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百慕大之咒>>第 22 章 如何才能擒拿住他?
第 22 章 如何才能擒拿住他?
上次在我屋过夜是因为她迷糊了,神智不清。而今天一切正常,我没有理由让她到我屋来。
她轻叹口气说:“我从来没有一天睡好过,每晚都胆战心惊,哪怕有一点动静都会吓得发抖。只有那次在你屋里,一觉睡到天亮,好安全,像是小时候在妈妈怀里。”
她有些羞涩地把头偏向一边。
我心下感动,难得她对我这么信任,把一切都放心地交给我。这里环境如此复杂,处处充满了邪恶与危险,如果我再顾及闲言碎语,说不定会给她带来意想不到的伤害。
我鼓起勇气对她说:“韩东他们去寻找库曼了,今天晚上堡里人少,你住到我屋来吧,两个人一起互相有个照应,要安全些。”
她没有犹豫,立刻答应了我。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她脸上浮起一抹微笑,那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快乐。
屋里有几个石床,全是大石垒起。虽然简陋,却也数量富余,不至于让我打地铺。床上铺层厚厚的干草棕榈,躺在上面并不难受。
我笑笑说:“我也觉得上辈子咱们就认识,而且非常熟悉,你不必客气啊。”
她嗯了一声不再说话,时间不长,细长均匀的呼吸声响起来,她睡着了。
后半夜的温度降低了,感觉身上有了凉意。我找出洗干净叠放起来的衣服轻轻给她盖在身上,让她别着凉。她呼吸轻而绵长,没有醒过来。
天亮之前最黑暗的时候,按照我们中国大部分地区来说,应该在凌晨四点左右。我们睡得正香,忽然听到有人急匆匆上楼梯的声音。苏瞳我们二人几乎同时醒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久,陈诺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她压低声音说话:“快起来,堡外面有人!”
我一惊,对苏瞳说:“你呆好别动,我下去看看。”
她嗯了一声答应,我和陈诺借着底层火光从楼梯下来。王凌云正在门边仔细听着什么,见到我下来把手指放在嘴唇上表示别出声。紧接着,钟小齐和李亚婕也下来了,我们一起倾听外面。
没多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刘大伟的声音透过木门传进来:“快开门,我们回来了!”
大家的心都狂跳起来,不知道他们带回来库曼佐夫没有。虽然急切,但必需的身份验证不能少。王凌云提出几个只有我们内部人才知道的问题,刘大伟在外面一一做了解答,然后催促我们:“找回库曼了,他受了重伤,快开门!”
我心里一阵激动,他回来就可以洗清我的罪名了!急手忙脚地帮王凌云和陈诺打开门,闪在一边。
一股冷风夹杂着草木枝叶味道涌进堡里,漆黑一团,一时间我们看不清楚外面情况。卡耶斯基背着一个人抢先冲进来,紧跟着的是刘大伟和韩东。我们立刻把大门关上,从里面上了锁。
几个人都是一身肮脏,除了泥土就是草木叶子。那个从卡耶背上放下的人让我们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根本就不像是个人,他紧闭着眼睛,身上穿的是不能称之为衣服的破布片,瘦得皮包骨头不说,头发和胡子都老长,极像个大猩猩,无论从哪里也看不出来他就是库曼佐夫。
苏瞳和佟红郁也下来了,她们都被眼前这个人震惊了。如果他真的是库曼佐夫,没办法想像他这段时间过的是什么日子。
卡耶斯基为那个人整理衣服以及用湿布擦脸,他动作轻柔,像是在呵护一件珍贵的艺术品。看不出来这么一个大汉竟然细心得像个小女子。
经过简单擦洗,我终于看出来那个人的确是库曼佐夫,他瘦得不成样子了,眼窝深陷了下去。
他的伤在后背,像是某种动物抓挠的痕迹,深达1公分,血肉模糊,连同衣服粘在一起,散发出浓浓的臭味,已经发炎了。
为他仔细清理伤口后韩东弄来许多草药,煮水的煮水,捣碎的捣碎,又灌又抹的折腾到天亮,才算收拾停当。大伙一直忙,没有人问起卡耶他们这一天一夜的经历,等到闲下来时再说吧。反正库曼已经找了回来,而且是活的,这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众人没有睡好,此时都显得疲乏了。或多或少吃了点东西,有的人上去休息,有的人散坐在下面,我知道是想听听刘大伟他们的经历。
等卡耶他们三个人收拾好吃了东西后,已经是早上六七点钟了。看着他们疲惫的样子,大家不忍心再让讲述,一致劝他们去休息一下。三个人确实都累坏了,各自回房间去大睡。韩东告诉我们,假如库曼佐夫出现异常情况立刻叫醒他。
三四个小时后,他们才陆续醒过来。时间已经到中午了。吃过些东西过后,他们三人恢复了不少精神,我们没去的人想知道的东西他们也应该讲出来了。
库曼佐夫还在昏睡,韩东说他用的药有一定的镇静作用,能够让病人多睡觉从而减少痛苦。
人们纷纷坐定,要听三个人寻找库曼的经历。刘大伟不善言谈,卡耶斯基汉语不行,只有韩东能言善辨,有张说书的嘴。当然,有卡耶和刘大伟在旁边,就算他想胡编烂造也不可能,最多加些夸张的修饰。下面是韩东的讲述,个别地方经过刘大伟和卡耶的修改与补充。
三个人出发前,韩东就已经暗自用老铜钱算了卦。东、南、北三面无任何迹像,照卦相推断,库曼佐夫定不在这些方向。
唯独西方卦相高深晦涩,令人费解。这里面藏着危险,似乎也藏着希望。韩东断定,库曼就在西方。然而前路凶险,无法预料,是否向西需要三个人共同决定。
经过简单商量,全票通过向西搜寻。卡耶斯基虽然不懂韩东说的算卦是怎么回事,但根据他自己判断,除了岛的纵深,也就是西方外,其余三个方向都不会找到库曼。
韩东依旧像以前一样,边走边四处踅摸,据他自己说是寻找足迹。西边的路比以前走过的路更加艰险,行走起来困难异常。三个人披荆斩棘,如唐僧取经般向西摸索。
整整半天时间,按照相等距离刻下标记的数量计算,他们也就走了五六里地。三个人累得呼呼喘气,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取出水和吃食狂吞起来。
走到这里,他们没有发现任何有人来过的痕迹。森林之大,应该到何处去寻觅呀?三个人开始发愁。在这样的原始森林中才深深体会到这个岛是如此之大,人在林中宛如汪洋中的一叶孤舟,想要寻找些东西难度真是可以想像。更何况库曼可能成了山魈,并不见得希望别人找到,这样的话更是无奈。
卡耶斯基带着他的宝贝相机,偶尔在某些让人莫明其妙的地方拍照一张。他倒不是不专心寻找库曼,只是多年以来形成的习惯,不拍就不舒服。
休息一会后三个人继续向前,往密林中探进。这样又走了大约两个小时,透过森林枝叶间隙,他们发现前面距离那座云雾缭绕的高峰近了许多。三个人不约而同感觉到了丝丝寒意,这寒意来自那座高峰。
韩东有些胆怯了,他感觉到前面藏着巨大的危险,不应该再往前走。然而库曼没有找到,卡耶定然不会同意返回。他只有私下同刘大伟商量,希望得到他的支持。然而刘大伟是部队出身,有股战场上不能丢弃战友的理念,自然不会答应韩东。韩东无奈,只得放弃自己的观点,随二人继续向前。当然,韩东并没有这样说,好像显得他贪生怕死似的。这些都是通过他言语间的漏洞分析出来的。他当然把他自己说成肝胆相照的英雄,为了保证刘大伟和卡耶的安全才那样说。
再向前,没走多远卡耶便停住了脚步,他举着相机对着远处一棵大树一动不动。韩刘二人凝目望去,只见在距离百余米远的大树顶端隐隐坐着一个人形动物。
三个人心情激动,觉得是找到了变成山魈的库曼佐夫。然而他们不敢轻易靠近,因为上次就是这种情况,库曼或许失去了人的意识,见到寻找他的人便会奔逃。
他们弯下腰散开呈扇形,尽量利用树枝掩护,慢慢向前靠近,也不知道树上的库曼发现了没有。
渐渐三人摸到了那棵树下,在距离约十米的地方包围了大树。他们不敢出声,抬头看时,透过枝叶间隙,看到离开地面十几米高的地方有个人形动物坐在树枝上,似乎未被惊动。
然而一道难题摆在眼前,怎么捉住他呀?只要一惊动,他必然向远处逃掉,凭三个人能力怕是拦不住他。
思谋了一会,韩东出了个主意:看大树四周三面开阔,只有北方向在距离不远处有棵大树,伸向这边的枝干能够接引库曼逃跑。让一个人提前爬上那棵树,在相应高度的地方埋伏,才有可能捉住库曼。
卡耶斯基当先表示他去那边,由韩刘二人守在这棵树下,如果库曼走投无路从树上下来,务必拼死将其擒获。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