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22 章 22
第 22 章 22
  清风出了议事殿,径直去了牢狱。他需要弄明白心中那份疼痛感究竟从何而来,而自己与那舞清影到底是和关系。
  地牢里因常年不见阳光,弥漫着一股潮湿腐败的味道。他却丝毫不为所动,狱卒的问候他都一一无视。只是在狱卒打开最后一道通行门时,开口问道:“舞清影在何处?”
  狱卒恭恭敬敬地引着他来到了风夕颜的牢房。他看着角落里蜷缩的那个脏兮兮的身影,终于皱了皱他那高贵的眉毛。
  风夕颜察觉到有人注视,昏昏沉沉的睁开眼,见到来人一阵欣喜,又甩了甩头,怀疑是自己的幻觉。又掐了掐自己早已麻木的手臂,那人还是在门口注视着自己,她看着自己满身的血污泥污,再看他一身白衣胜雪,黯然的垂下头去。
  清风看到她来回的目光和脸上的黯然觉得一阵心疼,手便不由得要伸出去,却被自己硬生生的扯回,他对自己生出这样的心疼而觉得烦恼,连话语也变得生硬起来。
  “为何要下毒杀害轩辕宸和轩辕昭羽?”
  她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眼泪吧嗒吧嗒砸在苍白的手臂上,微弱出声,“你不相信我?”
  琅嬛的背叛,雨溪不得已的陷害,明儿被人挑断脚筋,她都撑过去了,不过是在等着他,没想到他竟是这般……
  她瞪大了泪水模糊的眼睛希望将眼前的人看清楚,却竟是怎么看也是一片模糊。
  “我为何要信你?”他强迫着自己不去看她的泪水决堤,更是忽略掉心中那莫名其妙的痛楚,更加恼怒于这种不知名的无缘无故的情绪。
  “你不信我!”她好像听到这世上最好笑的事情一般,没心没肺,毫无形象地笑起来,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他终是不忍心起来,想起来这里的初衷。
  “我与你是何关系?”他依旧面无表情,眸子却是一片讳莫如深。
  她已没有力气去深究他眼里的情绪,从他质疑她的那刻开始,她的世界就已经全线崩溃了。
  “大皇子怎会与我这等囚犯有何关系呢?还是速速出了这等肮脏之地,免得污了你金贵的身份。”她将头埋在膝间,闷闷出声。
  他见她这般,心道这般不知好歹,轻哼一声,拂袖离去。
  她听到他离开的脚步,才敢抬头看他离去的身影,明日问斩,最后一面了,哪怕只是背影,她也想深深的刻在心里。直到听见重重的通行门上锁的声音,眼前一黑,才瘫软在地。
  翊郇墨和翊倾尘见清风走远后,才从阴影中走出来。
  “哥哥,看来我们得改变计划了。”倾尘贼兮兮地瞧着四下无人,全然没有泱泱大国公主的风采,倒像是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翊郇墨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堂堂一国公主怎么这般没出息、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成何体统?”
  “有其兄必有其妹。你堂堂一国皇子嘴里叼根青草就成体统了。”倾尘不服气的一把抓过翊郇墨嘴里的青草,以优美的兰花指将其扔到了大地母亲的怀抱。
  翊郇墨摸摸了鼻子,调笑道:“你没在寒颀洛面前这个样子吧?”
  “什么样子?”倾尘瞪着他,一副“你敢说我坏话我就跟你没完”的姿态。
  “就是这幅跟贵族完全没有关系的样子。”翊郇墨遣词。
  “切!我那叫活泼可爱。”倾尘不以为然。
  “相信那个‘文弱太子’在见到你这…….哦‘活泼可爱’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会非常精彩。”翊郇墨捂着嘴“哧哧”的笑起来。
  倾尘一跺脚,“我不帮你啦。”
  翊郇墨连忙拽住她,“好妹妹,哥哥错了,我妹妹那是绝代风华,姿容秀丽,端庄贤淑,孝仁亲厚……”
  “行了,行了,就知道你没一句真话,算了,我说话算话,肯定帮你。说罢,现在怎么办?清风刚才出去了,你要是现在易容成清风肯定遭人怀疑,还是另谋出路的好。”倾尘认真地说道。
  “想不到我单纯可爱的妹妹也会这般深思熟虑了。”翊郇墨依旧不慌不忙的调笑道。
  “近墨者黑嘛。”倾尘也不甘示弱,一语双关。
  “可是现在怎么办?”她将目光投向翊郇墨,他却也是束手无策。
  “哥哥,唯有一计。”她看向翊郇墨,手触上那与自己一样绝美的脸庞,想要抚平他脸上的忧伤。翊郇墨疑惑的看着她。
  “李代桃僵。”她下了很大的决心说出来。
  “不行,我不会允许你受到半分伤害。一定还有其他办法,容我再想想。”翊郇墨瞬间凝重的脸庞,在光与影中交织出瑰丽的色彩。
  “这是现下最好的办法了。若是迟了……哥哥不想倾儿受半分伤害,我虽不甚喜欢她,可是倾儿又怎能见得哥哥伤心呢?”倾尘对上翊郇墨的眼,“再说了,我是商国太子妃,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的。你就放心吧。”说着她毫不迟疑地拉着翊郇墨进入了地牢。
  “这里是人呆的地方吗?”倾尘捂着鼻子,看着翊郇墨正内疚的看向她,遂满不在乎地说,“哟!我的妖孽哥哥居然也有这样常人的一面,看来我真是不虚此行呐。”
  翊郇墨一把拥她入怀,“倾儿,谢谢你!哥哥安顿好夕儿就来救你。”
  倾尘豪爽地用微弱的掌力拍着他的背,闷在他怀里瓮声瓮气地说:“客气客气!嘿嘿”
  二人下定决心叫狱卒开门,那个前几天刚见过翊郇墨的狱卒只得暗叹自己命背,“哎哟,怎么又是你呀,墨王。”
  “什么叫‘又’?”翊郇墨装作不明所以。
  还是倾尘开了口,“狱卒大哥,你开开牢门,舞清影明日问斩,我们来送她一程。”说着举起手中食盒。
  “这位想必是商国太子妃吧。”狱卒并未见过倾尘,但见二人生的几分相似,有听闻墨王之妹嫁于商国太子为妃,才猜测到。
  “大哥真是好眼力!”倾尘嫣然一笑,狱卒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跟着跳出来了,一阵愣神。
  “你到底开不开门?”翊郇墨可没有闲工夫浪费口舌在一个狱卒身上。倾尘依旧是笑的倾国倾城,狱卒这才回过神来,细思量着,揣摩着二人脸上的神色,悉悉索索地开了门。点头哈腰地领着倾尘和墨王到了风夕颜的牢房门口。正要开口,却发觉脚步虚浮,浑身无力晕倒了下去。
  “搞定!”倾尘兴高采烈地看着被迷药迷晕的狱卒,暗示翊郇墨去搜钥匙,谁知翊郇墨像是定住了一般看着牢狱里面的人。她也定睛一看,倒吸一口凉气,那般冷清孤绝的人此刻正像只可怜虫般蜷缩在角落,头发上粘着几只枯黄的稻草,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耷拉着无神的双眼,看着某处。对他们的到来无动于衷,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正要自己动手去拿钥匙,却见翊郇墨一掌劈开木质的牢门,走了进去,颤抖着拥她入怀,细细拿掉她发上的稻草,轻声道:“夕儿,我来了,跟我走,好不好?”
  她这才回过神来,抬头看着来人绝美的脸庞,咬着他的肩膀嘤嘤地哭起来,翊郇墨却感觉不到丝毫痛楚,是因为心痛了吧,他想。
  “哥哥,快点,待会他醒了,你们就走不了了。”倾尘用脚踢了踢地上的狱卒。
  “跟我走,好不好?”翊郇墨再次轻声问道,他期望听到她的回答。
  风夕颜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他,喘着气道:“不……不行,我……不能…….不能出去。”话不成句,又是一阵咳嗽。
  倾尘一脚踢开那个狱卒,上去抓住风夕颜的肩膀,“我们好不容易才进来救你出去,你却不出去。没见过你这般不知好歹的人。”
  “我……我不能连累你们。”她扶住胸口,费力地说道。
  “我们既能想办法进来,也必然能出的去,你又何必这般纠结?你只说你想不想出去?”倾尘对于这种婆婆妈妈的用各种借口搪塞这自己真正意图的人甚是厌烦。
  “我……我不甘心,所以…我想……想出去。”她想到明儿被人挑断脚筋,雨溪遭人胁迫,而自己却要不明不白死在这里,干娘得到自己将死的消息还不知要急成什么样子,还有花涧,还有明月……商国的花语楼,那里有着自己最亲的人,自己怎么能如此这般轻易死掉。
  “那不就结了。”倾尘笑眯眯地看着风夕颜也中了迷药晕倒,拿着早已准备好的人皮面具贴在风夕颜脸上,整好她的头发。三下五除二的换好衣服,顺便拨乱自己的头发,还抓起地上的稻草往头上插了几根,然后好整以暇地看着一旁的翊郇墨。
  “哥哥,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抱着你的心上人走吧。”
  翊郇墨意味深长地看了倾尘一眼,“倾儿,哥哥会回来救你的,等着我。”便抱着风夕颜离开了。守在外间通行门的狱卒看到翊郇墨抱着“翊倾尘”,只是有些诧异,却不敢说什么,谁都知道这个墨王可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只要他不动牢里的人,其他的他们一概不管。
  翊郇墨快马加鞭趁着宫门还未上锁,急急赶出了宫外。心中思量,这琅嬛苑怕是不能去,正在犹豫间,怀里的人醒了,迷药显然不够分量。
  “你快回去救倾尘。”仿佛看出了他的担心,风夕颜顿了顿又道,“救回倾尘后,与我在无崖坡见,我跟你走!”
  无崖坡是华国去往祈国的必经之道,听到她说要跟他走,他一阵欣喜,飞身折回去,去救倾尘。
  风夕颜也策马疾驰向无崖坡,不料追兵来的那么快。而她不知道是该感到荣幸还是悲哀,追赶她的居然是华皇--------轩辕晔。他怕是非得亲眼见到风家彻底绝后才放得下心吧,她冷笑一声,狠狠甩着马鞭,所有的力气都在这里发挥到极致。不料前面又一堆人马,倒是围追堵截样样都全,她心中暗道不妙,抄了左边一条小道,疾驰而去。
  轩辕晔诡异一笑,暗道:自寻死路。跟了上去。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