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25 章 25
第 25 章 25
  见面又是少不得寒暄,米娜齐仁倒是毫不避讳地盯着翊郇墨左看右看,一会后开口道:“太子妃姐姐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就是这般的丰姿叫米娜看着都心动呢。”她脆生生地开口,月亮般闪耀的眸子光华四射。早听说商国的太子妃是天下第一美人,她早就想知道这中原的第一美人与她这草原上最美的月亮想比如何。
  在场的人都是又惊又忍住笑,只有清风依旧不管不顾地向里走去。
  阿图木看着翊郇墨似笑非笑地盯着米娜齐仁,脸上有些挂不住。忙不好意思地陪笑道:
  “墨王见笑了……”还未说完,翊郇墨却是“扑哧“一笑,风情万种,看的米娜两个眼睛都直了。
  “姐姐,你笑起来真的好美!”
  “米娜,不要再说了,这是祈国的墨王。”阿图木忙将他的妹妹挡下。
  米娜的两个月亮般的明眸又不可思议的瞪了瞪,消化着这个人是个男人的事实。
  “你……你就是那个……妖孽!”
  翊郇墨一挑眉,抛给米娜一个媚眼,所有人鸡皮疙瘩都嗖嗖地往下掉,只有米娜花痴一般沉醉其中,直到阿图木拉她,她才回过神来。她这才注意到大家都已经入了殿,连忙欢快地像只小鸟般跑了进去。
  阿图木无奈地摇了摇头,抬起头正看到轩辕昭羽不屑地目光,似是在嘲笑他有着这样一个连男人女人都分辨不出来的妹妹。他嘴角噙起似有若无的笑意,看向她。她却转过头去与翊郇墨言谈甚欢。阿图木棱角分明的脸上爬上一丝阴霾,也回过眼去看那个淡漠空寂的白色身影,那个人分明是没有心的,妹妹嫁于他真的能够幸福吗?他对自己的决定突然有了犹豫,可是现在退婚显然是来不及的,算了,既是这样,也只能这样了。大不了以后再给米娜找个好的旗汉,他们胡国对婚姻这码事情并没有其他三国这般死板,只要二人同意取消婚姻,双方便可另觅佳配,他们草原上的月亮还怕找不到旗汉么?阿图木看着米娜还在盯着翊郇墨看,心中一恼,疾步走上先去挡住她的视线。
  米娜小声道:“兄汗,墨王娶亲了没?”
  阿图木面上更是不悦,沉声道:“与你何干?不要丢了草原的脸面。”
  米娜不情愿的嘟了嘟嘴,却也不敢忤逆兄汗的意思,于是便转头看向那个明天自己要嫁的人,心道,什么嘛,木头一样,一眼都没看过自己。正在腹诽间,却看到清风瞥了一眼过来。
  米娜忙低下头去,不是因为害羞,而是,说出来自己也不相信,说实话,她害怕那样看人像看死物的眼神。
  座上的轩辕晔清了清嗓子道:“没想到,大家今天都来了。明日就是风儿大喜的日子,各位还是莫要缺席的好。”他早已料到翊郇墨和寒颀洛二人是来辞行的,花语楼的底细这二人都是清楚的,若是回去了,难保他二人不惹出什么乱子来破坏自己的计划。
  “华皇盛情款待,倒是让小王受宠若惊了。只是前日宫里传信母妃病了。久闻华国素来奉行孝道,小王心下佩服皇上治国有方,这一片太平盛世可要羡煞别国了。”翊郇墨适时转移了话题。
  轩辕晔哈哈一笑,这些话对他很是受用。不置一语地笑笑,轩辕晔并未对翊郇墨的话做出肯定的回答,只是把头转向了寒颀洛。
  寒颀洛眸底一沉,再次抬眼时已是温雅如玉的笑意浅浅,“墨王的母妃也即是本宫的母妃,母妃病了,作儿子的怎能不伺候榻前而玩转与这山明水秀之间呢?皇上说呢?”
  轩辕晔一愣,没想到他会如是说。不是说这商国太子与太子妃间不睦么?不由得厉眼扫过高瑞,高瑞也是没想到是这般,迅速地低下头去。轩辕晔心里暗哼一声,笑的慈眉善目,
  “难得你们这般有孝心!想必……”欲说间,却被一急急入内的侍卫打断。
  “启禀皇上,流光台死了一个侍卫。”
  轩辕晔有些恼怒,站起身来,“死了个侍卫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宫里死人的事情还少吗?”
  他说的像是无心,可闻者皆是一惊,最近确实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翊郇墨与寒颀洛相视一看,心底都有些嘲讽。依旧自顾自的泰然自若。
  大家都知这流光台便是寒颀洛他们所居的殿,又见他们二人并无异色,心中虽是诧异,主角都未说话,他们也更不需要说什么。一时间喝茶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动作。
  轩辕晔见大家都不说话,有些恼恨,只得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道,“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是朕派去保护商太子一行的侍卫罢了。”
  寒颀洛皱了皱眉,淡定地喝着刚添上的茶水,末了笑笑:“皇上倒是相当款待,还遣了人‘保全’我等的安危,倒是费心了。”
  翊郇墨偏是看不惯寒颀洛这副不死不活的样子,故作大吃一惊状,从凳子上蹦起,跑到寒颀洛面前,娇滴滴的说:“洛洛哥哥,怎么办?人家还当他是采花大盗哩,心中一慌就拿茶盏砸来着,谁知道他这么不经砸,一下子就死了。”
  所有的人巨寒,尤其是米娜齐仁的月亮般的眸子瞪得快要成太阳了。阿图木眉毛抖了抖,难道传闻是真的?
  寒颀洛扯开那个妖孽将他扔回凳子上,翊郇墨撇了撇嘴,小家子气的跺了跺脚,众人的心也随着这跺脚声抖了几抖。
  米娜齐仁蹑手蹑脚地移步进阿图木身后,“兄汗,你确定他是雄性动物?”
  阿图木转过身去敲了敲她的脑袋:“孤怎么能确定。”
  米娜齐仁更是吃惊了,原来她英勇无比集美貌与智慧于一体被奉为草原之狼的兄汗也有不靠谱的时候,看来那个雌雄莫辩的人是妖孽无疑了。怎么额角边湿润润的,一摸,原来是流汗了。米娜齐仁右手握紧贴在右胸口,这是她们族人祈福时的手势,闭上眼睛,心里默道:妖孽有风险,靠近须谨慎!末了,长舒了口气。刚睁开眼睛却又恰如其分地收到了对面妖孽抛来的秋波,她身形一晃,却看到对面妖孽得瑟的笑容,还好旁边有柱子可扶。她连忙回过头去看了清风一眼,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下意识的去做这个动作,清风依旧是古井无澜,仿佛并未注意到她的异常,她只得闭上眼睛双手合一,心中默念:珍爱生命,远离妖孽!
  正在默念中,听到温润好听的男音缓缓入耳,她知道那是寒颀洛。虽说这男人也是极品,但总给人一种不温不火的感觉,面上总是淡笑如玉,却总是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她,米娜齐仁可不喜欢这般无趣的,更不用说那个明天要与自己成亲的男人了,那个人从自己见他第一面,他就没笑过,一双眼睛能把人看透,眼里却什么都没有,是荒芜吧。她胡思乱想着,只听见寒颀洛说,“……在梁上保护人的,本宫倒是第一次听说。”
  轩辕晔还没说话,高瑞尖锐的嗓音便回响在殿内,刺得人心说不出的古怪难受。
  “那是皇上考虑到太子不喜人打扰,故而才让他隐在暗处了。”
  “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米娜齐仁嘟囔的声音虽小,可是人人却听清楚了。
  大家都是憋着笑,看到高瑞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阿图木本想让米娜齐仁噤声,却在看到轩辕昭羽笑了的时候,由她去了。
  “皇上也真是的,人家也是吓了一跳呢!”翊郇墨拍了拍胸脯,心有余悸的样子。这次轩辕晔都不禁起了鸡皮疙瘩,这墨王果真如传言般生冷不忌?
  “不知道小王的殿内可有哪位俊逸的侍卫哥哥保护我?莫要吓我一跳才好呢。”他斜睨了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那位进来通报的侍卫,故作惊讶道:“哎呀,莫不是这位哥哥,倒是让本王好好瞧瞧才好。”说着便上前来,那侍卫越发抖得厉害了。
  “墨王的品味倒是超凡脱俗了!”阿图木看到轩辕昭羽一蹙眉,便开口道。
  翊郇墨停住脚步,嫣红的嘴唇微抿,扬起完美的弧度,笑的极为妖冶,艳美的桃花眼波光流转,歪着头,那一头挽起墨发便由左肩如瀑般垂下,他眼睛一闭,又是一睁,细长的睫毛扑闪,所有的人都是一阵心惊,那是何等的人间至美,画中美人蹁跹而至也不敌他这一瞬的风姿吧。阿图木一滞再也说不出话来,妖孽二字原来不止字面那般简单意思,那是个能蛊惑人心的词语。
  “难不成胡王吃味了?”翊郇墨问的无辜懵懂,他如玉的手指捻起一缕发,细细把玩,心中又是一痛,记得那个女子也是这般喜爱在捉弄人时好整以暇地将青丝缠上指尖。
  阿图木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笑,轩辕昭羽也是不急不缓地等着他的反应,感觉到她的注视,阿图木猛地回过头去,眼内慑人的光惊得轩辕昭羽心中一跳,一口茶水呛得她止不住咳嗽起来,阿图木揽起心中的笑意,终于扳回一局。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翊郇墨身上,哪里顾得着观察轩辕昭羽,所以她的异样并未有人察觉。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阿图木不咸不淡地说道。
  翊郇墨却是一阵难受,怎么记得有人也如斯说过呢?话犹在耳边,人却已不见。
  轩辕晔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有无计可施,最后只得允诺明日观礼后准他们回国。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