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罪恐怖2:诡怖亡灵传 >>第 5 章 血鉴意珠(一)
第 5 章 血鉴意珠(一)
  
  听到拍卖师这句话,下面顿时肃静下来。拍卖师扫着在座各位期待的目光:“这件珍宝.....就是,一百年前倾国国宝……意珠!”
  当即,随着拍卖师的话音。掌声雷动,显然在场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个珠子的。
  此时的意珠全体通透,珠子内部泛着淡淡红色。在阳光下看上去粉红诱人,引得人们迫不及待的想占有它。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激烈的争夺战在举价牌升起降落中进行着。然而不愿意再出高价去买这颗珠子的人已经放弃了,因为没有人对它的背景深刻的了解。价码拍到了两千万的时候,举牌人数已经落半。还有剩余那么几个人依然坚持着。
  正在这个时候,惊人的一个举动是杜振丰发起的。
  “我出二千八百万!”
  话音落后的瞬间,拍卖会上哗然一片。片刻的宁静过后,这里才有了声音。
  “这位十号先生出价二千八百万,还有没有出价的,还有没有伯乐。”
  拍卖师也为此而震惊了,勉强从激动中再次找回自我。
  “我出三千万!”
  在杜振丰的身后隔着两排的座位上,这么一个声音传了出来。杜振丰并没有因此而退缩,更没有回头想看那人一眼的意思。
  “我出三千五百万。”
  似乎这一价位的推出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原本应该一百万两百万增加。然而此时杜振丰显然没有这个耐心了,一口叫出高价来。
  “十号先生出价三千五百,还有没有叫价的。还有没有,真的没有了吗?那么!我最后宣布……这颗价值连城的绝世珍宝意珠,就以三千五百万的加码归于这位十号先生。我们大家恭喜他!!”
  拍卖会结束了,人们全部散去。留下这房间,又恢复往常的空寂。杜振丰开着车高兴的回到了家中,一进门。
  “好香!”
  杜振丰急忙放下手包换好了鞋走到了沙发前,忙打开盒子仔细端详着这颗价值连城的意珠。
  “你回来啦!你这是干嘛呢?”
  莫晓端着一道飘香的菜肴走出厨房。
  “看看!啊?这就是绝世珍宝,意珠!”
  杜振丰爱不释手,小心翼翼的捧着意珠。
  “看把你得意的,我看你这架势有了它你就不用吃饭了。恐怕连我都不要了吧,啊?”
  莫晓将菜放到桌子上,坐到杜振丰身边假装吃着醋。
  “你看你这么小心眼,哪能啊!”
  杜振丰怕惹莫晓生气,嘴上便抹了蜜糖似的甜。
  莫晓接过了意珠仔细看着,突然手上一滑意珠便落到地板上。杜振丰立刻跳了出去,将滚落的意珠拿在手里。奇怪的是,这颗意珠原本淡红的颜色现在变成了血红色。杜振丰看了看意珠又看了看莫晓,眼神中传递着一句话,“完了,摔坏了!”
  那天晚上我看着书睡着了,居然在这天晚上又做了一个梦......
  四天后的清晨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叫醒,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我看了看时间还早,拒接后又躺回床上想睡个回笼觉。
  刚躺下电话又响了起来,自从搬到新家事怎么这么多呢?我抱怨着坐了起来,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或许是那个我认识的人换了号码?不然不能打来两次的,我想着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杜振丰打来的,说有重要的事情找我。洗漱完毕后我下了楼,正在这时一辆黑色轿车的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
  我向他走了过去,没想到他就是杜振丰。“您好!您就是欧阳医生吧?”我感觉很奇怪,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茫然的点了点头:“你.....你怎么知道?”他很不好意思的笑着说:“给您打电话的就是我,我就是杜振丰。”说完他有礼貌的点着头。
  我奇怪的是,莫晓刚记了我的电话就用上了。让我更奇怪的是,他是怎么找到我家的呢?
  我看着眼前这个事业有成很有礼貌的男人,迟疑半晌说:“你.....找我有事?”他忙闪开身打开副驾驶位的车门,毕恭毕敬的说:“请先上车,然后我们再谈好吗?”我看着车座又看了看他,想必开这么一辆好车不像是劫财的。
  杜振丰一边开车一边给我讲述事情的经过,事情发生在那天晚上。杜振丰的珍宝意珠发生了意外,并不只是红色由浅到深的变化,而是更恐怖的消息。
  杜振丰双手捧着意珠,端详着颜色的变化。莫晓见杜振丰蹲在地上许久没有动,虽然目前她还不知道这颗意珠的价格,但她也紧张的问着:“振丰你怎么了,它摔坏了吗?”杜振丰没有因为莫晓的关心而看她一眼,目不转睛的依然盯着意珠说:“表面没有损坏的痕迹,可是你来看这其中的颜色发生了变化。”顺着杜振丰的指引莫晓看着意珠,果真莫晓也看出意珠的变化了。这时杜振丰小声念叨着:“哎呀!可别真坏了,三千多万呢。”这句话莫晓听得是一清二楚,她惊讶的站起身说:“什么?你是说这颗……这颗珠子价值三千多万?”杜振丰忙盯着莫晓:“嘘!你小点声,小心隔墙有耳!”说着杜振丰向门口看去。
  莫晓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沉默着,杜振丰见此情况忙安慰着说:“哎呀!你看看你,是不是怪我乱花钱了。你看我平时也没什么爱好,我就这么一个爱好海涵海涵。”
  “我不是嫌弃你乱花钱,你说你事先也不告诉我它的价码。刚才那一下万一真的摔坏了,你说我不成了罪人了吗?”莫晓生气的是杜振丰隐瞒了事情,如果她知道意珠的价码方才拿在手中就会小心翼翼了。
  “好了好了,这都怪我,怪我啊!”
  杜振丰有间画室,是以前的书房改造的。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他这样做了,那些珍宝在他照料下保存完好。
  莫晓听杜振丰这么一说稍微平静下来,眼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凉了下来。两人却一口都没有动,只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盯着盒子里的意珠发愣着。
  奇怪的事又发生了,意珠在一个小时之后恢复了原本的颜色。这是杜振丰没有想到的,意珠恢复正常两人这才放下悬着的心。将意珠放进了保险柜之后,两人才安下心吃饭。
  吃过饭之后,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莫晓手里握着遥控器,心里面冒出来一个念头。
  “哎!我俩的事什么时候办啊?”此时的莫晓已经无心看电视。
  “啊?我俩什么事啊?”杜振丰很少有时间安静下来看看电视,莫晓的这句话他没有听得进去。
  “哎呀!还能有什么,当然是我俩的婚事了。我妈妈可都着急了,今天又打电话问我。你看什么时候闲下来,我们抓紧时间办了。”
  莫晓放下遥控器,替杜振丰削着苹果。
  “再等等,我也很着急。不过现在集团事情排的满满的,等我稍微有时间的吧。”杜振丰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看着,全然不理会莫晓的感受与表情的变化。莫晓将削到一半的苹果重重丢回到果盘中,气呼呼的说:“不急不急,你总是不急,都什么时候了。我们都处三年了,你了解我的感受吗?”莫晓说完回到卧室取出一个包跨在肩上,就要往外走。
  杜振丰听到响动回头看着莫晓说:“你又干什么去啊?”他并不是十分紧张莫晓此时的举动,莫晓瞟了杜振丰一眼丢下一句:“我去小惠哪,你自己在家好好想想吧。”说完房莫晓的身影消失在被关上的那扇门里。
  小惠是莫晓的同事也是死党,两人性格十分相投。在没有认识杜振丰的时候,两人是住在一起的。平时杜振丰忙于工作或是闹些小别扭,莫晓总是去小惠家。这次莫晓也不例外,然而就是因为经常性的。杜振丰才习以为常,没有加以阻拦。
  深夜在电视节目的精彩放映下悄然来临,疲倦也悄然爬上杜振丰的身体。渐渐昏睡于沙发之上,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阵吵杂机械工具的声响,吵醒了他。睁开迷蒙的双眼再看电视上,此时正在重播白天拍卖意珠现场的实况节目。
  杜振丰忽然想起什么,揉了揉眼睛站起身向画室走去。打开保险柜的那一刹那,杜振丰整个人几乎僵硬了。保险柜中的其他东西都在,惟独那颗意珠竟然凭空消失了。杜振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了好好保管珍宝。这个保险柜也是花了高价,买的市面上最好最坚固的。难道意珠的不翼而飞跟保险柜没关系?那么意珠到底哪去了?不会是氧化了吧?这根本就不可能有的事,难道是莫晓临走时偷偷拿走了意珠?
  可是从杜振丰将意珠放进保险柜之后,她一直跟杜振丰在一起并没离开半步。况且钥匙是在杜振丰身上,而密码莫晓也并不知道。意珠的突然消失是怎么回事呢?
  我听过杜振丰讲了经过,初步肯定这是一起盗窃案。只是现在还不肯定偷意珠的贼是谁,坐在杜振丰那辆豪华的车里面挺舒服的。有钱人真好,可以享受高等的待遇。像我这样的八零后,再努力几十年都未必买得起轿车。这只是建立在人生途中的一个梦想,有钱也得先买房子啊!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