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百慕大之咒>>第 30 章 第一个死去的人
第 30 章 第一个死去的人
这次很简单,不必用力,小狗与我屏住呼吸,顶风破浪,不多时便被众人拉到了岸边。大家对我一片斥责,都怪我不该这么做,太危险了。然而斥责完后还是热烈与我拥抱,激动之情难以言表。就连钟小齐都兴奋地说:“你命真大!万没想到你还能活着回来。”
人们和我热闹完毕,都来看我怀里这个我冒死救回来的小家伙。小狗清澈的眼神,娇巧的相貌,一幅极其温顺的样子。它在舔着我的手,对围过来的众人也不害怕。大家啧啧称奇,都说这小狗真是太可爱了。
这个小生灵或许因为体型太小,鲨鱼看不上眼,才侥幸逃过一劫,没有和船员们一样尸骨无存。我下水的时候多亏没有遇到鲨鱼,否则也玩完了。
盘点打捞上来的东西,还真不少。服装和鞋子对我们来说太珍贵了,简直是及时雨。帆布和其它生活用品一样珍贵,都是极其需要的。我们把所有打捞出的东西全部搬回了古堡,有些或许现在用不着,但谁敢保证以后用不着啊?
那两个开飞机的美国小伙子也不知道办事有准不。他们如果不能顺利发回消息,我们还是只能在这里等下去,没准要生活好长一段时间,任何物资都得储备。
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只小猴子看到我救回来的小狗时,全身毛都炸了起来,呲牙威吓。本来温顺的小狗竟然也如临大敌,前半身伏在地下,嘴里呜呜有声,做势欲扑。
我赶忙把小狗抱起来,抚摸它背上的毛,让它安静下来。而它一直转头看着地下的小猴子,充满敌意。
苏瞳笑着说:“看来小猴子有对手了。”
想到小猴子恶狠狠的眼光,我极为担心小狗的安全。如果我们不在,小猴子对小狗下黑手就坏了。虽然论个头来说都差不多,但那个猴子很邪门,完全不能用正常眼光看待它。连我这么大个人都对它有些畏惧。
苏瞳听说我冒死跳海去救小狗,深深责怪了我一番,但看到小狗聪明伶俐,也就做罢。不过她也看出来那只猴子对小狗很不友好,怕两个掐到一起,对猴子加强了约束。
整理打捞起来的物品时,我们惊异地发现,居然都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德国生产的。所有服装都是二战时期德国军装!联想到那两架老式美国螺旋桨飞机,不由让我意识到:莫不是到了70多年前的二次世界大战战场?难道我们在坠机时真的穿越了?
所有人都默不作声,我想每个人心里的滋味都不相同,唯一一点相同的是:我们可能回不去了。想到我的家人、朋友,还有思念的家乡,心里不免难受。然而有什么办法呢?
吃过早饭,我终于找到个单独和苏瞳相处的机会。我把事情以最简要的方式和她说清楚,告诉她那只小猴子很诡异,要她当心点。
万没想到她居然不相信,还觉得我对一只落难的小动物抱有成见太不应该。见劝说不了她,我叹了口气转身离开,这时我从苏瞳眼里看到了一丝伤感。
苏瞳和我话少了,她更加珍爱那只猴子,生怕它受到来自我们的伤害。这只可恨的猴子不再隐瞒,每次单独对我、姚依依和小狗的时候都露出人一样残酷的眼光,我一直觉得只要它想,张开嘴就能说出人话来。然而面对苏瞳时,它却表现出无比乖巧,每每装出一幅受伤害的样子,恨得人咬牙切齿。它在加深苏瞳对我们的意见。
我私下也曾问过韩东,看他对那只猴子怎么认为。他却铁青着脸没表态,让我摸不着头脑。韩东失魂那天猴子诡异的表现,让我一直觉得它和这件事有关系。韩东不可能没有任何看法吧?像他这样懂得风水易学的人。
某天早饭过后,一个片刻单独与韩东相对的时间,他用极低的声音告诉我:“刺穴钢针少了一枚!”
我说:“那天你昏迷时库曼拿了一枚要给你运针。”
韩东说:“他已经还回来了。当时就在我屋里随便放着,估计他到我屋时看到过,我昏迷时他进去随便一找就找到了。他还回来后我已经收起来了,制作这么一枚针挺费时费力的,说不定以后还会用到,因此我放在了一处不容易找到的地方。但还是少了一枚,真是奇怪!”
我无言,心里也结了个疙瘩。无论谁要用,直接和韩东说就是了,干嘛偷偷拿?
姚依依看到最近苏瞳对我态度的变化,很是觉得不好意思,曾经私下向我道歉。我直接告诉她,我也觉得猴子不正常,很邪恶的感觉。
唯一让我觉得欣慰的是,自从上次我舍命搭救小狗这件事后,钟小齐对我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再也不像以前那么敌视了。他的理由很简单,一个能舍命救一条根本不认识的小狗的人,绝不会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那种舍命绝不是装出来的,因为大家都有目共睹。他自忖当时换作他自己,是万万不敢那样做的。
这小子倒是也豪爽,好坏都直接说出来,不当面说好话背地动手。当然了,李亚婕态度也随着他一起转变了,甚至转变得比他还彻底,现在开口闭口叫我晏哥。
那只小狗除了猴子外,对待谁都很友善,尤其对我百依百顺。我心情不好时它便安静地伴在旁边,我开心时候它会上窜下跳,与我嘻戏玩乐,乖巧可爱的样子得到了大家一致喜欢。但是我看得出来,由于猴子的影响,苏瞳对小狗的态度总是不冷不热。
已经过去了几天,美军营救人员还没有到来。我们都换上了适合自己的德军装备,假如美国人来了不知道会不会向我们开战。
期待变得越来越焦急,心情也越来越烦躁。按照常情来说,救援早应该到了,那可是飞机呀,速度再慢也早飞回去了。难道说当时我们或者光膀子或者穿了棕榈装,被他们认为是岛上的土著居民?但明明有人生起了烟火求教,这样还会不明白吗?可恶的美国佬!
我总觉得我们古堡的防守还存在欠缺。比如早上开门时,如果有人隐藏在门外两侧伺机攻击,我们从堡里看不到。因为在堡的中间部位有一个防止爬墙的围檐,挡住了视线,让我们从堡顶也看不到下面近处的情况。
我把意见提出来后得到了大家高度重视,经过紧急磋商,我们决定对门口采用些措施,以加强安全。具体操作是这样的:把削尖的木桩插入地下并牢牢捆在一起,在门口围起一个方形的小院子。提前测量好距离,在院子左右两侧正对着木桩的部位用磨尖的铁棍于巨石之间接缝灰浆处挖出几个小孔。这样从堡里面通过小孔能够直接看到木桩部位。如果木桩围墙完好,说明门口没有问题。
大家干活效率很高,做这些事只用了一天时间。现在我们的古堡更加安全了,越来越适合居住。
造船运动这些天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我想原因主要是因为大家有了等靠思想,幻想着美国大兵会来营救我们,因此干活松懈了。
然而一周下来,散慢的美国人终究没来营救,岛上生活还得继续。
我很想找苏瞳打开心扉好好谈谈,一是小猴子从中作梗,另一方面我觉得苏瞳不再是刚上岛时候的苏瞳,她已经开始带着成见看我,觉得我故意找她猴子的麻烦。难得一回和她单独说话时,她又带着几分戒备。
猴子在堡里除了苏瞳外没有谁欣赏。这个阴狠并且会演戏的家伙只能骗得了苏瞳一个人。我现在非常担心苏瞳,她对猴子没有一点防范。假如猴子对她不利,那太可怕了。可是我干着急没有用,苏瞳根本就不相信我的话,她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保护好她的猴子。我不明白,她几次和我提起,在梦中早就与我相识,她知道我永远不会伤害她的话此刻到哪里去了。我真正明白了一点,女人太感性了,为了一点小事会失去理智,失去全部判断能力。
姚依依是不能劝苏瞳的,苏瞳本来就对她有了看法,她出面只会让事情更糟。佟红郁或许是引导苏瞳的最好人选。心理医生善于从人的内心着手,通过引导,让病人得到心理医治。从这点上说,此工作和政治工作有些类似。但是不知道佟红郁对小猴子具体有什么认识。从表现来看,她只是不喜欢,而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不喜欢小动物的人多了,也不是佟红郁一个,我们没有理由仅凭她不喜欢就让她去劝导苏瞳远离小猴子吧?
劝说的事并不好做。对于一个已经认准某件事的女子来说,劝其回头谈何容易!还没有一点眉目,紧接着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足以让让苏瞳饮恨终生。姚依依死了!
这是一个好天,彤红的早霞投在海面,再反射起来,与空中直射的光线相互辉映,使得整个世界充满了绚丽的魔幻色彩。
一大早大家吃完饭后便开始忙各自的事情。照例我们去造船,留守一些人守卫古堡并做些后勤工作。还没有到中午吃饭的时间,我们在海边看见堡顶值班人员发出手势信号,要我们立刻返回。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紧急事情,我们全部放下手中的活拿着刀斧等工具一路跑回来。到达古堡门口,我们发现苏瞳她们几个女人紧张地聚在一起,脸色很是惊慌。陈诺告诉我们:“姚依依死了!”
这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下子把我们打晕在那里。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大晴天,男人们就在海边干活,距离古堡不远。堡顶还有人值班,非常安全,因此就没像平时一样把横担牢牢锁起来。这样可以方便外面人进来,也没有什么不妥,平时也有过几次。
男人们都出去后没过多久,姚依依说到外面采点野菜中午吃。草甸里有的是野菜,不用去远,因此也没什么危险。美洲虎之类的肉食动物还是有些怕人的,它们主要晚上出来捕食,白天一般躲起来休息。岛上食物众多,它们优先的选择肯定不是人。一般来说,只有不容易找到食物时,它们才有可能攻击人类。再说就算它们出来,从堡顶也能看到。
陈诺说陪她一起,二人便带工具出了堡门来到外面。她们在高可及肩的长草中用木棍拨打,防止有蛇虫等毒物于隐蔽处伤人。从上岛以来,倒是从没有发现过此类东西,只是以防万一。
采了一会,陈诺感觉差不多够吃了,便招呼姚依依回去。然而四周看时却没找到她。陈诺以为隔得远,于是开口喊她名字。喊了几声,仍没动静。陈诺不由着了急,喊堡里佟红郁和苏瞳一起在四周寻找。
不多时,佟红郁发现了姚依依,她躺在一处小草洼里,已经浑身冰凉了。众人吓得魂飞魄散,赶紧从堡顶招呼大家回来。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