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江山万里之西风烈>>第 32 章 情缘
第 32 章 情缘
  花船清楚记得第一次走近远树,是去年的端午节那天的黎明。
  在流花岛,由于多数的乡邻都是从山东逃难过来的。所以,人们依旧沿袭着在老家旧有的风俗:到了五月初五这一天,要采艾蒿与虎符一起插在门上,还要在手腕上系五色线,饮雄黄酒,以期这一年百邪不侵,身体康泰。
  端午这一天,采艾蒿要在黎明前,太阳没有升起的时候。
  这本该是男人做的事,可花船没男人。每年端午采集艾蒿都是她亲自上山的。那天,她也跟往年一样,天不亮就独自上了西山。绕过那座乱坟岗,攀上一个小土坡,就可以看到大片大片的艾蒿。
  或许因为这儿的土质特别肥厚的缘故,这儿的艾蒿生长的比任何地方的艾蒿都要高壮、厚密。花船上去之后,很快就拔了一大抱。
  花船抱着那些散发着微微苦香气味儿的艾蒿往回走的时候,在那个小土坡下,忽然踩空,一下子摔倒了。
  艾蒿散落一地且不说,最糟糕的是,她把脚崴了。
  她强挣着站起来,却又一屁股坐到地上。
  花船口里吸溜着凉气,一边四处撒眸,一边在心里犯愁,不知怎么能够回到家里。就在她一望之际,只见熹微的曙色中,一个人影背了一捆艾蒿,正快步走来。
  花船一眼就认出是林家的大儿子,林远树。
  虽说他们是一个村里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但因花船是个名声不好的女人,远树又生性寡言少语,所以两个人从未接过言语。
  不过,这会子不行了,花船崴了脚,一步不能走。她可不想留在这冷冷清清的西山顶呢。于是,花船硬着头皮叫了声:“是远树兄弟吧!”
  远树迟疑了一下,停下脚步,目光搜索到花船的影子,不觉走过来道:“是巧儿姐啊?有事吗?”
  就这一声呼唤,让花船的心里莫名地一热。巧儿这个名字有好久没人叫了,就连她自己都快忘记了,而远树却是那么自然地叫出来,怎么不叫人动容。
  这不期然的一声称呼,让花船心酸地意识到自己还是一个人。
  “巧儿姐,你怎么坐在这儿啊?”
  花船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那久违的泪水,不受控制地狂涌而出。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哽咽地说:“真倒霉!本来是想拔几棵艾蒿回去,谁知却在这儿摔了一下,这脚就不敢走了。”
  “我看看!”远树蹲下身来,掀开花船的裤腿,露出一双莲瓣一样小小的脚儿,只见左脚的脚踝处,已突起一块肿块了,不觉叹息一声,道:“巧儿姐,你的脚都肿起来了,不能再抻着了,我背你回去吧!”
  “不用了,你扶我一下就成!”花船好容易平复下自己的情绪说。
  “能行吗?”
  “行的,我这只脚可以使上劲儿的。”
  远树不再说话,顺从地将花船扶起来,一拐一拐地送回家里。
  临走时,远树把艾蒿分别插在花船家的前后门框上。然后对她说:“巧儿姐,明年端午你就别去拔蒿子了,我替你捎回来吧。”说完转身离开。
  剩下花船一个人呆呆地愣了半天,然后便忍不住一个人笑了:真是傻小子,明年还早着呢!
  花船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可是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远树过来了。肩上沉甸甸地挑了一担水,进了屋把水倒进水缸里,才对一脸诧异的花船说:“巧儿姐,昨天就看见你家水缸里的水不多了,今天我是给我家挑水的,顺便也给你送一担。”说着,将手里的半钵烧酒递给她:“这个和上草木灰,敷在伤处好的会快点的。”说完,远树便挑着水桶走了。
  以后的日子,每天天刚放亮,远树就会给她送过来一担水,一直持续到花船的脚完全康复。
  花船的脚好了,远树也从她的生活里离开了。花船的日子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每日里忙着迎新送旧,周旋于不同的男人之间。但,花船知道,其实一切都不一样了,她有了心事了。
  有许多时候,她在那些寻欢的男人怀抱里撒娇浪叫,眼前会忽然闪现出远树的身影,那影子只是瞬间地一闪,却让她的兴致大减,内心不由自主地涌起阵阵羞耻的涟漪。
  而她独处的时候,远树的脸,就像夜空里永不坠落的星辰,在她的眼前烁烁发光。以至于想要见到远树的愿望一天比一天迫切。这份心理,让她不自觉地在黄昏的时候,悄悄溜到林家的门口,躲在那一溜柳树林的后面,远远张望着,只为看远树一眼。
  她还记得有一次黄昏,她在林家的门口,碰见了从地里收工回来的远树,不由自主地叫了声:“远树!”
  远树扛了一把锄头,闻声停下脚步,看见花船,不禁温和地问:“是巧儿姐啊,有事吗?”
  “没事!”花船往远树的家张望了一眼,说:“那些日子,多亏了你了。姐一直都想谢谢你。今晚,你来我家,姐炒几个小菜,陪你好好喝几杯,算是谢你了,可好?”
  暮色里,远树忽觉自己的脸热辣辣的,连忙摆手道:“巧儿姐,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谁家有事,帮个忙,举手之劳而已,怎么说起谢字来了?”
  “不是,远树,姐是真心的。我知道,在咱村里,都知道姐不是干净的女人,是贱女人,可姐的的心是清白的。那些臭男人们都想从我的身上找乐子,从没把我当人看。只有你还肯帮我,还肯叫我一声巧儿姐。姐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可姐感激你,想要报答你,想让你尝尝女人的滋味。请你不要拒绝我,今夜就来我家好吗?”
  “巧儿姐,你说什么呢?我可是从来都没拿你当什么贱女人看呢。你生的好看,衣服也好看,就像大丽花一样漂亮,所以不要自轻自贱了自己。以后有事你尽管开口,我能帮上的一定帮忙,嗯!”远树说完,低了头,匆忙走开了。剩下花船一个人呆站在那里,心里即惭又愧……
  此刻,花船回忆着这些梦一样的过往,心里像西海涨潮的浪涌,起伏不已。原指望,林洪奎进城会把远树带回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远树没有回来,林沈两个人却在家里自相残杀。如今,死了已经死了,还是顾活人要紧。花船没去过监狱,却听人说起过。那是一个比地狱还要可怕的地方。
  那样敦厚朴实的的远树,在里边多呆一刻钟,都是噩梦。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