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江山万里之西风烈>>第 10 章 鸳鸯冢上的花朵
第 10 章 鸳鸯冢上的花朵
  傍晚的时候,林家的人正在吃晚饭。晌午,林洪奎摆了几桌酒菜,独自招待了那些出力的杠夫。回灵宴之后,乡邻们陆续散去。此刻,四个人的饭桌上,还格外摆放着一副碗筷,那是为远杰准备的。几个人默默地扒拉着饭粒,谁都不说话。
  但毛氏悲伤的心里,还是有一点轻松。不管怎么样,老儿子终于跟他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了。这是老儿子临终时最后的心愿。
  几天前,想着儿子的惨死,想着儿子临死时所说的心愿,她就心疼。她知道,以沈春禄的性格跟心机,一定不会答应月莲与远杰合葬的。但,儿子的心愿不了,自己的心就不会安宁。林洪奎又是一个宁死不低头的倔汉子,绝不会低声下气去求人的。为此,毛氏有了心病,加之悲痛儿子的夭亡,两下夹击之下,饶是健壮的她,也扛不住了,终于病倒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没想到沈春禄竟然求上门来。
  对此,毛氏心里对乡亲们充满感激,若不是乡邻们爱憎分明,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一次机会。这会子,毛氏觉得自己的心病去了,身上的病疾嗒然若失,精神好了许多。
  只是看着远树跟远志,仍会油然忆起远杰,忆起他眉眼生动的模样。她知道,只要自己不闭上眼睛,老儿子就是她心头一道永远的伤口,而沈春禄就是他们林家今世的仇人……想着,她放下碗筷,对林洪奎说:“他爹,当年是我们收留沈春禄,给了他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想不到他竟是个白眼狼,害死了我的老儿子。今儿个若不是为了小杰的心愿,我断不会答应你去说合大伙儿的。不过,今后我们跟沈家再无往来。”
  林洪奎点点头,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远志啪地一声放下筷子,道:“爹,妈,此仇不报非君子。他沈春禄杀了我弟,我就要杀他儿子,我要让他断子绝孙。”
  林洪奎瞪着儿子,道:“胡说什么呢?人命关天的事,也好随口说的吗?再说,金宝又没参与此事,与他何干?听你妈的,以后这事儿就算翻篇儿了。对于沈家就当不认识,嗯!”
  “凭什么呀?”远志一梗脖子,“我弟就这么冤死了,我咽不下这口气。我一定要报仇,让那老狗也尝尝死了儿子的滋味,我说到做到!”
  “你做到什么呀?”林洪奎呵斥道,“告诉你,不许出去给我惹祸,听见没?”
  远树伸手捅捅远志,轻声道:“小志,你別犟了,听爹妈的话,啊?”
  “你起开!”远志使劲扒拉一下哥哥,气呼呼地走出父母的房间。
  “小志,你去哪里?”毛氏着急地叫。
  “我出去透透气!”远志回了一句,出了院子。
  而这时的沈春禄,正坐在自家的小炕上,叼着烟袋,吧嗒吧嗒过着烟瘾呢。上午的时候,将余氏母女入土为安之后,那些乡邻们,齐聚到林洪奎家吃的回灵宴。
  虽说,他也预备了简单的酒饭,但谁都没来。不来拉倒,这样反倒给他省了消耗。看着空出来的堂屋,沈春禄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家里死了人,固然丧气。但这个结果,却让他心中窃喜。因为他预期的结果都达到了:得到崔家的五亩地,又顺利地把丧事办了。虽说,月莲的死,让他错过了一次发财的机会。没想到,一个死人,林家居然也不嫌弃。
  不过也好,他们不但负担了月莲所有丧葬的费用,还请了杠夫把老婆余氏也抬了出去。只是,他心里有个小小的懊悔:昨天去求林家的时候,她提条件,自己也该提条件的,至少应该替那个死丫头要点彩礼。虽说是死人,怎么也值十块大洋吧?
  不过,懊悔归懊悔,这话毕竟有些难以出口。或许,自己还是有点心虚吧!正想着,院子里想起一阵小小的喧嚣。
  抻头一望,原来是下地锄草的伙计回来了。自从在镇上开了自己的绸缎庄,沈春禄就不怎么下田了。
  农忙时节,他会雇佣好多短工,帮忙打理田里的庄稼。
  现在,农闲了,他就只留下这一个张姓的短工,地里的庄稼就靠他打理了。这会子,看见老张走进院子,不觉下意识地叫了声:“金宝他妈,你做饭了没?天黑了!”
  话音刚落,金宝红着眼睛出现在房门口,声音哽咽地说:“爹,妈她不在了!”
  “哦!”沈春禄恍然,将烟袋锅子放到桌上,站起身,道:“我去做饭!”
   
  三天之后,是林沈两家圆坟的日子。
  所谓的圆坟,是流花岛一带住民的风俗。这一天,逝者的亲人要去坟头添土,意为逝者修葺住屋,顺势释放内心的余哀。
  圆坟之后,就是烧七,即是每七天去坟头烧一次纸钱。从前世今生的因果说,即逝者在这段时间,还没有去向阴间,而是要等到七七四十九日之后,才会去往阴间。
  而这个时候,生者要每隔七天就去坟前焚烧纸钱,意即是为逝者送路费。
  圆坟这天一大早,林洪奎跟儿子远树就把一摞摞昨夜提前打印出的黄表纸纸钱,装入纸糊的钱搭子里,准备上坟。毛氏身子还没有大好,可她坚持也要上山,她说想看看儿子跟月莲合葬后坟茔的样子。
  父子俩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临出门时,却怎么都找不到远志了。
  看看天色不早了,也就不等他。远树扶着母亲,跟父亲出了家门,看见沈春禄跟儿子金宝也出门来了。两家人打了个照面,金宝怯生生地叫了声:“林伯,林大娘……”沈春禄却一把扯过他的胳膊,扭头向北山走去。
  林家人也兀自转身,向西山而去。
  西山虽然不算太高,但大病初愈的毛氏还是走得气喘吁吁,冷汗满额。
  远树不得不将母亲的胳膊拽住,几乎是扶掖着走上山来。远远的看见儿子的坟头,三个人都吃了一惊。
  远杰的坟茔本是新坟,一抔黄土而已。可现在,那坟茔上映入眼里的却是一派茵茵的绿色。
  几个人加快了脚步,走进了才看清楚,坟茔上的绿草是谁将草坯连根儿铲起,铺排在坟墓之上的。坟顶上,还刻意栽上一棵大丽花,上面是并蒂的两朵,红艳艳地绽放着,显得很是喜气。
  一家人站在坟前,惊疑不定地注视着坟茔上的绿草跟花朵,猜不透这是谁做的。停了半晌,林洪奎四处打量了一下,嘶哑了嗓音说:“依我看,这一定是远志那小子干的!”
  这句话,得到了余氏跟远树的认同。余氏一屁股坐到坟前,看着绿草茵茵的坟头,心里盘旋着遗憾与哀痛:若是两个孩子好模好样的活着,这会子一定早已拜堂成亲了。儿子孝顺,媳妇贤惠,承欢膝下,该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啊!
  可现在,原本的一对玉人,埋身黄土,徒落得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下惨然,那珠泪儿便再也忍不住,双双对对滚落下来……
  林洪奎看老婆难过,生怕她尚未完全将养过来的身体,再垮下来。只得上前搀扶着她,一边说:“孩子他妈,人都死了,再伤心也没用,时候不早了,咱回去了。”
  “是啊,妈。你别哭了,身子还没好利落呢!”远树也劝着,一边将她拖了起来,向山下走去。
  那时候,太阳从浩渺的东海升起,像一个冉冉燃烧的大火球,将它耀目的光芒,洒向这无垠的大地,热烈地抚慰着那些饱受苦难的生灵。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