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罪恐怖2:诡怖亡灵传 >>第 64 章 失落的割瓦尼(五)
第 64 章 失落的割瓦尼(五)
  
  “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他是在玩你在耍你,从古至今哪有一个匪徒对警察说话算数的呢?你被人玩个团团转之后他还是一样会杀了那五个孩子的,现在你只有把线索交给我才真的能救出那些孩子你懂吗?”陆飞的话就好像一击重锤毫不留情的击在我的头上,但是我没有因此而昏倒反而让我一下觉悟过来。他说的似乎很有道理,我付出这些他并没有因此而心软或是先放出一个孩子。我一味的妥协只能放纵他,或许到后来的结果真会如陆飞所说的那样。
  我想好了,决定将我手机收到的线索交给陆飞。或许现在就算牺牲了我的性命也无法挽救那些孩子,因为就像陆飞说的那样匪徒不会守信用的。
  正在这个时候电话再次响了起来,技术人员准备好监听后给了我一个手势。“喂!”电话那端很静,忽然传来几个孩子呼喊救命的声音。“你想怎么样?我都按照你说的那样做了你不能伤害那些孩子。”电话那端孩子的声音消失了,传来了他的声音:“大侦探,我想在游戏开始之前我说的很明白了。但是你还是违反了规则,实在是对不起。”电话挂断的那一瞬间我真的绝望了,我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将头埋在了胳膊里,“查到了,他在沈辽路XX号那里。”沈辽路XX号,那里不正是未建完的那座楼吗?
  正在这时陆飞已经走出了门口,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跟着跑了出去。“欧阳你干什么去?”陆飞问着我,此时我一脚在车上一脚在车下。“去沈辽路抓人!”陆飞对警员使了个眼色,门被关上了。
  在警察局里我抱着一杯热乎乎的茶水焦急的等待着,他们去了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不知道现在怎么了?正当我想着外面响起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我立刻跑到外面。那些孩子被陆飞和警员一个个的抱下了车,当我看到孩子们平安无事的时候。我哭了,我抱住陌生但是让我曾牵肠挂肚的孩子们,哭得一塌糊涂。
  因为这件事我们全部上了报纸,而且我听说年底的奖金也有我的一份。其实做这些我并不是为了奖金,我只是不想那些孩子成为罪恶者的牺牲品。
  陆飞赶到现场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人,而展开收索的警员却在地下停车场找到了孩子们。还有那张被凶手丢下的变声器和电话卡,不管怎么说我们顺利的将孩子救了出来。或许这比什么都重要,陆飞一把拍在了我的肩膀上笑着看着我。
  此时我才觉得英勇是孤单的,但是想成功就必须靠大家的力量。这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晓得了.......
  柯雨婷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也听说孩子获救的消息,一听说我们是在沈辽路XX号找到的他们她当即就是一愣。“柯雨婷......柯雨婷你怎么?”柯雨婷一边回忆一边说:“当时我正路过那边,我好想看到从那个施工楼里出来的人。当时他的神情十分慌张,而且与我走了个对面还撞了我一下。当时我还想这个人真没礼貌,撞了我也不说声道歉的话。”
  陆飞一听立刻来到她的面前,伸出双手抱着她的双臂。情绪激动的说:“那个人长什么样,快想想,快。”凭借柯雨婷的印象,技术人员在电脑上拼出了那个人的相貌。相片就在成型的那一刻我傻眼了,这个......这个人不就是......。
  那天费仁斌带回来的U盘里,记录黑蓝社301人的名字。因为当天实在太累了,我看了不到100人就关了电脑。但是里面却有一个我没想到的人名,那个人就是宇文轩。此时我眼前的那张相片竟然就是他,我宁愿柯雨婷记错了。可她是经过训练的执法人员,她绝对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
  当天晚上我回到家里,我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我脑子都在想宇文轩这件事,它让我忘记了饥饿的感觉。
  一辆汽车停靠在了验尸官陈妃家的门外,一个男人急忙上了楼。大约6分钟不到又带着陈妃下了楼,两个人急冲冲的上了车。
  傍晚的时候送过来一具尸体,事情十分紧急于是陈妃的同时小白来到她家接她。经过尸体检查后,陈妃在尸体检验报上写到。尸体死亡时间2009年12月26日,距离现在不到24个小时。可是他们送过来的尸体竟然是一具白骨,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而且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这具白骨的颜色逐渐有着变化。从开始的白色渐渐变成了黑色,这是有着多年验尸经验的陈妃也无法解释的现象。
  从白骨上留下的迹象来看,只能看出这个人死亡不到24小时。除此之外在不能获得其他的信息了,不过奇怪的是在白骨的颈部带着一个挂表。挂表做工十分别致,另一面是指南针。
  陈妃将这件奇怪的案子交给了陆飞,在陆飞的询问下。送来尸体的人告诉陆飞:“那个人是我在半路上捡到的,当天晚上正是26号晚上。当时天很黑了那个人躺在马路上,我停车之后他站了起来说是要我捎他一段。我就带着他往沈阳赶,我看到他躺在后排座的椅子上。起初我还以为他很累睡着了,可是没想到一到沈阳市里他就变成……变成白骨了。这……这简直……太可拍了!”
  他叫白明是抚顺来沈阳办事的,他所指的半路上刚好就是割瓦尼俱乐部的前面的主道。这么说来那个人极有可能是从俱乐部出来的,可我们之前三番五次到那里去也没发现什么不对。
  如果想发现什么必须从这具尸骨上寻找,陈妃带着尸骨的样本到省里寻求帮助。陆飞决定对犯罪嫌疑人宇文轩进行全城围剿,因为五个孩子的案件我受了不少的苦。因此陆飞让我回家休息几天,闲来无事的我游走在网页上。
  最近一段时间也很少关注网络上的消息,我点击浏览新闻。最近流行一个团体,她们自称自己是虐光族。这不难理解因为她们有自己的解释,虐光族就像以前的夜猫子。就是白天正常的共工作而活动的时间就在晚上,而且很晚甚至一整夜都不睡和派对或是朋友们娱乐。
  我突然感觉这个新奇的名称很有意思,所以我深度的查找了一下这个团体的有关信息。我查到了她们的微博,在上面有她们族长的宣言“每天都有24小时,分为白天和夜晚。而我们却选择了后者,夜晚的12小时。——虐光族。”
  微博整体的颜色已深紫色为背景,画面是一个黄昏。夕阳正挂在右上角依依不舍的向白天做着告别,仅有的余晖照的它周围从盈白到紫色。背对着我的一个断木上坐着几个人,由于是背光坐着因此只有黑黑的轮廓却看不清脸和衣服的颜色。在这些人的左边有一个很高的摩天轮,静止在即将来临夜幕的氛围中。而右面三个会动很酷很有个性的炫彩字,交替的闪动着。
  我点开了他们之前发过的微博,从第一章开始看着。他们好像写的比较少但是相片比较多,全部是她们举行派对上的相片。在这一张相片上我认识了虐光族的族长米娜,一个看上去其实很阳光的女孩。不知道为什么她偏偏成立了这么一个团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我一直从2008年1月份看到了2009年5月份,正在我翻看下一张相片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他,具体说应该是它。那个男孩的脖子上挂着那个别致的挂表,难道这个男孩就是现在的死者?
  齐松明22岁,2009年5月加入虐光族。“他胸前那块挂表我很喜欢,我想出一千块钱买。可是松子(齐松明)说啥都不肯卖,之后他给我讲了一个很久远的故事,之后我才知道挂表对于他的家族有多么的重要。”这些就是米娜当时在微博里写到的。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