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江山万里之西风烈>>第 7 章 孤家寡人
第 7 章 孤家寡人
  
  月秀的尸身直到傍晚十分才被打捞上来。
  沈春禄得到信儿,并没有感到多少哀伤。
  毕竟,月秀只是一个女人,一个下贱的人罢了。
  唯一让他觉得些许不安的是余氏。
  这个女人原本就病病歪歪的,现在听了月秀的事,越发是气若游丝,眼瞅着是没得救了。
  沈春禄不担心老婆的死活,但却有点忧愁以后的日子。
  月莲现在已是半死不活的人,余氏再一走,这个家就没有女人了。
  以前,他在外面劳累一天,回到家里,总有热汤热饭等着自己。炕上地下,也都收拾的清清爽爽的。
  那会儿,他享受这一切都是心安理得的。
  小晚的时候,沈春禄就知道: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虽然,他没有读过书,但从大人的口口相传里,让他觉得男人对女人,是有着理所当然的支配权的。谁让她们头发长见识短呢?谁让她们只是一件衣服?
  由此,他从来都没有把女人放在眼里。好在,余氏是个温柔得有些懦弱的女人。
  自从嫁他以后,从来都没有拂逆过他的意愿,家里家外,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由他一人做主。
  日子久了,余氏似乎成了家里的一件摆设,可有可无了。
  但是,现在,这个女人要死了,他才忽然体验出她存在的重要性了。
  首先是家务无人打理了。每天,他去镇上的绸缎庄忙完商务,还要分派家里的伙计去做田里的活计……忙了一天一晌,回到家里,鸡争鹅叫猪拱圈。进得屋来,又是清锅冷灶,什么都要自己动手。
  他也曾动过请个女佣的心思,但很快就自己摇头否决了。
  他不舍得那份钱。这会子,他还真是有点后悔了,当初不该那么刻薄老婆了。她好好的时候,每天能做多少事啊?
  然而,后悔归后悔,余氏的命,就算是华佗再世,也救不回来了。
  就在月秀出殡的第二天,这个女人也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更为糟糕的是,月莲这个死女子,也来凑热闹,她妈死了不到一个时辰,她也伸腿走了。
  这下子,小小的流花岛一下子开了锅,众人几乎是一边倒地咒骂沈春禄狼心,拿自己的亲生女儿跟老婆都不当人,更遑论别人了。
  沈家一下子死了两个人,但近邻们却没有一个人来帮忙的。沈春禄只得支使伙计们买棺木,弄纸钱,扯孝衫……好不容易,七手八脚总算把一切弄妥帖了。第二天就要出大殡了。这下子,却让沈春禄犯了难。就是不知道该把余氏母女葬在哪里?
  在流花岛,除了崔家、吴光腚等少数几户原住民有自己的墓地外,大多数的逝者都是葬在西山的乱坟岗的。
  沈春禄原本就是从山东家逃难出来的,举目无亲,在流花岛扎下根儿来后,凭着他的勤劳、机灵与贪婪无情,日子很快就好起来,盖房子置地。
  因为刚过不惑之年,他从来没想过死亡这件事,也就没有墓地。
  他买的以及开垦出来的土地,都是很肥沃的好地。
  把这样的土地做了墓地,实在是让他肉疼。可将老婆余氏葬在西山,他又点不甘心。
  毕竟现在的自己,今时不同往日,也是小有身家的人了,怎么着,也该有属于自家的墓地了。思来想去,他觉得还是去找崔家商量商量。
  自从有了自己的土地跟商铺之后,沈春禄就跟崔家退了租。但崔家那五亩瘠薄的盐碱地,始终都在他的心里。
  那几亩地,靠近海边的一座小土坡上,因为盐碱太重,种什么都不长,是做墓地最好的地点。他希望崔家能以合理的价格卖给他,那样的话,沈家的列祖列宗也就有了安息之地了。
  这件事他说做就做。
  他当即就去了崔家。
  崔宝善叼了一只长长的烟袋杆儿,在自己的房里里接待了他。沈春禄看见崔宝善坐在一张大八仙桌的后面,一条灰白相间的小辫子,像一棵狗尾巴草,在他的脑后摇来晃去,很是滑稽。
  但,这个时候,沈春禄是没心思笑的。只是苦着脸,很婉转地表达了自己意思。
  崔宝善用了狐狸一样的眼神,戏谑地望着他说:“沈兄弟,你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来咱这流花岛短短的十几年,日子过得可是比我都要强啊!”
  “村长啊,可不敢这么说啊!都是跟您沾了光了。若是这次蒙您成全,小弟是感激不尽!”
  “嗯,按说我这几亩盐碱地,留不留都无所谓。你又摊上了两重丧事,乡里乡亲的,我也想行个方便。可我听说你老婆跟女儿都不是正常生病死的。大伙儿对这事非议挺多的。咱是邻居,我也不去细究了。可我若是把地卖给你,乡亲们还不得戳我的脊梁骨啊,说我跟你是一样贪财的人。我可不想落下这样的名声。”
  沈春禄听崔宝善如此说,不觉皱起眉头,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说:“村长大人,您若这么说,可真是冤枉死我了。我老婆跟姑娘的死,是别有原因的。可这跟您家的二先生有关哪!我是一片好心,替二先生着想的。谁知好心办坏事,竟让我的老婆孩子……”沈春禄说不下去了,蹲在地上,用粗糙的大手,不停地抹着眼泪。
  “等会儿,等会儿!”看着他的泪眼,崔宝善有些迷糊,“你说你家的事,跟宝文有关?”
  “就是啊!”沈春禄抬起头,委屈地说,“您知道的,我家二姑娘三年前不是跟林家老小子退了亲了吗?之后亲事一直没定。那天,我姑娘去河里洗衣服,碰见二先生了。后来,二先生就托了媒人来家提媒了。我寻思着,二先生是识文断字的人,虽说年龄大点,倒也配得上我那姑娘。哪里想到,我那姑娘不听话,竟跟林家的小子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村长,我是丢不起这个人啊,况且我也是牙牙口口答应了二先生的亲事的,您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怎么有脸见二先生啊,所以,一气之下,我,我就做了过分的事!”
  崔宝善沉吟地点点头,半晌才道:“哎哟,我这个弟弟呀,也是死心眼儿”说着,将燃尽的烟袋锅在鞋帮上磕了磕说:“行了,卖地不是我崔家人做的事,这事儿还得容我想想啊!”
  沈春禄有些茫然,不知道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意味着什么,但也只能起身告辞。
  离开崔家,他想到了第二件为难的事。就是老婆跟姑娘出殡那天,杠夫的事。这两三天里,他一直跟家里的伙计忙碌着丧事的大小事宜,没有一个乡邻来帮忙。家里的事都好说,但出殡那天的抬棺材的杠夫是一定要乡邻帮忙的。
  不然,这事传出去,会被人笑掉大牙的,人们会说沈家的人过死了门子,出殡连抬杠的人都没有,就差屋顶上开门了。
  他琢磨着,崔家不答应卖地还好说,实在不行,就在自家的地里挖个坑,先把老婆埋了,以后再想辙。
  但出殡的事,不能缓。可是,怎么样才能把那些不开窍的土鳖请过来帮忙呢?思来想去,只有去求一个人……想着,他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冷漠的不屑。
   
  是晌午的时候了,太阳透过小小的纸窗格子,洇进小小的房间里,使得原本就不宽敞的房间里,顿显懊热起来。
  毛氏枕了一只方头的枕头,微闭了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炕上。
  屋子里的热空气,慢慢侵润到她的肌肤里,然后在她的四肢百骸里蔓延,直至变成汗水,从她的额头上细密地拱出来。
  林洪奎掀开门帘走进来,问:“怎么样?热吧?”一边说,一边轻轻摇动着手里的那把破蒲扇。
  “天晌了吗?”毛氏睁开眼,喘嘘嘘地要坐起来。
  “嗯!”林洪奎闷闷地应了一声,一边伸手帮忙将毛氏扶了起来,半倚着炕墙坐定。
  “唉,真是废物了!”毛氏叹息地说,“你们爷们下地都回来了,我连晌饭都没做呢!”
  “你着什么急啊,再大养养,身子好利索再做也不晚啊!再说,这夏天的饭好对付,一凑合就一顿呢!”说着话,远树也进屋了,道:“妈,我扶你去院子里风凉风凉吧!”
  话音未落,忽听到远杰在院子里粗声粗气的呵斥:“咳,你来干嘛?不知道我们家里人烦你吗?赶紧滚!”
  屋里的几个人交换了一个诧异的眼神,林洪奎跟远树一起走了出去。刚到外屋,隔着敞开的屋门,就看见了沈春禄的身影。他搓着手,脸色黑里透红,有些局促地站在大门口,一副进也不是站也不是的样子。
  林洪奎走到院子里,脸上有了憎恨的表情,皱着眉头说:“真是的,你还有脸进这个门吗?”
  “林大哥,我知道咱们两家的仇算是结下了。”沈春禄看见林洪奎,不觉把腰杆儿挺了一挺,道:“可这俗话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只死了一个儿子,可你看我,我的老婆姑娘都……”
  说着,他一屁股坐到地上,捂着脸呜咽起来。“林大哥,我知道我欠你的。可我想过好日子这有错吗?是,我是拆散了小杰跟二姑娘的亲事!但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啊!”
  看着沈春禄哭得伤心,林洪奎气鼓鼓的心,不觉柔软下来。他不耐烦地摆摆手:“行了行了,别在这掉猫尿了,有事说事!”
  “林大哥,这会子村里的老少爷们都不稀得搭理我,这家里还停着两口棺材呢!”说到这儿,沈春禄想起堂屋地上那两口黑漆漆的棺材,心里真的凄然起来,不觉大声嚎哭道:“林大哥,我知道这事只有你能办得到。求求你,跟老少爷们说说,帮忙把亡人抬出去,入土为安吧。”
  一旁的远志冷笑道:“我就知道,夜猫子进宅……”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林洪奎瞪了儿子一眼,转头对沈春禄道:“姓沈的,你也太高看我了,我没那么大的本事,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哎,林大哥,这个时候你可不能看笑话啊!你就算不看我的面子,也该看孩子他妈和月莲的面子吧?”
  正僵持着,只见远树走出来,冲着父亲道:“爹,我妈让沈叔进屋,有话跟他说!”
  “什么?”林洪奎瞪着儿子,有些不相信。但看到儿子诚实的眼神,他回头再次厌恶地看看沈春禄,拖长了声儿道:“进去吧!”
  沈春禄犹豫了一下,心里盘算着自己念头,还是站起身,跟着林洪奎进了屋子。走进低矮的房间,他下意识地低了低头。
  好久没有住这样的矮屋子了,屋子里除了充溢着惯有燥热跟汗臭之气外,还夹杂着火药味和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的味道,让他觉得很别扭。看到炕上坐着的毛氏,一脸的病色,不觉低声叫了句:“嫂子!”
  毛氏微微摇了摇头:“别叫我嫂子,我担受不起。沈春禄,你知道,我们林家人向来不做暗事。你的事呢,我们本来是不该再管的……”
  “嫂子,这次……”
  “你先听我说完!我答应你,让他爹帮你请人。不过,这一次,我是有条件的。”
  “嫂子,你说,我一定答应!”
  “小杰跟月莲原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是你毁了这两个孩子的!”毛氏眼神犀利地盯着沈春禄。
  沈春禄心虚地垂下目光,道:“嫂子!”
  “这会子,人都死了,我不想再提了。”毛氏缓了一下口气。“不过,我老儿子临死的时候,曾留下话说,他死,月莲一定不会独活,他想跟月莲葬到一块儿。我知道,月莲是个没出嫁的女子,死了是不能进你们沈家的坟地的。与其让这孩子做个孤魂野鬼,倒不如成全了两个孩子的心愿,你说呢?”
  “这个!”沈春禄面露难色。
  “怎么,你不愿意?那你说的事也免提了!”
  “别呀,嫂子,我答应了!”沈春禄咬了咬牙,“不过,既然你们要把她跟远杰合葬,那这丧礼的费用……”
  “这个,你放心,我们出得起!”毛氏冷冷地说。
   
  黄昏一点点的降落,堂屋显得更加黯淡。
  而那两口紫黑色的棺木,在静默里,像是两只怪兽。
  怪兽身上描绘的八仙过海图,本来是挺生动祥和的。可在这样的静默里,却显得格外怪异。偶尔,有凉风穿过屋门,吹起黄色的纸钱,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是某种神秘的精灵降临,让人心里阵阵发冷。
  身穿重孝的金宝,守在灵柩旁,眼看着日影一点点消退,心里的恐惧就像天边游走的流云,聚散不定。
  这次回家,他领受到太多意想不到的震惊。本来只是回来探望母病的。可没想到,母亲的病竟是那样的重,以至于从此阴阳两隔。
  更没想到的是,两位正出于韶龄的姐姐,居然也这么撒手而去。还有一个没想到的是父亲的冷漠。
  小时候,金宝就知道自己是家人的宝贝。
  那时,他几乎就是在大姐的背上长大的。而小他一岁的二姐抱不动他,就总是牵着他的手。
  他不能哭,只要他不顺心哭了,两位姐姐一定会受到父亲严厉的责罚。
  而且,家里的好吃的,好穿的,都在他的嘴里,身上。直到现在,他都记得母亲给他煎鸡蛋的情形。
  在自家的院子里,用三块石头垒一个小小的锅灶,每天下半晌的时候,母亲就拿出一只铁饭勺,里面倒上少许香油,在那小小的锅灶里放一把柴火,点燃,把饭勺放上去,待勺儿里油滚热了,把鸡蛋敲碎,放入勺里。
  随着滋啦滋啦爆油声,一缕醉人的香味,便会袅娜着步入鼻孔中,引诱的舌尖上味蕾也活泼起来,口水不住地从舌底溢出。当然,这样的美味,只有他能够享受到。
  那时,这种优越的感觉,让幼年的金宝很受用。
  他知道自己受宠的原因:他是男孩子,是后代香烟。
  这是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告诉他的。
  再大一点,金宝离开家,去了学堂。他很聪明,书读得好,也就越读越远。每每寒暑假回到家里,家里人都如众星捧月一样捧着他,他也就习以为常了。
  况且,他每次回家,都觉得家里变样了,还越变越好。翻盖了新房,请了伙计,有了自家的店铺……衣食无忧,又深受家人宠爱的金宝,天真的以为,自己拥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
  可是,这一次回来,看着二姐被打断的双腿,看着气息奄奄、骨瘦如柴的母亲,听着大姐跳海自尽的消息……他忽然意识到,在富足美满的背后,是冷人惊悚的冷酷与残忍。
  而且,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竟然没有一个乡邻来帮忙,也让他吃惊。特别是父亲跟林伯之间的吵骂,更是让他始料不及。
  他记得小时候,两家人好成一家人的情形。虽说三年前,二姐跟远杰哥退了婚,但也没到如此剑拔弩张的地步。
  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他有些想不明白。
  此刻,寂静的黄昏里,微风拂动着经幡,呼啦啦作响,给这个冷清的房间里增添了几分令人不安的诡异的氛围。
  金宝心里有胆怯的雾霭,随着灵柩前的香火,袅袅地飘散开来。他不觉有些急躁,盼着去崔家的父亲,早些回来。
  正在焦急,忽见一个人影儿鬼魅般悄悄走进来。金宝的心忽悠一下,定睛看时,竟是二先生。不觉赶紧站起身,叫了声:“二先生!”
  崔宝文点点头,去灵前拿起一炷香点燃,放到余氏的灵头前,拜了三拜。接着再点燃一炷香,放到月莲的灵头前的香炉中,然后站起身,久久沉默着,末了像是自语,又像是对金宝说:“哎,真是个烈女子啊!”
  金宝不明就里,他拿过一把椅子,恭敬地对崔宝文说:“二先生,你坐吧!”
  “不坐了!”二先生转过身,从长衫里掏出一张地契,递给金宝说:“等会儿你爹回来,把这个给他!记着,让他送一百五十块大洋给我家!”说完,转身离开。
  “哎,二先生,你稍等一会儿。我爹去你家了,说话的功夫就回来了。”金宝挽留道。
  崔宝文没有回头,只是摆了摆手。在金宝的眼里,他的整个背影,都笼罩着一抹消沉。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