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罪恐怖2:诡怖亡灵传 >>第 57 章 七张相片(六)
第 57 章 七张相片(六)
  
  我看着死去六个人的相片,这个凶手也太狂妄了。居然屡次在我们面前作案,他简直是低估我们的智商。我暗下居心一定要亲手抓到他,给这些死去的人一个完整的交代。
  十一月末,沈阳全城一片银色。我透过玻璃窗看着漫天的白雪,我的思想陷入一片回忆当中。还记得当初上学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在这个时候都会主动清理操场上的积雪。这个主意是熊猫提出的,我们一边除雪一边玩耍着。
  可是一转眼几年过去了,当时的那一幕就好像是昨天刚刚发生过的事。可现在这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正当我陷入那段回忆中,我的房门已经被敲响许久。我忽然听到了那个声音,宇文静站在门外。自从上次发生的那件事情之后,我就又搬回家住了。今天雪下的有点大,担心上学会很不安全,因此她打电话向老师请了假。
  宇文静来找我是想跟我一起到外面堆雪人,是啊,这是我跟她在一起的第一个冬天,我理所应当要给我们的爱情留下一些难忘的记忆。我穿好大衣与她一起下了楼,外面的雪已经堆在了台阶上很厚一层。我摆出一个“请”的手势,宇文静笑着说:“为什么要我现在去?”我站在那里看着她,“当然了,这片雪还没有脚印呢。因此这个机会我留给你了,走吧。”
  最后我跟宇文静一起走进雪里,双手捧着雪白的自然结晶。宇文静天真的像个孩子,我就静静的蹲在那里欣赏着她此时的纯洁冰雪般的美丽。
  在那天我们拍了许多的相片,中午我俩吃过午饭我正想将这些相片发到微博上。忽然我想起一件事,我再次点开那七张相片。这些相片上记录的都是六个人当时死后的情景,这明显有些不对劲。相片是在他们死亡之前就邮寄给我的,就是说在我刚收到快递的时候他们还活着。那么这个些相片凶手是怎么得来的呢?会不会是凶手用电脑PS的呢?
  “你怎么了?”宇文静发现在电脑前发呆的我故而问着,“哦!没什么,是想起了一些事情。”宇文静在我的身后,双手靠在我的肩膀上。“还是前些天哪个案子吗?”我回头看了她一眼说:“是的,现在哪个凶手还没抓到呢,真是愁死我了。”
  宇文静一边倒着茶水一边说:“别发愁,事情终究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来,先喝杯热茶。”她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们一定要在凶手之前找到最后一个人。或许在他的身上我们可以找到相关的证据,或者是线索等有用的东西。
  我将刚刚拍下的雪景相片,连同我和宇文静的一起传到了微博上。最小化微博我又打开了我的邮箱,我收看着熊猫在感恩节给我的祝福。在下面他还附加了一段话,说是月末会回到沈阳。天啊!今天不就是月末吗?我想到这里立刻穿上了衣服,宇文静看我急三火四的便问:“怎么了?你要干什么去啊?”我将熊猫要回来的消息告诉了她,她说了一句“路上小心”我便离开了房间。
  出来的时候太着急了,都忘记他下飞机的时间了。害的自己在桃仙机场等了一个小时,忽然一个人在地上不知道寻找着什么。刚好找到了我这里,“请问....你在找什么东西吗?”那个人这时才注意到我,表情十分焦急的说:“我的钱包不见了,里面有我的证件。哎呀!都怪我粗心大意。”
  这个人穿着白色的棉袄,身后还拉着一个拉杆箱。看样子应该是刚刚下飞机的,“你原本把钱包是放在什么位置了?”听我这么一说他更焦急了,“就放在里怀了,谁知道就没了呢?”他身上穿着的棉袄有些宽松,“你看看你的钱包是不是掉在衣服里的二层格里了。”
  听我这么说他便摸着衣襟,看他的表情似乎是有所发现。接着他拉开衣服向里怀兜里摸去,“哎呀!这衣服的质量真是不过关啊,新买的兜就漏了。”他一边说一边从衣服二层格中掏出钱包,“哎呀!年轻人你真了不起啊,一眼就看到我的钱包在哪儿。”我并没有因此而开怀大笑,片刻他的笑容也冷却下来说:“哎!你怎么知道我的钱包在那呢?”
  我不想让他误会我是小偷或者是其他,我也不好在这种公共场合说我是侦探。于是我笑呵呵的说:“真是巧,上次我也遇到过同样的情况。”
  那个人走了之后,正好熊猫推着行李车走了出来。一见面我俩就热烈的拥抱在一起,互相说着问候的话。正在这时,从我们身后走过来两个人。其中一个大吵大嚷着。“怎么就过期了,我这几十年一直用这张坐飞机的,你们是不是想拖延我的时间啊。”那个人一边说一边手舞足蹈的比划着,我刚想和熊猫离开这里。
  忽然不知道什么东西从我的头上飞过,碰了一下我的头发我才有些感觉。我捡起那张像飞碟一样飞过我头顶的卡片,原来是那个人的身份证。我翻转到正面向上看去,当时看的我都傻眼了。
  那个人走到我身边说着“谢谢。”并且伸出手向我索要证件,走出机场我停了下来。熊猫纳闷的回过头说:“你怎么不走了?是不是穿少了?”我摇着头说:“等我一会,我有点事。”熊猫忙担心的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依然摇着头:“没什么的,你陪我等一个人。”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个人真的走了出来。我看到他立刻迎了上去,“鲁先生你好,我叫尤加。”那个男人很谨慎的说:“尤加?我想之前我们是不认识的你找我有事吗,哎!你不是刚才帮我捡证件的那个年轻人吗?哎呀!刚才谢谢你了。”说完他就想越过我离开,“对不起鲁先生,能占用你几分钟吗?”
  我可以看出他的表情开始有些难看了:“怎么的?帮我捡身份证也要要小费啊?不是我说你们都转钱眼儿里啦?”我讨好的笑着说:“不是的,你误会了你有个老朋友很想见你。”他立住了旅行箱茫然的看着我说:“我的老朋友?哪一位?”我依然笑着:“跟我走吧,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在一路上我了解到,他这次是到国外去看自己的儿子。我以为他的儿子是出国留学,可是当我们谈起他儿子时。他好像有倾述不完的苦,他的儿子并不是出国留学而是出国住院。
  20年前他的儿子遭遇了一次绑架,绑匪一开口就是一百万赎金。可当时他刚刚开办了公司,一时之间拿不出这么的钱。可是过了两天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儿子自己回来了。
  在今后的几天中鲁先生发现儿子有些异常,到了医院才知道他患上了精神病。为了不让孩子再遭受迫害,他将儿子送到了国外。
  看来我们都有失误,我以为鲁春然是位年轻人。可是眼前这位45岁的中年人就是,现在仔细想想那几张相片应该就是PS过的。
  出租车到了警局的门口,鲁春然刚一下车便问:“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严肃而且压低了声音说:“鲁先生,其实我是一名侦探。20年前被绑架的人不只是你的儿子,他们一共是10个人。可是现在除了你和你儿子,其余的人先后被凶手杀死。现在找你回来就是想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抓住凶手,我想你也不想看到你儿子的安全受到什么威胁吧!”我将语气说的重了一些,但我一点也没有夸张。现在真的只剩下他的儿子了,我想他应该能明白我说的话。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