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百慕大之咒>>第 29 章 用生命搏击狂浪
第 29 章 用生命搏击狂浪
她更加娇羞,脸红成了三月里的桃花,嗔怪地瞪了我一眼说:“油嘴滑舌的,光会说好听的,怪不得姚姐和你……”
我立刻想起还有要事,赶快一整脸色说:“我和她没有什么,我是有事要告诉你。那……”
未等我说完,忽见那只小猴子从门外溜进来,几下窜入苏瞳的怀里,像个吃奶的孩子一样脸朝里面蜷缩不动了。
我心下惊怒,知道是这家伙故意在捣鬼,目的就是不让我和苏瞳说什么。苏瞳见我目光又投向他怀里,一幅焦急的样子,催促我说:“说呀,到底有什么事?”
我现在可以肯定这猴子是敌非友,它有什么本事我不知道,假如我说出来难保它不会伤害苏瞳。还是暂且忍一忍,再找机会说吧。
我改了口说:“也没要紧事,只是想和你解释一下,我和姚依依没什么……”
苏瞳嘿嘿一笑说:“这可奇怪了,为什么要和我解释呀?”
我大窘,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去洗漱。
今天是个阴天,因为早晨的阳光没有从堡壁上的小窗透射过来,同时也没有下雨的声音。还没等到吃饭时间,忽然听到堡顶有人在大声喊叫:“快上来看!快上来看!”
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急匆匆跑到堡顶。是佟红郁,她有早起的习惯,洗漱好后便到堡顶练瑜伽。她满脸惊讶,正指着大海方向让我们看。
今天云很厚重,如铅块一般,低低压在头顶。然而却没有雾,云层下面视野极其清晰,看得很远。海上浪很大,一层层、一片片泛着白花的大浪从远处汹涌奔来,沉重地砸在岸边,发出轰隆隆响声,就算我们距离如此之远也能听到。
奇怪的是就在距离岸边不远的地方,海里漂浮着许多东西,黑乎乎一片,看不清楚是什么。李亚婕紧张地说:“该不会是库曼佐夫说的哥伦布他们遇到的水鬼吧?要上来吃咱们。”
她这一说让我们都紧张起来,每个人都仔细观察那片海域。观察了一会,姚依依说:“不是,你们看,那片东西中还有海鸥在嘻戏呢。”
看着这片方位,我忽然明白过来,大声喊道:“咱们快去那里,那是昨天飞机轰炸潜艇的地方。肯定是潜艇昨天受伤后爆裂了,里面东西浮了起来。”
大家一听正是,要赶快去海边看有无活着的人员以及打捞冲到海边的物品。除留下几个女子看守外,其余人全部跑步穿过我们开辟的森林通道直向海边。
海上浪好大,几米高的水墙直推过来,慢慢在顶部形成弧形向前弯曲,然后一点点卷成圆筒状,轰然拍击在前面的礁石及海滩上,声势好不骇人!感觉脚下大地都在颤抖,没有见过大海的人一定会惊怖得无以复加。
待我们到达海边时,海难上已经堆积了不少物品,如衣服啊,鞋子啊等等,还有不少帆布。我一阵惊喜,帆布太好了,可以用来制作我们船的风帆。却没有人,无论尸体还是伤员,一概没有。
顾不得许多,为了避免这些物品再次随着浪潮回到大海,我们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拼力打捞搬运。虽然不知道被炸沉的潜艇上是什么人,但他们如果有漂到海边的人员,无论死活,我们都会好好安置。不管他们做了什么,在这个时候他们是可怜人。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竟然没有。莫非这里是鲨鱼的乐园,所有人都被它们吞吃了?
向海里看去,还有一些物品正在随波逐流,或许漂上岸来,或许会漂到更远处。我们只能打捞些冲到岸边的,里面是不敢去的。如此大浪看着都眼晕,谁有胆量敢去一试身手?
正打捞间,我忽然发现在距离我们二十来米远处的一块高大礁石的凹槽中,有一只浅灰色小狗。小狗藏在礁石背后躲避海浪,不敢出来。它也就一两尺长,毛发微卷,浑身湿漉漉的,一双小眼睛惊恐地看着我们,估计是潜艇里的人养的,随着潜艇破裂浮了出来,奋力游到礁石这里,再也无力到达岸边了。
眼见海浪这么汹猛,万一小狗被激流带回到大海它可就在劫难逃了,这可是潜艇上留下的唯一生命啊!
我顾不得多想,脱掉身上的棕榈装,一头扎进海浪里,向着小狗游去。耳朵里听得除了海浪声外,还有人的惊呼声。我没有办法向大家说明了,相信他们顺着我游的方向看过去会发现那只可怜的小狗。
我们打捞东西都在海边,用长杆伸向海中打捞。海浪卷过来时漫到最远也只达到我们膝盖处。虽然大家被冲得东倒西歪,至少还是没有生命危险的。然而现在不同了,我一下水便摸不到底,狂暴的海浪一下把我打回来好远,退回去时又像只大手,把我拉向深海。而且,在众多礁石之间,有无数股乱流。这些水流没有固定流向,东一缕西一缕,力量还非常大。任我是特种兵出身,又强化过游泳训练,还是难以驾驭。
我就像汪洋中的一片树叶,自身的力量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计。任我胳膊腿怎么用力击水,都控制不了前进方向。
眼见横向乱流要把我带离小狗所在的礁石方向,向大洋深处漂去,我急红了眼,深吸一口气,一下潜到水底。
上面浪虽然大,下面却好一些。但暗流依然强劲,我还是控制不住方向。睁开眼睛,海水倒是很清澈,但里面有许多气泡,让我看不出多远。
我的身体在随着暗流横向漂移,很快便要把我卷向无尽的大洋了。猛然我看见水底伸出一块礁石,有一尺来高,我正快速向它漂去。我知道,我的生命就唯系在这块礁石上了。待距离礁石够近时,我猛然伸出手,牢牢抓定了它,死活也不松开。
利用这块礁石,我又把身体向下潜了一点,基本上完全贴在了海底。四下看时,海底布满了礁石,许多棱角伸出来,可供我把握。
我辨明了方向,双手攀着一块块礁石,从海底奋力向那块巨礁游去。根据我的估算,当时我向前一跃之势,加上手脚并用游动的距离,以及被乱流带动的距离,这些综合考虑的话,我现在距离那块巨礁应该有二十几米远。
按照水下抓握礁石前进的速度,每秒钟大约半米左右。这样来说,我到达那块巨礁应该在一分钟之内。而强化训练时我潜水时间最高纪录是接近两分钟,由此看危险性不大。然而向前游过十几米后发现我完全错了,以前的潜水纪录是在静水中不动时的纪录。而现在我要用全身的力气抓握礁石克服乱流前进,这怎么可能同日而语啊?
十几米的距离已经让我筋疲力尽,胸腔像着了火一样憋得难受,好想深深吸一口气啊!我知道,只要我露出头呼吸就全完了,乱流必定会把我带走,再也回不来。
我咬牙苦撑,艰难地一点点向前移动身体。那块巨礁已经能隐隐看到了,我就在它的边缘位置,稍微松懈便会离它而去。
下水前我观察过,这块礁石是本片海域能露出水面的最远一块了。以前虽然有很多,但今天的大潮把大部分沉入了水下。也就是说,如果我错过了这块礁石,我也就要和自己的生命告别了。绝不能放弃!还有许多人在等着我,还有许多未解之谜没被解开,我绝不能死!
我尽着全身最后一丝力气,瞪着眼珠子往前游动。大脑因为缺氧已经开始迷糊,眼睛也渐渐看不太清楚了。最难受的是肺部,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最最平常的空气现在对我来说是何等珍贵啊!现在才发现在部队时那个不到两分钟的纪录是多么可笑,当时还没觉得太难受就出来了,如果用现在这程度换算,三分钟也有了。看来人被逼到绝境时发挥出来的潜能真的是不可想象。
又往前一点,礁石已经触手可及,但是再也没有力量前进,我尽力了。我绝望地抬起头向上看,朦胧中竟然看到那只小狗正把头垂得很低,眼睛贴在水面上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大脑过度缺氧出现了幻觉,但是我看得清清楚楚,小狗的眼里已经完全没有了惊恐与可怜,继尔代之的是深深的痛苦。两大颗眼泪竟然从它的小眼睛里落下来,滴到水面上,它在为我哭泣!
突然间,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双臂猛地向后一拉,然后松开了手。借助手中礁石的反力,身体一下向前窜出。未等乱流把我冲离礁石,我双手再次伸处,已经牢牢抓定了巨礁。紧接着倒了两次手,我的头一跃冲出了海面!
深深呼吸一口气,我睁开了眼睛。那只小狗居然就在我脸旁边!它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眼里不知道是海水还是泪水。见我看到它,它竟然伸出小小的舌头舔我脸上的海水,痒痒的,很舒服。
我一只手抓住礁石,另一只手抚摸了一下它的头顶,对它做个鬼脸说:“早上好,小朋友!”
回过头时,透过海浪看见岸上所有人都像疯了一样在振臂欢呼,他们肯定想像不到我居然还活着。
趁我喘口气的时间,岸上人用绳子绑在一根长木杆上,比划着往这边投掷。他们根据海水乱流的方向,选择了上游一点位置投掷。
试了几次,方向是搞准了,但力道还差点,木杆端头总是距离我接近两米的位置漂过去。感觉风浪越来越猛,这个地方估计坚持不了多久,我不得不再冒一次险了。
身体呼吸到空气后恢复了力气,我用手势示意岸上投掷木杆,然后一只手捉住小狗,另一只手抓紧礁石,脚也用力蹬在礁石上,全身呈发力姿势,只待木杆漂过来时扑过去。
王凌云投掷了一次木杆,距离远了,而且有些偏,我没有动手。库曼抓过绳子,拉回木杆,稍稍做了一个姿势,猛地将木杆向我抛出。
他这次抛得好远,方向也正。木杆顺乱流漂过来时,距离我仅有一米五左右。我看准机会,脚猛力一蹬,身体扑向了木杆。未待身体激起水花,我已经抢先一把抓住了木杆,再也不松开。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