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来世还牵你的手>>第 28 章 谁要我死
第 28 章 谁要我死
  还隔着老远,云子昂就“松柏”“松柏”的叫开了。阿黄欢快的摇着尾巴冲到他面前,用嘴亲热的舔他的裤腿。
  “阿黄,还是你够哥们,晓得出来迎接我。”
  云子昂蹲下身来,拍着阿黄的头。他瞄了一下陈松柏的家,门敞开着,人却一直没有出来。这个死松柏,还不如一条狗有人情味呢,人家嗓子都快喊破了,他也不应一声。难道家里没人?
  云子昂走进屋内,每间房子都看遍,确实没人。是不是在厨房做饭呢?这个念头一转,肚子立刻就有了反应,“咕噜咕噜”直叫。他跑到厨房,还是没人。大清早的这家人都到哪去了?正纳闷着,忽然瞥见水缸旁的地上有一摊醒目的血渍,几只苍蝇正在上面飞来飞去。这是什么血?不会是人血吧?他不久前也是在这里被刺伤的,只是他的血渍早已经干了,而这摊血渍显然还是新鲜的。难道又出事了?他的心一下子揪紧了,像井里的吊桶一样,七上八下的。匆匆掩上门,跑回小怜家。
  “你怎么又来了?正好,帮我去提桶水来。”
  纪思思正在园子里浇菜,看见云子昂来了立刻把空水桶往他面前一撂。
  云子昂:“我哪有闲工夫帮你提水呀,松柏家可能出事了。”
  “什么?”
  纪思思听到松柏的名字,只觉得心里一拧,水瓢“咚”的落在地上。
  “松柏哥家出啥事了?”
  小怜也快步走了过来,神情紧张。
  云子昂把自己刚才在松柏家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
  小怜立刻带着纪思思和云子昂跑到距离松柏家最近的村民家打听,松柏家果然出事了。陈青云夜里被贼捅了几刀,送去镇医院了。
  三人匆忙赶到镇医院,却被告知陈青云因伤势严重,已被连夜转到县医院去了。
  当他们马不停蹄的赶到县医院时,看见陈松柏和杏妮母子正在抢救室外抱头痛哭。云子昂刚想上前安慰几句,抢救室的门开了,众人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目光齐刷刷的望向从里面出来的那个护士。
  护士:“你们谁是病人家属啊?”
  陈松柏:“我是。我是。医生,是不是我爸他...”
  他不敢再问下去,两只眼睛绝望的盯着那护士。
  护士:“病人失血过多,急需输血。可是病人血型特殊,我们医院暂时没有这种血浆,从中心血库调血需要一段时间恐怕来不及…”
  陈松柏:“抽我的,抽我的,我是他儿子。”
  还没等那护士说完,他就急不可耐的伸出胳膊。
  护士:“先跟我去验个血吧。”
  “松柏…”
  杏妮拉着陈松柏欲言又止。
  “妈,放心吧,我身强体壮,抽点血不碍事的。”
  陈松柏把杏妮摁到椅子上坐下,跟着那护士走了。
  “唉。”
  杏妮看着松柏的背影,长长的叹了口气,眼泪又止不住的落下来。
  “杏姨,别太担心了。吉人自有天相,陈叔一定会没事的。”
  小怜扶着杏妮的肩小声劝慰。
  不一会儿,陈松柏行将虚脱的走了过来。
  云子昂:“松柏,是不是头晕啊?快坐下来歇会儿。”
  纪思思:“医生说血够了吗?不够就抽我们的,我们都去验血。”
  陈松柏始终低着头,一言不发。
  刚才那护士又来了,问:“病人还有其他直系亲属吗?”
  小怜:“护士小姐,是不是血不够用啊?我们都愿意献血,你带我们去吧?”
  护士:“如果你们不是病人的直系亲属,就不要浪费时间了,病人的血型是特殊的RH阴性O型。”
  “RH阴性O型?护士小姐,我就是这个血型。真的。抽我的。抽我的。”
  云子昂大声叫嚷着,还真是巧啊,爷爷也是这个血型,他记得的,上次爷爷出车祸,医生就是这么说的。
  护士:“你一个人的恐怕还不够,还有血型相同的吗?”
  我一个人的?难道松柏刚才没抽血吗?云子昂疑惑的望向陈松柏,只见他脸色阴沉,表情复杂。
  护士:“你先跟我来吧。其他人最好是去门诊大厅里问问,看还有没有这种血型的人愿意献血。”
  陈松柏、小怜和纪思思来到门诊大厅几乎见人就问:“你好,请问你是RH阴性O型血吗?”可他们得到的回答都是“不是。”他们又把问询的范围扩大到医院的门外,可那些路过的人都一一摇头否定。他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干着急。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