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百慕大之咒>>第 20 章 我想害她?
第 20 章 我想害她?
我心里生出一阵酸楚来,不知道为什么,几天之前还对我无比信任的她现在完全不同了,几乎把我当成了一个外人。
女性的忍耐力绝非男人可以相比,假如男人和女人斗气比赛不说话,那十个男人有九个会输。我是真的想知道她变化的原因,现在这种情况从总体上来说,会影响整个团队的凝聚力。我一直在思索怎么能让她开口说出真相。
从她骚动不安的神态我觉得她也在做剧烈的心理斗争,这斗争的结果应该就是告诉与不告诉我真相。我不能逼她,或许这个柔弱的姑娘心里藏着很大的压力。
我们没有说一句话,各自看着火堆。偶尔转头时眼光碰在一起,都极快移开。
时间过了好久,钟小齐和李亚婕来值班了,让我们回去休息,才想起来今天晚上没有安排我们值班。
站起身向上走时,苏瞳小声对我说:“我想和你说几句话。”
我知道她要对我敝开心扉了,这件事对她来说很是重要,以至于她考虑再三才向我开口。
我带着她来到我的房间,一张石床上铺了草垫和棕榈薄被,自制的陶罐陶盆盛着水,方便洗漱。一个石块垒成的灶里用柴灰埋着炭火块,灶边堆放着干柴及软草,墙上作为照明用燃着一支火把,这便是我的全部家当。
苏瞳与我坐在石床上,我等待她告诉我一些事情。这次她没有犹豫,和我说出了那晚上的遭遇。下面是她的回忆:
看到陈诺睡着时,苏瞳也觉得有些困倦,恨不得躺倒睡去。然而陈诺已经睡了,她只能咬牙忍着,不让眼皮粘到一起。就在这时,她脑海里似乎有个人在召唤,让她打开门出去。隐隐中她觉得这个人很熟悉,但出于潜意识的自我保护,她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那个召唤的人不停催促,这让她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后面她也记不清是怎么开门出去的,只隐隐记得外面长草中有个人在等她,她跟着那个人越走越远。
后来,她似乎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便不想再走了。那个人仍然在催促她快走,她心里害怕,禁不住哭了起来。这时候感觉有人到了身边,便一把抓住,没想到是我。再后来的事她就完全不知道了。
我心下吃惊,多亏那天我半夜醒来去看她,否则她现在和库曼佐夫一样已经失踪了。然而我还有一点不明白,她的讲述完全跟与我产生隔阂这件事没有关系。我犹豫一下还是开口问她:“你感觉那个引诱你出去的人是谁?”
“你!”她看着我的眼睛,缓缓说出一个字。
苏瞳仍然坚信诱她出去的人是我,看来和上次打伤刘大伟时候一样,那个说话声音像我的人再次出现了,差点让苏瞳万劫不复。那天晚上前面不远处带着股阴寒的人就是冒充我的人。她目光变得无奈,叹口气说:“就算我当时头脑模糊,也不是一点意识没有,否则就不会记得这些事。假如说不是最值得相信的人,我是说什么也不会去开门的。”
我疑惑道:“后来你为什么不跟他走了?”
她说:“我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那个声音太熟悉了,我要跟他走。”
她说的是我的声音,那天我拼命呼喊她的名字寻找她。
“这些天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外面那个带我走的人是你,而找我回来的人也是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许多矛头都指向我?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共同来陷害我。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心情烦躁至极。难道说在岛上还有一个我,这个我专门与大家作对?这也太荒谬了吧?我只不过是一个优秀的野战特种兵,还是曾经的。我的前半生虽然不算得平凡,却并未干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怎么可能远在万里之外的大西洋岛上还有一个我存在?
苏瞳见我沉吟不语,心中更加疑惑。她说:“我曾经和你说过,早就在梦里认识你。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从未觉得你对我会产生威胁,我只觉得呆在你身边是最安全的。可是这些事真的让我好迷茫。你能告诉我,我可以再相信你吗?”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可以让她相信吗?虽然凭心来说,我并没有做任何坏事,也从未想过要威胁大家的安全,可是这么多事摆在眼前,让我纵然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楚。这个世界哪里出了问题?
看到我痛苦折磨的眼神,她心软了,轻轻握住我的手说:“算了,我不问了。相信你有说不出的苦衷,我一直相信你不是坏人。”
  我心下感动,长叹一声说:“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没有做过。”
她眉弯绽开一团笑意,微微点了点头,模样柔美至极。看到她的笑容我心里舒服多了,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忽然发现我是那么在意她对我的信任,这是怎么回事呢?
还有一件事让我放不下,我觉得应该和苏瞳说出来。看她此刻心情还不错,我犹豫着说:“这个鬼地方真是奇怪极了。如此荒岛上除了我们外居然还有别人,而且这个人能够冒充我。就算你信任,但以后如果再发生几回此类事情,别人也不会相信我了。”
苏瞳也是无言以对,事情明摆着。现在恐怕已经有部分人不相信我了。钟小齐就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个。
稍顿了一会,苏瞳缓缓说:“你觉得那个冒充你的人是人吗?”
一个焦雷又在头顶天空炸响,苏瞳惊叫一声紧紧靠在我肩上。我也是浑身一哆嗦,从心底生出一股寒意。是啊,那个冒充我的是人吗?这个岛上怎么会有人呢?而且会模仿别人说话。如果不是人那会是什么?我不敢再想下去。感觉苏瞳身体发着抖,我紧紧抱住她,让她得到一些安慰。
我说:“无论那个家伙是不是人,我都会保护你的,不让你受到伤害,直到我们离开这里回去。”
苏瞳在我怀里点点头说:“你说话要算数,不能欺骗我。”
我抱得更紧,像发誓一样说:“我说话算数,一定保护你,只要我还活着。”
雷声一直在响,闪电狂风暴雨都未停歇。我知道苏瞳肯定是不敢回她自己的屋去睡了,便一直抱着她斜靠在石墙上。不久,她均匀的呼吸声响起来,这个姑娘在我怀里睡着了。她从内心深处是那么的相信我,以至于如此环境下都能这么快睡着。
我不敢稍动,怕惊醒了她。从上岛以来,我想她可能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安心觉,今天终于可以了。
渐渐,我眼皮也开始发沉。外面的雷声似乎小了,越来越远。睡眠一下抓住了我,把我拖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但是这黑暗似乎非常甜美,我希望永远在里面不要出来。
转天雨停了,天依然阴着。从堡顶向四周看去,一股股流雾随风游动,稍远些便看不清楚了。
一大早卡耶便做好准备,要去寻找库曼佐夫。我这个特战队员自然不能不去。丛林之中,没有受过专门训练的人员真不行。就算你在阵地战攻坚战中从无敌手,但是在丛林战中你可能什么都不是。
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几个人居然提议不让我参加。钟小齐和李亚婕是这个意见的主流,他们的理由是我的问题还没有搞清楚,库曼离开也是有我的因素。
我想起来钟小齐和李亚婕最近走得非常近,时常一起值班或者凑在一块说话。李亚婕本来是个不多言不多语在外人看来没有什么主见的普通公司职员。从她个人来说,就算心里有想法也不见得敢在公众面前发表出来。她必定是受了钟小齐挑拨,对我产生了极度不信任。然而我能怪她吗?我能怪钟小齐吗?连苏瞳都对我产生过怀疑,我能要求别人信任吗?只可恨那个冒充我的人,你为什么非要冒充我,不能冒充别人?
然而愤怒终究不能代替现实,我没有任何理由再参加搜寻小组了。我恼怒地想:这也好,不会让人当做不敢参加的胆小鬼、逃兵。
我的希望中,王凌云能够参加小组。这个人身体健壮,行动灵活,绝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更重要的是,他说话做事都非常慎重,让人觉得很靠得住。
然而,钟小齐他们又否决了这个方案,理由是堡里也不安全,需要王凌云留下保护大家。这明显就是把我当成危险源了,每个人做事都要以防备我为准绳。
我一口气咽不下去,想找钟小齐理论,但苏瞳抓住了我,用眼神示意我不要冲动。我强自忍住,瞪了钟小齐一眼,没再说什么。
刘大伟、卡耶斯基和韩东三人带好随身物品,将要出发去寻找库曼。这次卡耶不用再担心库曼不回来,因为他已经通过某个魔域通讯公司拨通了卡耶那早已停电关机并且没有信号的手机,请求卡耶救他。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48*48 评论: 人心总是难测 所评章节: 我想害她? NO1.
作者: 一剪流光的浪漫 星星: 3 - 收起
团结就是力量,内部有矛盾这是危险的信号
[回复]2017-12-25 20:05:28 
网友: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