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来世还牵你的手>>第 8 章 那遥远的记忆
第 8 章 那遥远的记忆
  一弯残月悄悄躲进云里睡觉去了,星星也都陆续闭上了眼睛。杏妮却怎么也睡不着,雪儿的影子渐渐清晰,竟似走到她的床前。这个女人二十年前似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今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镇上?如果真的是她回来了,那么义风是不是也跟她一块回来了?她的心又被狠狠刺了一下,却倔强的不肯关上回忆的闸,任往事如潮般汹涌……
  “杏妮,你能不能快点呀,戏就要开演了。”沈义风使劲的拍着门。
  “来了,来了,又不是赶着去救火,你急什么急呀,不是还有青云替我们占着位子吗?”杏妮开门前也没忘在镜子里照上一遍。
  “你在里面磨磨叽叽的干什么呢?没事你关什么门啊,是不是把相好的藏起来了?”沈义风没等门完全打开就一把挤了进去,假模假样的在屋里查看了一番。
  “瞎说什么呢,人家在换衣服嘛,你再瞎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杏妮作势要撕沈义风的嘴。
  “撕烂我的嘴,你舍得吗?嘴烂了,可就有好多事情都做不得了。比如这样。”沈义风顺势搂住杏妮在她脸上响亮的“啵”了一个。
  “哎呀,你要死了吧,真讨厌。”杏妮羞红了脸,两只手在沈义风的胸脯上轻轻捶了几下,心里却跟喝了蜜似的。
  他们赶到露天戏院的时候,戏已经开始了。看戏的人真多,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放眼望去全都是攒动的人头,分不清哪一个是陈青云的。
  “义风,杏妮,你们怎么才来呀?我都等了老半天了。”陈青云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
  “不是让你先占位子吗?你怎么出来了?这么多人挡着怎么看得到啊?”沈义风踮起脚尖往里看。
  “有位子呢,雪儿在那守着。我这不是怕你们找不到嘛,所以才出来找你们。”陈青云的声音里有着难以抑制的兴奋和喜悦。
  杏妮:“雪儿是谁?”
  陈青云:“我女朋友呗。”
  沈义风:“哟,你小子行啊,平时不吭不哈的,突然间就冒出个女朋友来了,保密工作做得挺到位的嘛。快给我们说说,这地下工作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陈青云:“先看戏吧,别让雪儿等着急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说。”
  陈青云带着沈义风和杏妮穿过厚厚的人墙,挤到最前面。一个穿着白底子起绿点的连衣裙的女孩从椅子上站起来望着他们微笑。
  陈青云:“雪儿,这就是我跟你说的义风和杏妮。”
  雪儿:“你们好。快坐吧。”
  杏妮觉得这个雪儿果真是人如其名,皮肤真就跟雪似的白净,五官也长得精致耐看,身段也好,她心里竟有些嫉妒起来。不过她的这种嫉妒只是一个女人对比自己优秀的女人产生出的一种与生俱来的敌意。这种敌意有点类似于“既生瑜何生亮”的懊恼和无奈,却是无害的,而且能够被自己爱人的一句话就抚平。杏妮就从沈义风那里得到了这句话。她问沈义风,你觉得雪儿漂亮吗?沈义风说,漂亮,但我觉得你比她更漂亮。于是,杏妮对雪儿的那份隐隐的敌意立刻就消失了。
  “杏妮,你还没睡吗?”陈青云翻了个身,看见杏妮还睁着眼睛。
  “嗯,就睡了,就睡了。”杏妮慌忙从回忆里撤出来,看着枕边这张不再年轻的脸,这般熟悉,又这般陌生。如果他也知道雪儿回来了,恐怕要比她更加睡不着了吧?
  ……
  小怜醒来的时候,白花花的日光刚好掠过她的脸,在对面墙上映下许多耀眼的小圆点。她揉了揉眼睛,勉强睁开来,头也晕晕乎乎的,这就是昨晚在床上翻来覆去胡思乱想的后果。尽管她把眼睛闭得紧紧的,尽管她对自己说了无数遍“不要再想了”,可白天洗头时那尴尬的一幕还是像倒带一样不停的浮现,她一想到自己居然在一个算不上熟悉的男人脸上亲了一口就立即耳朵发热,脸颊滚烫,心还“扑通扑通”乱跳个不停。
  经过云子昂睡的屋时,她不觉停住了脚步,门虚掩着,里面静悄悄的,她想偷偷瞄上一眼,又怕被他发现。她故意咳了两声,里面还是毫无动静,她暗暗骂了句懒猪,又重重咳了两声,可里面还是死一般沉寂。难道他不在屋里?根据她这两天的观察,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这家伙每天不睡到日上三竿是绝对不会起来的。此刻他应该还在梦里西游吧?他前世肯定是猪八戒的门下高足,所以才会将睡懒觉的功夫发扬得如此光大。想像着他长着猪头,腆着大肚子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样子,她忍不住笑出声来。
  忽然,一阵山风吹来,虚掩的门完全打开了。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人却不在屋里。难道今天的太阳真的是从西边出来的?
  她讷讷的走到厨房,早饭摆在桌上,还冒着一丝热气,看来奶奶刚走不久,不用猜她也知道奶奶又到山顶看塔去了。这已经成了奶奶多年来风雨无阻的习惯。她不知道奶奶和塔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可她从奶奶越来越黯淡的眼神里读到了浓浓的哀伤和悲凉。记不清有多少回,她看见奶奶独自对着月亮偷偷抹泪,无数次夜半醒来,总会听见奶奶压抑喑哑的哭声。从小到大,奶奶就是她唯一的亲人,奶奶不快乐,她的心也如同打了结,扭得慌。眼看着奶奶一天老似一天,她心里又怕又急。怕奶奶哪一天就撒手去了,急自己不能解开奶奶的心结。
  “有人在吗?”
  她听见外面有人喊,走出屋一看,院子里站着一个风姿绰约的中年妇女。
  “你有什么事吗?”
  她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不再年轻的脸因为保养得当,依然白皙光滑,剪裁得体的米色套裙将她的身材衬托得恰到好处,给人一种精致优雅的感觉。
  “姑娘,我口渴了,向你讨杯水喝,可以吗?”女人笑起来眉眼弯弯,很有亲和力。
  小怜:“你先进来吧,外边晒。”
  小怜回屋给那女人倒了一杯凉开水。
  “屋里就你一个人吗?”女人喝了一口水,四处张望起来。
  小怜:“嗯。”
  她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对陌生人应该保持警惕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女人有种莫名的亲切感,总觉得她不可能是坏人。
  “姑娘,你今年多大了?”那女人收回游离的目光,聚焦到她脸上。
  小怜:“二十”。
  她怀疑自己的脸上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要不这个女人怎么总盯着她看呢,那眼神有点…
  “我女儿今年八月也该满二十了。”那女人幽幽的叹了口气。
  小怜:“你女儿也是七月生的?这么巧啊?我也是七月生的呢,七月二十六号,她是哪一天呀?”
  “是啊,真的很巧,她也…她是七月…二十九号。”那女人的声音突然哽咽起来,眼里竟有隐隐的泪光。
  “阿姨,你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了?”小怜不明白刚才还笑眯眯的女人怎么一下子就成这样了。
  “哦,没事。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那女人擦了擦眼角。
  “阿姨,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不要再想了,要想就想那些美好的,那些能让人一想起来就忍不住微笑的事。这样,才会活得开心。”
  “谢谢你,姑娘。谢谢你的水,还有刚才那番话。我走了,再见。”女人的眼睛里再次泛起泪光。
  小怜:“阿姨再见。”
  那女人频频回头,似乎有些依依不舍。小怜觉得自己有点自作多情了,她怎么会依依不舍呢?她和她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连彼此的名字都不知道,如果这样也会不舍,那她的感情未免也太丰富了些。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