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江山万里之西风烈>>第 20 章 心向远方
第 20 章 心向远方
  可是,此刻面对父亲的时候,金宝心里的顾虑不觉又如涟漪般荡漾起来。面对父亲的诘问,他忍不住将心里的事告诉了父亲。
  “什么,去北平,那么远啊?”沈春禄有些发懵。北平,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过遥远了,遥远到他连想都没想过呢。再说,儿子六岁就进私塾了,这都读了十年的书了,应该够用了。你看那个二先生,不也是个读书人吗?可有什么用,还不是整天逛窑子抽大烟吗?想到此,不禁对儿子说:“金宝,爹不想你去读书了。你看,你都十六岁了,也该娶媳妇了。咱家这会子是千顷地里一棵苗,就只剩你一人了,早点成家,早点让爹抱孙子。不然,爹置办了再多的家当又有什么用?”
  “爹,你这就不知道了!”金宝仔细斟酌着词句,努力试图说服父亲,“我们去北平,是政府出资,重点选拔保送的,是为政府将来培养的知识型人才的,不是哪个人想去就能去的。”
  “你说的爹听不懂,什么知不知的。你就告诉爹,去北平读书有什么好处吧,能做官吗?”
  金宝思索了一下,点点头。
  “真的?”沈春禄黑黢黢的脸,一下子开成了一朵墨菊,他快乐地转了一个身,搓着双手说:“能做官就好!这北,北什么?”
  “北平!”
  “对对对,北平,你去,一定要去!”
  “可是,爹,我走了,家里可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金宝不无担忧地说。
  “咳,一个人怎么了?爹有手有脚,你怕爹饿死不成?”
  “不是,爹!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嘛!”
  “放心放心!爹想到你去北平读书,回来可以做官,爹睡觉都会乐醒的,有什么不放心的。”
  “爹!”金宝叫了声,“我是担心你那脾气。不管怎么说,林大大家都是有恩于我家的,你就别跟他们计较了,能答应我吗?”
  沈春禄的脸色黑了下来,语气不快地说:“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你只管去北平,家里的事,就别操心了。”
  “爹!”
  “行了,爹活了四五十岁,难道还不如你个小孩牙子?”沈春禄说着,拂袖出门。
   
  再过了六天,金宝出院回到了学校。参加完了毕业仪式,便要回到了流花岛的家里,准备在家度过一个暑假之后,就要跟同学们一起去北平了。临离开学校之前,他应邀参加了一个特殊的家宴。
  邀请他的人,就是欧阳紫玉。提起自己与紫玉相识的经过,金宝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还是金宝刚刚来到省城读书时的事。是一个礼拜日。在乡下,是没有礼拜日这一说的。不过,即是来到了省城,就要入乡随俗。礼拜日,学校会放假。放假了,家在城里的学生都回家了。金宝没地方去,就去了附近一家书社,在这里,金宝第一次看到了这么多的书:一排排的书架,一排排的柜台,都摆满了书,简直就是书的海洋。
  而且,这里在书架之间,还摆着一张张椅子,可以坐在这里尽情地读书。
  金宝挑选了一摞自己钟爱的书,抱在怀里,正想找把椅子坐下来,好好过把读书瘾。忽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呼唤:“小妹,来,到这边看看。”
  话音未落,迎面便与抱着一摞书的金宝撞了个满怀。然后,金宝怀里的书,便稀哩呼噜落了一地。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啊?干嘛不看着点啊?”金宝没好气地说。
  “哎,我说你这人可真是的,在这儿你拿那么多书干嘛?看完一本再换嘛!”那女孩子也不示弱,气嘟嘟地回敬他。
  “咳,我还见过像你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呢!”金宝打量着她,看她一身学生打扮,不觉寻思,学生更应知礼仪才对,哪里的野丫头,这么不知深浅?便说:“是你先撞到我的,怎么倒派我的不是?”
  “明明是你拿的书太多了,挡住自己的视线了,干嘛要赖我?”
  两人正在争执,忽听一个柔润的声音插进来道:“姐,这么点事也要这样吵嚷吗?”说着,转向金宝道:“对不起!”
  金宝眼前一亮,只见一位同样学生装束的女孩,站在面前,眉眼周正的如同画里画的一样。他还没来得及答应,那女孩已经蹲下身来,帮着捡拾那些散落在地上的书籍了。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金宝说着,赶紧也蹲下身来。
  那女孩子抬头,看着金宝身上的黑色学生装,便问:“你是学生?”
  “嗯,俺从乡下来的,刚考进省学的。”
  “哈,我是省学女校的,我叫欧阳紫玉。这是我姐,欧阳子珏!”
  ……坐在欧阳家的专门来接他的汽车里,金宝想着那些美好的过往,嘴角不自觉地翘了翘。
  小汽车一路疾驶,来到欧阳家府邸,看着那高大气派的门楼,还有那一进一进的院落,金宝觉得,这里的富贵,与家乡的一切,是个鲜明的对比。
  金宝下了车,看见紫玉已经等在门口了。看见他,过来微笑地说:“你来了,我爸爸已经在书房等你了。”
  金宝有些紧张,说:“我,我什么礼物都没带,会不会很失礼啊?”
  “咳,我爸很开明的,他就是想见见你这个人,走吧!”紫玉说着,转到他的身后,推着他往前走,一边说:“没事的,快走吧!”
  金宝身不由己地被推着,来到书房,见到了这位久闻其名的长者。
  欧阳紫玉的父亲是少帅府的秘书长,名叫欧阳汉。刚过不惑之年,中等身材,戴一副金边眼镜,斯文儒雅。不知为什么,一见之下,金宝的拘束心理一下子放开了。或许,在欧阳汉的身上有种平易可亲的气质吧。
  “欧阳秘书长,你好!”金宝微微一鞠躬,恭敬地说。
  “哦,你就是沈有信?”欧阳汉微笑着,“你呀,别叫我秘书长,就叫我欧阳叔叔好了。”说着,他把宠溺的眼光转向紫玉,说:“啊,这三年来,我这丫头在我耳边念叨你的名字,念的我耳朵都起茧子了。今日一见,果然是少年英俊啊!”
  紫玉没吱声,只是一脸得色地望着父亲。
  金宝的脸微微泛红,道:“叔叔过奖了!”
  “嗯,沈有信,我是个很开明的人。况且,我女儿的眼光不错。这次去北平读书,本来是不想让她去的。可禁不住这丫头软磨硬缠,今天见到你,我就放心了。以后,你们到了北平,照顾这丫头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可告诉你,我这宝贝丫头,要是少了一根毫毛,我唯你是问,知道吗?”
  “是,叔叔放心,我一定照顾好紫玉!”
  “嗯,好,我就等你这句话了。走,吃饭去!”
  饭桌上,金宝又见到了欧阳汉的太太周菊芳,一个爽朗爱说话的中年女人。饭桌上,她问了金宝许多稀奇古怪的问题。比如赶海的事,怎么捉蟹?怎么挖蛤?怎么钓鱼?金宝都一一详细地讲给她听。她听得津津有味,末了还说:“有信啊,什么时候你得了空闲,带我们去你家乡转转,让咱们也开开眼!”
  金宝连连点头,满口答应了。
  从欧阳府中出来,金宝就回到学校,收拾行装,准备回家度暑假了。
  只是,金宝怎么都没想到,家里一场新的血腥,正在等着他。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