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百慕大之咒>>第 25 章 亡命林间
第 25 章 亡命林间
接下来,在大家帮忙下,他用刀片刮了胡子,理了发,洗了澡,扔掉碎成布条的乞丐服,换上我们高贵大方的棕榈装。他整个像变了个人,除瘦了许多外,依然是当初上岛那条汉子。然而我感觉他似乎有些变化,不时侧头警惕地观察一下四周,包括堡里的环境和人。
天已经黑了,大家围坐在火炉边有说有笑。姑娘们准备了最丰盛的晚餐,各种美味一应俱全。王凌云神秘地告诉大家还有一样好东西。他回屋去拿出一个陶壶,在我们好奇的注视中拔掉木塞子。立刻,一股香甜的味道弥漫在人们中间:酒!居然是酒!
我们全都愕然了,这家伙难道是会驾筋斗云的孙悟空啊?去王母娘娘的蟠桃宴上给我们偷了美酒来?
大家一阵欢呼,立刻要动手来抢。王凌云拿出捍卫祖国领土完整一样的英雄气概护住这壶宝贵的琼浆玉液。众掠夺者,包括女性同胞在内所有人知难而退,全部伸着碗任由王凌云赏赐。
我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这些人都是纯朴人家的孩子,每个人都明白,维护一个团队的利益才能得到大家的认可。换句话说,你不珍惜别人的生命,也就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王凌云的一壶酒只有三五斤,远远不够大家喝。所以他把壶把握得很紧,绝不允许任何人多饮一滴。令我没想到的是,女娃娃们也来了兴趣,非要抢我们男人的专利。而且,佟红郁和陈诺居然是女汉子,越喝越精神。
问起酒的来历时王凌云说:“看到森林中有些紫红色浆果,有鸟类来食,我便觉得可以利用。每次外出都采些回来,放进掏空果肉的面包果壳,然后搁到堡顶见阳光的地方晾晒。等成了酒后一点点收集到陶罐里。”
他听说过酒的起源,似乎就是猴子把浆果放进掏空的南瓜中经过日晒发酵形成。他本来就是想逗着玩,没想到真的成功了,他酿出了我们上岛后的第一罐美酒!
喝酒时大家让库曼说说离开集体后的经历。他刚恢复,脑筋不知道正常没有。从医学的角度来说,应该让他好好休息。库曼感激大家救了他,不忍心拂人意,于是一边喝酒一边说出了下面的故事:
古晏,也就是我,攀爬那棵大树的时候,他觉得我身形异常灵活,恰如猿猴般矫健。等我爬入他们看不到的地方,他便开始与钟小齐等待。
钟小齐这时候对他说看我上树时身形不似常人,怕我下来后对二人不利,劝库曼跑吧。库曼不愿意丢下我逃走,拒绝了钟小齐。
等了一会,上面鸦雀无声,他便和钟小齐二人呼喊,让我听到后快点下来。结果呼喊了半天,枝杈遮蔽下,上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库曼发了急,怕我出事,手心吐口唾沫便要上树。钟小齐拉住了,他说再等等看。
又过了一会,上面似乎有动静。二人没有看到什么,但一股奇异的阴寒从树上传下来,直入二人身体里,他们不由打了个寒颤。想到我上树时候的身形,钟小齐非常害怕,又提出跑吧,库曼也感觉树上的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事情确实太过诡异,他也明显觉察到了危险。
形势紧急,没有时间多做考虑,他便和钟小齐扭头奔跑起来。没跑出多远,回头看时便看到一个人影从树上下来了,看到二人奔跑,嘴里发出虎虎的吼叫声,向二人追赶,那声音不似人类所有。二人分开跑,追赶的人选择了库曼,在后面穷追不舍,速度很快,任是库曼采用什么手段均不能摆脱掉。
二人对这一件事的叙述也存在很大差别,首先钟小齐说他二人看到我上树的身形感觉不对劲,提议跑时库曼并没有反对,更别说他还要上树去找我了。其次钟小齐说我从树上下来后边喊二人名字边追赶,而库曼说我只发出虎虎的声音。还有其它一些细微处二人说的不一致。这是好事,这样便从侧面证明了我的冤枉。我忍不住插嘴道:“你是说你们并没有看清楚从树上下来人的面貌?”
他点头表示肯定。钟小齐说:“只有你上树了,难道上去的是你下来的是别人?”
我无话可说,确实如此,我上去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树上还有别人,怎么可能有人隐藏着趁我到上面时下来追赶二人呢?我闭上嘴不再发言,听库曼讲下去。
库曼感觉身后人越追越近,料想难以逃掉,便欲拼死抵抗。他边跑边把手中长矛尖部转向后面,准备追兵再近些便转身刺出。
没过多久,他便觉得那人距离他已不足两三米。假如他突然回手刺出,凭借那人向前冲的惯性,万万躲避不开他的长矛。主意一定,他向前奔跑的身形突然站停,长矛反手向后刺出,同时转过身来。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长矛刺到之处,竟然无任何感觉,像是刺入一团雾里一样。同时,身后的黑影不做任何停顿,直接向前穿过了他的身体。一股阴寒和腐朽的臭味让库曼差点吓破了胆。待他再转过身看时,已经是空空如也,黑影消失了,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库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知道这是何方妖魔,为何追赶了自己半天却又没有做什么,就这样离开了。
回过神来时,他发现早就迷路了,四周全是巨木参天,无边无际,根本不知道身在何方。森林里大雾迷漫,十来米外便看不清景物。他又渴又饿,翻找东西时才发现刚才逃跑太过慌乱,口袋里除了手机外所有东西都丢了。
由于辨不清方向,他一个人在森林里孤独地游荡。打火机丢了,他无法生火烧烤东西吃,只能采些野果,喝点露水,勉强维持。天黑了亮,亮了黑,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他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几次险些丢掉性命。终于某一天他突然看到了森林边缘。狂喜之下他奔了出去,来到海边。后来他沿着海岸线走,终于找回了我们开始容身的山洞。然而人去洞空,从卡耶刻在木门上的文字中,他知道我们已经搬到了古堡。
既然已经搬家,也没有什么,寻着去就是了,反正知道路。看距离天黑还早,他便上了路,沿着我们出发时走的路线寻着路标前往古堡。
一路上还算顺利,没有费什么周折便走了大半。然而这时候天黑下来了,他感觉有些异常。按照常情来说天不应该黑这么快。根据他计算,天黑应该是他到达古堡之后
他心下着急,加快了步伐,想尽快到达。因为如此密林中晚上太容易迷路。然而怕什么有什么,他走出一段后还是迷路了。好在他这段时间都是独自一个人在森林中度过,再多过一夜也没有什么。他于是放缓脚步慢慢走,想找个地方休息吃点东西睡一觉,明天再寻找。
便在这时,他居然发现已经来到了森林边缘,前面是草甸了。欣喜之下,他想到马上就能见到朋友们,吃上热乎乎的食物,心里特别激动,脚步也不由加快了。
借着海上隐隐的鳞光,他看到巨大的古堡出现在面前。忽然他觉得心里很害怕,古堡像是个妖怪,孤零零耸立在草甸中心,似乎正在等待着他的到来。等他进去后将把他连骨头带肉吞个干干净净。他不知道朋友们是否已经安全转移到了这里。整个古堡没有一点生命迹象,静得让人心底发毛。
他小心地来到大门口,大门紧闭着,门缝中透不出一丝光线。他把耳朵贴在门上倾听里面的动静。听了一会,里面鸭雀无声,什么也听不到。然而他从木门上感觉到了异样,本来应该温度适中的木头竟然和寒铁一样冰凉,他的脸贴在上面竟然有些发冷。记得上回来时候不是这样的呀,是很普通的木头。稍倾,他意识到并不是木头寒冷,而是古堡里面的问题。那寒冷好像是从古堡内部发出,然后透过木门传到他脸上。这令他更加心惊,心想如此寒冷的堡里怎么能住得下人?
他不知道怎么做,犹豫了半天才决定敲门。他轻轻敲了三下,里面没有动静。隔了会又敲了三下,还是没有动静。待他敲第三次时,他突然觉得木门寒冷加剧,似是有极大的危险从里面接近门边。大惊之下,他转身要逃。便在这时,几声阴森森的笑声从门里传出,绝不是活人所有。同时,有了开门声音。
他惊得肝胆欲裂,不顾一切向远处逃去,也不知道从堡里出来了什么怪物,只听得身后咆哮声响起。
逃入森林后他不敢停步,不辨方向,玩命向前奔跑。树枝灌木把衣服、胳膊、腿划破也不管了,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逃命。
一口气不知道奔出多远,身后早就没了动静。他累得几乎要吐血才停住脚步,坐在草丛里气喘成了风箱。这时候他才感觉到浑身火辣辣地疼,奔跑时被划出许多道血口子,渗着鲜血。
他心里难受得要命,流落到这种光景,不知道我们是死是活,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难不成要死在这鬼森林里吗?
接下来的日子,他继续在森林中游荡。他又迷路了,几次想趁白天潜到古堡外围从远处观察一下,但没有寻找到路。再加上那天晚上吓破了胆,此事终于作罢。
某个晚上,他正靠着一株大树睡觉,忽然一下醒过来。他觉得不对劲,仔细感觉时才发现他面前隐隐站着一个黑影。透骨的阴寒及腐臭味从黑影身上直传过来,吓得他亡魂皆冒。他拔腿便逃,在转身时黑影猛然抓了一把他后背。
急切间他没感觉到多疼痛,只是玩命狂奔。他并不知道黑影追没追他。逃了一段时间,感觉安全了,后面似乎并无动静。刚要停下脚步,不知道怎么的,竟然一头撞在一棵大树上,就此昏了过去。
他是被大雨浇醒的,天上电闪雷鸣,大雨像瓢泼一样往下倾倒。他只觉得后背疼痛,头脑一片模糊。感觉大限不远了,他拼着最后的力气一点点爬上了一棵大树,这样死后免得被野兽吃光。假如同伴们寻来,或许能看到他的尸体,给他下葬到土里。
他坐在一个三杈分枝的树干上,神智开始迷糊,眼前出现了幻觉。借着雷电闪光,他看到整个岛似乎都动了起来,无数可怕的影子如同海浪般向这边漫卷过来。再也无路可逃了,他不再抱任何希望,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死亡。忽然手摸到口袋里一件硬物,却是那个早已经没电的手机。他闭着眼睛于迷糊中随便按了几个号码,然后不管手机有没有反应,对着话筒说了一句:“救我……”自此再没有任何记忆。
他的故事讲完了,整个古堡里没有一丝声音,所有人都呆若木鸡,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了。“吱吱!”一阵猴子叫声把我们的魂吓跑了一半。苏瞳养的那只猴子似乎见到了可怕的东西,窜过来躲进苏瞳怀里不再出来。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