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江山万里之西风烈>>第 22 章 不详预感
第 22 章 不详预感
  离开崔家,林洪奎摸着衣口袋里的五块大洋,心里寻思着,明天进城,孩子他妈一个人病歪歪地在家里,也不是个事,须得有人照顾才行。
  可是,找谁呢?他在脑子里把那些穷哥们飞快地过了一下,这些人大多都是光棍,只有丁大鼻涕……哦,想起丁大鼻涕,林洪奎心里暗自点头,对了,就去找他的老婆吧。
  丁大鼻涕的家跟崔宝善是一条街,只不过他家是把东头的。林洪奎脚步没停,直接就奔了丁家。
  、丁家只有三间茅草房,歪歪斜斜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它刮倒了,看着叫人特担心。不过,这处草房子很顽强,就那么风里雨里伫立着,庇护着房子的主人。
  丁大鼻涕的老婆,名字叫杏花。
  那年流花岛为龙王庆生,举办庙会,连唱三天大戏。杏花的爹,做为说书人,也带着女儿徒弟来赶庙会。
  期间,杏花的爹,犯了烟瘾,两个大烟泡,就将女儿许配给了丁。
  杏花委委屈屈跟了大鼻涕,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杏花是个很俊俏的女子。只是,困顿的生活,让她过早地退掉了红颜。
  但,在村里,大家都很喜欢她。
  因为她勤劳能干,又不像别的女人那样话多,整天东家长西家短,絮絮叨叨没完没了。
  杏花不爱说话,大多情形下,都是沉默的。农闲时,女人们喜欢扎堆儿拉呱,说到热闹处,杏花也只是抿嘴微微一笑,就罢了。
  村里的娘们儿,对着沉默的杏花,都觉得她很隔路,说她不像女人,倒像是一个从未被男人睡过的大姑娘。每每这时,杏花就会微笑,眼神里会不经意地掠过一抹悲伤。
  林洪奎想着这些,觉得把老婆托付给杏花照顾,是最令人放心的了。只是,不知远树现在怎么样了?被警察带走了,会不会受苦?
  想着这些心事,不觉已来到了丁大鼻涕的家里了。
  推开连狗都挡不住的破旧栅栏门,走进院子,屋里黑着灯。林洪奎正要大声问,忽然被屋里的响动惊住了。
  只听杏花又羞又急的声音说:“猴子,你放开我。这要让人知道了,丢死人了。”
  “嫂子,没事,我憋得受不住了,你就让我舒服一下嘛!”
  “不要,不要……”杏花的抗拒声很快就被一声无奈的呻吟给代替了,然后是丁二猴大声的喘息与欢叫。
  而外面的林洪奎听到这样的声音,觉得脸上一阵发烧。扭头就退了出来,刚到门口,就看到了丁大鼻涕挑了一担水,忽悠悠走过来。
  看见了林洪奎便大声打招呼:“哟,这不是林大哥吗?都来到家门口了,干嘛不进去坐坐?”
  林洪奎只好顺着他的话音儿说:“哦,看见你正好。明天我想去趟城里,你嫂子身子不舒服,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想过来问问弟妹,她有没有功夫?去给照应一下!”
  “就这事啊?”大鼻涕爽快地说,“没事,明天一早我就让她过去。”
  “好,那我先谢谢了!”
  “咳,这算什么啊?只要能帮上忙,你尽管说话!”
  “嗯,好,那我走了!”
  “哎,林大哥,进屋坐会儿!”
  “不了,回去还得收拾收拾呢,明儿个要起早呢!”林洪奎说着,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丁大鼻涕重新挑起水桶,进了屋子,将水倒进破缸里。掀开门帘,看见屋里的两个人正在慌乱地穿衣服。
  丁大鼻涕蹙起眉头,呵斥道:“我就知道,你们俩一定是在干事呢!”说完,转向弟弟道:“这天还没黑透呢,也不怕让孩子们回来撞见了!”
  丁二猴忙忙提上补丁摞补丁的裤子,苦着脸说:“哥,我也就是瞅着孩子们出去玩的空儿,放放邪火。不然,那些小鼻涕们都回来了,家里哪有地儿啊!”
  说话间,杏花已经穿好了衣服,一声不响地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丁大鼻涕看着媳妇的背影,回头狠劲点了他一下脑门子,说:“瞧你那点儿出息!”
  丁二猴说:“哥,你可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说着,他拍拍自己的裆下,说:“这玩意儿,天天都硬的难受呢!”
  正说着,三个孩子,像一窝归巢的雀儿,叽叽喳喳飞回来。
   
  林洪奎离开丁家,一路往回走,心里却糟糕到了极点。因为刚才在丁家遭遇的那一幕。早就听说过,丁家兄弟共一妻,以为那只是传言而已。没想到,这一幕却被自己碰见了,真是晦气!
  原来,在乡下,有个说法:若有人无意间撞见了一对男女野合,是要倒大霉的。唯一破解的法子,就是找当事人,要一根红腰带。
  可,自己是去求人家的,再说只是听见,又没亲眼看见,怎么好意思开口呢?还有,丁家穷的连裤子都穿不上,哪里有红腰带给他呀?
  林洪奎摇头叹息,只能自认晦气了。这样一路寻思着,来到家门口,远远地就看见,门口有个人影,在徘徊。紧走了几步,近了,才看清,来人是花船。不觉心里又暗自骂了一句:他妈的,今天可真是晦气到家了!
  花船穿了一件旗袍,黄昏的暮色里,她的样子,像一幅剪影,将她的腰身,剪裁的玲珑有致。看见了林洪奎,她上前怯生生地叫了声:“林叔!”
  林洪奎冷冷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叔,我来了好久了,看你家一直都没点灯,不知该不该进去。正好,遇见你……”
  “你来有什么事?”
  “林叔,我知道远树出事了。这打官司告状,都得花钱,这是我这几年攒的,或许用得着,就给你送来了!”花船说着,将一只小小的包裹递了过来。
  “我儿子出事,关你什么事?”林洪奎一甩手,没好气地说。
  包袱落到地上,花船弯腰捡起来,说:“林叔,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
  “你的心意我领了,但钱不能收,我嫌脏!”林洪奎没好气地说,“天晚了,我就不叫你家去坐了,你回吧!”说完,转身进了自家的院子,推开屋门的那一刻,他有些不忍地回头望望,看见花船已经走了。
  那一刻,他的心头油然升起一股强烈的不详预感。一个黄昏,居然碰到了两个不洁的女人,只怕远树这次要凶多吉少了。可是,好奇怪,远树这个孩子,平时闷声不响的,怎么会招惹上这个女人呢?
  林洪奎心事重重地走进房里。毛氏在黑暗中,虚弱地问:“他爹,钱借到了吗?”
  “嗯,你怎么不点灯啊?”林洪奎闷声问道,一边划着了火镰,点上灯。瞬时,一豆灯火在空旷的小房间里摇曳起来。
  “我就是躺着,费那个灯油做什么?”毛氏微微喘息着,问:“村长借了多少钱?”
  “五块大洋!”
  “五块啊?”毛氏有些吃惊,道:“这么多,应该够了。但愿你这一趟,能把远树给保出来。”
  “嗯!孩子他妈,我还找了大鼻涕的老婆,我不在家,让她过来照应一下。”林洪奎说着,耳畔仿佛又听见了二猴放浪的声音。不觉闭了一下眼睛,似乎这样的动作能够把心里的不祥之感赶走。
  “哎呀,我一个人在家行的,干嘛要麻烦人家的。杏花有一帮孩子,还有个光棍小叔子,缝缝补补、洗洗涮涮,哪样不得她打理啊!”
  “行了,你就别絮叨了,反正人家都答应了!”林洪奎有些不快地说。因为怕毛氏烦心,他没有跟她说今天傍晚遇到的事。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