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百慕大之咒>>第 26 章 我们要造海船
第 26 章 我们要造海船
大家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四处观察堡里,并没有什么情况。几个人开始抹脖上的冷汗。
至此,打火机事件弄清楚了,是他在奔跑中遗失,然后被那个从树上逃开的影子捡拾到并从于逃遁时掉了下来。当时还以为那个影子是库曼呢,说不定就是追他那个家伙。那天晚上苏瞳我们值夜时听到的敲门声的确是库曼,然而他说的堡里异常寒冷以及阴森的笑声和咆哮声是怎么回事?当时我们也是听到外面有一声阴冷至极的笑声的。
转头看看苏瞳,她也在看我。我想她听到库曼说的话,明明与当晚我们听到的完全不同,应该能体会到我受冤枉时的心情了吧?
追击并伤害他的影子到底是何方妖怪?是不是和苏瞳失踪那晚我遇到的那股阴寒是一回事?
库曼没电的手机那天真的拨出了电话。估计当时他刚受了伤,头脑中还有一丝清醒,半迷糊中拨打了卡耶的号码。卡耶本没有电的手机不可思议地收到了来电,再后来库曼背上的伤被雨水浇淋,发起烧来,诱发了他脑部的伤,便就此人事不知了。
他的诡异经历更增加了这座岛的恐怖,这里真的有某些我们还不了解的可怕东西。不过无论如何,他的讲述也算洗清了我的冤枉,因为我们分开之后,他两次遭到某些东西追击。而我从未独自离开古堡,任何时候都有人作证。
我侧脸看了钟小齐一眼,心说:这回你不会再怀疑我了吧?没想到他也在看我,一脸不信任的表情。他接着库曼的话说:“说不定我们堡里有人和外面联系,想里应外合对付我们。”
我大怒,恨不得冲过去煽他几巴掌。这个家伙怎么就非要跟我过不去呢?苏瞳轻轻碰了我一下,我强自摁压住火气,淡淡地说:“不知道我们当中谁这么厉害,能够和万里之外的死亡岛幽灵攀上关系。”
钟小齐哼了一声说:“谁都有可能,人不可貌相!”
我不再理他,这个人无可理喻。料想那个李亚婕也被他感染,对我有了成见。最近我看他俩走得挺近,李亚婕见着我时一幅爱理不理的样子。
库曼急于想知道我们这边发生了什么,大家担心他身体刚恢复,受不得累,劝他休息一会再说。没想到他是个急脾气,非要听我们说。
大家七嘴八舌地和他讲起了我们别后的经历,他听得也是嘘吁不已。当听到我们已经能够炼铁时,他很是兴奋,希望我们建造一艘海船。这么长时间没有任何消息,救援怕是指望不上了。我们应该依靠自己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否则就算不被岛上的恐怖幽灵伤害也会老死在这里,再也回不了家乡。
在人们的讲述中,酒已经见了底。王凌云心痛得要哭,苦着脸说这是他许多天的心血,被大家一下喝干了。我们劝他不必伤心,既然岛上有酱果,大家一齐去寻找便是,绝对不会亏待了他。
饭也吃饱了,众人准备去休息。卡耶与库曼老友重逢,百感交集,一定要好好来叙叙。韩东劝卡耶说库曼身体没好,让他多休息。
人们都陆续上去了,我和苏瞳没有动,还坐在那里。她轻声和我说:“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库曼叙述中那天他敲古堡门与我们听到的刚好相反?”
我也不明所以,只觉得这个岛凶险异常,在这里许多东西都无法理解。如果不是身体还有各种感觉,我甚至以为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或许库曼说得对,我们应该想办法造一艘大些的船只,将来岛上情况恶化、不能再呆的时候便出海去,但愿能够走出这里。
我上去拿东西时,看到某个角落里韩东与刘大伟在偷偷说着什么,表情很严肃,似乎是非常机密的东西。他们看到我过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各干各的。我不禁奇怪,怎么从外面回来后这二人也变得神经兮兮的了?
接下来几天,库曼养伤,恢复身体。大家没事凑在一起商量造船的事。许多人对此感兴趣,以前经常从网上查阅一些这方面的资料。每个人提出一些建议,罗列起来,林林总总的弄了不少。我们研究了锯子的制作、木材选择、木板切割及加工、拼接以及船桨船帆制造、船上设备制造等等许多事项。这是一项大工程,想要完成需要一定时间。一个无法逾越的困难摆在眼前:我们没有制作风帆的材料。仅靠木桨划船,就如同让船随波逐流一样。不过最终还是决定造船,反正这么多人闲着也是闲着,有点事做总是好的。就算没有风帆,假如岛上情况恶化,我们还是能用船出逃,哪怕随波逐流也好。
通过几天的休养,库曼基本上恢复了健康。他身体本来就很强壮,只是那些天担惊受怕,没吃没喝还受了重伤,才虚弱成那样。既然已经康复,我们团队的力量增加了不少。这个家伙从平常动作来看,身手很是有一套,似是当过特种兵,至少是野战部队出身。
令我奇怪的是,刘大伟和韩东二人几次偷偷避开我们商量事情,似乎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苏瞳也发现了,有时候和我说起。某一天吃饭时,钟小齐忽然对韩刘二人说:“你们俩做了什么好事?干嘛老背着我们商量?我们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要搞小团体哦!”
韩刘二人顿时表情尴尬,嘴里直说他胡说八道,根本没有的事。钟小齐却不依不挠,大声说:“你们不承认有什么用?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呢。相信除了我之外,别人也都看到了吧?”
李亚婕立刻附合说就是,陈诺和王凌云他们大都是点头不语。卡耶斯基若有所思,没表态,库曼佐夫很是好奇,也想知道韩刘二人总商量什么。苏瞳我们俩也都是期待的目光看着二人,希望他们把事实说出来。我们身在险地,大家齐心协力能活下去都成问题,假若各有想法那可太危险了。
韩刘二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无处躲藏,只有把秘密公之于众了。未等刘大伟开口,韩东抢过话来说:“算了,本来想藏个私不告诉你们,没想到还是被你们看出来了,我认倒霉。是这样,我们去寻找库曼佐夫时,在路上发现了几颗大人参。当时只有我和刘大伟看到,我告诉他别说,回头我们偷偷来挖。”
大家听罢都哄笑起来,这个自私的家伙,上次给库曼吃了人参差点心疼死,没想到又被他找到了,居然还是好几颗!刘大伟点头表示赞同,但是我在他脸上看到一丝诧异的表情,这表情一闪即逝,相信除了我没别人注意。
大家都哈哈笑着祝贺他发财,唯独卡耶斯基仍然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和刘大伟奇怪的表现让我有些不理解。
前面库曼佐夫的讲述也存在很大问题: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古堡里有着与我们完全不同的异物。这东西我们看不到,感觉不到。果真是这样,那太瘆人了,说不定什么时候突然对我们不利。假如库曼说的是假话,也同样可怕。大家卖这么大力气把他救活,他为什么要说假话呢?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可捉摸,我们要加倍小心,无论是堡里还是堡外。
我想,以后得随身带把短刀,藏在宽大的棕榈服里面。另外,我不放心苏瞳。趁后来大家都上去的时候我和她说:“你害怕别人笑话吗?如果不怕,以后就一直住到我屋来吧。我总觉得堡里也不安全,还是在一起要好些。”
她想了想说:“好吧,我一个人确实害怕,晚上都睡不好觉。到了这个时候能不能活下去都难说了,还在乎什么别人说闲话?”
在人们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的眼光中,苏瞳把她的物品搬到了我屋里。本来也没有什么东西,只是一些小件个人用品。
苏瞳的脸色开朗了许多,我想是因为她觉得可以睡安生觉了。这个古堡的宿舍全没有门,大家都挂个草帘子遮住,避免从外面直接看到里面。
今天晚上不用我们值班,可以早早回屋休息。呆在屋里时,苏瞳和我说:“库曼说的或许是真的,我也感觉堡里有些怪怪的,但说不上来哪不对。”
我说:“所以让你搬到我屋来,我害怕出事。”
她笑笑说:“我知道你的好意,大哥哥!”
我一愣,没想到她这样称呼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她却脸转向一边,不再多说什么。我想了想说:“你有预知能力,最近有什么感觉吗?”
她摇摇头表示没有。稍倾她说:“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来到岛上,我总感觉有些不舒服,头老是晕晕的。”
我惊道:“怎么不早说?让韩东给你看看吧?”
她摇头说:“似乎不是身体的事,那感觉怪怪的,很是不舒服。只有……”
我急问道:“只有什么呀?”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只有离你近些才感觉正常。”
我大为奇怪:难道说我身上能发出某种气场,让她无形中受益?这也太离奇了吧?我从出生起,就没有听谁说我有什么特异功能。
苏瞳看我表情,知道我觉得不可理解,她轻叹了口气说:“是真的,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知道我们前世是有缘的。我感觉你好熟悉,好亲切。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够值得我信任,那这个人一定是你。”
我轻轻将她软滑修长的手握在掌心里对她说:“看来大哥哥前世的记忆不如小妹妹好,没有许多印象了。不过没关系,我会像保护亲妹妹一样保护你的。”
她一脸幸福地闭上了眼睛,喃喃地说:“也许我们做的许多事只不过是为了来到这里。”
黑沉沉的古堡似乎闪烁着迷人的光辉,恐惧完全消散了,上岛以来第一次感觉到生活是如此安静与美妙。如果时间在这里停止多好啊!
现在生活算是暂时安定下来,晚上值班也不必像以前那么严格了。粗大的横担被锁头锁住,只有王凌云和卡耶斯基两个人同时解锁才能开门。库曼佐夫又设计了一种小铃铛,声音清脆而悠长。挂几枚在门上,如果一有动静我们就算在楼上也能听到。有了这些措施,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值夜改成偶尔下去看一下,这样减轻了大家的负担。
造船工作开始了,我们选择高大、材质优良的树木锯倒,按照要求破成板材。在离开海边一段距离的高处搭设平台,安装轨道,在轨道上面布设龙骨。由于知道岛上有时会有可怕的风暴,我们把龙骨四周用大石、沙土围起一圈缓坡,高度达到船舷,用来保护船坞内不受大风摧残。将来等船造成时,清理沙石,解开锚固,船便能在重力作用下按照提前铺设好的轨道滑进大海。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