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罪恐怖2:诡怖亡灵传 >>第 33 章 双魂记之画鬼(六)
第 33 章 双魂记之画鬼(六)
  
  一位大爷看似路过,可是他方才问的问题,在张东帅这里感觉很奇怪。自己明明在跟身边的大娘聊天,难道这位大爷是在明知顾问吗?“大爷!我在跟身边这位大娘聊天,你这是?”
  对于张东帅的回答大爷感觉很好笑。“呵呵!年轻人!你不要大白天说鬼话。”方才还感觉这事很好笑的大爷突然顿了一下,然后又一脸严肃的说。“难道!你去过魔山了?”大爷那低沉的语气,令张东帅听上去,就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已经知道自己去过魔山似的。“的确是啊!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大爷的表情又有所转变“年轻人,魔山上面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那些哭魂野鬼。你说你好端端的去哪里干什么呢?”张东帅听大爷这么一说,立刻感觉后脊梁发冷。
  愣了好久,张东帅想起了大娘。“哎!大娘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一点也没觉察到呢?”张东帅正想着。“年轻人!年轻人!”张东帅在大爷轻声呼唤下清醒过来。“啊?怎么了大爷。”
  “我问你!你刚才在跟谁说话啊?”大爷继续问着。“我在跟一位大娘啊!可是就在刚才和你聊天的时候,她已经走了。”张东帅说的十分形象,然而他见到的全部是虚幻的,严格的说他看见的是……鬼!“年轻人,我刚才没看到在你身边有任何的人,想必!你是遇见鬼了吧!”鬼?张东帅一听到这个字眼,吓的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向后倒退着。“怪不得刚才没有发觉大娘的离去,难道我见到的真的是鬼吗?”张东帅心里不断的念叨着。
  精神恍惚的张东帅,开车回到家里已经是第三天之后的夜晚。房子依然挺立在哪,摸样没有任何的改变,车子停在大门外,张东帅却没有直接鸣笛叫门。他想起自己的父亲,也不知道多久没有见面了。张东帅想完后自行下车打开大门,大门依然像最初那样灵活。关好大门之后张东帅来到房间里,大厅里的电视机依然播着节目。可他还没有见着父亲的面,在外面这么久突然回到家里。不但感觉家里明亮了许多,就连温馨的感觉也倍增了。
  父亲正在厨房烧着他拿手的好菜,没等张东帅走进厨房就能闻到那股香气。父子两人一见面,父亲就不间断的询问着他的近况。酒足饭饱过后,爷俩在客厅里一边欣赏着电视节目一边闲聊着。张东帅从开始到聊天结束,看着自己的父亲一直微笑着。他真的太需要这种父爱了,以至于两人聊到夜深才各自回房休息。
  深夜,一阵寒风将熟睡的张东帅冻醒。随便在脚下划拉到一件东西盖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倒是温暖了许多。可是张东帅总感觉自己盖着的东西很别扭,感觉和往常盖的被子有着很大的差别。信手摸着电灯的开关,可是就在这时不知道摸到了什么东西。张东帅正想看清楚哪是什么,一张还未腐烂完全带有粘稠液体的头颅掉在他的面前。突来的恐怖,张东帅没能接受得了。当即吓的昏迷过去,已经不省人事。
  一群觅食的乌鸦盘旋在上空,那种叫唤出难听的声音吵醒了他。周围分辨不清这是哪里,一片雾气笼罩在他的周围。张东帅从地上爬了起来,自己房间还有父亲全都不存在了。正在张东帅纳闷的时候,晨出的太阳洒下一片光明。雾气渐渐散去,刚刚站起身的张东帅看清了这里的全部场景。一片落满乌鸦的坟窟,赫然的在张东帅的面前渐渐清晰着。
  他不敢相信,简直是难以置信。昨天晚上自己明明回到了家中,而且还见到了自己的父亲。可是现在这一切全部改变了摸样,忽然!张东帅想起了那支,在洞中只接触过一次的怪笔。口袋中那支怪笔果然还在,难不成是这支怪笔搞的鬼。可是张东帅在观看这支笔不下十次之后,他怎么也想不出,这支笔有什么理由附有神奇般的魔力。
  张东帅放弃了幻想朝着太阳的方向走去,踩在坟地上的每一步他都感觉着不自在。甚至每一步都能让他联想起那些恐怖的画面,他路过的地方黑漆漆的乌鸦都会飞过他的头顶。然后还会再落回原处,等待着这片坟地出现腐臭的尸首供应它们能量。
  写生跌落的那个山崖,就在张东帅的对面。他难以分析自己是怎么从对面来到这里的,他现在清楚了大娘和大爷的话。这座魔山真的是一个坟窟,可是令他分析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自己五次三番都离不开这里,而他又跟这里有着什么样,不解的渊源?
  历尽千辛,张东帅终于开车回到家。和那次有所不同的,他回到家里正是青天白日。张东帅依然将车停靠在大门外,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家。这里完全改变了摸样,张东帅刚想叫门。“先生!请问你找哪位?”从房子里走出一位中年男人。“我家住在这啊。”张东帅感觉有点莫名其妙。“啊!你就是张大伯的儿子吧!五年前你的父亲将房子卖给了我,这!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张东帅一听“五年前?难道我这一去就昏迷了五年?”张东帅心里合计着,他开始怀疑面前这男人话的真伪性。“老公!你在和谁聊天呢?”一位女士从房子里来到了大院中,张东帅抬头一看突然愣在了那里。“张东帅?你怎么?”林丽吃惊的也愣住了。“林丽?林丽买了我的房子,她现在还结婚了。难道自己真的昏迷了五年吗?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东帅被林丽邀请到家中,喝着咖啡坐下细聊着。原来张东帅走的那年距离现在有七年的光景,张东帅的父亲足足等了他两年。见自己的儿子还没有回来,就毅然决然的卖掉了房子回乡下养老去了。可是令林丽夫妇搞不明白的是,这七年过去了张东帅的摸样一点也没有变化,就跟七年前他到山里写生时一样。然而这也是张东帅自己想搞清楚的一件事情,可是这件事一时之间却成了一个谜团。
  告别了林丽夫妇之后,张东帅临时找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他坐在旅馆里的沙发上视乎想起来什么,来到地下室的停车场。打开后备箱《东日山涧》完好无损的摆放在那里,奇怪的是张东帅明明记得当时这幅是还没有完成的。可是现在这是一幅成品作,他也懒得再去思考什么,反正他也正想将其完成。拿上画锁好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打开电视机张东帅躺在床上。无心看电视,双手架在脑后他欣赏着那幅《东日山涧》。
  洗过澡之后,张东帅躺在床上欣赏着电视节目,渐渐的倦意涌上来他进入了梦想。第二天张东帅想买一处房子,可是到了银行查看账户余额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存款已经不够买房子的了。“《东日山涧》已经完成,不如现在就到拍卖会上换点钱。然后回来买房子,紧要关头得把住处解决。”他想到这里拿上了《东日山涧》,开车来到拍卖会的办事处。张东帅将用画夹布包裹好的画,委托给办事处的人员。等过了画品审核期之后,张东帅才能拿到正式的合同。收好收据后,他离开了拍卖办事处。
  出了办事处的大门,张东帅还有一事未了。据林丽讲述父亲回乡下安度晚年,令张东帅头疼的是,这座城市那么大乡下又有好几十个。上了车子之后,张东帅径直回到了旅馆。考虑了一下此时还不是寻找父亲的良机,毕竟现在身处困境。父子相见未免不是很稳妥,于是张东帅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张东帅知道这幅《东日山涧》不会拍出最高的价钱,想赚够买房子的款还需要不断的创作。回到卧室后的第一件事情,他摆好了画板、油彩、还有画笔。同时他也拿出了那支图腾怪笔,摆放在了画架上。张东帅是一名写生画家,他从没有画过幻想作品。可是出于生活所迫,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创作。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