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江山万里之西风烈>>第 1 章 血腥的家法
第 1 章 血腥的家法
  我又梦到那片土地了,梦到我的父老乡们。生,在这片土地上喧嚣;死,在这片土地上沉寂。就像那大片大片的玉米,春来生长,秋来收割,一茬又一茬,无穷尽也。——题记
        血腥的家法一九二五年,春末夏初。在位于渤海湾边一个名叫流花岛的小村子里,是夜晚时分,天气有些闷热了。而且还阴沉沉的,夜晚如挂在天际的浸水的棉花,看样子,一场大雨就要倾盆而下了。村子里十几户人家都已关门闭户了,静悄悄地看不见一个人影儿。忽然,村东头孤老汉于海家院子里的那条大黄狗,汪汪汪地狂吠起来,在它的吠叫声里,有两个人影,手牵着手迅速越过于海的家门,窜出村子,直奔东海的渡口而去。
        渡口,漆黑的夜幕下,海水轻轻荡漾,闪烁着幽幽的波光。影影绰绰可以看到一只小船停靠在水边。两个人慌张地来到船旁,沉寂湿润的空气里,回荡着沉重急促的喘息,如微微的浪涌。一个人弯下身子,就要去解船缆,忽然听到一声断喝:“什么人?”随着话音,岸边的一个小窝棚里,一个中年汉子,提了一盏风灯走过来,对着那两个人影儿一照,惊诧地问:“远杰、月莲,怎么是你们?你们俩怎么会在一起?这黑灯瞎火的到这儿干什么?”灯下的两个年轻人,脸色煞白,互相对视一眼,便噗通一声双双跪了下去。远杰望着那汉子,道:“有顺叔,求求您,行个方便吧!”“你们?你们俩?”有顺有些稀奇地望着二人,“你们俩这是要私奔啊?”“有顺叔,求您成全!”月莲道。
        正在僵持,村口那边,出现一溜晃动的火把,隐隐还夹杂着鼎沸的人声。远杰看了一眼那边,回头声音发颤地对月莲说:“坏了,他们追来了。”月莲咬咬牙说:“我不管,远杰哥,今晚我就是死也不会跟他们回去的。”“好,月莲,不管生死,我陪你!”说着,远杰牵起月莲的手,转身向身后的大海走去,动作绝然。“等等!”有顺喊住了他们,道:“远杰,月莲,我冯友顺是看着你们俩长大的。月莲,当年你爹逃荒来到这流花岛时,还没有你呢。这一转眼,你都成大姑娘了。叔知道,姑娘大了,心思就多了。可是,月莲啊,在咱这岛里,婚姻事从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现在……”
        “有顺叔,我知道。可是,您知道吗?我爹让我嫁得是那个大烟鬼!他不是让我嫁人,他是让我去死啊!”月莲打断了冯有顺的话。“早死晚死都是死,那还不如让我自己选择一下!”“唉,你爹可真是的!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有顺叹气,绝然地说:“算了,上船,叔送你们出岛!”“真的?”远杰望望月莲,转头对有顺道:“有顺叔,谢谢您!”冯友顺看着两个人,皱眉:“什么时候,还客套,快上船啊!”“哎!”远杰答应一声,抢先跳上了船,回头伸手去拉月莲。月莲是小脚,踩在水下的淤泥里,急切间,上不来了。远杰重新跳下船,张开双臂,去抱月莲。
        后面嘈杂的人声越来越近了。月莲听见爹在大声地叫喊:“快点,不能让这死丫头跑了!”然后,明晃晃的火把,把身后的暗夜都映得一片雪亮。月莲一着急,动作越发地仓惶。眼看着逃不脱了,她急切地推开远杰说:“远杰哥,要不你快走吧!我留下来。只是,远杰哥,别忘了我啊!”说着,眼泪下来了。
        远杰跺脚,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个!要死我们也要死一块儿啊!”冯友顺急道:“你们俩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话音未落,只听后面雷鸣似的一声大喊:“冯友顺,你个王八蛋,竟敢拐带我姑娘?”话音落地,灯笼火把就把小小的渡船围了个水泄不通。“爹,这不关冯叔的事。”月莲推开远杰,一双小脚,站在水中,挺直了纤细的腰杆,掠了掠额前的的一缕乱发,无所畏惧地倔强地说。
      在她的对面,站着一个四十上下的老人,身体很高壮,但微微的驼背,竟使他看起来矮了不少。而那已然花白的短发,像一蓬乱草,乱糟糟地顶在脑袋上。下面的一张脸,因了经年的海风吹拂,在火把的照耀下,呈现出一种紫铜色,一道道如刀雕刻一般深深的皱纹,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显老。这一刻,他的一双大眼睛,却瞪得像牛铃一样大,眼白处布满血丝与怒意。听见月莲如此说话,伸出他那蒲扇一样的大手,啪地一声,就狠狠地给了月莲一个大耳光。
      月莲被打了一个趔趄,再转过脸时,嘴角有殷红的血迹缓缓渗出。良久,远杰最先从震惊中醒过神来,他大叫一声:“月莲!”可是,还没等他接近月莲,那个黑脸的汉子,就像一头豹子迎头给了远杰一拳头。顿时,那些手持火把木棍的人,一起动手,棍棒交下。“沈春禄!”冯有顺大叫。“你别犯混,会出人命的!”月莲发疯一样扑过去,但一下子就被人架了起来,向岸上走去。远远地,她还听得见棍棒击打在肉体上,发出的噗、噗地闷响。“远杰,远杰哥!”月莲的喊声在嗓子里声嘶力竭地回旋着,到了嘴边,却只是一声绵软的长叹息,整个人如一只倒空了实物的面口袋,绵绵地软了下去。
  哗,雨声喧哗着,在闪电中交织成一张密实的水网。
  月莲重新醒过来,是在自家的堂屋里了。松树棒子点燃的火把,把堂屋照得很亮,但松树油子散发出的屡屡黑烟,也让房间里,洇满了黑色的烟气,让整个房间,显得很污浊、气闷。月莲打量着屋子跟屋子里的人。无论是家人,还是下人,他们全都是面无表情的站立在那里,仿佛是海神娘娘庙里的泥胎。然后,月莲听到低低的啜泣声。她迟钝地转动着目光,就看见了母亲,坐在高桌旁,正用大襟褂子抹着眼睛。
        旁边的父亲像一尊怒目的金刚,正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月莲忽觉浑身发冷。刚刚在回来的路上,她浑身都被雨水淋透了,衣服紧紧地黏在身上。散乱的头发,一绺一绺地粘贴在脸上,原本青春少女所该有的活泼与烂漫,早已荡然无存。窗外,大雨如注。喧嚣的雨声里,月莲听见父亲闷雷一声的大吼:“给我打,给我往死里打!”“好啊!打吧!”回应着父亲的大吼,月莲尽力站直了孱弱的身子,一扬脖子说:“打死了我,我就可以去见我远杰哥了!”说这话时,她那一张湿漉漉的脸上,甚至还带了一抹绝然、快意的微笑。可是,那些下人们,面面相觑,谁都没有动手的意思。
      沈春禄本已怒火填膺,女儿的话,无疑更是火上浇油。见自己的那些下人们都站着不动,不由怒道:“你们都是死人啊?我的话没听见吗?”那些人胆怯地望着他,嗫嚅着谁也没动。沈春禄腾地一下站起身。妻子余氏抬起泪眼,怯生生地叫了句:“他爹!”沈春禄回头对妻子狂吼一句:“你别管!”一边四处撒眸,寻找着称手的家什。
      然后,他的眼光落在了角落里那个木头洗衣盆上,盆里装着一个洗衣的捶衣棒。他大步流星地奔过去,一把拿起那根棒子,回头大步朝月莲走过去。“他爹!”余氏大叫着奔过来,跪在他的脚下,拽住了他的手,哭着:“那是咱们的女儿啊,你要打死她吗?”“你滚开!你个臭老娘们,都是你惯的,咱家才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下贱货!我今天就是要打死她,免得给我到处丢人现眼!”沈春禄一边骂,一边一脚踢倒了老婆,奔到月莲的身前,对着她的腿,挥手就是一棒子。
      “啊——”“月莲——”余氏凄然大叫,然后,整个身子就软了下去。堂屋里显得混乱起来。倒地的月莲发出一声声凄惨的号叫。余氏晕了,下人们开始过去搀扶余氏。沈春禄的棒子再次举起来时,他的眼光落到女儿的脸上,因为剧烈的疼痛,月莲原本很好看一张脸,变得扭曲,泪水跟汗水交杂着涔涔而下。但是,她的一双眼睛却不屈地、怨毒地望着他。
        不知为什么,看见这双眼神的一刹间,沈春禄忽然觉得厌倦,觉得浑身没了力气,觉得这几十年里,拼死拼活的劳作,都变得毫无意义。高举木棒的手,不由无力地垂了下去。但是,他仍然没有忘记,吩咐下人道:“把她给我拖到柴房去,别让我再看见!”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48*48 评论: 自然段落不要太长 所评章节: 血腥的家法 NO1.
作者: 林林 星星: 5 - 收起
亲,以后在发表作品的时候,请把段落排好版哦,一个自然段落不要太长,最好一个意思一个段,不然,段落太长,读者看了会觉着很累的哦!下次请注意哦。
[回复]2013-04-14 12:26:14 
48*48作者:丑奴儿1#
知道了,谢谢!
2013-04-14 16:47:04 [回复]
网友:
48*48 评论: 血腥的家法 所评章节: 血腥的家法 NO2.
作者: 大唐风云 星星: 3 - 收起
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看到过此作品?不知作者是不是同一人?但是,作品确实很不错!呵呵呵,不一定记性很好,只是一种感觉而已!
[回复]2013-08-06 16:37:56 
48*48作者:丑奴儿1#
嗯,记得不错,这个在江山网发过几章的。谢谢光临!
2013-08-06 18:46:01 [回复]
网友: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