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1 章 1
第 1 章 1
  楔子
  北风吹的被支开的窗户咯吱咯吱作响,暖炉里升腾起一阵火星,室内骤然添了几分寒意。她皱了皱眉,拽了拽身上的披风,起身去关窗。无意间竟瞥见湖面上结了一层薄冰。几粒雪珠子又窜进房内,她的脸上竟是一阵欣喜:下雪了么?
  “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小姐,是我,明儿。”
  “哦,进来吧”她顿了顿神,说道。
  门“吱”的开了,一阵冷风伺机窜了进来,她禁不住缩了缩脖子。看向来人,厚厚的一沓被子后面露出一双灵动的眸子。明黄色的纱裙下藕荷色的脚小心翼翼的向前移动着。
  “小姐,这天估摸着要下雪了,这是雪姨吩咐让给您新添置的几床被子,寒气渐重,你自个儿注意着身子。”说着将被子搁在了柜子里,又拿出一条铺在了床上。
  房内顿添了几分暖意。
  算起来,明儿也跟了她有十年了吧。她微微一叹,一丝哀痛袭上眉梢。明儿知趣的退了出去关好门静悄悄的下了楼。
  十年,可以把回忆拉的很长很长,长到回忆无限放大最后失去原来的形状。
  十年前,她八岁,她记得有个女子,笑意盈盈,灵逸出尘,带她游遍大江南北,一路颠沛流离最后终于要安定下来的时候却过早的香消玉殒了。她总是在想,那样的女子怕是应该永远像雪花那样飘舞吧,一旦落地便难逃要消融的运命。
  那个女子是她娘,风逸尘。她名唤风夕颜。
  十年前的今天,风逸尘,那个巧笑颜兮,美目盼兮的出尘女子眷恋的看着她,去了。
  午后的暖阳忽然隐了,倏忽间就变了天,天空中霎时便积累了大朵大朵的阴霾,继而飘扬成大片大片的雪花一瓣一瓣地砸在她的肩上,衣襟上。她只是倔强的站着不曾挪动半分,悲伤连同脚底的寒意逆流而上,终点就是心脏。她却没掉一滴泪。
  当人过于悲伤的时候,怕是连眼泪都凝在血液里,涌动着直冲心房,撞的心口一阵一阵的疼。
  光线有些暗了,她点起了灯,挑了挑灯花,听着楼下的喧闹声,坐定,抚琴。
  一时间,泉声幽咽,珠落玉盘,莺啭花间,风穿疏林,哀婉悲戚,一曲奏罢,悲从心起。手触到拇指上那个碧翠的扳指,心一紧,几滴清泪滴在上面,泛起碧翠的光。
  楼下的喧哗声戛然而止,悲伤蔓延于每一个与故事有关的人。
  
  
  正文
  
  提起商都,商国无人不晓。商都乃是商国的都城,商贸发达,处处歌舞升平,百姓安居乐业,国风开放。但其只是位于大陆南部的小国,大陆一分为四,地处东部的祈国,都城天祈;地处北部的华国,都城瑶华;和地处西部的胡国,都城胡平。祈国多平原且沃野千里,农牧兴盛,国土辽阔居四国之首,兵强马壮,国力雄厚。华国以文著称,相传华国三岁孩童即可出口成章;这一说倒让胡国君主阿图木很不服气,胡民乃游牧民族,散部而居且部众善骑射而轻文教,被戏称为“蛮民”,这让阿图木头痛不已却又无可奈何,传统实难改变。商都尤为繁华,大小街铺鳞次栉比,各国商旅络绎不绝。街上随处可见祈国、华国以及胡国人,并不是因为他们长相有多迥异而是因有些在外者刻意标榜以显示自身所或缺的归属感和优越感。在商都若是不曾听闻花语楼,那可真是贻笑大方了。
  貌倾尘,才昭羽。繁华尽觉花语。这两句分别说的是貌满天下的祈国公主翊倾尘,才满天下的华国公主轩辕昭羽以及浮华满天下的花语楼。花语楼位于青山脚下,碧落湖旁,因其环境清幽,景色秀丽,且集吃喝行住玩乐于一体,虽在城郊却丝毫阻止不了过往商旅、达官显贵、文人墨客,王孙公子们趋之若鹜的脚步。
  花语楼内此时正是一片沸腾。
  “雪掌柜的,能否请刚才抚琴的那位姑娘出来再奏一曲,好让远到而来的大伙尽尽兴!”只见一位身材魁梧的大汉抱拳到,脸上带着殷切的期望。
  “就是,就是。”众人连声附和。
  “我出一百两请这位姑娘吃茶!”不知谁起了个头,一众人顿时像炸开了锅。
  “我出三百两”“我出五百两!”…
  “黄金一千两!”不知谁喊出了这一天价,众人皆侧目循声,花语楼的姑娘虽说个个百里挑一,但从未有人出过这么大的价钱,况且还只是喝杯茶。这人莫不是疯子?更何况还是个没露面的姑娘,谁知道待会跟他喝茶的会不会是个麻子脸或肥妞一个,但这样的猜测很快便被否定了,能奏出此天赖必不可能是凡人之姿。
  一众目光终于落在二楼一侧包厢门口所立之人。一身玄底黑衣,英眉星目,只觉寒气逼人,他面上没有过多表情,只将目光锁在了雪娘身上。楼上楼下刹时一片寂静。只见雪娘莞然一笑,众人仿觉一道暖阳拂过。“这位壮士说笑了,刚才那位抚琴的可不是什么姑娘,她可是我们花语楼的主人,舞清影。”
  刚刚寂静的人群瞬间又沸腾了。
  “可否请舞楼主下楼一见。我等早已是花语楼的常客,竟不知这主人另有其人,实在惭愧呐!”
  “是啊是啊,这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死我等,怎么说我们也是常客啊!”一人大声嚷嚷,众人嗤之以鼻。但众人都想看看这幕后之主究竟是何许人也。
  楼内一时间纷纷攘攘,好不热闹。
  “对呀对呀!”
  “舞楼主!舞楼主!”有人连喊都用上了。看着这hold不住的人群,听着这一波有一波的人声鼎沸。雪娘有些头疼了,她是有心让风夕颜接手花语楼的事情的。但风夕颜却不怎么上心一直推脱,万般无奈之下她只有使出此招了。其实这也是逸尘的意思。有个地方安身立命总好过四处颠沛流离。人总有自己不已的时候,人总要去担负,人总要去成长。雪娘轻叹,叹这人间世事无常,叹这天道滑稽可笑,叹这命运尾实不公。
  忽听得众人一阵惊呼。顺目望去,只间一抹蓝白身影立于三楼厢口,半纱遮面,衣袂翩飞,一双凤眸眼波流转,发未挽,三千青丝垂于腰间,头戴月牙青白坠饰,一颗蓝色珠子晃于眉心,有人识得那是产于祈国边境东海的“鲛泪”,世间仅此一颗,万金难求,不想却在此出现,有心心有不甘却暗自惊心,看来这素未谋面的清影楼主不可小觑。众人只觉心中一滞,又似醍醐灌定般清醒,此间有如沐于月色初照,又感如风拂疏林。
  “各位,清影怠慢了!”连声音都透出七分冷漠三分淡然。只见她微抬手臂,素手纤纤捋起一旁白色纱幕,抬脚向前一跃,众人心跟着一紧,这可是三楼,这清影玩什么把戏,难道被众人捧到神智不清要跳楼?很显然,这样想的人不是从火星来的,就是大小脑神经错乱而产生意识流交差感染思维混乱逻辑不清的脑残智障组合起来超越一和三之间那个数而直奔一和三两数之和的四货!
  空中蓝白衣裙翩然掠过,众人只觉世间色彩再多一抹都是多余,时间仿佛在这刻静止,不会有江的恩怨纠缠,不会有朝堂上的勾心斗角,不再会寝食难安,不再有腥风血雨。只想能在此间沉沦,可谁人能脱身得了这是是非非呢?
  “清影在此自罚一杯,向各位陪罪了!”只见蓝衣人儿已在台上手执白玉酒盏,面纱一动一恍间又垂下遮了一干人等的念想。雪娘自又惊又喜。没想到她竟是接受了。那刻她仿佛又看到了十年前那出尘灵逸的人儿,雪娘的眼眶不禁有些湿润。望向那抹蓝影,她正看向自己,眼中笑意盈盈,似在说:我的出场还算华丽吧…不知是谁起先拍手叫好,这片刻的宁静又被打破,风夕颜蹙眉,她最不喜众星捧月的感觉,被曝去众目睽睽之下是她最不乐意的情状。转眼间那道纱幕像感知到她的不悦缠住她腰身送她又回到三楼厢口,她转身消失于众人视线,留得一众惊愕的目光。忽然环佩之声传来,只见一道明黄色身影显现,娇声道“我家主人要休息了,还望各位尽兴!”说完转身离感觉,被曝于众目睽睽之下是她最不乐意的情状。转眼间那道纱幕像感知到她的不悦缠住她腰身送她又回到三楼厢口,她转身消失于众人视线,留得一众惊愕的目光。忽然环佩之声传来,只见一道明黄色身影显现,娇声道“我家主人要休息了,还望各位尽兴!”说完转身离去。众人只觉今晚月色格外柔和,少顷间竟是这样的如梦一场。不一会楼上楼下又恢复往常。那着玄黑衣衫的男子双眼定定得锁住三楼厢口,忽听到一包厢内有人唤他。“追风。”他这才恋恋不舍收了目光,入内竟目及一片杯盘狼籍,很显然这里刚发生了一场打斗。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48*48 评论: 花随落 所评章节: 1 NO1.
作者: 燕微雨 星星: 3 - 收起
作品简介里那三个如花般美丽的名字吸引了我,所以我兴冲冲的来了。期待作者精彩的演绎,让我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回复]2013-02-07 16:57:46 
48*48作者:暮冉1#
三克油啦,继续加油!
2013-02-24 16:27:31 [回复]
网友:
48*48 评论: 好文!亲回访啊! 所评章节: 1 NO2.
作者: 朱元杰 星星: 5 - 收起
好文!亲回访啊!
[回复]2013-02-22 20:19:42 
48*48作者:暮冉1#
系统出了点问题,一定回访~~~
2013-02-24 16:26:57 [回复]
网友:
48*48 评论: 1 所评章节: 1 NO3.
作者: 大唐风云 星星: 3 - 收起
开篇不错!主人公出场别出心裁,设计得很到位!
[回复]2013-10-26 19:33:17 
网友: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