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21 章 21
第 21 章 21
  不过两日时间,就变了天,艳阳天转而被乌云遮蔽。
  议事殿内,轩辕昭羽不顾碧落的阻拦,奋力地争辩。
  “父皇,儿臣以为舞清影毒害一事,另有隐情。更谈不上她一个小小的楼主觊觎皇位,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当轩辕昭羽听到舞清影要被以谋逆罪论处时,她大吃一惊之余又有点啼笑皆非,虽说朝代更迭是必然之势,能者居高本也无可厚非,舞清影,虽听闻她手段狠辣,但自从见面之后才发觉她也不过尔尔,一个身上弱点百出的人怎可能居上位,笑话!所以她打死也不相信舞清影会谋逆。
  轩辕晔显然没有料到昭羽有此一问,他看了一旁淡淡喝茶的清风,见他没有任何反应,于是清了清嗓子道,“羽儿,知人知面不知心。”
  轩辕昭羽却觉得更加好笑,“父皇这般草草了事,可是为了保护什么人,或是遮掩什么事?”说着眼睛瞟了瞟清风。
  “放肆!”轩辕晔遭人质疑,本就心虚,怒道。
  清风依旧不温不凉地用白瓷盖子磨着光滑的杯口,不发一语。细微的摩擦声像是刺在人心上一般,说不出的怪异难受。
  “皇兄,不觉得此事疑点重重么?”轩辕昭羽不理会轩辕晔的震怒,转向清风,她不相信清风会对关于舞清影的事情无动于衷。
  清风缓缓抬眼,看着在殿中雍容典雅地站着的昭羽,面无表情,眼内更没有昭羽期望出现的情绪。“什么疑点?”只那么一瞬,他又开始摩挲这那白瓷的杯盖,仿佛说话另有其人。
  轩辕昭羽愣住了,她不敢相信这个前一个月还为舞清影甘愿俯首他人的淡漠男子现在居然这样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还是说他本就如此,从来就不曾将任何人放在心上,果真如传言那般舞清影与他不过是棋子一颗,他真正要的是这锦绣江山。
  她越想越越惊心,看他的风淡云轻只觉得虚伪不已,不由得后退一步。那遮在光影中的眼无疑是无底深渊,舞清影掉进去了,她也掉进去了,幸好,醒悟的早。
  “羽儿忘了么?太祖创下这江山时,历经了多少磨砺苦难,却因一女子险些葬送了自己的三千功名。那女子便是毒害皇嗣,仗着自己太祖的专宠,将手从后宫伸到了前朝,勾结朝臣,动摇国本,祸乱我华国基业,太祖崩,此女更是独揽大权,任人唯亲,将好好的朝廷搅和的七零八散,文帝年弱奈何她不得,只得任其摆布,但却暗中联络忠贞之士不断壮大自己的势力,终于于瑶华二十七年发动宫变,夺得大权,我华国才日益壮大,得今日之局面。”轩辕晔娓娓道来,神采飞扬。“只是…….”
  “只是什么?”轩辕昭羽虽晓得瑶华二七那次宫变,但对细节却是不甚了解,敛了对清风的失望,提起裙摆优雅地坐于右边的紫檀琼花叶镂空的椅子上。
  “只是那女子亲党根深盘踞,在清扫余孽时仍是不免有漏网之鱼。”
  “那女子是何人?”轩辕昭羽甚是好奇。
  “那女子同与太祖师从于玄机老人,名唤风琉璃。”
  “玄机老人已逝,可惜了。那女子可是生的姿容非凡?”
  “哼,羽儿难道不知红颜祸水么?琉璃虽美,却终究比不得翡翠,算不得上品。”轩辕晔呷了口茶,不以为然道。
  “那可有找到余孽藏身之地?”轩辕昭羽虽对风琉璃好奇,见得轩辕晔不愿再谈,便问其后人。
  “那风琉璃死后,其亲党也死的死逃的逃,剩下的并不能对朝廷造成多大的威胁,文帝仁厚便不再追究。听闻一支逃到了祈国,更是奈何不得。”
  “儿臣听闻天祈有位战神将军名唤风岚,这二者之间可有何联系?”轩辕昭羽看向华皇。
  “羽儿说的不错,也亏得他们风氏一族居然如此大胆,连姓氏都没换。”轩辕晔顿了顿,道:“不过,他们连谋逆都传承的如此顺畅,又有何事是他们不敢为的呢?”
  轩辕昭羽精致的金色护甲有节奏的敲击在梨木方桌上,想到了那个战神一般的男人金戈铁马,热血沙场的辉煌,可惜了终是在最耀眼的时候,如星般陨落了。她叹了口气,功高盖主,自古君王最忌。指尖轻划梨木方桌,她撤回自己的思绪,这次来可不是听父皇讲故事的。
  “父皇,儿臣还是……”还未说完却被轩辕晔打断。
  “父皇知道你要说什么。羽儿,你可知那舞清影是何人?”轩辕晔虽是在问轩辕昭羽,眼睛却看向清风,后者依旧保持着他淡漠的姿态。
  “…….”
  “她本名唤作风夕颜!”轩辕晔对于轩辕昭羽吃惊的反应甚是满意。“他们风家的谋逆可是代代相传。”
  “那父皇何不把她交给祈国,这样我瑶华与天祈因风氏所引起的不快不是也能消除么?”轩辕昭羽虽是惊诧,却也迅速调整了过来。
  “羽儿别忘了,她背后可是浮华满天下的花语楼。若是将她交给了天祈皇帝,岂不是……”
  “儿臣明白,若没了风夕颜,大皇兄便可将这花语楼牢牢地掌控在手中,而花语楼更不是简单的风花雪月场所,连同咱们瑶华的琅嬛苑,天祈的阑珊小筑,还有胡平的玛奇花都掌握着各国的各种消息。皇兄若是将花语楼纳入掌中,岂不是等同于坐拥整个天下,那羽儿可是要先恭喜大皇兄了!”轩辕昭羽忽略掉轩辕晔那张越变越黑的脸,无比讽刺地恭贺清风。
  清风依旧是没有一丝情绪,只是意味不明的看了看一脸讽刺的轩辕昭羽,起身紧了紧袖口,
  “我先告辞。”
  他始终自称“我”,轩辕晔很是不满,却又无可奈何。点了点头,由他去了。
  轩辕昭羽目送清风离开,他始终平静,她始终笑的勉强,他终究不是良人罢。回过头,却看到轩辕晔若有所思看着清风离开的背影。
  “父皇老了。”轩辕晔重重地叹了口气。
  轩辕昭羽才细细的端详起来,光阴穿梭,她竟没有发觉,父皇已是苍老了许多。仿佛一夕之间,父皇的白发添了那么多。她起身缓缓走过去伏在轩辕晔的膝边,希望找回儿时那般天伦之乐,可是人终是要长大,终是会老去,就连最亲最近的人或事,一不留神就变得面目全非,是因为变化还是本来就是那样,谁也说不清,她静静地将头枕在父皇的膝盖上,听着轩辕晔喃喃道:“父皇老了,真的老了。父皇总有一天会死去的。”
  “父皇说的什么话,父皇天纵神权,必然风姿永在,康健长存的。”她抬起头仰望着轩辕晔,看到他眼角被岁月刻下的痕迹,一阵难过。
  轩辕晔慈爱地拍拍她的头,笑道:“是人总会死的。”他眼里闪过伤感,手摸着椅子上的烫金龙头扶手,缓缓道:“这位子总得有人来坐,而且只能是轩辕家的人来坐。”
  隔了一会儿,他看了轩辕昭羽一眼,“对于风夕颜的事情,朕知道你在怪父皇。可是,羽儿,生为皇家人你该晓得,是不能有真情的。”他感觉到膝上的人一僵,继续说道,“况且不论她是否是风家的人,或是她掌握着四国要况,就风儿对于她的感情就够她死一千次了。一个帝王,更不该用情如斯。”
  “父皇决定要将这江山交与皇兄手里么?”
  “宸儿年幼,必然为人所控。风儿心思就连朕都难以捉摸,是为帝的最佳人选,朕更不能让他有任何弱点。只是可惜宸儿了。”
  “宸儿他……”轩辕昭羽心中一惊。难道真正下毒的是父皇?
  “是朕对不起他。谁能料到宸儿会饮了那杯要给她风夕颜的茶呢?天意如此,罢了。”轩辕晔哀叹一句,果真是报应么?
  “那儿臣呢…….?”轩辕昭羽将早已掰断的精美金色护甲藏于袖筒内,鼓起勇气挤出自己的疑问,膝盖早已因为用力支撑泛出隐隐疼痛。
  “若风儿不能忘情,朕所做的一切岂不是徒劳一场。”轩辕晔略带歉意的看着低下头去掩饰一脸悲伤的轩辕昭羽。
  “那……那父皇…….可有想过……若是皇兄不肯出手……相救呢?”轩辕昭羽只觉得一阵寒意从心底蔓延开,肆虐横行。
  “一个人若有了想要守护的东西,便会有了弱点。你忘了么,他要血千婳,怎么可能弃你不顾?再说了,父皇怎能拿你的生命开玩笑呢?”轩辕晔作为一个皇帝的威严丝毫没有没有因这一点歉意而减少,反而更添了几分神采。
  “可是您已经开了……”轩辕昭羽想要噤声,话还是不由自主的从樱唇里呢喃开。
  “放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碧落!扶公主回去!撷月公主言语失礼,罚禁足栖梧殿一月!”他站起身来气急败坏,甩着宽大的袖子将轩辕昭羽扫开,转过身去,不再看她。
  碧落战战兢兢地跑进来,扶起失魂落魄的轩辕昭羽,退了下去。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