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沿着欲望的轨迹走>>第 4 章 我只是迷恋你的善良
第 4 章 我只是迷恋你的善良
   (1)
  作为“倾诉”栏目的主持人,每天都有很多倾诉者给我打来电话,但从来没有哪一个倾诉者像她那样,突然就激起了我的全部感情。她打来电话说:“江北,我有很多话想说,可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或者怎么说?”
  我笑着回答说:“说吧,把故事都说出来,心里会好受一些。”
  电话那端沉默了,然后是一阵嘟嘟的盲音。她结束了通话。在她挂断电话前,我感受到了低沉而又绵长的哀伤,像是一声叹息。
  或许是因为好奇,或许是为了她的故事,我决定见见她。于是,我照着她打来的电话拨了过去,从来没有主动给倾诉者打过电话的我,这次算是破例了。
  电话响了好久却没有接,她大概在犹豫要不要接这个电话。就在我准备挂断电话时,电话通了。我主动开口说:“我想和你面对面谈谈。”她犹豫了很久才说:“今天太晚了,明天上午可以吗?”
  “我随时都很方便,时间、地点你来定。”我爽快地回答。
  她想了想说:“那我们明天上午九点在广岛大厦对面那个‘经典茶楼’见吧!”
  “好,明天见!”
  “嗯,再见!”

   (2)
  第二天上午,我准时到了经典茶楼,才想起和她素未谋面,应该如何认出对方?
  她却迟迟未出现。我掏出手机准备给她打电话,在按下她号码的最后一个数字前,我决定先等一等,说不定她是因为什么事情迟到了。
  半个小时过去,她仍未出现。难道是她忘了?我拿着手机,食指放在键盘上,犹豫着要不要通知她一声。就在我埋头犹豫不决时,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一早起来去超市做完清洁,让您久等了。”
  我笑着告诉她,只要你没忘,等多久都没关系。
  她一脸歉意地坐下,我问她要点什么,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来一杯白开水吧!”看她有些干裂的嘴唇、通红的脸颊,以及散乱的头发,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长跑比赛,估计是因为赶时间的原因吧!
  我让服务员拿了白水和一壶红茶。她一个劲地整理着散乱的头发,等她把头发理好了,我问:“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经常在电视上看你主持的节目呢。”她抿嘴一笑,有种天然的淳朴。
  我问她:“可以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她看了看我,又低下头去,终于说:“可以不将它作为一个故事吗?”见我一脸疑惑,她又解释说:“我是说听了就忘了。”
  我点了点头说:“当然可以。”
  她又犹豫了好久,才说:“丈夫瘫痪了五年,我服侍了他五年。他为了救一对母子,被飞速行驶的货车撞断了脊椎,他是个英雄。”我终于明白,她让我听了就忘了是为了维护残疾丈夫的尊言。
    我忽然有些敬佩起她来了。

   (3)
  那天,我还知道了她叫朴素,人如其名。朴素在一家超市做清洁工,她很年轻,也很漂亮,又懂电脑,原本可以选择更轻松、更体面的工作,但她说这份工作的时间没太大限定,这样,她就有更充裕的时间来照顾瘫痪的丈夫了。
  不知为何,听了无数个故事的我,在听了朴素的故事后,对她竟有了一丝担忧和牵挂。因为她临走前那个落寞的眼神让我感觉到了莫名的沉重。
  我能理解,三十岁的女人,整日守着半身不遂的丈夫,那种无奈可想而知。尽管她给我的目光一直很坚毅,可再坚毅的女人也需要一个健康的男人,更需要一个休憩的角落。
  我一直在想,是什么支撑她整整五年,一个人挑起家庭和生活的双重重担?我想,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永远也找不到答案。
  慢慢的,我发现,我开始有些想见朴素了。尤其是坐在工作室里,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幕,我时常在想,朴素现在过得好吗?终于在一个下午,我再一次拨通了朴素的电话,我鼓足勇气说:“我是江北,今晚我可以送你回家吗?”
  她在电话里的犹豫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最后才轻轻地说了一个字:“嗯!”

   (4)
  走在华灯初上的街上,我依旧找不出一个去送她回家的更确切的理由,我甚至责怪自己刚刚不应该给她打电话,而是悄悄地来到超市外面,装着路过遇上她。
  一直走到超市门外,那个理由依旧没有形成,而朴素已经一脸倦容地等在超市门外。那是我第一次送杯素回家,月光洒在我们身上,像是情人的吻。一路上,朴素的十指一直交叉着,似乎很紧张。
  我们走得很慢,朴素告诉我,她的家住在偏僻的郊外,回家还要经过一条长长的且荒凉的小路,小路的径头就是家了。她说:“你知道吗,每天走到那条小路时,天已经全黑了,我总感觉后面有人跟着我,可一回头又什么都没有。后来,我就不回头了,而是拼命跑。”
  我突然停下脚步充满怜悯地看着她,眼前这个没有安全感的女人,让我的心突然疼了一下,有了种每天想要送她回家的念头。
  终于,我见到了朴素说的那条小路,那上面长满的杂草证明了它的荒凉。这时,朴素停下脚步说:“回去吧,前面就到家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之,谢谢你!”我说:“送你走完这条小路吧!”
  朴素看着我,最终低下头去,说:“不了,丈夫坐着轮椅在家门口等着我呢!”我突然间明白了,心头涌上一阵失落,朝她点点头。朴素又看了我一眼,眼神很复杂。在转身前,她轻声说:“你可以看着我走完这条小路吗?”就是这句话,突然激起了我对她的全部怜悯。就那样,我站在原地,看着她走,她走得很慢,很慢。

   (5)
  那晚之后,我和朴素渐渐熟了起来,而我再也不用找任何理由,送她回家像是已经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我们像达成某种默契似的,她从来不要求,我也从来不坚持送她走过那条小路。我深深地明白,这是她对一个残疾丈夫的尊重与呵护。
  可是,自从认识朴素后,我开始夜夜失眠。我找不到答案,而有个答案一直就在心底,可我却怎么也不敢碰触。而越是不敢碰触,就越往那处想,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是如此地迷恋朴素。
  半个月后的一天,朴素突然对我说:“江北,我无家可归了。”朴素的话让我震惊,我说:“发生什么事了?”朴素第一次在我面前流泪:“他朝我发脾气,朝我扔东西,还让我走。我这几年无怨无悔地照顾他,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
  最后,朴素无助地说:“江北,我可以去你家住一晚吗?”而后,她又补了一句:“如果方便的话。”我愣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回应她。尽管我知道那样不妥,可最终还是答应了,我无法拒绝。
  那晚,我们很家常地,聊了很多,聊着聊着,朴素突然扑进我怀里痛苦不止,那泪水像是囤积了多年一样,顺着她的脸颊淌向我的胸襟,浸湿了我的衣裳。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紧她,她太需要一个结实的怀抱了。她说:“你知道吗,五年啊!”我知道,五年有太多改变,而她却一直守着。也就在那一刻,我突然萌生出了一个想法,那个想法让我闻到了一股罪恶的气息,可我还是脱口而出:“朴素,让我来照顾你吧!”
  讲出这句话,深深的罪恶感充斥着我所有的神经。朴素的心脏剧烈跳动着,柔软的身体在我怀里轻微的颤栗,我猛然抱紧她,她也把我抱得更紧了,但短短几秒后,她的身体突然僵住了,我感觉到了她内心的矛盾,果然,她猛烈推开我,夺门而出。
  我像是被什么定住了,动弹不得,等我反应过来,冲出屋去,却连朴素的影子也找不到了。
  第二天,第三天……已经五天了,我都没有朴素的消息。打她手机,提示关机。去她工作的超市找,那里的人说她好几天没去了。
  我想,我一定是伤到她了。我焦虑不安,失眠也变得越来越严重,我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将水龙头开到最小,听水滴挣扎着落地的声响。

   (6)
  直到半个月后的一天,当我接到朴素打来的电话时,我就像个失而复得的人那样欣喜若狂。可朴素却告诉我,她要走了,陪丈夫去乡下疗养一段时间。原来,朴素去我家的那天夜里,她的瘫痪丈夫在家里割腕自杀了,血流了一地,幸好朴素回去得及时,再晚一点就救不活了。
  朴素在电话的最后说:“江北,你是一个好人,你的怀抱很温暖也很美好,可我不能那么自私,我不能抛下我丈夫,正因为他残疾了,他才更需要我。我也终于知道,他对我发脾气,朝我扔东西,喊我走,都是因为他察觉到了我的某些变化,想趁我离开后用自杀的方式成全我。”杯素希望我原谅她和她的冲动。
  我不知道当时的我是一种什么心情,但我在持断电话前告诉朴素,那晚我说的那句话是假的,我怎么会想要照顾一个已婚的女人。我让她忘了我,忘了这一切,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知道这样的欺骗对朴素很残忍,但这对她、对我都是一种最好的了结方式。庆幸的是,我终究没有伤害到她,还有她那个瘫痪的丈夫。
  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只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总是偷偷去到那条长满杂草的小路旁,悄悄地看着朴素,看着她无怨无悔的身影,一次次奔向路的尽头。
  我流着泪轻声说,朴素,我只是迷恋你的善良,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