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百慕大之咒>>第 21 章 《环球之旅》
第 21 章 《环球之旅》
无论要出发的三个人是否认为我是大家中的内奸,我还是真心提醒他们时刻注意安全,三个人千万别走散,发生危险赶紧回来。
钟小齐看我的表情中嘲笑夹带着不屑,仿佛我在做秀,故意装好人。我知道,我在这里已经被孤立了。苏瞳如果和我走得近,也会被他们孤立。目前几种方法能够改变这种现状,一个是找回库曼佐夫,让他证明我是清白的,再一个就是捉住那个冒充我的人。然而无论哪一种,都是难上加难。库曼就算被找回来,按照他在树枝间飞掠的身形来看,已经变成了山魈,还会不会说人话都是个问题。而捉住那个冒充我的人,苏瞳我们都想过,他是人吗?如果不是人,我们又如何能够捉得住他?
一天时间,我几乎都呆在堡顶,时刻向下监视四周的情况。今天的流雾不同于以前牛奶般的浓雾,能够看出一段距离。古堡周围直到小湖和草甸边缘基本上都能若隐若现看到。我随身带好了武器,假如发现情况,可以用最快速度冲出去。另外,王凌云居然用铁件设计了一种简单的锁头。锁头做成两把,分别由两个人拿着钥匙。只有两个人同时开启才能打开大门。这样我们不再使用原来繁锁难以操作的方法,从而使开门速度快了许多,而且能够保证足够安全。
钥匙本来由王凌云和卡耶斯基保管,因为今天卡耶斯基去寻找库曼佐夫,便把他那把交给了陈诺代为保管。
苏瞳不放心,几次上来看我。我笑着对她说:“无论多少人误会,我都不会自杀,我还答应保护你呢。”
她由于昨晚在我怀里睡了一宿,睡得非常踏实,今天精神很饱满,却有些扭捏、难为情。
天黑下来时景物看不到了,我在堡顶观察也没有意义,便下到堡底。刘大伟他们还是没有回来,大家都很担心,不知道他们在外面是否安全。王凌云、陈诺我们都在一层围坐,假如他们回来能够以最快速度开门。
远处又传来滚滚雷声,看来今晚还会下雨。
女子事比较多,那四个都上去洗漱了。她们五个人中,佟红郁和陈诺住一屋,李亚婕和姚依依住一屋。苏瞳或许是性格孤独,并未与别人住在一起,而是单独一间。我知道她胆子并不大,一个人住晚上肯定害怕,我真不敢想像她一晚上怎么在石室中度过。
堡内由于我们都生火,烟薰火獠的,蚊子不适合生长,因此可以免受其叮咬。
钟小齐他们几个人有意无意地总爱偷眼瞄我几下,似乎我可能随时会做些坏事来伤害别人。或许他们暗中串通好了,共同来监视我。由得他们去吧,反正我没做什么,他们一定要这样我也没办法。
今天晚上我是不能睡觉了,我非常担心刘大伟他们的安全。王凌云和陈诺也一样,他们都不能睡觉,至少不能回屋睡。因为开门钥匙在他俩身上,只要搜寻人员回来,要第一时间开门。
好在我们为了值班方便,利用树枝、老藤制作了几把躺椅。人躺在上面舒服多了,不必因为长时间坐着而劳累。
女性收拾停当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大家都到下面来不愿意上去。在家里有电视、电脑可以玩,这里什么都没有。大家聚在下面还可以聊聊天,回到房间除了睡觉外无事可做。
经过这么长时间接触,人与人之间都熟悉了,说话比较随便。当然,除了隔离我之外。我说话的时候,一些人还是比较警惕的。
姚依依说:“你们说咱们这些人在家呆着多好呀,非要出国旅游。出国旅游也没关系,去些近点、人多点的地方不得了吗,非要走这条线路。这下好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都这么久了居然没有一个人来找咱们。”
这个漂亮的北京姑娘声音甜美、轻柔,很是好听。她平时极少言语,在我的印象里文静、内向,今天头一回听她说这么多话。
钟小齐说:“可不是,谁像咱们这么倒霉呀。一辈子难得出国玩几回,头一回就选择了古巴。”
王凌云说:“我是从一份旅游报上看到这条线路的,报上本来有许多条路线,我偏偏像中了邪一样非选这里。”
佟红郁有些惊奇,问王凌云:“是什么旅游报呀?我也是从报纸上看到介绍才选择这里的。”
王凌云说:“好像是叫《环球之旅》吧,不常见的一种报纸,以前我没说过,是无意中看到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立时呆住了:我也是看到这张报纸才选择的这条旅游线路!这种报纸我也是头一次看见,而且是在无意中。好像某一天火车站等车,就在候车室的椅子上放着这么一张报纸。我闲得无聊便拿起来看,里面介绍了全球各地许多旅游线路。这条线路在报纸一个角上,版面很小,介绍得也很简单。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像着了魔一样,没有一点犹豫,马上就决定参加。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脑子晕晕的,像是不受控制。这条线路根本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怎么那会就像疯了一样不来就好像活不下去呢?
让我浑身冒凉气的是,不仅我们几个,所有人都是看了这张报纸决定来的,而且在此之前谁也没有见过这样一张报纸。
我们心里都有种不详的感觉,隐约间好像有一只幕后黑手在操纵着一切。
我看见细微的汗珠从苏瞳额角冒出,可见她内心的紧张与不安。姚依依和李亚婕的表情就像半夜时分独自一个人身处乱葬岗一样,恐惧而无助。
转而想了想我笑笑说:“或许只是凑巧了,大家都是看到那则信息后报名参加也没什么奇怪的呀。”
姚依依有些颤抖地说:“那个给我办理手续的小姑娘对我说:你就走这个团吧,不然就来不及了。这句话我当时没当回事,只以为马上要涨价,就没问她怎么来不及了。现在想起来,她的话好像不是那个意思。”
我听她这话彻底惊呆了,那个为我办理手续的小姑娘也和我说过同样的话!如果在平常,换了任何人都会随口问句:怎么来不及了?然而我偏偏就没有!和姚依依一样,我也没当回事,问都没问一句。
从众人的表情来看,相信每个人的情况都一样,大家都听到这句话了,而且都没有问。
每个人都闭上了嘴,不再说话。我也不再解释,无论怎么解释也无法让人觉得正常了,因为我自己都认为极不正常。似乎有一条看不见的线把我们串在了一起,看来我们的到来并不是凑巧,而是有意安排好的。可是谁能有这种能力呢,居然连飞机都可以坠下,而我们毫发无伤?再说回来,我们只不过是些普普通通的人,谁也没有什么出奇的本事,让我们来这里有什么用?
无论如何,既然已经落到这种地步,事情怎么个发展怕不是我们能控制得了,看来情况比我们想像的要严重得多。
苏瞳说:“难道我们与别人有什么不同吗?”
大家互相观察了半天,并没有发现我们这些人与别人有什么不同。我们来自五湖四海,甚至还有俄国,所干工作也是五花八门,除了都是活人以外,实在找不出来任何联系。我不知道同机没有随我们落到这个岛上的其它人有没有这种情况。估计是没有,否则应该与我们一同在这里了。
粗糙的陶碗里泡着苦涩的劣茶。这种基本上没有经过什么加工的树叶子虽然难喝,却足够提神,一碗能够让人兴奋好一会。
苏瞳不喜欢喝苦茶,端着一杯开水目光看向一处,并没有喝,每在这个时候我便知道她在想事情。这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有预知能力,我都不知道她一天在想什么。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像她说梦中就认识我一样,我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对她就产生了深厚的兴趣。除了她漂亮、纯美无瑕外,似乎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只是当时没有想这个问题。现在回想起来,确实如同她说的那样,似乎在梦里就认识她,而且关系非同一般,只不过我的感觉没有她那么明朗。
时间越来越晚,卡耶他们还没有回来。大家都有些困了,三三两两上楼去休息。今晚不必轮值,陈诺与王凌云必需要坚守。
苏瞳不愿意上去,我也在下面呆着,准备卡耶他们回来时候接应。
约摸到半夜时,陈诺困得靠在躺椅上迷糊着了。我和苏瞳也两眼发沉。王凌云说:“你们回去休息吧,有我和陈诺就足够了。
我看了苏瞳一眼,征求她的意见。她思考了一下说:“好吧,我们去休息,有什么事情喊我们。”
堡壁上燃着火把,使得里面不至于太黑暗。送苏瞳到她门口时,我心里很矛盾。让她一个人在屋里她肯定会害怕,不能入睡。而邀请她到我屋,我又怕她拒绝或者别人说闲话,张不开口。看她时,见她也犹犹豫豫,似乎不愿意回到自己屋里。
我试探着说:“你自己一个人在屋里,会不会害怕呀?”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