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19 章 19
第 19 章 19
  清风与明儿走后,轩辕昭羽才缓缓睁开眼睛。
  “羽儿,你醒了!”轩辕晔覆上轩辕昭羽的头发,满目慈爱。
  “父皇,发生了什么事?”轩辕昭羽看着满屋子的人,不明白自己怎么在拉了舞清影之后就晕倒了。
  “公主,您刚才晕过去了,吓死奴婢了。”碧落扶着轩辕昭羽坐好。
  “本宫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晕倒?”轩辕昭羽不明就里。
  “公主,您在晕倒前可有何异感?”林之然上前一步。
  “本宫觉得呼吸困难,腹中绞痛。”轩辕昭羽照实说来。越说心中越惊,听闻小皇子死前也是如此症状,看向林之然,他面上讳莫如深,“你是说,有人要害本宫!”
  “臣下也只是猜测而已。”林之然低下头去,心中却是诧异,轩辕晔对此并无惊讶之感。
  “公主是在拉清影姑娘时,被清影姑娘一把甩开,而后才昏厥的。”碧落话音刚落,便有一个小宫女跪下说道:“奴婢记得小皇子也是在和清影楼主她们主仆二人玩耍后才……”说到后面她深深埋下头去。
  “舞清影!好,好你个舞清影!”轩辕晔急剧的咳嗽着,御前太监管事高瑞赶紧上前给他顺气。“皇上,您先别生气。”
  “父皇,您是说舞清影要害儿臣。”轩辕昭羽似是疑惑,舞清影完全没有害她的动机。“儿臣认为此事尚存疑点,舞清影为何要害宸儿与羽儿呢?”她凌厉的目光扫过跪在地上的那个小宫女,她一阵哆嗦。
  “公主所说的舞清影可是花语楼楼主?”
  “正是。”
  “臣听闻大皇子殿下想要皇上为他与舞清影赐婚,皇上未允?”林之然小心翼翼地问出口,“怎么,你对朕有意见?”
  “臣惶恐。只是不知这二者之间是否有联系?”林之然慌忙跪下,但眼神坦然看向轩辕晔。
  轩辕晔诡异地一笑:“自古君王欣赏聪明的臣子,可不是自作聪明的臣子。”
  林之然一怔,只得心有不甘地低下头去,“臣知罪。”
  “朕限你在三日之内找出这下毒之人。”轩辕晔起身,“羽儿,你好生休息。”
  “臣领旨。”林之然恭送轩辕晔出门。
  出了栖梧殿,轩辕晔问高瑞道:“高瑞,确定那纱布里是三日忘情蛊么?”
  “奴才确定无疑。三日必将情忘得干干净净。”高瑞连忙回答,“只是奴才有一事不明,小皇子他……”
  “你的问题太多了。”轩辕晔拂袖离去,只剩高瑞跪在原地“奴才该死”的声音。
  轩辕昭羽问过林之然后,也遣离开了,她虽讨厌舞清影,却不十分相信她会下毒害她,这么明显败露的伎俩舞清影想必是不会用的。碧落看她不信,也不再多说什么。
  清风和明儿赶到风夕颜崴脚的地方时,看到她在翊郇墨的怀里一脸的笑颜。他挡住明儿的呼喊,静静地站在夜色里,隐了身影。
  “夕儿,怎么这么重?”翊郇墨依旧是放荡不羁的调笑,而隐在暗处的清风听到翊郇墨叫她“夕儿”,浑身一震,她竟是连自己的秘密也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她仇人的儿子,二人竟已是这般关系了,想罢,他落寞的离开,明儿看着不争气的小姐,也愤然离去。
  “别叫我‘夕儿’。”风夕颜挣脱不开他的怀抱,也便由着他去了。
  “旁人叫的,为何本王叫不得?”翊郇墨低头附在她耳边“夕儿”“夕儿”叫的更欢了。
  夕颜疑惑明儿去了何处,这般久了还未归来。怕是在生自己气呢,说不定早已去找疏虞去了。
  “墨王能帮我寻疏虞么?”她抬头正对上翊郇墨探究的目光。
  “当然,可是夕儿怎么报答本王呢?”他温热的气息吹在她耳边,她耳根一红,挣脱着要下去。
  翊郇墨的手臂却箍的更紧了,恢复了正经,“好,我带你去找她。”
  翊郇墨抱着她一步一步地走着,将那些黑暗全抛在了身后,夕颜忽然觉得莫名的心安。他身上有龙涎香的味道还隐约夹杂着些不知名的花香,闻着甚是舒心。正走着,他却忽然脚步一顿,夕颜抬眼看他,只见他带着孩子般顽皮的懵懂样子问道:“你去找疏虞做什么?”
  夕颜没好气地看他一眼,用手指了指天,“睡觉!”
  “你……你……”翊郇墨“咬牙切齿”加“目瞪口呆”,“你什么时候改变取向了?”
  “什么取向?”夕颜不明白,忽然醒悟过来,“你脑子里一天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是说让疏虞领着我去休息。”
  翊郇墨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我就说呢,夕儿连我这样一个大美人都不放在眼里,怎么可能会喜欢上疏虞?”
  夕颜看着他一副“你说是吧”的表情,特想一脚踹走这个妖孽。闭上眼睛不再理会他。翊郇墨看到怀中的人闭上眼睛,扬起一抹妖冶的笑容。
  “鬼知道疏虞是谁?睡觉,恩,哪里都能睡。”翊郇墨坏坏一笑,点了她的睡穴。抱着她回了他自己的寝殿。
  次日醒来时,风夕颜睁开眼,大吃一惊,身旁是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长长的睫毛在眼睑投下斑驳,嫣红的嘴唇,宛若单纯的婴孩,心底却是怎么也看不透的。
  “看够了么?”翊郇墨勾起唇角,睁开眼,漆黑的眸子让人一瞬间陷入其中。
  她嗔笑道:“真想毁了这绝美的皮相,看你以后还怎么招摇撞骗。”说着手就要往翊郇墨的脸上去,翊郇墨抓过她纤细的手,翻身将夕颜覆于身下,毫不意外地看到她面色一红,从她手上取过帕子,上面粘着一些白色的药粉,“你来真的?夕儿真是狠心呐。”
  “看着不顺眼。”夕颜双手被擒住,动弹不得。
  “看的多了就顺眼了。”翊郇墨说着俯身下去。
  夕颜看到一张放大的脸就在自己鼻端,脸越发的红了,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怎么,紧张了?”翊郇墨好笑的看着刚才还张牙舞爪,现在却乖巧万分的人儿。
  “哥哥,哥……额!”翊倾尘一大早就被这香艳的一幕所雷到。再看翊郇墨身下的那个人,“啊!”翊倾尘的叫声响彻了整个宫殿,还惊飞了几只正在树上打盹儿的鸟儿。紧随其后的寒颀洛也是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什么情况?
  夕颜一把拨开翊郇墨,“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说完她将目光投向翊郇墨,期待着他来解释。
  翊郇墨衣衫不整,把玩着风夕颜一缕头发,笑的如痴如醉,不解释。
  妖孽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风夕颜正要拿开他的手,却听到身后轩辕晔的声音,“舞清影,你好大的胆子!”
  她正要回身请罪,却听到轩辕晔又一声,“风儿,如此水性杨花,你也要么?”
  她突然就觉得整个天都塌了下来,没有半分声响,就那样直挺挺的砸向她,毫不留情,刚正不阿。她握着翊郇墨的手,动作定格,直到翊郇墨抱她躲避那些要上前抓她的人,她一直都保持着那个苍凉的手势。
  翊郇墨飞身抱她出了殿门时,外面却早已是侍卫林立,哪里套的掉,命运是无形的手,给你设下圈套,无处可逃。没有巧合,只是阴谋,但主角却后知后觉。
  “墨王,莫要为难我们的好?”高瑞奸细的嗓音,刺得夕颜耳根子生疼。
  “如若本王就是要为难你们呢?”翊郇墨看着躲在自己怀里的人,她在瑟瑟发抖。
  “还请墨王为两国利益着想,将此等歹毒之人交与我等。”林之然也在一旁帮腔。
  “哥哥,你……”翊倾尘一跺脚,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
  寒颀洛握着她的手示意她安心。向着翊郇墨道,“墨兄,林大人说的对,国事为重。”
  翊倾尘听到此话心中一凉,不觉出声,“寒颀洛,如若今日是我要被抓,你要如何?”
  寒颀洛一怔,没想到倾尘会问这样的问题,笑道:“说什么傻话!”避而不答。
  翊倾尘却不依不饶,“是国事为重吧。”话语凉凉出口。
  寒颀洛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并未接话。倾尘忽然就羡慕起那个被抱在哥哥怀中的女子来,有一人敢为自己抵挡千军万马,该是何等的幸福啊!
  几个欲上前抢人的兵士全被翊郇墨踢翻在地。倾尘的心跟着一紧一紧的,欲上前去帮助哥哥,却被寒颀洛拽住,“胡闹!”
  倾尘用力挣脱出自己的手,“我只是个小小女子,做不到太子殿下这般以国事为重!”说着她冲上去站于翊郇墨身旁。
  周围的人都是呼吸一滞,二人本就生的几分相似而且都是天下绝色,只觉得世间至美画面当如是。翊郇墨发丝飞扬在风中,殷红的衣角卷起,他抱着怀中的人,眼神狠戾盯着围着他们的侍卫。翊倾尘一身青衣,白色的流苏鼓成羽翼,柔弱的身影惹人怜惜,脸上却是一派凛然。寒颀洛看着空荡荡的手心,抿了嘴唇,看着被包围在中心的倾尘。
  一时之间没有人再敢上前,冷战,对峙。
  翊郇墨却觉得腰上环着的手臂一松,心中不安起来,却看到夕颜朝他一笑,凄美,荒凉。
  “谢谢。可是总要面对,你不该卷进来的。”说着已飘然走到了林之然面前。
  “林大人,这一切都与墨王无关。”
  林之然鄙夷道:“这是自然。难道墨王会与你此等歹毒之人扯上关系么?”
  夕颜笑笑,倒是自己多话了。
  夕颜被带走后,整个宫殿一瞬间陷入死寂。
  “哥哥,你没事吧?”倾尘轻轻扯动翊郇墨的衣袖,翊郇墨无力地摆摆手。看到寒颀洛一脸深思。
  “你想说,我今日冲动了?”
  寒颀洛点点头。顿了顿,“你不是真的爱上清影了吧?”
  翊郇墨看着他,笑笑,不发一语。
  “哥哥若是不喜欢她,怎么可能拼了命的去救她?”倾尘对于寒颀洛的问题嗤之以鼻。
  寒颀洛看她一眼,意味深长,“倾儿不了解男人。”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无情,冷血,自私。”翊倾尘有了哥哥撑腰,说话也丝毫不顾忌。
  寒颀洛一愣,消化着这几个词语深层次的含义。
  “行了,你们小夫妻要吵回去吵,本王累了。”说完,他径直走向床榻,压根不管这房内还有没有人。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