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罪恐怖2:诡怖亡灵传 >>第 34 章 双魂记之画鬼(七)
第 34 章 双魂记之画鬼(七)
  
  夜深后的房间里,乱七八糟躺了满地的废纸团。张东帅越画越感觉情绪暴躁,毕竟他没有过幻想画的训练。就算现在为了买房款继续创作,也难以激发他这种深埋内在的潜力。结果画纸上依然空白着,没留下一抹油彩。时钟依然不知疲倦的走着,正当时针指向三点的时候。张东帅已经完全放弃了创作,而是投向梦香的怀抱。
  有礼貌的敲门声清晰的传来,打搅了张东帅还在继续的美梦。原来是每天清晨客房部送来的早点,“小姐!现在才几点啊!”张东帅打开门之后,一边揉着朦胧的睡眼一边打着哈欠。“先生!现在是早晨七点。”虽然平常这个时间他已早起,可今天看来应该是个例外了。收下了早点之后,张东帅想回床继续补觉。扫了一眼画架上的画纸,昨晚本来一片空白的画纸上,此时居然画满了风景画。
  张东帅瞪着那双不再朦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油画看着。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反反复复无数遍的打量。这部作品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昨晚明明没有画上去半笔的,这会儿怎么会是一幅完作?”这幅画他很清楚,它并不是自己亲手画上去的。可是这个房间里除了他自己别无旁人,那么!这幅画到底是谁完成的呢?莫非这房间里有鬼不成?
  匪夷之事显然又多了一件,然而张东帅并不想弄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所关注的是这幅画,是否能够让他再获得尊裕。
  拍卖办事处的电话打断了他此刻的思路,明天下午即将举办一次画展拍卖会。张东帅的《东日山涧》顺利的入围了,这跟他上次的名次是有着密切关联的。当即张东帅将匪夷诞生的完作,协同那只图腾怪笔一起带在身上。这幅《血树下的浪漫》表现了一个许愿树下,一对情侣的浪漫情节。女孩身患绝症,男孩没日没夜的为她在树下许愿的故事。男孩为了深表决心,每一页许下的心愿,文字都是用男孩血液勾画而成的。画面上许愿树全部用红色体现的,男孩怀抱着较小让人怜惜的女孩,坐在许愿坐下。张东帅当然不知道这幅画的寓意,不过现在他管不了那么多,他要的只是钱。
  画展拍卖现场,《东日山涧》居然拍到了九十五万。“一百五十万”一个浑厚的声音,从最后面的大门传来。众人纷纷回头望去,一位中年男人款款走向他的座位。张东帅并不认识这位梳着背头的男人,不过这个价位购买《东日山涧》,张东帅在心里万分的感激。随着一声锤音响起,张东帅的银行账户中将会多出一百五十万元。
  就在场内所有的竞拍品售完时,张东帅拿着自己的新作《血树下的浪漫》。找到了办事处的人员,两人窃窃私语过后。拍卖人员展示出那一幅《血树下的浪漫》,这幅画展示出之后,在场众人就是为之一震。“我出一百万”,“我出一百二十万”。场内叫价声连续不断,张东帅看的简直都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这幅画具有这么大的魔力,一起价就有人叫到了一百万。
  展示会之后,张东帅处于感谢想请办事处人员吃饭,可是却被办事处人员婉言谢绝了。在此之后,张东帅就将房款交齐了。可钥匙还得等到下个周一才能拿到,那么就是说张东帅还要在旅馆住上五天。昨晚的油彩跟画纸被他用尽,超市里张东帅停留在办公用品专栏前。样式各异种类繁多,看的他是眼花缭乱。信手拿上一份最好的画纸跟油彩之后,张东帅又挑选起吃的用的。
  走出超市已经是黄昏时分,肚子有些饥饿的他找到一家饭店。独自饮酒庆祝这他这一次的成功,不知不觉双眼中流出了泪水。自从写生归来之后,他失去了唯一的朋友林丽。虽然有了很多的钱但他现在孤苦伶仃,泪水在他的脸颊上汇成一条线滴落杯中。不知道现在的这条路是不是自己选择的,或许他只是这条路上的牺牲品之一。
  踉踉跄跄走出饭店,他没有听从服务员的劝说,执意独自驾车驶回旅馆。饭店距离旅馆的路程只有短短的五分半钟,张东帅驾着爱车左右乱晃的行驶在公路上。就在快到旅馆门口的十字路口时,一辆雪佛兰商用车行驶过来,刚好撞在了张东帅的车上。事故现场为了许多旁观群众,显得场面十分混乱。不知谁打了报警电话,远处传来了交警警报的笛声。
  雪佛兰司机有气囊因此并无大碍,只是张东帅还处于昏迷的状态。随后而来的医护车将昏迷中的张东帅抬上了车,立即送往了附近的医院。“医生他怎么样了?”雪佛兰司机心急的问着。“没事!他的酒喝的太多了,现在已经醒酒了。”第二天的清晨,熬了一夜的雪佛兰司机终于将悬挂着的心放下了。
  张东帅因为酒后驾车被扣了分,还被处罚了相应的金额。而雪佛兰司机,也因为闯红灯被罚了。张东帅的身体似乎还有些不太灵活,听医生的话现在还处于留院观察。失去自由的张东帅,此刻才感觉自己做错了事情。不该不听服务员的话酒后驾车,可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事情已经发生了。
  忽然一条匿名短信传了进来,“今天的报纸你看了吗?”。这一条短信上的信息,另张东帅感觉很荒谬。“无聊”信口说了这么一句,收起了他的电话。“你的化验单出来了没什么事,就是一下子酒喝的太多了,以后回去注意点就行了。”三个小时之后,护士拿着化验单交给了张东帅。
  中午吃过午饭,他刚好路过一个报亭。他突然想起了那条匿名短信,张东帅顺手捡起一份报纸。“富豪昨夜凌晨离奇死亡,目前正在调明真相。”头版这么一行黑字映入他的眼帘,再往下看图片。一个熟悉的面孔,“怎么会是他?难道之这是?”
  那位富豪正是拍卖会上,已一百五十完竞买的中年男人。他离奇的死亡,不由的给张东帅一个警告。因为他现在也算是一名有钱人,只是还没有那人出手那么阔气。一碗泡面,一瓶矿泉水。张东帅依靠在沙发上想着,“那个发短信的人到底是谁?”。
  自从张东帅从魔山回来之后,诸多离奇的事情发生的怪异。很多谜团都还未解开,接二连三又在发生着新的事件。张东帅决定等自己的爱车,从修配场出来后再到魔山看看。洗澡后的他,很快就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清晨,服务人员准时的敲开了他的房门。正当张东帅欲品美味,一条短信又传进他的电话。信息和昨天的一模一样,张东帅放下美味早点,穿好衣服急忙跑出房间。“亿万富豪昨夜离奇死亡,原因正在查找。”标题和昨天的相似,图片上的男人正是购买《血树下的浪漫》的男人。张东帅拿着报纸愣在那里,“这支画笔真的有鬼?分别竞买我两幅画的人都先后死去,而且死的没有痕迹。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我不能成为一个罪人。”张东帅想到这儿,立刻回到了旅馆。
  收拾好背包,张东帅手中握着怪笔看到发愣。身边电话响了很久,张东帅才从愣神中醒来。
  “喂!你好”张东帅很有礼貌的接听电话。
  “你的女朋友在我们手里,你想她没事就拿五百万来。不许报警,不然她就没命了。”显然这是有人被绑架了,可是张东帅在这已经举目无亲也无双。张东帅故认为这是一宗打错了的电话,背好包带上画笔向修配场走去。
  “对不起啊!你还得等一等,车子还得有一会才能搞好。”一位南方口音的老板对张东帅说着,无奈张东帅也只好再等一等了。
  “将钱用黑手提袋装好,晚上九点钟准时放在第六大街的第五个垃圾桶。记住!千万不许报警,不然你就等着收尸吧。”勒索电话再次打进张东帅的电话,张东帅感觉这些人真的好无聊。
  “现在的骗子真的什么样都有。”张东帅想着并没在理会这事。
  张东帅刚收起电话,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
  “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在这座城市就没他老母的女朋友,想骗就骗别人去,怎么地你们穷疯啦。”张东帅这一愤怒的还击,吓得对方迟钝了两秒钟才说话。
  “张东帅,是我!我是林丽的老公。”张东帅一听对方是林丽的老公,怪自己性急没看来电显示。
  “对不起啊!我以为你还是那些骗子呢。”张东帅的确感觉到不好意思,这样莫名对待他。“林丽说要出去买东西,可是去了两天了还没回来。”就这么一句话,张东帅的头像装了TNT炸药,“BOW”的一声炸开了。“怎么了?难道真的是林丽被绑架了?”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