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24 章 24
第 24 章 24
  寒颀洛抱着翊倾尘回到殿内时,雨已经停了。打发走了伊雪和想容,他才亲手用帕子擦干倾尘被雨水淋湿的头发。第一次这么认真地这么近的距离看她,虽在大婚那夜挑起喜帕时就被她的美惊艳到了,那种尊贵美丽是一个公主该有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而此刻,她绝美的容颜带着脆弱,像易碎的蝉翼透明纯粹,烛光下她的脸折射出柔和的光,青丝半湿半干的被他捋顺在枕畔,还散发着青花特有的清香,更为她添增了几分魅惑。他看着看着竟有些难以自持,倏尔别过头去,不敢再继续看她。
  一摸自己的发也还是湿漉漉的,还是先向华皇去请辞吧。想好对策,他换了件衣服,正欲向外走去。忽然听到她说,“别走,别走。”
  他欣喜着回过头去,却发现原是她的梦呓。
  “别走,求求你,哥哥,你别走。”
  心里有一丝失落,他给她的终是太少了。他伸出手将那柔弱无骨的纤纤柔夷握在掌中,听着她的不断呓语,“不要打我哥哥,不要……”
  梦里的她急的出了汗,他面上一痛,她究竟与那看似洒脱不羁的妖孽经历过什么,不过也是不难猜到了,庶出的孩子还生的这般貌美,在宫里哪能有好日子过。握紧了她的手,他空开揭开自己的发,任如墨的发丝披散开来,卧于她身侧,似是感觉到了温暖,她如婴孩一般蜷缩进他的怀里,寒颀洛嘴角浮起笑意,抱紧了她。
  夜深了,早已没了月亮,所有的温暖与寒冷,干净与肮脏都被黑色湮没,不见踪迹。
  次日,寒颀洛淡定地坐在梨木纹花的方桌旁,抿着上好的进贡的青山云针,敲了敲青花瓷的茶盖,对坐于一旁的人道:“倾儿,这茶不错。”
  翊倾尘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一语不发。倒是想容没好气地瞟了一眼他,暗自道:进贡的东西,能不好么?
  “倾儿,今日这衣服颜色不错。”寒颀洛又道。
  一旁的人还是没有反应,伊雪想要劝阻,却被寒颀洛一个手势制止了。
  “想容,那玉蜉蝣簪是倾儿赏你的吧?”寒颀洛又抿了口已经没有茶水的青花瓷茶盏。
  想容嘴角抽了抽,继续和倾尘同仇敌忾,保持沉默。
  “伊雪,袖口上的花样不错。是自己绣的吧?”寒颀洛又抿了口已经干涸的茶水,没话找话,事实上他连伊雪穿什么衣服都没有看见。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那个还在低头不知道是发呆还是预备发怒的倔强丫头。今早被这个看似柔弱实则“强悍”的丫头一脚踹下了床,一大早看到她满脸的害羞,他心情有些好转起来。可是旁边坐的人似乎不这样想,她现在是又恼怒又恨他不准她出去找哥哥。一阵“喀喀”的声音传来。
  寒颀洛放下正要饮用的干涸茶水,疑惑地向四周看看,“什么声音?”
  “启禀太子殿下,是太子妃咬碎牙齿的声音。”云想容说的面不改色心不跳。
  “倾儿,你……”
  “寒颀洛,你给我闭嘴。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我就咬你!”翊倾尘做出的凶神恶煞的面目并没有吓倒寒颀洛,可是伊雪却是一阵惊愕,想容擦了擦额上的汗,暗道:公主,拜托,一大早的别这么惊世骇俗,行不?
  寒颀洛却是心情更好了,拿起那个没水的茶杯又抿了一口。不落痕迹地故意问道:“咬哪儿?”
  倾尘想都没想,冲着他说:“当然是嘴了,你是用嘴说……”她捂住自己的嘴,面红耳赤,低头找地缝。
  “噗通”有人倒下了,是被雷倒的。
  翊郇墨灰头土脸地赶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诡异的画面。
  倾尘看到翊郇墨,连蹦带跳地扑过去,撞得他一连后退几步。
  “哥哥,你没事吧?太好了,你回来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哥哥,哥哥,太好了!”倾尘紧紧地抱住翊郇墨。
  “咳咳~倾儿,你快勒死我了!”
  倾尘这才恋恋不舍得放手。看到他身上不仅被划伤了好多处,而且脸色也不怎么好。
  “哥哥,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倾尘向翊郇墨的身后看看,没有人。
  翊郇墨踉跄着找了地方坐下,先拿起茶壶往嘴里猛灌了一阵水,面色才好转一些,却染上痛苦之色,缓缓开口道:“我救不了她。”
  他忘不了她滑脱他的手,坠入崖底那凄美的笑容。蚀骨的疼,他就那样生生看着她坠下,从不落泪的妖孽也终是痛到心了。他跟着她跳下时,下落的过程中,本来已是抓住她的手了,她却说崖底的瘴气太重,如若僵持,二人都会死去的;她说妖孽是要祸害遗千年的;她说,她想要他活着;她说如果逃脱她一定会跟他走;她还说她对他动过心的……她居然说了那么多蛊惑人心的话就狠狠地抛开了他,只留他一人将这人间落寞假看成锦绣繁华。
  寒颀洛也是一阵惋惜,想到这花语楼日后的处境眸底一沉,风夕颜既已死,这花语楼怕是华国的囊中之物了,这对商国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卧榻之侧,怎容他人酣睡?
  翊郇墨放下茶壶,平复了下呼吸,幸好中的瘴气不是很深,想到已亡那人说的话,心中一痛。袖中的手又紧了紧,看到寒颀洛眉头一蹙,明了他心中所想。深吸了口气,懒懒道:“花语楼是留不得了。”
  寒颀洛会意点点头。
  本打算不再触痛哥哥的伤疤,可是听到他们俩如此商议,便在一旁凉凉开口道:“哥哥若是如此,她若是得知,会原谅你么?”
  寒颀洛轻咳一声,有些尴尬,心知倾尘怕是冲着自己来的,有些不忍地说:“倾儿,她已然亡故了,还是莫要再提了。”
  “就是因为亡故了,才要提!那是她的心血啊,你们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翊倾尘颤抖着指尖,心中越发的难过起来。
  到底是她天真了,她以为爱一个人便是拼尽全力去守护所爱之人的一切,没想到不过是电光泡影的幻想罢了。人走茶凉,世态炎凉,感情也是肆骨的凉薄,怎一个凉字了的?
  花语楼,是给了自己又一次重生的地方,是让她体会到温暖真情的地方,是她第一次爱上一个人的地方,不过住了段段半月余,却是一生中最灿烂的所有。而他们却要毁了它,毁了那个残存美丽的天堂。她突然想起了,那里有个一和女孩子说话脸就会红的傻呆呆的男子说“一切有我”时信誓旦旦憨厚可爱的样子,呐呐地忧伤猝不及防地漫进心底,潮湿了眼眶:花涧,你过得好么?
  寒颀洛看在眼里,原来自己又一次让她失望了。她那样美好的女子本就值得拥有所憧憬的神仙眷侣般的爱情,可是他心慌了,他怕是给不起。心一急,覆上她葱白的素手,谁料她却迅速抽离,他还来不及触摸到她微凉的指尖,就被凉凉的空气冷冻的回不过神来。
  翊郇墨眼神一闪而过,想说些什么,却最终没说出口。
  感情这种东西是容不得第三人经手的,若双方都不懂得退让,喋喋不休的劝说只会成为委曲求全的前奏,而对于骄傲的人来说,委曲求全本身就是对感情的侮辱。
  沉默,无休止的沉默,最是可怕。
  “倾儿……”寒颀洛收回手,率先开口。
  “我明白,你不必说了,小女子愚钝,不懂你们男人的家国天下,恕不奉陪了!”翊倾尘起身飘然离去。想容轻哼一声,追了出去。
  看着她倔强的头也不回的离去,他心里不安起来,却终是没有站起身来拉住她,他怕越是靠近她就越远。什么时候这种顾虑生根发芽了呢?他压抑住心中的不安,抬头向翊郇墨笑笑,依旧是一派如玉温雅的模样。手指轻叩了三下桌子,又是深思起来。伊雪识趣地敛声屏气地退了出去,她知道那是太子不喜人打扰的习惯动作。
  “她从小被我宠坏了,所以才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洛莫要见怪!”翊郇墨看着伊雪离开,突然正经地说道。
  “是我不够好罢了。”寒颀洛叹了口气,眼神有些迷离,总觉得心绪不稳。用食指压了压眉心,定了定神,道:“墨打算如何做?”
  “先离开瑶华再说,这里毕竟不是我们的地方,做什么事情都不免有些碍手碍脚。”翊郇墨神色一凛,手中不知何时拿捏的茶盏底盘迅速的自掌中飞出直击向梁上,只听闷哼一声,有什么物事应声而落,原来是个黑衣蒙面人,他脖子上正插着那从翊郇墨手中飞出的茶盏底盘,暗红色的血顺着他的脖子流出,在地上形成看不出形状的图形,他的眼睛还是一片惊讶。
  晚间二人便一同去向轩辕晔辞行。轩辕晔依旧是一派和善的样子,出乎他们二人意料的倒是,轩辕清风,轩辕昭羽,阿图木,还有个俏生生的异族女子,怕就是米娜齐仁了,都像是事先商量好的,全都来到议事殿。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