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百慕大之咒>>第 28 章 小猴子有古怪!
第 28 章 小猴子有古怪!
苏瞳紧张地靠紧了我,姚依依吓得哭出了声。这时候王凌云大吼一声:“不好,他要疯!”
紧接着,一盆水哗地泼在韩东身上,弄得他像落汤鸡一样,傻傻站在那里不会动了。没有等别人过去,他像倒空了面的口袋一样咕咚摔倒在地,人事不知。
这一变化令我们措手不及,众人赶紧上前扶起他掐人中捶后背,忙个不亦乐乎。然而他就像被捕的地下党员,牙关紧咬,任我们怎么折腾,就是一动不动,完全一幅丢失了魂魄的样子。
我们没了辙,不知道怎么办好,这里唯一的医生就是他自己。我虽然当过特种兵,但是只学过受伤后紧急包扎之类,并无处理此类问题的经验。
这时候库曼佐夫拿着一枚钢针过来,要扎韩东头部,他以为像韩东救他一样,这样可以弄醒韩东。我们见状大急,赶紧拦住他,要求他不可造次。
还是苏瞳提醒:“他莫不是被什么东西迷糊了心智吧?”
我心里一动:这倒是有可能,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迷惑了他。如果一直醒不过来,或许应该半夜给他叫叫魂。这可怜的韩贫道啊,不会好好保护自己,着了别人的道。
我把想法和大家说了一下,谁也提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试一试了,反正就算试不好,也不至于试坏了他。
到了半夜,韩东依然没有醒过来。我们决定给他叫魂。岛上存在许多未知,半夜要打开堡门有一定的危险性。为了保险起见,男人们全部拿起武器。
我们用韩东的衣服绑在一根木棍上,由库曼、王凌云我们三个人拿着来到堡外面不远的地方,卡耶他们几个人在堡门口接应兼防守。
这个仪式广泛存在于中国大部分农村,属于道教范畴,料想韩东师承江西龙虎山天师府,应该能接受这个仪式。
我朝四周看了一眼,除了从古堡门缝露出丝丝光线外,四周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到,居然连星星都没有了。我心里有些发颤,不知道在我们看不见的黑暗中隐藏着什么怪物,这个岛太诡异了。
我开始为韩东叫魂,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喊叫韩东的名字:“韩东,回来吧……韩东,回来吧……”
声音大了怕惊动远处可怕的东西,声音小了怕韩东听不到,力度要拿捏好。
我们一边喊一边往回走,提前交待好了,任何人不得说话,小声也不可以。
一路上总感觉周围阴风阵阵,后背发凉,库曼和王凌云紧握钢刀在我两边小心保护。好在并没有出什么意外,我们安全回到堡里。
来到韩东身边时,他依然没有醒过来。库曼几个人露出怀疑的表情,觉得这不大可能管用。我说:“哪有这么快的,等上一会再说吧。”
头一转之间,借着火光我忽然发现苏瞳养的那只小猴子蹲在墙角,两眼正恶狠狠地看着我,那眼光令人害怕。我心里一惊,再定睛看时,猴子眼光无神,蔫头搭脑看着韩东。一种异样的感觉从我心里生出:这小猴子不正常!
我想起来,王凌云这个动物语言学家好像从一开始便对这只小猴子不感冒,偶尔冷冷看上一眼。大家提到猴子时,他也总是好像怀着某种敌意。难道他早就看出来不对劲?说真心话,我也非常讨厌这只猴子,要不是苏瞳护着,早把它赶走了。
虽然胆怯,但趁现在人多,我横下条心,上前威吓猴子。猴子转身逃走了,在它转身时,似乎有一抹阴阴的笑挂在嘴角,让我头发根直立起来。
苏瞳上楼去了,我们几个人留下来陪伴韩东,他脸色红润,呼吸、心跳正常,完全一幅睡着的样子,身体绝无大碍。
上次喝光了王凌云的美酒,众人觉得很是不好意思。后来这些天只要有空就去寻找那种紫红颜色的酱果,回来放进掏空肉的面包果壳里发酵酿酒。一段时间下来居然积累了十几个坛子。只是时间短些,尚不能饮用。我心里想着等酒酿好后再来大喝一顿,以驱逐晦气。
呆坐无聊,大家随意聊天。钟小齐说:“我早就看出来韩东不对劲,这才站出来询问他一些问题。偏偏你们谁也没有发觉。”
我明白他的意思,是想突出他的聪明才智,让我们佩服,李亚婕随声附和。我不明白这个比钟小齐大着几岁的女子被钟小齐施了什么法术,竟然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都全力支持。我无奈地苦笑了一声。
没想到这声笑被钟小齐捕捉到了,他转脸对着我说:“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总感觉你怪怪的,似乎是哪里有问题。”
李亚婕这次虽然没表态,但看我时敌视的目光非常明显。我转身去看韩东,对他们不予理睬。
钟小齐虽然很想更进一步挑衅,但慑于我高大的身材及当特种兵时锻炼出来的强壮肌肉,终于还是保留了一点分寸,恨恨地哼了一声,不再多说。
姚依依过来凑到我旁边小声说:“别理他,不值得生气。一个小毛孩子,哪懂得什么道理?”
我暗暗感激她,这个漂亮、心细的姑娘。我点点头,笑笑说:“谢谢,我没事。”
她顿了一下,犹豫地说:“有件事……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说出来。”
我一怔,不知道她有什么难以启齿的问题。疑惑地看了她一眼说:“没事,你说吧。大不了我就当没听见是了,不必为难。”
她又想了一下才压到最低声音说:“我觉得……我觉得……苏瞳养的那只小猴子有问题!”
我猛然一惊,心里格登一下,原来她早就有感觉。我定睛看着她说:“说说看,怎么有问题?”
她仿佛狠下了心,咬了下嘴唇说:“猴子是苏瞳养的,我和她说肯定起不到什么作用。你和她关系很好,我希望你平时多留意些,注意观察。那猴子虽然小,但我非常害怕它!”
我心里一动,因为刚才我也有同样的感觉。我说:“或许是对小动物的怕吧?许多女孩子怕小猫啊小狗啊之类的小动物。”
她满脸严肃地说:“绝不是那种怕,那只是怕被咬伤抓伤。而这只猴子给我的感觉是从内心最深处的恐惧,深深的恐惧。”
我说:“有没有具体的事情啊?你不会无缘无故害怕它吧?”
她说:“当然不是,自然有原因才会这样。前天我……”
她的话突然停止了,愣愣看着我身后。我转身看时,是苏瞳下楼来了,她怀里还抱着那只小猴子。猴子已经睡着了,样子显得娇小可爱。然而此刻我敢断定,它绝没有睡着。或许它的脸埋在苏瞳怀里正露出瘆人的阴笑,只是我们看不见。
苏瞳看到姚依依在我旁边说话,神情显然不愿意被别人听到的样子,微微怔了一下,但还是放慢脚步走下楼来。
姚依依脸上略带出一丝慌乱,和苏瞳打招呼。苏瞳何等聪明,自然看出了她的慌乱,却装作平静,微笑着说:“小猴子不知道受了什么惊吓,跑上楼躲在角落里不敢出来,还浑身发抖,安慰了好半天它才平静下来。”
我故作轻松地笑着说:“你简直成了它的保护神了,它就和你亲。”
苏瞳说:“那是自然,动物和人一样,谁对它好它就对谁好。”
姚依依趁这当口说:“你们聊,我还有点事。”说着匆匆上楼去了。
苏瞳心里起疑,却没有问什么。我也想不出什么合适的搪塞话来说,一时竟然无语。本来嘛,自从和苏瞳认识到现在,我从来也没有欺骗过她什么。虽然我相信她,但那只令人恐惧的猴子就在她怀里,我不能说什么。
苏瞳看我的样子轻轻笑了:“你怎么啦?我又没有问你什么,表情那么不自然。”
我知道她想到别处去了,又不便解释,更是尴尬,于是想转移话题:“你……你搬到我屋去住没有听别人说什么吧?”
她一愣,表情也显得不自然。随即轻笑着说:“姚姐找你是说这个呀?她……挺漂亮的。”
我心里暗自叫苦,越描越黑了,这可如何是好?好在韩东帮我解了围,随着一声咳嗽,他转醒了过来。大家放下手头的所有事,全部围拢过来察看。
韩东眼睛睁开,木然地转了几圈才有了光泽,恢复了活力。他挣扎着坐起来说:“这是哪里啊?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看他一切正常,我们才算放下了心。我说:“你不记得前面的事了?”
他用力想了想说:“我记得在给你们讲道教啊,怎么成了这样了?”
钟小齐不管他刚苏醒过来身体如何,接口说:“是啊是啊,在讲道教。你这个贫道这回可是着了别人的道了。”
韩东茫然不解,不知道钟小齐说什么。我们把当时的情景给他说了一下,他脸色立时发白,几道汗水从头上流下来,嘴里不停地说:“厉害……厉害……”
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众人都感觉到疲惫。既然他已经康复,没什么挂牵,大家便三三两两回屋去了。
睡觉时,苏瞳似乎有某种情绪,没和我说什么话。她怀里一直抱着小猴子,让我无法解释。脑子里总想着小猴子的事,半宿迷迷糊糊地没有睡好,估计苏瞳也同我一样,因为她不时翻身,呼吸也不像以前一样均匀细长。
早上醒来时感觉浑身乏力,没有精神。苏瞳也一幅慵懒的样子,显然没有休息好。她起来要去洗漱,小猴子不知道跑哪去了,没有在她怀里。趁这机会,我拉住她说:“我有事要和你说。”
她疑惑地看了我一会,微笑了一下说:“等我洗漱好行吗?现在这个样子多难看啊。女孩子可都是爱美的哦!”
我无奈,只得放开了手,让她去洗漱。等洗漱完,她果然像变了个人,飘逸的长发,莹白如玉的皮肤,如清泉般透彻的眼波,好漂亮的姑娘!像变魔术一样,刚才慵懒的面容消失得干干净净。我心里暗叹女孩子们个个都是易容大师,能够在短时间内完全改变个人相貌,变成另外一个人。
她见我目不转睛看着发呆,不禁有些羞怯,一抹红晕悄悄染上了面颊。她轻轻拍了一下我的手说:“你怎么啦,没见过啊?”
我没有回过神来,随口说出一句:“好漂亮!”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