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少女们的私密日记>>第 29 章 第一朵花儿摧折在风里
第 29 章 第一朵花儿摧折在风里
  玲姐和苏多格的欢爱大戏,视频直播,把小米、若梦和我都看晕了。玲姐手笔大,苏多格卖力给她咂了一顿奶子,她就赏了他五千元,现在玲姐要苏多格挨个儿给她舔脚丫子。我和若梦都一动不动等着好戏继续,小米,只怕已经冻得像个冰人儿了。我心里倒是腾起一团火,按说苏多格与我没关系,可玲姐让他舔脚丫儿,让我心里快慰异常!
  
  苏多格愣了一会,也就屈身蹲下去,捧着玲姐的玲珑玉脚舔起来。苏多格可真他妈也算个东西,死也死得,活也活得,裤裆里要翘也马上翘得起来,舔女人脚丫子换钱,他也舔得下去,他不当鸭子做买卖,可真是可惜了哟喂!苏多格舔完玲姐的大脚趾头,便狗似地抬眼讨好望着她,玲姐便哼哼着往他手里塞一张百元大钞。苏多格得了钱,浑身光溜溜没处藏,只好夹紧双腿,把百元大钞藏在一堆卵毛里!他又美不滋滋舔上玲姐的另一个脚趾头了。可不,多舔一个多得一百块啊!卵毛里夹满了百元大钞,再点一把大火烧起来,恐怕景象也挺壮观!当然,这是我的私人想象,我是邪性的K女妖妖,天生带着对男性的原罪憎恨!
  
  我们及时地听到了玲姐情难自已的几声呻吟,可视频链接就在这时候忽然断了。舔脚丫绝对能让人性欲勃发,男女估计都一样,玲姐可真是会玩儿!接下来苏多格该和玲姐真刀真枪开干了吧?这网络可真不争气。我急赤白咧冲上去把电脑笔记本胡乱一阵捯饬,一点反应没有。我可是真想看玲姐是怎么和苏多格干的,至于小米现在的感受,先放一放再说吧,人,谁不是自私的呢?我得先满足了我的视觉感官刺激呀!若梦看我瞎摆弄半天,才开口冷冷说道,“妖妖,你个傻子,别弄了,人家不叫你看,网络再给力也没用。再说啦,有什么好看的,现场直播的大戏,你还看少了哇?”惟独小米,仍是半点儿声气没有。
  
  小米的手机和若梦的手机就是在视频断档的这会儿,不约而同地响起。
  
  给小米打电话的是她在老家给她妈找的护工小李。给若梦打电话的是若梦她妈,也就是小米的姨妈。这两个电话的主题一模一样,让小米和若梦赶紧回去,小米的妈又进医院了,这回够呛!小米现在的样子就够呛,小米的妈在老家又病得够呛,这回可是真够呛了!不然的话,若梦的妈也不会急着给她也挂了电话。
  
  小米接了护工的电话,倒是给催醒过来了。她头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秀气的小脸上也挣出了一丝微红的血气。她带些羞惭的微笑看看我和若梦,像是对我俩挺抱歉地说,“你看,这节骨眼儿上,我妈又病了,可真是的……”
  
  “你妈病了,就赶紧回去!这有什么好真是假是的!若梦,你陪小米回去!”我一边说,一边钻进房间,不一会出来,把手上一张建设银行卡塞给小米,“不是送给你,先拿去用,给你妈看病,完了慢慢还我,密码你问若梦,她知道。”可我话还没说完,手就被若梦挡住了。若梦拦截了我递给小米的银行卡,她劈手一夺,再将卡不容商量地塞进我睡裙里面的胸罩里,她的手法熟稔老道得不得了!我都给弄晕了。
  
  “妖妖,你留着,小米身边钱要是不够,我这儿有,咱们三个人好着,有两个冲在前边儿已经够了,你底子厚力量大,你得给咱留点实力,垫在后头!”若梦说。我这时候,真是有点儿糊涂了,这是那斯斯文文的若梦吗?我还老想着像个男的似地照拂她,可关键时刻,回回都让她充了我所向往的英武角色,这也可真是奇趣儿!
  
  只有小米,乱事如麻当前,她倒像一只柔弱的小猫般沉静下来了。她那脸上淡淡一丝笑,竟然始终没褪去,听到她妈病重,也不很惊慌,倒镇定得很!想是这几年来,小米也经历够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小米最后随着若梦出门前,对我的回眸一笑,那脸,那么小,那眼神,那么柔,那笑容,那么叫人心疼!小米对我笑着说,“妖妖,我和若梦先去了呵,你别为我担心,该着是我受的,我不躲了呢……”小米的话,说得我和若梦俩人,眼中之泪不约而同齐刷刷流了下来。若梦死劲忍着,她一拧小米的手腕子,把她牵走了,我追到门口,哽着嗓子喊道,“小米,你回来了,就搬到我这儿来住,我们仨儿守在一起……”
  
  想必若梦她妈也是看清小米她妈病的情势,才叫若梦陪着小米回去的。也多亏若梦陪着回去啦!小米的妈,这回从发病到撂手,节奏很快很干脆,她活受罪受了这么些年,现在松松快快死了。给小米她妈办丧事的过程中,小米表现得都没有若梦伤心。这是好理解的。若梦的心思我能揣摩到。小米的妈自然是她亲妈,儿女供养亲妈责无旁贷。可就是为了养她,小米把自己送进了火坑啊!小米出卖着自己的青春,养活她妈养了这么几年,无数医药费送进了医院,现在送进火葬场该是最后一笔丧葬费了吧?可怜的小米,她苦呀,比她那眼一闭腿一蹬撒手就走了的妈苦多了呀!当年继父老李毁了她的童贞,这些年在火坑里又承受蹂躏无数!即便是如此,可怜的小米内心深处,却依然向往着真诚的爱情!她做着这样一个天真而奢侈的美梦,又有什么了不得的大罪过呢?可老天爷不成全她,给她这天真美梦中安插了苏多格这么条恶心的狗!他若光是恶心些倒也罢了,他这是会要了梦中人小米的性命的呀!若梦又想,她姨妈这病,好好歹歹拖了这么些年,这次倒是爽爽快快就去了,难道她是心有灵犀感到自己的女儿就快要给自己拖累死了吗?要不是有这么个妈,小米就不会遇见老李这个畜生,遭他的毒手,也就不用后来去S城的良人会所干着,也不会遇见苏多格这王八孙子……现在姨妈死了,一切都解决了。小米的真爱幻梦里,如今缺了一个苏多格不可怕,缺了他那是好事,起码小米可以重头再来,再寻个好的男人一起把爱情的美梦变成现实就是了——小米的爱情美梦,这也实在不算什么奢侈的美梦呀!若梦就这么翻来覆去地想着,在她姨妈的灵柩前是越哭越伤心,说又什么也说不出口。
  
  小米却一直淡定地很。她连最后亲自给她妈擦身,都没怎么太伤心。这是好事儿啊!妈,你再不用熬在这世上受罪了呢!你总算是体体面面到那边儿的世界去了呢!到了那边儿,起码不再受做人的各种苦楚了吧?不必为缺吃少喝犯愁,不必为生病犯愁,不必为久病不好犯愁,不必为你喜欢我爸,我爸不喜欢你犯愁,不必为找了老李却坑了咱们母女两代人犯愁……妈,您去了那边儿,除了见不着我,真是啥愁事儿都没了!见不着我,又有什么要紧?就算您留着一口气活在这世上,打从我十四岁那年起,又有多少见着我的日子?您见着了我,又怎么样?除了源源不断送钱到医院里,就是瘫在床上,咱娘俩流泪眼对流泪眼,这苦巴巴苦兮兮活得有什么滋味儿呢?妈,您病了这么些年,心里都清楚,见一回,您跟我唠叨一回,要在妈看得见的时候,找个可靠的男人呀……妈,您这么不放心我,您又以为,我心里不想找这么个人带给您看么?我也想呀!早点找着这么个人,妈,兴许您的病,可就好得快些了呢?您病好些了,兴许我就不必到良人会所去了呢。我不必去良人会所去,我就可以常在您身边陪着了呢,再说,要是再加上我给您找到的那人,那个你向往我也中意的好女婿,妈,要是那样,我们可真是活成神仙了呢!……妈,可,那太难了!实在太难了!妈,您到底还是怜恤你闺女我,您这回走得可是多么干脆呀!您就安心踏实地去吧,您这一走,可不是,什么问题,都不那么难解决了么?……
  
  小米的思路和若梦的思路,截然不同。所以,小米的心境和若梦的心境,也截然不同。小米若是一味伤心,若梦冰雪聪明,兴许还会防患于未然,可小米这回表现得太好了,若梦反倒一味沉在自己的感触中伤心去了。
  
  小米她妈的丧事办完以后,若梦迟迟不敢动身回S城。若梦她妈以姨妈的身份对小米说过的,你妈没了,小米,你留下,别去S城了,听姨的。若梦,哎,我也真想让她也别去了,我……若梦的妈抹上眼泪了。搞得若梦内心一片凄惶。她是见也不肯去见她那喝不死的老爸。小米对若梦的妈说,姨,你就放心吧,我这回呢,还是和若梦一起再去趟S城,我还有好些东西没整理带回来呢,再说,奶茶铺子我还有笔工资没结算呢,我和若梦一起回去,把事儿都办完了,东西都理好了,我就回来陪着您,跟陪着我妈一样!若梦呢,就让她安心在S城再辛苦一、二年,这苦日子总有过完,好日子总有到来的时候,姨,你说是不是?小米的话,说得若梦和她妈都情绪轻松宽慰起来。小米便跟着若梦又回了S城。
  
  我怀着一种急切和凄凉相交的心情,去车站接了若梦和小米。我邀请小米跟着若梦一起住到我那儿去。能再见到小米,我不知怎么,有一种对苍天感激涕零的感觉。小米一下搁楞都不打地对我说,“自然是住你那儿去了,妖妖,现在我这样儿了,可不就是来给你和若梦洗衣服做饭当小保姆了吗?你还忍心让我还和你们似地,去良人会所上班,坐台接客哇……”
  
  小米能这么俏皮地与我说话,我真是谢天谢地谢谢四方八路的神仙菩萨!看着她,我老是好好地忍不住就想掉眼泪,我这是怎么了地?但小米接下来就说,“你们先回去吧,我还得去一下我和苏多格的租屋,把剩下的东西理一理,还有套我最喜爱的学生裙装,我得带来哩!”
  
  我和若梦都不许小米一个人回她和苏多格的租屋。小米又笑了,“若梦,妖妖犯傻,你也跟着犯傻是吗?但我可不犯傻。我真的只是回去取那套我最喜爱的学生装套裙,我十来岁就下了学没读到书,心里渴望穿那学生裙装个样子找找感觉哩……再说了,我也不瞒你们,我就想回去走一趟,也算是一种自我面对以后的自我凭吊吧,你们就答应了我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我和若梦还有什么理由不让小米回她那租屋一趟呢?她若蓄意如此欺骗我们,那她真是太无情了!我和若梦就回去了,嘱咐小米一定要赶在天黑以前回到方氏空楼,把该带的东西都带过来,该了结的全都了结。
  
  我和若梦在方氏空楼的大门外,遇见了柳静安。看样子他等了很久。他看见我之后,微微一笑,却把头侧过一边去,我就看见他一个可以和张国荣媲美的侧面。看着柳静安美好的侧面,我见他慢慢收拾了唇边的微笑。我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可若梦捏一捏我的一只手,低着头低着声音说,“臭妖妖,你脸红了,自己不知道吧……”我用力甩一甩若梦捏着我的手,用很大也很虚张声势的声音说,“瞎说什么呀,我脸红什么,嘁……真是的!嘿,柳静安,你找我啊?”
  
  柳静安回过脸来,漆黑沉静的眸子也转过来。我承认,那一瞬间,我像是一只被流弹击中的鸟儿,一种很甜蜜也很突兀的坠落感,在我周身涌动,这种感觉搅翻了全身的血液。我恨不得将自己的身体立马割开一刀,放出一盆鲜血,立刻用这盆鲜血画一幅图,或写几个字,对了,什么也不用多思量,就写他的名字,用我的热乎乎的鲜血写他的名字,“柳静安,柳静安,柳静安……”
  
  “方小寒,你和你的朋友都安全到家了,我放心了。”柳静安转过脸来,看了我一眼之后,极为客气有礼地说了以上这句莫名其妙的话。
  
  “你放心了?你知道我去了哪里?为什么不放心?”
  
  “我……不知道。我就是感觉不放心,不放心你和你的朋友,所以我就来等了。”
  
  “不放心我?和我的朋友?”我一边奇怪地问,一边回头看一眼若梦。若梦一直似笑非笑得意洋洋地看着我俩。若梦听到我再三说“和我的朋友”,她脸上的笑容忽然慢慢收去了,“妖妖,妖妖,他是说他的直觉告诉他,你和你的朋友会出事……”
  
  我更加茫然地在柳静安和若梦两人之间看来看去。没有事啊,好好儿地呀,我和我的朋友若梦都安全到家呀!我掏钥匙开门,若梦忽然丢了我的手,凄惨地大叫了一声,“小米——”
  
  我的整串钥匙掉在地上!柳静安敏捷地捡起我的钥匙,他扶住我的肩头,眼睛却看着若梦,“告诉我,你们另一个朋友小米,她在哪里?”
  
  柳静安、若梦和我三个人赶到小米的租屋时,一切都迟了。她穿着那套她最喜爱的学生装套裙,静静地睡在床上。血从床上蜿蜒而下,流了一地,浓厚的黑红一层。小米是割腕,她的左手腕处,那个切到深处,令皮肉翻起的伤口,就像一个少女饱满的樱唇。她把她短促一生的如花心事,都化作一腔热血,默默地从这樱唇般的伤口,涌出流走了。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48*48 评论: 我给小米的回复也没了 所评章节: 第一朵花儿摧折在风里 NO1.
作者: 荣家成员 星星: 5 - 收起
小米死了,母亲的死和爱情的死,令她静悄悄死。也是解脱。啼妃亲,为什么我的回复会没有?心里还是很在意。
[回复]2013-07-23 09:48:27 
网友: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