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百慕大之咒>>第 7 章 离奇变脸
第 7 章 离奇变脸
晚上风大了起来,海浪随着风逐渐加大,隆隆声如同战场上的万马奔腾。好在整晚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值班时苏瞳轻声对我说:“也许我跟你们同去会好点。”
我明白她的意思,她经常能在危险发生之前预料到。然而她身体娇弱,并且她的预言也不是每次都准。假如危险突发,我们很难保证她的安全。我轻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她。
她见劝说我无望,便不再多言,只说了句:“你多保重。”
晨曦到来时,我们三个人起来洗漱完毕,吃了点东西便收拾行装出发了。为了能活下去,我们不得不继续向着危险进发。
我们这次没有去刻着死亡岛字样的山峰,而是从它下面斜过去,直奔后面无尽的森林。
林间枝蔓密集处没有路,我们一点点拨开枝叶藤条,艰难地向前行进,边走边留下记号,以免迷失方向。
这里的纬度应该和我国台湾相若,基本上属于热带季风气候。降水虽然比不上赤道附近的热带雨林,但远比其它地方多。温暖的气候和丰沛的雨水滋养了繁茂的森林,高达十余丈的大树比比皆是。
到达面朝大海的石壁山峰背面时,也就是库曼佐夫讲的野史里,哥伦布命人把黑甲妖怪和死亡的手下从上面抛了下来的地方,我仔细搜索四周,看能否找到些痕迹,最终一无所获。转而一想,不禁哑然失笑:几百年的风风雨雨,在这种环境下,怎么可能还留下痕迹?从这点判断那些野史是否真实不可取。
韩东边走边四处察看地形,偶尔对某株植物上下打量,甚至伸手摘下片叶子闻闻。我忍不住问他:“你真的懂风水之术?”
他斜看了我一眼,哼了一声。看来他对我的怀疑非常不能接受。我换了种方式说:“我对风水一点也不懂,可能就是因为不懂才不相信。你给我讲讲行不?”
他脸色这才稍微转晴,开口问我:“你家的房子是不是建筑在洼地积水处?”
我一愣,不知道他是什么用意。他看着我接着问:“是不是啊?”
我说:“当然不是了,谁会把房子建在低洼积水处?”
我心中对他的本事很是不以为然。他却不在意,笑了一下说:“这就是了,你家如果不看风水的话,怎么会避开低洼积水处?”
他说得我一下呆在原地:“原来风水就真的是风和水呀?”
他又哼了一声说:“你以为呢?我们这行最初本就是看看风从哪个方向刮,水往哪个方向流。为别人看阴宅也好阳宅也罢,总不能选一下雨就浸泡、一刮风就正吹的地方吧?”
我听他这话心里顿时豁然开朗,一直以为骗人的风水易术居然源于这么简单的东西。这让我一下转变了对其不正确的看法。
韩东接着说:“这是最基本的,当然后来加入日月啊、星相啊许许多多的东西,就不是你能理解得了了。我们这行可以说属于边缘科学,许多东西能按照科学来理解,许多东西又不能。其内容博大精深,无论多聪明的人穷其一生能学得些皮毛就不错了。”
我深以为然,原来我嗤之以鼻的东西竟然是这样的。
“当然,这一行中有太多的骗子,借着人们对此不懂又有些恐惧的心理大肆骗人钱财。唉!”他接着说。
我从心里对韩东有了几分尊敬,这个风水师看来不像是骗子。
库曼佐夫转头看了我俩一眼。我们由于担心附近有可怕的东西,为了不暴露自身,所以说话声音很小,他肯定不知道我们在嘀咕什么。
然而说话毕竟影响了注意力,我们速度较库曼佐夫慢了些。我俩闭上嘴巴,紧追几步跟上。
我当特种兵时,受过不少野外生存训练。每次把我们丢在深山老林里,手上只给一把匕首和一盒火柴,有时候火柴也不给,让我们完全依靠自已走出来。这个艰难的过程常常需要几天时间,在这期间,我们要凭着动物般的本能生存,只要能咽下去的东西什么都吃。危险、恶劣的环境让人不敢想像。我们出来时候简直和野人一样,每个人看到生人或者食物的时候眼睛里冒出的不再是人眼的光辉,而是豺狼的光。那时的我们变得极其危险,极富攻击性。
我虽然没有苏瞳的预知能力,但几年的野外训练让我至少比普通人能早一分感觉到危险接近。眼下之所以和韩东小声说话,是因为我根本没有一点危险感觉。
我们三个人每人都手握一根两米多长、前面磨尖呈长矛状的木棍,拨打草叶灌木,防止有毒蛇毒虫于暗处袭击我们。
行走间,韩东采集了一些植物的叶子、根和茎还有些种子,装进一个小袋子里。看来学周易的就是和普通人不同,随飞机坠落下来居然还带着袋子。
路极其难走,从各方面来说,都不可能有人像库曼佐夫描述的那样从山林间浪潮般奔跑,这根本就跑不动嘛!除了野兽外,这种地方实在不像有过人迹。难道说几百年前这里的树木没有现在这样茂盛?
行走间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库曼佐夫这个老毛子历史学家在这样的密林中行走,其身手敏捷程度居然不亚于我,这家伙不简单!看来除了公开的身份之外,他没准还有着不可告人的东西,我得对他小心点。
行走了近两个小时,又渴又累。我们找了块石头坐下休息。检查一下身上,庆幸没有发现蚂蝗。只有几只蜱虫在鞋子上游走,被我们拿下踩死。
休整了一会我说:“走了有两小时,什么也没发现。是否还要继续向前搜索,我想我们应该表决一下。”
三个人经过短暂磋商,一致认为回头不可取。后面有人在等待救援,假如救援到达,我们就会逃出升天。而假如救援到不了,我们只有死路一条。因此现在向前是主动的方式,尽量发挥我们自身的能力,为了活下去而做些事。
留守的人也让我们非常不放心,除了女子外,几个男人也不算强壮。因此留下王凌云以增强力量,他虽然不是特种兵出身,毕竟算是个强壮的男人。
又向前走了半小时左右,前面地势平坦起来,树木少了,继尔代之的是高可没人的长草。同时,浓浓的流雾覆盖了这一大片草原。几步之外,难辨景物。
我在行走中对身边高过头顶的长草产生了兴趣:这些草叶长达一米,宽足半尺。在它们边缘,白色绒毛掩盖下,锯齿形的叶片非常锋利。我用手指试了一下,可轻易划开人的皮肉,看来这东西并非善类。
研究间,我便和他们二人拉开了点距离。浓雾覆盖下,一时之间我竟然看不到他们了。
我心中大急,紧抢几步。所幸他们两个人仍然躬着身向前慢慢在走。我追近了个头矮的韩东,伸手拍他肩头说:“你们走得可真快,草这么高,又有雾,别把我给丢了才是。”
韩东回过头来没有说话,朝我咧嘴一笑。我当时如坠冰窖:这根本不是韩东,是钟小齐!
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的钟小齐脸上肌肉似乎僵化了,用眼睛和嘴的变形强迫脸部挤出一个笑的表情,吓得我肝胆俱裂的一个笑的表情!
我僵在那里身体分毫动不了。不知道为什么本来留守的钟小齐突然出现在我前面。而且他的脸诡异莫名,一幅死人才会有的可怕笑容!韩东呢?
钟小齐回头笑了一下便转过去,继续躬身慢慢向前行走,其身形裹在浓雾里渐渐淡化。我不知道前面的库曼佐夫是否也换成了脸上一股死气的别人。他高大的身形仍然在慢慢行走,未回过头来看我们。钟小齐紧随着他,再也不回头,缓缓向前行去。
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二人身形几乎已经不可见了。浓雾和长草把我们隔开了一段距离。
我心里以最快速度计算了一下危险系数,感觉还是跟着他们向前行走最安全。我发腿追上他们,在后面跟着默不作声向前行进,但是不再与他们交谈。我身边的人已经发生了可怕的变化,我不知道他们是人是鬼。除了心里暗自戒备外,我已没有更好的选择。
又走了一段,最前面的库曼佐夫停下脚步,向前仔细观察。我和钟小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冒然上前。
过了一会,库曼佐夫头没转过来,背朝我们挥挥手,意思是让我们过去。我们两个人上前,我心里对他们已经产生了怀疑,没有靠太近,离开两步站定。
库曼佐夫回过头来和我们说话。令我心安的是,他仍然是库曼佐夫,没有变成别人。看来只有韩东有事情了。
库曼佐夫指着前面小声说:“那里似乎有些古怪。”
他说话时我看着他,令我吃惊的是,他对韩东换成了钟小齐似乎视而不见,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看来库曼也有问题了!
我后背发凉,闻到一股死亡的气息。然而我不能表现出来,那样更危险。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向库曼指的方向看去。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