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江山万里之西风烈>>第 12 章 远志失踪
第 12 章 远志失踪
  那天以后,远志一直都没回家。整个人仿佛被这夏季炎热的太阳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声无息了。这样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林家人慌了,开始四处寻找。岛上的人,都说没看到。最后在渡口,从冯有顺的口里得知,三天前的一大早,远志就坐着他的渡船,去岛外的云溪镇了。当时,冯有顺还问过他,去镇上有什么事?他含混地说,母亲病了,曹先生给开了药方子,去镇上抓药的。
  冯有顺说,前些日子,就知道毛氏身子不舒服,所以远志说去抓药,也就没往心里去。这会子,远志不见了,他才记起,这小子去了云溪镇之后,就没回来过。因为,远志没坐他的船。在流花岛,出岛进岛,都得坐渡船。如果不做渡船,除非游过去。但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渡口是最窄的海峡了,差不多也有三里地的模样呢,游一次也很费体力的。冯有顺的渡船,走一个来回,也就一个铜板,犯不上为这一个铜板而劳其筋骨吧。
  可是,远志就是不见了。
  林家人怎么都想不明白,远志去镇上究竟干什么?而且,怎么会一去就没影子了呢?日子一天天过去,远志依旧毫无影响。一个儿子已经死了,现在二儿子又不明不白地失踪了,林洪奎夫妻俩都快疯了。毛氏原本就未复原的身体,竟又添了一层新病症。
  而这个时候,村里慢慢流行起一种传言。传言说,远杰跟月莲因为冤枉而死,连阎王老子都觉得他们可怜,所以一夜之间,就让他们的坟头长出青草,那棵大丽花就是两人的精魂所化,他们现在死了,却比活着的时候快活多了。这个说法,在岛子里传的很快,渐渐地连周边的鹿鸣岛、西海岛、参宝岛、松花岛的人都知道了。加之已到了歇锄的季节,闲暇无事的人们,被好奇所吸引,陆陆续续来到西山,一探究竟。看到那所绿草茵茵的鸳鸯冢,都要细细打听根由,当听说了两个人的凄惨过往,都忍不住唏嘘叹息,咒骂着沈春禄的暴戾无情。
  而对于远志的失踪,除了自家亲人,倒很少有人关心了。
  在沈家,沈春禄每日都忙于去镇上打理自己的生意,对那些传言,根本就不屑一顾。金宝却在乡邻们东一嘴西一嘴的诉说里,渐渐得知事实的真相,包括大姐的自杀。三年前,大姐月秀出嫁的时候,金宝还只有十三岁。上花轿那天,大姐哭得一塌糊涂,就连母亲也哭得气噎喉堵,悲不自抑。给金宝的感觉是,姐姐不是出嫁,而是赴死一般。但那个时候,金宝根本就没在意。
  在他们岛上,每个女孩子出嫁,都会哭。所以姐姐跟母亲的举动,金宝觉得很正常。然后,他就去了省城读书,除了寒暑假,家里的事几乎茫无所知。现在,他从人们的闲言碎语里,慢慢还原着旧日里家里发生的那些事情的原貌。这其中,就包括着父亲跟林家退掉二姐的婚事:
  三年前,父亲沈春禄跟邻居吴光腚一起去赶集。期间,吴光腚在集市上赌了钱。那天,他手气很坏,老是输。之后,不服输的吴光腚跟父亲又借了钱,结果依然输光了。回去后,吴光腚还不出钱来,父亲就要了他的地契。吴光腚的老婆,知道丈夫把地都输了出去,绝望之下跳了海,连尸首都没找到。
  为了这事,林洪奎找到沈春禄,责备他太过无情。都是乡里乡亲,这么做无疑是趁人之危。
  但沈春禄不服气,觉得吴光腚好赌,就该输得起。至于他老婆跳海,是她自己的事,与别人何干?由此,两个人争吵起来。争吵之中,沈春禄责怪林洪奎咸吃萝卜淡操心,有本事把自家的日子打理好!言下之意,颇有厌弃林家过于贫穷。林洪奎也不肯示弱,声称自己再穷,也不会贪那不义之财。
  两个人不欢而散。回到家里,沈春禄越想越懊悔,当年不该轻易与林家结为儿女亲家。那时,两家的日子都很穷,做亲家也将就了。现在,自从大女儿出嫁,自己得到一大笔财礼之后,有了自己的商铺,两家的门第已经不般配了。再说,月莲生得那么漂亮,若不是林家挡在中间,说不定会比月秀还要嫁得好,自己指不定会跟着沾多大的光呢?这样一想,心里越发的后悔,可退婚的事,自己又说不出口。寻思过来,寻思过去,终于想出一辙:砌墙。
  他们两家的院子,本没有墙的,只有一道围堵鸡鸭的篱笆,矮矮的。两家人有了事,一迈腿就过去了。
  现在,沈春禄砌墙,果然激怒了林洪奎,两个人再次爆发了一次争吵。
  林洪奎指着沈春禄的鼻子道:“你不是就嫌俺们家穷吗?把女儿许给俺家你后悔了是不?”
  沈春禄也不相让,道:“是,我是后悔了。想当年我刚过来的时候,日子还不如你,可是现在你看看,你家过得是什么日子?我的女儿嫁到你家,除了受穷受屈,还有什么福可享?”
  林洪奎道:“你觉得你女儿受穷受屈,俺们还不稀罕呢,大不了退婚好了!”
  沈春禄就等着这句话呢,当即应声道:“退就退,谁怕谁啊?”
  就这样,气头上林洪奎立马给儿子退了婚。两家大人也就此绝交。却没有人去想想,那一对自小耳鬓厮磨的小儿女的感受。
  金宝大致拼凑出整个事情的轮廓之后,对姐姐跟远杰哥的遭际,充满了同情。同时,对那座长出绿草的鸳鸯冢,也很好奇。莫非说,人死之后,真的会有灵魂?他决定亲自去西山看看,一探究竟。
    
  傍晚的时候,金宝跟父亲无情无绪地草草吃了饭,父亲便捏了一管烟袋杆儿,背着手,出了门。金宝问了一声:“爹,你去哪儿?”
  沈春禄回过头来,闷闷地说了声:“出去走走,天太热!”
  已经到了“挂锄”的时节,短工老张也回家了。沈家偌大的庭院,只剩下父子二人,不免有些空寂。
  看着父亲离开,金宝忽然想起一件事,自己也出了门,走过村路,慢慢出了村,逶迤着向西山走去。来到山顶,苍茫的暮色里,很容易就找到了二姐跟远杰合葬的坟墓。那是一座很大的新坟,有些臃肿。而那些新植的草坪,在暮色里,绿的深幽。两朵并蒂的大丽花,在晚风里微微摇曳,像是两个人相依相偎,喁喁耳语。
  金宝注视着这一切,心里忽然一阵心酸,不觉坐下身来,道:“二姐,或许这样对你来说,是最好的收场。因为,你终于可以和远杰哥在一起了,再也没人能够打扰到你们了!”
  金宝的话音刚落,忽听有人沉声道:“沈有信,你终于来了!”
  金宝吓了一跳,回头一望,不觉吃惊地叫道:“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