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百慕大之咒>>第 19 章 鬼来电
第 19 章 鬼来电
我告诉她是她打开堡门独自游荡进森林里。她惊得目瞪口呆,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她说她与陈诺说话时,看到陈诺斜靠着睡着了,也有些困倦,强打精神睁着眼睛不让自己睡过去。最终头脑里一片模糊,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看四下没人,她小声和我说,她似乎隐隐有些印象,好像当时跟着我一路行走来着。
我惊得呆在那里,反应不过来。怎么会又是我啊?不过这次我不担心大家怀疑,因为那么长时间我一直与他们一起,大家都能给我做证。我不可能先把苏瞳引诱到那么远,再跑回来和大家一起寻找,我又不会分身术。
吸取这次教训,我们修改了大门横担设计,加重了它的份量,并且两端采取固定措施。这次别说是苏瞳这样弱弱的小姑娘,就算我和王凌云如此大汉,两个人一块也要费很长时间才能把门弄开。当然,以后早上开门时会很费周折,还得想办法改进。暂时先这样吧,至少能够大大增加我们的安全系数。
时间在推移,我们中的有些人开始发生变化了,  这些主要是女性。从富足家庭到没有任何安全保障的孤岛生活,这么大的反差让她们受不了。佟红郁这个时候起了巨大作用,她无比耐心地给人们做思想工作,让她们接受现实,增强内心责任感,不要放弃对生活的热爱。
某个夜晚,我睡不着出来转,看到一个女子靠着墙角偷偷哭泣。过去看时,正是佟红郁。这个可怜的女子把信心留给了别人,而自己一直生活在无尽的恐惧里。
苏瞳被引诱出去后的第四天,古堡通往海边的小路打通了,这条路或许是我们以后的逃生之路。
剩下的工作好做了许多。我们在临近海边的地方砍伐一些最好的木料,利用林间柔韧的老藤捆扎,做成一个巨大而坚固的筏子。
这个筏子载上十个人以及装上食物、淡水,维持这些人十天半月的生活不成问题。筏子被我们藏在林间,底下用圆木支垫。假如有突发危险,我们来到海边时可以用最短时间推动筏子冲向海里。
另外,在筏子左右两边的森林及海滩,我们做了许多机关,包括内藏尖刺的陷坑以及强力压弯并捆住的毛竹等等,用来对付假如我们被包围,大家冲向海边想要驾驶筏子离开时候从左右两侧过来夹击我们的人。
这些措施为我们增加了安全性,能够保障我们在情况恶化时最大可能地离开这个海岛。当然,考虑装载食物和淡水之外,筏子设计承重只有十来个人,安全保障系数并不大。
我们又用烧制的陶罐盛满淡水及薰干肉类等容易长期存放的食品储存在筏子周围的林间地下隐蔽处,以备突然事件发生时能够以最快速度装筏离岛。
苏瞳养的小猴子在她精心照顾下恢复挺好,非但身体完全健康,而且长了不少肉,变得奸懒馋猾。它起初经常偷我们储存的食物,后来居然越来越馋,食物拿给它都爱理不理,时常需要变换些花样才行。它的妈妈丢下它非但没有让它吃到苦,相反像是泡在了蜜糖里,幸福得无以复加。无论是谁都不能惹它,苏瞳护着不让它吃一点亏。
根据姚依依记载,我们到这个岛上已经有半个多月时间了。没想到这个漂亮文静、不爱说话的女孩子心挺细,用一张树皮及木炭把日期都记录了下来,包括每一天发生的较重要事件。
自从那天听到上个世纪的飞机轰鸣后,再无任何舰船飞机经过。至少,我们没有发现。营救我们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我们就像被人遗弃了一般孤立无助。库曼也离开我们许多天了,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虽然他的离开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但积于钟小齐的叙述,我始终觉得心里有愧,不时萌生出再去寻找他的想法。另外,向岛的纵深方向看去,云雾弥漫的地方虽然藏着危险与恐惧,但说不定也藏着希望。或许某一天有人提议去探索,又会成立一个小组,向着无尽的未知出发。
苏瞳从上次离奇出走后有了些变化。这变化很明显,稍加留心便能分辨出来。她变得不怎么爱说话了,比以前更少开口。她经常独自坐在一处发愣,不知道在想什么。
另外,她对我的依赖也不再像原来那么强烈,变得有更好,没有也无所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几次想问,终没有开口。既然她不想说,就算问了也极有可能得到敷衍的回答,除非她想告诉我。
这天晚上,大家在下面吃完饭又闲聊一会后,除了值班人员,其余人正准备上去睡觉。猛然一阵音乐声传过来,居然是俄罗斯的《卡秋莎》。
大家一齐愣住,不知道怎么回事。几秒钟后,卡耶斯基像疯了一样跑上楼去。
音乐只响了几声便停止了,在大家愕然中,卡耶斯基拿着手机缓缓走下来。他的脸色灰得吓人,如同死人一般,没有一点生机。
来到我们面前,听到他嘴里用俄语咕哝着:“库曼……库曼……”
我们听到他的话更是心惊肉跳,难道是库曼打电话过来了?我一把抢过卡耶的手机来看,屏幕是黑的,根本没有开机。我疑惑地看着卡耶,不明白怎么回事。他颤抖着说:“我的手机早就没有电了……”
我浑身一抖,后背一阵凉意生出。是啊,来到岛上这么久,哪里有手机能够待机到现在?我的电池电量早在十来天前便寿终正寝了。
转而一想明白过来,他肯定是用充电宝充了电,所以到现在还有电。我试着想打开他的手机,但摁了半天开关,屏幕依然漆黑,没有丝毫变化。
他似乎是看透了我的心思,叹了口气说:“别费劲了,没有电。充电宝在飞机上,根本没有带在身边。”
这下我才真正惊慌起来,问他刚才怎么回事。他缓缓说:“是库曼打来电话。”
未等我们再问,他接着说:“他只说了一句:救我!”
这时候,猛然一道强光从堡顶闪了一下,接着震得人浑身发麻的大响发于天空。所有人都一阵哆嗦,包括我在内。外面打雷了,看来要下大暴雨。
隔着大门,听得外面狂风大起,如同鬼怪般嘶响,好大的风。
卡耶斯基用大树叶把手机包好装在身上,默默拿起一把砍刀转身走向大门。我知道,他要去找库曼。
我心里非常矛盾,不知道应该不应该拦住他。这样的天气出去找人太危险了,无数未知的危险隐藏在黑暗中,这些危险想要伤害我们太容易了。然而是失踪了好久的库曼求救,如果不出去寻找,假如他真的面临生死关头,我们将悔之晚矣。当然,就算去寻找,也不能让卡耶一个人去,我们至少要有两个陪他一起。我想,大家的心情都与我一样,充满了矛盾,难下决定。
就在卡耶的手碰到大门时,苏瞳突然站出来挡在他前面,不让他开门。卡耶的脸色铁青,他握刀的手青筋暴露,已经积蓄了力量。他咬着牙说了一句:“让开!”
他狰狞的脸色让苏瞳的脸也变了颜色,我知道她非常害怕。然而她并没有让开,而是直接看着卡耶的眼睛,一字字说:“你忘了刘大伟是怎么受伤的吗?”
卡耶一怔,我们也随即明白了苏瞳的意思:最有可能的是有人冒充库曼打来电话,要诱使我们出去,至少是打开堡门。这种设想最合理了,否则怎么可能在没有任何信号的情况下,电话能够打到本来没有电已经关机的手机上?
我真是从心底佩服苏瞳,在如此关头竟然这样冷静,能够做出我们都难以做出的决定,这决定无疑是最正确的。这个时候如果卡耶一定要出去,我们没有任何犹豫,必需要阻止他。
卡耶双眼血红,如野兽般怒视了苏瞳半天,苏瞳没有任何退缩。终于,卡耶目光缓和下来,手放开了刀柄。
我们都松了口气,苏瞳浑身发软,靠着大门才让身体保持不倒。汗水从她脸上一滴滴冒出来,她真的是吓坏了。
我过去扶住她,把她扶到火堆边坐下来休息一会。卡耶斯基重重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转身上楼去了。
外面雷电交加,暴雨倾盆。哗哗的雨声像鞭子一样狂暴地抽打着大门。
这个古堡的设计很不错,通向堡顶的开口上方有个像是篷子的遮雨建筑。这个建筑只有一面开口,三面封起来。因此虽然闪电能透到堡里,但雨水淋不到,能够保持堡里干燥。而堡顶外沿上有着许多开口,能够把雨水及时排出去,不至于积水。
这是我们来到岛上后经历的第一次大暴雨。前面也下过,但淅淅沥沥远不如这次猛烈。外面虽然狂风嘶吼,所幸古堡均采用巨石所砌,坚固异常。在无人修葺的情况下能够屹立几百年不倒,着实非我们现在的建筑可以比拟。
时间还早,人们都上去洗漱了,只留下我和苏瞳。或许别人是有意为之,故意给我们留些单独时间也说不好。前面我们接触比较多,许多人看在眼里。而最近苏瞳的变化,我想别人心里也都明镜似的。
只留下我们俩时,却无端生出许多尴尬。从我来说,苏瞳故意疏远,我自己不好主动去做什么。而她,也显得手足无措,似乎与我一起有诸多不便。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48*48 评论: 雷雨在么些时候,会引出人心里阴暗的一面 所评章节: 鬼来电 NO1.
作者: 一剪流光的浪漫 星星: 3 - 收起
茫然无助时,总的要有个人保持清醒的头脑,才不至于更糟。
[回复]2017-12-25 19:57:49 
网友: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