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来世还牵你的手>>第 18 章 谁要我死
第 18 章 谁要我死
  陈青云躺在床上,毫无睡意。按理说他昨晚在树上呆了一宿没合眼,现在好不容易挨着床板了,应该好好的睡个囫囵觉了。可他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跟放电影似的,全是昨天下午的片段。
  当时,他看见崖壁上长着一株珍贵的药草,就想下崖去采。他把绳索的一端牢牢的绑在旁边的一棵大树上,另一端则绑在自己的腰上,下崖前他还反复检查过绳索,在确定绳索完好而且绑紧了之后他才小心翼翼的下到长药草的地方。他刚拔出药草还没来得及放进篓子,忽然感觉腰间一松,整个身子就如同水井里的吊桶一样往下坠落。下坠的过程中,他本能的抓住了崖壁上临空伸展出来的一根树枝。为了减轻重量,他把背上的竹篓扔了,只留下平时用来记录药草形状和药性的小本子和笔。
  他把本子上的纸一页页的撕下来,写上求救的话,然后叠成一架架小飞机,放下山去。他想,只要有一架纸飞机被人发现,他都有可能得救。为了防止自己从树上掉下去,他用腰间的断绳把自己的身体固定在树干上,却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断绳的断口处很整齐,不像是自然断裂的,倒像是被人用利器割断的。他心里生出一丝疑惑,又马上被身处险境的巨大恐惧感给覆盖了。
  他一直等一直等,看着太阳从西边落下,看着星星铺满天幕,再看着太阳从东方升起,却迟迟看不到救他的人出现。他又渴又饿又累,当他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终于有人来了,他被拉了上来。被人拉上来后,他特意去看了绑绳索的那棵树,树干上的那半截断绳的断口也很整齐,像是被什么利器割断的。先前的那丝疑惑又跳了出来。这绳索是他前几天新买的,很结实,还是头一回用,按理不会这么轻易就断裂。可是事实是这绳索确实断了。难道是有人故意把绳索割断的?不会吧?他扪心自问,自己素来和善待人,与人无尤,怎么可能会有人要害他呢?可是,一根新麻绳头回使用就断成两截又该作何解释呢?
  他轻手轻脚的下了床,走到堂屋,拿了一捆新麻绳又到灶屋拿了一把菜刀往院子里走。今晚的月色很好,格外的皎洁,照得院子里一片雪亮。他看见院子里有一个人背对着他蹲在地上摆弄着什么。
  他麻着胆子大喊了一声:“谁?”
  那人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给吓到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走过去一看,那人竟是松柏的朋友,云子昂。
  云子昂:“陈叔,是我呢,你突然叫得这么大声,把我的魂都给吓没了。呀,你拿着绳子和菜刀干嘛呀,不会是要杀人吧?我胆小,你可别再吓我了。”
  “子昂啊,大半夜的你不睡觉,蹲在这里干什么呀?”
  陈青云颇感意外,这个城里来的小子平日里很早就上床歇息了,今儿怎么还不睡呢?
  云子昂:“我…睡不着,在这数星星呢。”
  陈青云发现云子昂的脚边有个纸箱,轻轻踢了一脚:“这里面装的什么呀?”
  云子昂:“没…没什么啦。”
  借着月光,陈青云发现纸箱旁边还有几瓶墨水和一把刷子,他实在是琢磨不透这小子究竟在干嘛,他现在也没有闲功夫去琢磨别人的事。
  陈青云:“子昂啊,叔叔想请你帮个忙,行吗?”
  云子昂:“行。当然行。”
  陈青云:“你把这绳子的一端绑到那棵李树上,另一端绑在你自己的腰上,一定要绑紧啊。”他把那捆麻绳交给云子昂。
  云子昂觉得很奇怪,不知道陈青云想干什么,看到他手里的菜刀,他心里有些害怕。这陈叔不会是变态杀人狂吧?这个念头刚冒出来,立刻就被他否定了。陈叔可是这塔山镇上有名的土郎中,救人还差不多,哪会杀人呢?他赶紧照着陈青云的话把绳子绑好了。
  陈青云:“子昂,你再往后退一点,把绳子绷直了。”
  云子昂一边往后退一边在想,陈叔这葫芦里到底卖的啥药啊?
  “好,停!你站好了,千万别动啊。”
  陈青云走到绳子的中间位置,突然举起手里的菜刀用力往下砍去,云子昂只觉得腰间一紧,绳子却没有完全断裂,陈青云又举起菜刀往下砍了两刀,绳子终于断成两截,云子昂止不住的往后面退了好几步。可他还是没看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陈叔不会是在悬崖上呆了一晚中邪了吧?
  
  陈青云:“子昂,你那箱子怎么还会跑呀?”
  “哎呀,我的兔子!”
  云子昂拔腿就去追那移动的纸箱。
  陈青云回屋把刚才砍断的绳子和昨天断开的那条绳子仔细比对,发现两条绳子的断口几乎完全一样,都是那么整齐。看来,真的有人要害他。他的后背突然感觉到凉飕飕的,冷汗不断的从他额头上渗出来。究竟是谁想置他于死地呢?他仔细回忆了一遍自己住在塔山村的这些年和邻里乡亲之间的往事,想试着从中找出那个要害他的人。可他想来想去就只记得有一回他家的猪栏没关好,猪跑到纪有根家的菜园里,踩坏了一些菜,还撞倒了黄瓜架。可事后他向纪家人道了歉,还赔了钱。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应该不至于让纪家人对他起杀心吧?陈青云又仔细想了一遍,又想起了一件事。那是去年春天,在一次赶集的时候,张晓光找他借了个火,然后他在买东西付钱的时候就发现口袋里的钱不见了。张晓光曾经因扒窃罪坐过牢,放出来还不到一年,刚才又和他有过身体接触,所以他怀疑是张晓光偷了他的钱。于是他去张晓光家找他,希望他能把钱还给他。可是张晓光死活不肯承认偷了他的钱,还说他侮辱了他的人格,要他向他道歉。他当时也有气,就没有道歉。难道就因为这,张晓光就要杀他吗?不至于吧?可他再也想不起还有谁跟他结了怨,有非杀他不可的理由了。发现有人要他死已经够可怕了,更可怕的是他还不知道这个要他死的人是谁。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