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来世还牵你的手>>第 41 章 审讯室
第 41 章 审讯室
  云龙县公安局。审讯室。
  陈青云打量了一下只能在警匪片里才能看到的审讯室。这是一间狭小的屋子,中间有一张铁做的椅子,椅子脚被固定在地上,两个扶手之间有一块挡板,也是铁制的。椅子的正前方是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桌子上有两个茶杯,桌子后面有两张椅子,椅子上端坐着两个警察,一男一女,正在交谈着什么。
  男警察:“陈青云,我是刑侦二队的张一杰,这位是警员王娜。现在我们就你涉嫌杀害陈翠玉一案进行审讯。请你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
  陈青云坐在那把铁椅子上,心乱如麻。警方已经证实从他家屋后挖出的那具尸骨就是他奶奶陈翠玉。他奶奶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遇害了。而他这个做孙子的居然到现在才知道。如果他平时对奶奶多点关心,发现她不见了就及时去寻找,也许奶奶就不会惨死。奶奶的在天之灵一定在埋怨他责怪他,他真是太不孝了。可这都是他一个人的错啊,如今却连累到了无辜的妻儿。警察用手铐把他拷走的时候,很多乡亲都看见了,这让杏妮和松柏他们母子以后还怎么抬头做人啊?
  张一杰:“姓名?”
  陈青云:“陈青云。”
  张一杰:“性别?”
  陈青云:“男。”
  张一杰:“年龄?”
  陈青云:“五十一。”
  张一杰:“单位?”
  陈青云:“没单位。”
  张一杰:“家庭住址?”
  陈青云:“云龙县塔山镇塔山村厚望组7号。”
  张一杰:“陈青云,陈翠玉是你奶奶,对吧?”
  陈青云:“嗯。”
  张一杰:“据我们了解,你从小父母双亡,是你奶奶含辛茹苦把你养大的,对吧?”
  陈青云点点头,眼眶发红。
  张一杰:“那你为什么要丧心病狂的杀害这个对你有养育之恩的亲人呢?”
  “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我奶奶!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
  陈青云情绪激动的想站起来,下半身却被挡板拦住了,站不起来。
  张一杰:“你没有杀你奶奶?那你奶奶的尸体为什么会埋在你家屋后?”
  陈青云:“我不知道。”
  张一杰:“据法医鉴定,你奶奶陈翠玉是被剪刀刺穿肺部导致呼吸衰竭而死。我们在你家的储物柜里找到了一把剪刀,经法医鉴定上面有你奶奶的血渍,这把剪刀就是杀人凶器。你怎么解释?”
  陈青云:“我…我真的不知道。”
  张一杰:“据我们调查,你奶奶陈翠玉于1980年11月就已经失踪了,可你为什么直到1981年11月才报案呢?”
  陈青云:“这个问题我上次不是已经回答过了吗?塔山镇派出所的两个同志还做了记录的,不信你可以去问。”
  张一杰:“陈青云,这里是龙山县公安局,不是塔山镇派出所。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陈青云:“因为我当时以为奶奶只是走亲戚去了,过段时间就会回来。后来我未婚妻文雪儿在婚礼当天也失踪了,我忙着找她就忘了找奶奶的事。再后来我妻子怀孕了,我忙着给孩子挣奶粉钱就更不记得找奶奶的事了。再说我奶奶虽然年纪大了,身体却还硬朗,头脑也清醒,我压根就没把这事往坏处想过。直到第二年也就是1981年11月17号的晚上我做了一个很不好的梦,梦见我奶奶站在一间无门无窗阴暗狭小的房子里,两眼流着血泪叫我去救她。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怕奶奶遭遇了不测,所以第二天一早就去派出所报案了。”
  张一杰:“陈青云,据你们村的杨思明说,他在1980年11月17号的晚上六点左右去过你家,因为第二天是他父亲的七十大寿,他是来请你奶奶陈翠玉明天去他家喝喜酒的。你奶奶当时还笑着说一定会去。可是第二天从喜宴开始一直到下午两点结束他都没有见到你奶奶出现。而且从那以后村里再也没有人见过你奶奶。而我们警方也根据尸体的腐化程度、蝇蛆生活史等其他因素综合分析推测出你奶奶陈翠玉的具体死亡时间应该就是在1980年11月17号晚上六点到1980年11月18号下午两点这段时间。那么陈青云,请你回答,1980年11月17号晚上六点到1980年11月18号下午两点这段时间你在哪里?都做过些什么?和谁在一起?”
  陈青云:“1980年?这么久的事了我哪还记得起来?”
  张一杰:“不记得就好好想,想起来再说。”那个叫张杰的警察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点燃一支抽了起来。
  陈青云:“警察同志,能不能也给我来一根?”
  张一杰走到陈青云跟前给他解开手铐,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递到他手里,帮他点火。陈青云把烟含在嘴里猛吸了一口,呛得直咳嗽。自从松柏考上大学后他就开始戒烟了。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想念烟的味道。他的思绪也像这烟雾一样在空气中袅袅的飘散开来……
  从他打工的寿康堂到雪儿上班的澧洲棉纺厂陈青云已经走了不下一百次,可今天他觉得这段路特别长,似乎总也走不到头。奶奶一直在催他结婚,奶奶说她老了,没有几天活头了,想在她有生之年能抱抱自己的曾孙子。奶奶的要求并不过分,可他不知道雪儿心里是怎么想的。雪儿的父母都是工人,而且只有雪儿这一个女儿,他们会同意把女儿嫁给他这个一无所有的农民吗?经过一片荷塘的时候,他看到满眼枯萎颓败的景象,心里更加荒凉。到了棉纺厂,雪儿已经等在门口了,他推着雪儿的单车和雪儿一路慢慢的走着。当他们并肩走到那片荷塘的时候,雪儿说:“青云,明年荷花盛开的时候,我们一起来这里赏花好吗?”
  这句话给了陈青云很大的鼓励,他终于鼓起勇气向雪儿求婚了。
  他说:“雪儿,我…我想娶你。嫁给我好吗?”
  雪儿低着头,摆弄着衣角,并不回答。陈青云有些沮丧。他想,雪儿终究还是看不上他,是自己太自不量力了。
  他又说:“雪儿,我刚才说的话只是个玩笑,你听过就忘了吧?”
  雪儿终于不再沉默,她说:“青云,可我当真了,怎么办?我希望它不是一句玩笑,怎么办?”陈青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小心翼翼的问:“雪儿,你的意思是…答应了?”
  雪儿害羞的点头。陈青云兴奋的抱住雪儿转了好几个圈,嘴里大声喊着:“噢,雪儿答应嫁给我喽!雪儿答应嫁给我喽!”
  他们约好第二天去民政局领结婚证,可是一大早雪儿就流着眼泪来宿舍找他,说她的户口本让她爸妈给藏起来了,领不成证了。他说,那就等等吧,等你爸妈同意了再去领证。可雪儿说,咱们先把婚礼给办了,以后等我爸妈放松警惕了再把户口本偷出来。于是,他们选在十二月八号这一天举办婚礼。并约定结婚前暂时不要见面了,给她父母造成一种他们已经分手的假象。他想,不过就是十来天的分离,跟一辈子的相守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忍一忍就过去了。可他没有想到那竟是他最后一次见到雪儿。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