质招牌压在中学的牌子的上面欢呼雀跃……可见那里不属劳改场管辖。
  几乎就在同时,街镇里也喧嚣开来,出来一帮队伍——也是红卫兵。前是数面红旗,是锣鼓,其它人跟在后面呼口号,浩浩荡荡地向寺院开去。当他们临近山门外的台阶时,院里的红卫兵们早布下阵势,两军相遇就打了起来。长枪、短抢齐射,有的手持长矛长棍石块,刹那间一个清静的寺院就变得昏天昏地,杀气腾腾的杀人战场。有数十人倒在血泊之中,鲜血一摊一摊地相互弥合,院子染红了。他们采着血打、采着血冲、采着血阻挡。冲了几次冲不过去。因为山门前有几个金刚一样的莽汉手执凶器守着呢。突然几声枪响,莽汉一个个就地倒在山门口,血水顺着台阶一阶一阶地向下淌……人声鼎沸,乱成一片,跑的跑,躲的躲。显然街镇那帮战胜了。
  我们发现有两个人一前一后向我们这个山梁方向奔来。看样子后面那人在追赶前面那人——后面人手中拿着枪,前面那人在林中迂回。躲到那,后面那人追到那,不时地瞄准着。当前面那人离我们近了的时候枪响了,前面那个人立刻倒在地上了。
  后面那人赶至跟前仍用枪对着他的头。前面那人手挽着肠子跪地求饶:“肠子流出来了,饶我一命吧,我家还有老母……”叩头如捣蒜。后面那人仍是要开枪的架势。赵复本按捺不住了急喊道:“饶了他吧,他已被你射中了!阿弥陀佛!”
  他向上瞅了瞅赵复本:“哼!饶了他,你问问他,打死了我们多少革命干将?要不是他打死了我们那个好门卫,敌人能胜吗?”他不屑的说:“操心你的冬天冷,别管人家的夏天热。好好守你的法,别狗逮老鼠——多管闲事”。说毕好象故意让赵复本看似的,照准那人的头又补了一枪,那人倒在地上了——死了!后面那人一脚将尸首踢下深沟,说声“喂山猪去吧!”扬长返回。尸首在荆棘中乱石中翻滚着,撞动一波波碎石的响声长久地在深沟里回响着。肠子的一头挂在树杈上扯了下去……
  街镇那帮红卫兵,满怀得胜的喜悦,打扫战场,庆贺胜利。将那数十具尸体抬至沟沿‘咕噜噜’推下深沟,将地面上的血迹铲掉;将敌方的牌子扔下沟去,挂上了自己的牌子……
  “唉!劳改场不乏后继无人哟!”赵复本自言自语地叹着气,‘阿弥陀佛’颂个不息。
  我说:“老赵啊!你看刚才还在那儿敲锣打鼓,兴高采烈地庆贺胜利呢,高呼顽固到底死路一条呢,霎那间就变作一堆肉泥了,一堆脏臭的垃圾了,被清除得无影无踪。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
  赵复本惊愕地望着那里,目送着每具尸体,直至一个不剩地扔到深谷,直至寺门前的血迹铲除干净,他才扭转身一屁股坐了下来,两颊泛着惨烈的愁云:“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那原是一处广种善根福田的佛地净土啊!怎么却成了杀人的战场。遭孽啊!我怎么祈祷也难免此劫,阿弥陀佛!”撕心裂肺地叹着气。
  我这才明白他刚才是在为对岸的寺院祈祷,抑或为将要死去的无辜着超度。
  他说:“那地方也曾是我的家啊﹗四五十年前,我云游到那儿,曾于那寺院住过好长时间。那瀑布叫龙泉,那寺院称龙泉寺。咱站的这儿叫望仙崖。这里原有间小庙,供奉着眼光菩萨。那时,我天天带着香火来此一趟,不过乃是从北面从龙泉寺带着香火上来的。”
  “怪不得你面朝北边诵经,有什么用呢!”我说:“听见了吗?那儿传来的不是钟声,不是木鱼声,不是阿弥陀佛的经声。你所听见的是为嘶杀助阵的鼓声,锣鼓声夹杂着枪声和粗言粗语的谩骂声。神早被赶跑了!神洲大地一点神气也没有了!那里要不是中学,早已荡然无存了,别在顶礼膜拜,作那无谓的徒劳了。”
  “所有相假有实无,有佛与否并不取决于有庙无庙、有寺无寺、有相无相。经典在哪里,哪里就有佛,也就有可尊敬的弟子。”他深沉的说。
  “庙拆了、寺毁了、书烧了,哪来的经典?”
  “在我心里﹗在我心里﹗阿弥陀佛——”
  我也坐了下来,树梢遮挡了视线,龙泉寺那里的一切看不见了。这时我想起蛇吸青蛙后又被猛禽所衔以及兽类之间的弱肉强食的场景。我说:“人残忍起来比野兽还凶险。我最想不通的是,那个已被射穿小腹的人,拖着肠子,尽管怎么跑怎么忏悔求饶,可是对方又照他脑袋补了一枪。这还不解恨,临走还把他的尸首踢到深沟里喂山猪野狼。为什么?因为人与野兽的区别在于人是有思维的,他会把仇恨升华到比野兽还凶残的程度!人本来原于动物界这一事实已决定人永远不能摆脱兽性,所以他生发不出善心是不是?”
  这时赵复本好象有感触地说:“我说你悟性不低就在此啊!”
  “我不懂你的意思。”
  他似读似诵地:“善业通人至善处,恶业通人至恶处。自从有了众生,这个世界就不安宁了,尔虞我诈,弱肉强食,明火执仗,狗苟蝇营,争权夺利,执着于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世界充满者难以忍受的苦难,众生罪孽深重。所以佛法将这个世界称作娑婆世界……”
  “由此说来为使众生少有罪孽,法律是必须的,监狱是必要的。不如此,神州大地遍地都是血了!”
  “对了。”他赞同我的说法“仁是人的心,又是人的路。有人舍去了路不去走,失去了心不去找,所以监狱是必要的。正如佛家有六道轮回和十八层地狱的果报一样,都是一个作用,一个目的,为了这个世间安宁和睦”。当我述说了劳改场只有劳动之实而无改造之果的看法后,奇怪的是他却说劳改场也是必要的。他把劳改犯分作三种类型:一是遭人诬害或被权势所压,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无辜者;一种是生理上或者先天性的病征促其冒险犯罪,如同性恋者以及小老头之类,不是仰仗法律或某种说教能使其痊愈的;另一种是名副其实的犯罪,杀人越货者及奸淫掳掠、颠覆政权,反政府等五花八门的犯罪。劳改场在押者大都属此类。这种人妄心欲念太重,五毒俱全,恶如魔鬼,进劳改场是罪所应得,就是死了,佛也要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受六道轮回之苦。
  “照你这么说来,佛也在帮助改造人呢。”
  “不错”他说:“《金刚经》有言,佛说‘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所谓对人的改造有如佛家所说的降服妄心;改造者与被改造者的关系犹为菩萨普渡众生。心有‘真心’和‘妄心’之别。‘真心’应住,住于无住,清净若水,澄澈若镜;‘妄心’是住相之心,‘妄心’应降,降而无降,不住于相,一尘不染,如此才能真正的降服。稍有不慎,妄心即起,影响觉悟。安住真心制服妄心,方可消除客尘污染……”
  他滔滔不绝地讲着,仿佛法师设坛布道。虽然夹杂着难以理解的句子,但总觉得他全是顺理成章的好话。如果不执着于“宗教”这个名词,不正是与政府改造罪犯的道理息息相通吗?可惜出自一个和尚之口,他的话如果公开了就意味着乃是封资修的毒素。
  他在我心中的形象越发模糊了——说他是个死不改悔的释迦牟尼佛的忠实弟子吧,他却春心萌动,叛教还俗,娶妻生子;说他是个忠实的靠拢政府的真改造者吧!他却欺骗政府,刚刚获得减刑就又暗诵佛经,良心叫狗吃了!说他胆小他又胆大,说他胆大他又胆小。总之,他是个不三不四的难以琢磨的两面派,其所以有此狱牢之灾,大概是释迦给的果报。果有十八层地狱的话,佛定将这忤逆之徒,打入最苦的无间地狱……所以,他说的越多,越是自打嘴吧!话虽如此,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始终不错呀!
  传来‘咩咩’地叫声,大概已到收坡时间了,老羊呼唤离群的羊羔。
  “算啦!,你赶快下山,迟了损失就大了!”突然他催促起我来。
  “是不是班长又在偷我的架子车?”
  “是火不是盗!快走吧,快走吧!”他摆了下手,好象推我似的……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