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清河·殇>>第 51 章 51
第 51 章 51
  后来看了很多出轨的故事,我貌似有些明白了男人什么时候最容易出轨。一般是老婆怀了孕,性生活无法继续,或者是男人感觉生活一成不变,想找点新鲜感来刺激一下生活。
  下午下班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到对街的面馆吃了碗面。
  暮色已降,华灯初上。
  晓晓打来电话,说他们在“深蓝”,我知道那个酒吧的具体位置,便打车赶了过去。晓晓在酒吧门口等我,见我下车,面带微笑的迎了上来。
  我和她进了酒吧。自从大学毕业之后,我基本上没来过这种娱乐场所,突然间有些久违的感觉。
  坐定之后,晓晓介绍她的同学们给我认识。但他们的名字我一个都没记住,后来在街上遇到他们时,他们叫我,我却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只得微微一笑。
  喝了一会儿酒,我对晓晓说去一下洗手间,晓晓说她也去。
  我从洗手间出来,一人迎面撞了上来,我站稳之后定眼一看,竟是我们部门经理,我忙笑着说:“真巧啊经理,你也在这儿。”他牵起嘴角微微一笑,走进了洗手间。
  我在洗手间外等了一会儿,不见晓晓出来,便走了回去,却看到晓晓早就已经回去了,此时正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闷酒。我大感诧异,走过去坐下。
  “你没事吧?”我试探的问。
  晓晓茫然的看着我:“我能有什么事?”
  晓晓叫我喝酒,我敷衍的喝了两杯。觉得这样其实也挺没劲的,便找借口说要走。晓晓说:“那我们一起走吧。”
  我说:“你还是陪你同学多玩会儿吧?”
  晓晓摇头说:“不用,这里这么多人,少我一个不少。”
  我不再说什么,和晓晓出了酒吧。晓晓不停的回过头去看,我也好奇的回过头,看到我们部门经理站在酒吧门口,眼神看着我们。他看到我回过头去,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我报以微笑,然后看到他转身进了酒吧。
  我和晓晓走了一会儿,晓晓突然说:“师兄,我的包忘在酒吧了,你先回家吧,我回去拿。”
  “嗯,好。”
  我一个人走着,心中觉得有些奇怪,我的直觉告诉我,晓晓是故意将包留在酒吧的,我想她这样做与我们部门经理有关。
  可是……
  我们部门经理和我一样都是有妇之夫啊?
  难道……
  部门经理出轨了?!
  晓晓是小三?!
  我甩甩头,自言自语的说:“他们怎么样关我屁事啊?”
  但我还是忍不住好奇心,悄悄的返了回去。
  在酒吧外的巷道里,我看到部门经理和晓晓拥抱在一起。
  我霎时间有些鄙夷晓晓,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学人做小三。
  我转身离去。
  却听到部门经理叫我的声音。
  我停下脚步,没有回头。部门经理和晓晓跑到我面前,部门经理解释说:“君知,我和晓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心里暗笑,你们是怎样的关我屁事,何必来跟我解释。
  我说:“放心吧,我什么都没看到。”
  部门经理感激的拍拍我的肩膀。
  回到家,我洗了澡躺在沙发上。想着晓晓,不禁苦笑,原本以为是送到我嘴边的肉,然后却发现人家其实是别人的肉,这多少让我感觉有些憋屈。
      手机突然响了,是晓晓打来的。
  她说:“师兄,你睡没有?”
  我说:“还没,有事吗?”
  “嗯……”她沉吟着说:“我可以去你家坐坐吗?”
  我皱眉,犹豫未决。
  她说:“你放心,我坐一会儿就走。”
  我说:“好吧。”
  不一会儿她来了,我请她进屋坐下,给她倒了杯水。
  她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坏女人?”
  我笑笑,不可置否。
  她自嘲的笑笑:“我也知道我不好。”
  我只是静静的听她说。
  “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她低下头,很痛苦的用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
  我轻轻的拍她的肩膀,所谓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小三虽然可恨,但也可怜。
  我问她:“你什么时候和他在一起的?那时候你知道他是有妇之夫吗?”
  她点头,眼眶湿湿的。她说:“我是在大二那年和他在一起的,他告诉我他已经结婚了。”
  “那你还和他在一起?”我哭笑不得,明知是火坑还往里跳,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去投,怪得了谁呢?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那时候我刚和我男朋友分手,心灵属于最脆弱的时候,只想有一个人对我好,其他的我都没有考虑到,等考虑到时,已经陷得太深,无法自拔了。”
  看着她黯然的眼神,我也不禁低声叹息。
  我说:“既然知道错在哪里,就应该迷途知返。”
  她淡然一笑:“师兄说得对,所以我打算明天就向公司递交辞职申请。”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
  她微笑着站起身来,说:“谢谢你,师兄。”
  我淡然一笑,站起身送晓晓离开。
  晓晓果然辞职离开了公司,我们再次见到的时候已经是两年后了,那时候她已经结婚,生了个女儿,日子过得还算幸福。她走后不久,部门经理的老婆生下了一个男孩,没过多久部门经理的老婆发现部门经理有了外遇,闹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和部门经理离了婚,带着孩子走了。公司觉得部门经理的行为对公司影响不好,便让他离职另谋高就。部门经理走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随着日子的推移,若雪的生产日期将近。岳母来电话说:“君知,你向公司请个假吧,孩子出生的时候你应该在若雪身边。”
  “嗯,”我说,“我明天就去向公司请假。”
  我向公司请假,新来的部门经理爽快的答应了,还微笑着对我说:“君知,恭喜你。”
  我微笑说:“谢谢。”
  次日我没有直接去岳父岳母家,在车站下车之后又坐车去了清河。已是冬天,走在清河畔,微风微凉。
  还没走到木屋前,就远远的看到白妹姝站在木屋门口,似乎是专程为了迎接我,我微微皱眉,走了过去。她微笑着说:“我等你很久了。”
  我困惑的问她:“你知道我要来?”
  她点头说:“我一收到若雪即将临盆的消息,我就知道你也该来了。”
  我说:“你很希望我来?”
  “当然了!”她说:“你知道,我其实是个寂寞的人,哪个寂寞的人不希望有人陪伴?”
  那倒也是,寂寞的人不是不需要人陪伴,只是无人陪伴。
  我们进屋,白妹姝给我倒了一杯热茶,我捧着茶杯喝了两口。
  “今天要走吗?”
  白妹姝在我身边坐下,侧头看着我问。
  “嗯。”我点头,“来之前我给若雪打过电话,她知道我今天过来。”
  “哦。”她有些遗憾的说:“那我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你经常失眠吗?”我看着她问。
  “是啊!”她说:“这些年来我只有一晚睡得比较安稳。”
  我静静的看着她,她微微一笑说:“就是上次你来那晚。”
  我看着她,心中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情感在乱窜,我竭力克制,无法掩饰住慌乱,只得别开目光不去看她。
  白妹姝久久没有说话,我抬起头,看见她正看着我,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她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语气有些调侃的味道,我却一下子心虚了起来,有一种负罪感油然而生,我不敢承认我喜欢上了她。她是若雪的阿姨,是我的长辈。我不停的告诉自己,我是有妇之夫,不可以对若雪之外的其他女人有暧昧的感情,不可以,不可以......
  白妹姝看着我,过了半晌,突然伸出手搭在我的膝盖上,轻声的说:“不要否认,你已经喜欢上我了。”
  我心中一突,窘迫的站起身来,佯怒道:“若雪阿姨,你再胡说我就要走了!”
  白妹姝微微一笑:“好啊,你要走我不留你。如果你急于要走,那只能证明我刚才说的话是事实。”
  我进退维谷,呆呆的站着。
  “为什么?”她很认真的看着我,“为什么你不肯承认喜欢我?难道承认喜欢我真的是那么困难的一件事吗?”
  她将视线转向窗外,目光迷离了起来,幽幽的说:“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明明喜欢我,但却都不肯承认?”
  我微怔,旋即明白了,她口中的“你们”指的是我和蔡锦城。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