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18 章 18
第 18 章 18
  疏虞引着风夕颜出了正殿,明儿紧随其后。刚出了门,迎头便碰上了碧落。碧落远远朝着她们一笑,“清影姑娘,那日您身体不适,匆忙出了宫门,奴婢未赶得及寻来太医,被公主一阵好骂。”说着便上来推开明儿扶着风夕颜的手,明儿被挤开,心中有气却不得发。只得亦步亦趋地跟在她们身后。
  夕颜不落痕迹地错开碧落递过来的手,心里一阵讥讽,这宫里的人果然个个都是演戏的好手,上次在寻月湖害的自己不舒坦,今日却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碧落脸上有些不自然,收回自己的手,接着说:“公主知道后责骂奴婢不知礼数,知晓清影姑娘今日进宫,赶忙遣奴婢过来赔罪,顺道请清影姑娘过去一叙。”
  风夕颜暗道,真不知这一叙能又能叙出什么自己不知晓的事情呢。本就是倦怠至极,哪有闲情逸致去趟这趟浑水。于是推辞道:“清影今日疲惫十分,恐言语失礼,怕是要辜负公主一番美意了。”
  “清影姑娘说笑了,自家人说话哪里谈得上失礼不失礼的。”碧落掩口而笑,似是嗔怪风夕颜见外了。
  “自家人?”明儿看着风夕颜,不明就里。
  “清影姑娘难道不知道么?大皇子昨日已请旨求皇上为您二人赐婚呐。您马上就是大皇子妃了。”碧落看着风夕颜脸上不可置信地表情,很是得意。
  “清风公子终于开窍了!”明儿兴高采烈地拍了下手。
  “明儿,不得无礼,怎可直呼大皇子名讳。”风夕颜有些不高兴,明儿撇了撇嘴角,难道小姐心中那个坎还是没过?
  碧落笑笑:“大皇子那般风姿卓越的人,清影姑娘真是好福气呀!”明儿不屑地瞪了一眼碧落,心里暗道:到底是谁好福气,我家小姐岂是泛泛之辈。
  碧落自动过滤掉明儿那不屑的眼神,继续向风夕颜说道:“这更深夜重的,清影姑娘,咱还是快些吧,久了,公主可是要着急的。”
  疏虞也是极具眼色之人,道:“既是如此,那清影姑娘待与公主聊完可自来找奴婢,奴婢便在这偏殿等候。”说完鞠了一礼便告退了。
  风夕颜脑子早已被“赐婚”二字击成一片空白,哪里还顾得上思考眼前的情状,被碧落一拉就随着走了。明明是关乎自己一生的事情,自己却总是最后一个知晓。这么大的事情,清风却不曾与自己商量,下午谈话间也不见轩辕晔提及。他们当她风夕颜是什么?可以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不相干事物么?
  明儿见风夕颜脸上古井无波,甚是诧异,这不是小姐自小就盼着的事情么,怎么这会反而没有了表示,便悄悄附在风夕颜耳边问道:“小姐,你不开心么?”
  风夕颜嘴角浮起一抹苦笑,看的明儿心中一跳,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原本欢呼雀跃的心情顿时像是被人从头顶浇了一盆凉水般。
  风夕颜下意识地将指甲嵌进掌心,她该高兴的,不是么?她不过是小小的花语楼名不副实的楼主,能被华国大皇子看上,这是多大的荣宠,她不是应该感恩戴德三叩九拜感谢着突如其来的好运气么?怎么千万种情绪涌上心头,偏偏缺了欢欣这一种?
  辗转间,已到了轩辕昭羽所居的栖梧殿,明明灭灭的火光透着宫灯在宫墙廊顶摇摆不定,风夕颜哪里有心思去欣赏着栖梧殿的美景。碧落进去通报后,便见一宫装女子从内殿出来疾步上前制止了欲行礼的风夕颜。
  “皇嫂这是做什么?一家人何必如此多礼。”
  风夕颜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公主折煞清影了,捕风捉影的事万万是信不得的。”
  轩辕昭羽似是不好意思地笑笑,“都是我不好,这圣旨还未下来,倒是我心急了。”
  风夕颜心一沉,却听到轩辕昭羽继续说道:“不过清风哥哥那般喜欢姐姐,这事也估计八九不离十了。”
  她不意外地看到风夕颜瞬间黯然的脸色,却故意忽略,“清风哥哥一直都在为这你二人的婚事周旋。”
  清风哥哥,那不是她风夕颜对他专属的称呼么?何时被别人也用的如此顺口。周旋,这是个什么词?怎么听了都是百般不顺的意思。怪不得轩辕晔下午对于赐婚之事绝口不提,怕是对她这个小小的没什么实权的楼主心有不满吧。对啊,她不过是世间平凡女子,给不了他安邦定国的利益。
  轩辕昭羽请她进了内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意兴阑珊地应着轩辕昭羽的话,明儿都有些昏昏欲睡了。轩辕昭羽却依旧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碧落倒是听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的附上自己的意见。
  明儿满腹牢骚,不知道这主仆二人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忽听到有人来报“大皇子来了。”明儿迷迷糊糊间听到“大皇子”正欲分辨,却是一个激灵,大皇子不就是清风公子么,他怎么到这儿来了,难不成是来接小姐回去的,想到这她美滋滋地转头看向风夕颜,却见她也是一阵惊喜,却又被平淡瞬间掩盖了去。
  清风进了内殿,见到风夕颜和明儿,显然一怔。风夕颜看到他一副意外地表情,讪讪一笑,原是自己自作多情了。起身屈膝蹲下身行了个大礼,“清影见过大皇子。”
  清风的笑还没来得及展开就被这大礼给扼杀了,他心中一滞,说不出的难受,定定的看向地上那行礼之人,不发一语,似要把她看到骨子里。
  风夕颜能感觉到凝在她身上的目光,觉得一阵压迫,这是第一次从他身上发出的压迫感,皇家人特有的冰冷气息,她埋首凄凉地笑笑,将见到他的惊喜散在穿堂而过的冷风里。
  殿里每个人都不自觉的噤声,沉寂,无边的沉寂。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终于轩辕昭羽上前要扶起风夕颜,“皇兄,清影姐姐这是在和你开玩笑呢。”
  风夕颜却固执的拂开轩辕昭羽的手,执意依旧屈膝保持着行礼的姿势。不料却听到碧落一声惊呼,“公主,你怎么了?”她连忙转头去看,却发现轩辕昭羽脸色苍白,倒在清风怀里,吐气如丝,“皇兄,我没事,快让清影姐姐起来吧。”
  清风并没有理会依旧行礼的夕颜,只是抓起轩辕昭羽的胳膊,一把脉象,眼神掠过风夕颜,似痛惜,似悔恨,似失望,夕颜全盘收在了心底,唯独没有他平常看她的宠溺和喜悦。
  清风自始至终都未说一句话,抱起晕厥过去的轩辕昭羽越过她的眼前,留下灰暗的剪影。
  风夕颜试着站起来,可屈膝太久了,腿脚发麻,一个踉跄又倒了下去,明儿赶紧扶起她,她却摇了摇手,“明儿,我自己来。”说着挣扎着摇晃着单薄的身体颤颤巍巍地站立起来,脸色也变白了几分,苦笑着道:“我们走吧。”
  明儿点点头,二人移步出了栖梧殿,发觉夜风说不出的冷,影影幢幢的花木在暗里看不出原来的形状,脚下的青石小道也辨不出先前悦人的颜色,不知名的啁啾声和着怅然的晚莺的鸣叫拉扯着夜里本该平静地寂寥。
  风夕颜在前跌跌撞撞,明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也只能小心护得她周全,本该可喜可贺的事情被有心人讲来都逃不脱阴谋的味道,明儿相信小姐是懂得的,可是理解与接受往往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只得叹口气,心也不觉得黯然起来,脑海里拂过雨溪的脸,终于有了一丝欣然。
  可是百密终有一疏,她即使再小心翼翼,却还是免不了风夕颜受伤害,比如现在,在前面心不在焉走着的风夕颜就一个趔趄崴了脚,明儿又急又气,恨恨道:“小姐,你个笨蛋!”
  风夕颜看着明儿那一副明明很关心却还要装出狠心地样子,收了心思,笑道:“姐姐这么笨,你这个做妹妹的能聪明到哪里去?”
  明儿蓦地眼泪就收不住了,抱着风夕颜痛哭起来,“小姐,你怎么这么傻,你那么喜欢他,为何不与他说明你心中所想所思,你不说,他也不说,二人一直都在猜忌琢磨,谁知道彼此都在想什么,这样下去,你们会越走越远的。感情这种东西,是要说出来的呀!你究竟懂不懂?”明儿抬起泪眼看到风夕颜一脸的迷茫。
  “我……我……”风夕颜喃喃不知所措,别过头去,忽视掉脚上传来的阵阵疼痛,“我毕竟欠他太多。”
  “那你就去还呐!”明儿抓着风夕颜的肩膀大声说道。
  “还?怎么还?我欠他的可是一条命啊。”风夕颜看向远处的栖梧殿,轻声说。
  “这……这和感情没有关系,你喜欢他是你喜欢他,你欠他是你欠他,不能混为一谈!”明儿语气软了一些。
  “呵,不能混为一谈么?可是我欠的我喜欢的,是同一个人。早已经混的面目全非了。”风夕颜眼神迷离看向明儿。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喜欢他,你要和他在一起的。”明儿依旧不死心。
  “只要他开口,我就是粉身碎骨也要与他一起的;可是他心若不肯,我若说了,便是种变相的索取。我欠他已太多,怎还有脸去要求什么。”夕颜轻轻脱去右脚的鞋袜,手抚之处早已肿了许多。
  明儿知道自己是说服不了她,但还是倔强到底,“这不一样!”
  “明儿,事情远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夕颜手轻轻揉着红肿的脚,忍着痛,蹙眉。
  “到底是我想的简单,还是你想的复杂啊!”明儿真想把她脑子掰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构造,气愤地吼道,声音都嘶哑起来。
  说完也不理会背后风夕颜的呼唤,她要回栖梧殿去找清风公子,不仅仅是风夕颜扭伤脚的问题,还有这两个自以为是的大笨蛋最大的感情症结。这般想着,脚下更加的轻捷飞快。
  清风听说夕颜留在皇宫之后,便从琅嬛苑赶到了皇宫。正欲询问夕颜在何处,却见一个小宫女说撷月公主身体微恙,其实公主身体生病本不是什么大事,但作为雪千婳的引子,阴寒体质的人必须保证血的纯净,关系到夕颜的性命,他不敢马虎半分。他不敢告诉夕颜:桃笑之毒即使解了,可是中毒之人也是活不过二十五岁。
  当日风逸尘也并不是因什么风寒亡故,而是她期限已至。清风是知晓夕颜的脾性,她若是知道了自己活不过二十五岁,怕是会一个人偷偷躲起来,躲在他找不到的地方,了此残生。他与老天在赌,哪怕是搭上自己的性命,只因他输不起她。
  那么多日子未见她,只因轩辕晔并不十分同意这一桩不能给皇室带来半分利益的婚姻,他本是不在乎这些虚俗的东西,可是他不想让她默默无闻的就跟了他,他要中原大地都知道他娶了她,风夕颜,世上他清风最爱的女子。
  或许,爱之深,太怕失去,所以才迫不及待地要得到世人的认可,方才觉得可靠。
  不想却在栖梧殿见到了她,那么多日未见她,看到她又憔悴了许多,心中一痛,正要微笑着牵起她的手,她却行了一个大礼,一句“大皇子”将他深深凌迟,她是在怪他吧,本想着给她一个惊喜的,却还是让她误认为他骗了她。还是她本就知道,所以才避之不及的想要与他保持距离。
  他定定看她,想看出个所以然,她却固执地不肯起来,轩辕昭羽在拉过她之后面色转白,他把脉却是心中一惊,轩辕昭羽居然也中了冰蟾毒。他知晓她有时虽也是狠戾,却从不会无缘无故害人性命。可前日里,明儿才问他要了冰蟾和雪莲,说是夕颜要用,他便允了,谁知这先是小皇子中毒,后又是轩辕昭羽中毒,这其中怕有蹊跷。他担心她,却顾及到轩辕昭羽的性命,只得委屈了她。
  清风抱着轩辕昭羽进了内室,碧落在旁焦急万分。
  “殿下,公主没事吧?”
  清风看她一眼,碧落只觉浑身冰凉,赶紧噤声。
  这时外面一阵喧哗,原是轩辕晔来了,清风不发一语。轩辕晔制止了众人的跪拜大礼,连忙奔到榻边,怒容顿现,“怎么回事?!”
  碧落战战兢兢地跪下:“奴婢也不知,只是公主刚才在拉…….”
  “拿刀来。”清风打断了她的话,皱了皱眉,冰蟾毒一入体,便侵入五脏六腑,无法运功逼出,他的血却是能解百毒的。碧落看看清风,又看看轩辕晔,不知道是继续说下去还是去取匕首。
  轩辕晔一拍桌子,怒道:“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见风儿的话!”
  碧落连忙吩咐人拿来一把精致的匕首,只见清风取过匕首划伤自己的手臂,滴了一盅鲜血,碧落接过盅,喂轩辕昭羽喝下。大家都盯着轩辕昭羽,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还不快给风儿包扎伤口。”轩辕晔又是一声吼,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是。”说话的正是随着轩辕晔来的林之然。
  林之然敛了一脸的惊讶,拿过早已纱布,不疑有他,纱布是轩辕晔让人早已经准备好的,说是到时会有用,没想到真的用到了,华皇倒是神机妙算。
  “不用。”清风淡淡开口,起身欲离去。
  轩辕晔取过纱布,也从檀木雕花的椅子上起身,“那么,就让父皇来。”
  清风脚步一滞,转身看到轩辕晔满目的恳求,点了点头,他不管如何,都是他的父皇,是母妃爱过的男人。
  轩辕晔仿佛瞬间从轩辕昭羽昏迷的怒火中恢复,满脸欣慰的为清风细细包扎,清风始终都是淡淡的,不发一语,心底却仿佛有个地方塌陷一角。屋子里很静,没有人说话,空气仿佛凝滞在这一瞬。
  不过也只是一瞬而已,明儿的到来打破了这“父慈子孝”的天伦喜乐局面。
  轩辕晔见到来人是风夕颜身边的丫鬟有些恼怒,“没规矩!”
  明儿赶忙跪下,“皇上恕罪。”很是敷衍。
  “可是夕夕出了什么事?”清风不着声色地移开包扎好的手臂,心里有些慌乱。一旁的轩辕晔却是脸色差到了极点。
  “小姐她崴到脚了……”明儿还未说完,面前刮起一阵风,清风已没了人影。明儿忽略轩辕晔满脸的暴怒,行礼告退,追上清风的脚步。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