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见习记者>>第 5 章 5
第 5 章 5
  当姜克强陪同于之恒走家串户采访时,在村支书姜德光家里的客厅里,一场会议正在进行。会议的中心议题是:章彦和于之恒是否可靠?原江经济报能否将问题捅出去?
  这两天,姜德光和姜许友没少沟通。这两位年轻的村干部都是全体村民公选出来的,他们任期内的首要任务就是解决环境污染问题。
  姜德光今年虽然才35岁,但自从担任村支书以来,确实为村民们付出了许多许多。用他女儿的话来说,头发都白了好几十根了!
  饭后从矿区招待所下山时,姜德光和姜许友通了一下气,趁所有村干部都在,于是召开了这场讨论会。
  会上,大家畅所欲言。除了一组和四组的两个组长反对请章彦和于之恒来帮忙披露污染事件外,其他人都赞成。尤其是会计姜智新,他说章彦是邻村人肯定会全力帮我们,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要搏一搏。
  一组和四组两个组长反对的理由是,前年和去年共有四个上面下来的记者知道镜溪污染的事情,其中三人曾明确表态揭露此事,结果没有一个人兑现。他们认为章彦和于之恒的档次并不如那几个记者,也不一定发得了稿,与其浪费招待费不如省下来以备他用。最近几年村里财政每况愈下,年年都是支出几乎没有收入,唯一的收入就是石灰窑,每月830元,还不足发放村干部的工资。刚才会计姜智新和保管员赵满江都说账上只剩余1032.90元了,也就是说几个村干部今年下半年的工资都发不出了,还得去信用社贷款。
  妇女主任徐敏因家务事多没有上矿区吃饭,但开会还是来了。她今年33岁,高中文化,是嫁入姜甸村的媳妇们中文化最高的人之一。她最佩服姜德光,因为姜德光当选村支书以后,除了在财政上十分谨慎,用了姜智新和赵满江两位老将而且实行账钱分离(其他村一般不设会计和保管员,只设秘书一人掌管钱和账),妇女主任、治保主任、民兵营长以及二组、四组的组长,都是40岁以下的年轻人。由于增设了一名管钱的保管员,姜德光和姜许友商议后,让治保主任兼任民兵营长,这样,靠村财政发工资的人还是六人(支书、村长、会计、保管员、妇女主任、治保主任兼民兵营长),各小组长在组里拿工资。徐敏担任妇女主任也有四年了,她和村长、会计、保管员、治保主任兼民兵营长都是春节后连选连任的(村支书由村党委选举提名乡党委同意和任命的)。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姜甸村以前的财政收入全靠三辆汽车,这还是兰花岭矿历届领导的关照。改革开放初期,兰花岭矿的效益很好,当时的矿党委书记和矿长见姜甸村的农民朋友种田积极性很高家家户户收入不错但村财政却没什么来源,而且村里对矿区的排污也很宽容,于是主动找到村委提出将矿里的三辆旧汽车折价给村里,村里买下之后可以帮矿里运矿,但只能以集体的名义。可是村里实在拿不出那么多现金,双方又达成另一种协议:三辆汽车每辆3万共计9万,村委分三年付清。当时的村支书和村长拿这三辆汽车在全村招标,条件是押金2万每年租金1.8万租期三年。这样,村里那三个率先吃螃蟹的人发了起来。三年后,每车每年的租金涨到2.5万,不过这次只跑了两年汽车就报废了,有了一笔钱的村委干脆贷了一笔款买了三辆新车,并与矿里签下了长达十年的运输协议。这时候,矿与村的关系进入蜜月期,矿里不仅让村里的三辆车编入自己的车队,而且还将一些零散的诸如修路、挖基脚、砌围墙之类的基建工程发包给广大村民,村民们则以自己耕作收获的粮食、蔬菜和饲养的家禽家畜等作为回报。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到九十年代中期,由于上游三十三湾私营非法开采泛滥成灾,对兰花岭矿构成了巨大威胁。1996年开始,矿里的效益开始大滑坡。到1999年底,该矿基本停产。思想比较保守的村支书姜贵标决定将三辆汽车贱卖,所得6万元作为最后的收入存入村委帐户,以保障村委日常开支。
  1999年底,31岁的姜德光被任命为村支书。2000年春节过后,新一届村委会组成。姜德光和姜许友上台的第一个动作是,将村里剩余的5万元钱参股邻村李塘村的红砖厂,并安排二十个村民到砖厂做事。一年后,因双方闹矛盾,姜甸村退出并要回全部股金。之后,根据本村的实际情况,投资1.5万建了一个石灰窑,并以1万元的年租金承包给别人,总算为村委开创了一点经济来源。2001年,与桃花、李塘两村协商共同贷款兴建小型水电站未果;由于耕地被尾砂淹没,村委决定尝试开辟山上经济,2002年初县城及市里开始流行吃羊肉,村里购进几十只黑山羊来饲养,经过因照顾不周大部分山羊因误饮毒水而死亡,此项目净亏5000元。为了弥补过失,支书和村长半年未领工资(他们的月薪是200元)。由于村小与邻村李塘村、桃花村的村小合并,学生们到地势教高的李塘上学,去年村里又将原村小承包给某村民搞室内育蘑菇,开始两年不收租金,但要对方投入2000元对学校进行修缮……
  尽管有些小失误,徐敏认为姜德光还是很有开拓精神的。最近两年,姜德光通过各种关系介绍81人到广东去打工,否则会有更多的家庭入不敷出生活陷入困境。所以,徐敏说:“虽然村里目前财政十分困难,但我认为我们这几个村干部确实在为大家干实事。不管这次请记者帮忙成败与否,我想群众也会慢慢理解的,在这里我表个态:我赞成这笔开支,哪怕我们私人凑钱也要试一试,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
  见大多数人赞成,姜德光站起来作最后总结:“既然大多数人同意,我看我们还是试一试吧。出了问题由我负责。我这个人虽然水平不高,但自信良心不坏。我私下跟许友讲过多次,我们两个人夹在乡党委、乡政府和群众之间两头受气真不好受。说实话吧,由于去年八月我们就耕地污染一事接连三天去县政府请示常务副县长蔡兴武时,我和许友被他狠狠训了一顿。他说每年去几次,讲来讲去就是一个老问题实在够烦的了。乡党委书记李德贤接到蔡县长电话之后,当天晚上就将我召去,他说他以前很喜欢我还打算提拔我到乡里去任职,现在看来我跟刁民差不多不撤我的职已经够意思了,最后要我好好反省反省。扯鸡巴蛋,我才懒得理他呢。回来时我在心里反问:我是刁民吗?刁在哪里?就算是刁民,也有一个前因后果呀!没有你们县里和乡里的刁官,哪来我们村里的刁民?真他妈的官僚!说撤我的职,撤就撤吧,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跟许友讲过,我俩又不是什么官,就算是,天底下还有比支书和村长更小的官吗?我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官,也不稀罕村支书这个芝麻官。去年十二月要不是你们大家顶着,我才不想连任呢。不就是两百块一个月嘛,你们也知道我已介绍了不少人去广东打工,如果我自己过去,莫说两千块一个月,八百一千总还捞得到吧。
  关于这次请记者帮忙的事,我的意见就是搞,但要有个度。我不想将娄子捅得很大很大,就算拉下一批县里和市里的贪官,也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的目标是希望县里尽快解决我们姜甸村广大村民的生存问题。现在县乡两级官员太多太多,他们都是无事忙,你们没看见一个县长一顿饭都要吃好几个地方吗?我们眼中的大事,到了他们眼中可能就是小事;我们认为很小的事情,他们可能当作天大的事情来对待。所以,娄子是要捅的,不捅,他们就不拿我们老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当一回事……”
  正说着,姜克强陪着于之恒进来了。
  于之恒一看场面,笑着说:“姜支书,都十一点半了,你们还在开会?”
  姜德光:“已经开完了。怎么样?采访还顺利吗?”
  于之恒点了点头:“顺利。”
  姜许友:“德光,是不是将我们的光盘放给于记者看一看?”
  姜德光:“好。”说完,走进房间找出一张光盘来,放进VCD里播放。
  光盘的标题是《泣血镜溪》,解说词虽然略嫌粗糙,但拍摄水平还是不错。片子开始介绍镜溪和姜甸村一带以前是个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地方,可是,自从1995年开始灾难便降临了,由于镜溪上游三十三湾一带私营非法开采一拥而上,这里的一切都被扭曲了。临河那一座座横七竖八的工棚,那些被工人倒入洗矿池的黄药、硫酸,那一堆堆废弃的硫酸桶,那一道道直接排入镜溪的污水是那样地触目惊心!片中有姜甸村空荡荡的牛栏、患各种疾病的村民以及被毒死的牲畜、家禽……一切的一切,都撼人肺腑催人泪下。于之恒觉得:任何稍有良知的人看了此片,都会为镜溪流域的污染现状感到痛心,都会为姜甸村数百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而感到担忧。于之恒甚至觉得姜甸村已危在旦夕!
  于之恒从光盘中获得了一系列信息:1998年6月9日,罗家村村民56岁的李翠花和22岁的唐二妹一老一少结伴去赶集,在经过村里唯一那条外出的道路时不幸陷入泥砂而再也没有上来;由于环境污染,近几年来姜甸村患肝炎和癌症者达170余人,死亡22人,全部为青壮年劳动力;2003年5月,当地连降暴雨,距姜甸村十余里的上游三十三湾两座海拔比姜甸村高出300米的小水库被洪水冲垮,高达18米的水墙携带着沿河堆积的废石和尾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长驱直下,不但摧毁了沿途几千家非法选矿点,而且导致震惊全国的“5.16”特大山洪伤亡事故发生——上百名民工被冲走,死亡达数十人……
  于之恒噙着泪水对各位村干部说:“我没想到非法采选矿已给镜溪流域的老百姓造成了如此严重的灾难。你们有这么充分的材料,为什么不往中央寄?如果平民出身的温家宝总理看到了你们拍的片子,保证会拍案而起!”
  姜许友:“我们不是没想过将材料寄给胡锦涛和温家宝,但县里的领导曾多次警告我们说任何人从邮局寄给中央和省主要领导的材料,市里和县里都会拦截处理,又说就算上面的领导看到了也不过是在材料上批示一下最后又会转到市县来处理,到时候我们就吃不了蔸着走。听说早几年安徽省临泉县有几个姓王的村民到北京上访,到了中央信访局接待站还被抓了回来,结果被关进大牢,有的自杀有的亲属为此患上了精神病。当今中国,地方领导秋后算帐打击报复的例子还少吗?我们大多数村干部担心材料未寄到胡锦涛和温家宝手里,自己早就被县里整死了。”
  于之恒听了,心中叹息不已:这就是中国农民,老实善良的农民,胆小怕事的农民,敢怒不敢言的农民,一个数量最多却又处于弱势并且其生存状态往往被人们所忽视的群体!
  
  于之恒回到山上兰花岭矿的招待所时,已凌晨一点。到公共澡堂洗了一个澡,躺在床上看带电视,调了一下没几个台。想睡,外面的卡拉OK正热闹。于是拿出采访本反复地看,回想起采访过程中的诸多细节,于之恒久久不能入睡……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