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28 章 28
第 28 章 28
  “想容,带她走!”寒颀洛厉声道,将剑刺入土中,支撑着摇晃的身躯。伊雪连忙上前将止血的药丸塞入他的口中,含泪简单的包扎一番,身边的人已所剩无几。黑衣人群龙无首,阵法散乱。
  伊雪捡起地上的剑,飞身而起,与黑衣人拼杀在一起。终于将黑衣人杀了个干净,她雪白的衣裙已辨不出原来的颜色,剑尖还在滴着血,她回身向着寒颀洛回眸一笑,身形一晃,终于倒了下去。
  寒颀洛连忙上前,接住她血染的身躯,伊雪吃力地举起手覆上他的脸庞,
  “太子莫要怪奴婢隐瞒武艺,奴婢……奴婢其实是……”
  寒颀洛凄然一笑:“我知道,你是父皇遣在我府里的人。”
  “太子……皇上,皇上他其实是派奴婢保护,保护您的。”
  “我知道,你先别说话,我带你去找大夫。”寒颀洛单臂想要抱起伊雪,却体力不支,一个踉跄,二人纷纷倒地。
  伊雪虚弱地爬过去,“太子,太子,您没事吧?”
  寒颀洛用剑撑着地,吃力地起身。“没事。”说着又用右手想要扶起伊雪,伊雪摇了摇头,吐出口血来,“太子,没用了,奴婢中了紫浮,已活不了多久了。”她用力掀开寒颀洛的手,“太子,你快走,快走。”
  “伊雪,别说话,一定可以找到解药的,本宫就算寻遍天下名医也会治好你的!”寒颀洛再一次尝试起身,却又一次摔倒。他恨恨地捶地,暗骂自己没用。
  伊雪覆上他鲜血浸染的拳头,“有太子这句话,奴婢此生便知足了。”她努力地掰开他的手掌,微弱地说道:“在奴婢心中,太子……永远都是……这世上最卓绝的男子!”她缓缓闭上眼睛,一滴泪从眼角滑出,满足的微笑,手便垂了下去。秀美的发铺展在寒颀洛的脚边,像暗夜里最深绝的美。
  他终是流泪了,阴荒的风从四面八方而来,将血腥的味道吹散,也再次将他的孤独彰显无遗。
  他提剑用双手刨开土,将伊雪埋在一颗正零星地开着花的梅树下,他隐约记得她是极喜欢梅花的。突然脖子一凉,他抬头看,雪花正洋洋洒洒飘落下来。
  哒哒的马蹄声近来,原来是自己那匹马,“流云”,这个名字还是倾儿起的。只是不知想容和丫头达到商都了没有。飞身上马,脸色却是越发的苍白了。回头再看那一树梅花,正幽幽绽放,仿佛能看到伊雪巧笑嫣然的对他说:“太子,你回来了。”
  单手策马前行,流云仿佛知他心思,稳健地跑起来,疾如迅风。流云一路疾驰回到了太子府已是三日后,它是认的回家的路的。
  寒颀洛已是虚脱了,恍惚间看见府前的牌匾,眼前一暗,栽下马来。管家听到小厮来报时,赶紧出府迎接,心中思量太子前几日才传信说要回来,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行至府前,才大吃一惊。见着太子,一把老泪纵横。连忙遣人将太子抬回府中,并遣人去上报给了皇帝。
  昏迷两日后,终于醒来,却见守在身边的竟是商皇,寒江。
  “父皇,儿臣不孝,让您忧心了。”
  寒江一看寒颀洛醒来,又惊又喜,连忙喊道:“太医!太医!”转过头来,又道:“说什么傻话!只要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父皇不该让你去的…”寒江的脸上掠过愧色。
  “父皇亦有苦衷,儿臣明白。”寒颀洛错开寒江要去扶他的手,将右臂伸出,进来的太医恭恭敬敬地把脉。
  “太子已无大碍,只是因失血身子有些虚弱,调养半月便会渐好的。”写好方子交与太子府的小厮,便退下了。
  “洛儿可知是谁动的手?”
  “儿臣刚出华国边境进入商国境内,便遭人围攻。父皇以为呢?”寒颀洛坐起身来。
  “轩辕晔向来奸诈狠辣,父皇实在不该听那帮奸佞小人的言论,让你去涉险境。没想到他们这般狠绝,竟只有你一人回来。”寒江兀自悲痛愧疚。
  寒颀洛心中一紧,大骇,抓住寒江的袖臂,“父皇说什么?只儿臣一人回来?丫头呢?”
  寒江吃痛,却不做声,疑惑道:“哪个丫头?”
  “倾儿呀!儿臣的太子妃,她没有回来么?”看到寒江摇头,寒颀洛蓦地一阵眩晕,松开手。怎么会?他明明让想容带她走的。又一想,暗自安慰道:大抵是他骑马自然是比她们马车快一些,或许过几日便能回来。虽是这样说服自己,内心却渐渐不安起来。
  寒江看他思忖的样子,安下心来,大不了再去天祈求取一个公主来,拍了拍寒颀洛的肩膀,“洛儿,你好生休息,父皇先回宫了。”
  寒颀洛陷在深思之中,并未在意,寒江便自行离去了。
  寒颀洛招来管家,“张伯,你速去派人沿着去边境的道路上找太子妃的马车,每条道,一条都不要错过。”管家得令,知此事片刻也耽搁不得,连忙派人马去寻。
  脸色依旧是苍白,他硬撑着去了书房,修书一封给翊郇墨。那轩辕晔实在狡猾,专挑他二人分别各自入境的时候下手,只是此事究竟是轩辕晔做的,还是宫里的那蛇蝎妇人的杰作,他还得查证。如果他估计的不错的话,翊郇墨定然也遭到了刺杀,不知他现今如何了。想起倾尘,心中又是一片担忧。
  翊郇墨这厢也是拼杀出去,回到府里也是重伤,半条命都差点没了。祈皇翊裴萧得知消息也不过遣了太医来诊治一番,用一帛空头的圣旨安慰一番,赏赐了些冷冰冰的金银玉器,连面都没有露,更没有让母妃兰妃来看他。他对此不过不置一语地笑笑,将那些金银玉器赏赐给府中的姬妾。看着她们一个个都跟得了宝似的乐不可支地彼此炫耀攀比谁的好,他冷冷的笑。
  太子翊舜衡倒是来了,面上说着是代表翊裴萧看望他,实地里怕是来看看自己到底会不会死掉,他心里暗骂,面上却依旧是摆出一副不正经的样子。叫了几个侍妾在旁伺候,一派荒淫无道。太子见此面上做出不悦的样子,心里却是放松了几分,欣欣然回宫去了。
  收到寒颀洛的来信,方知翊倾尘不见了。心中焦急万分,伤口又撕裂开,只得回了信让继续寻找,这边的阑珊小筑已有了动作,他让人在暗中盯着,又在心中嘱咐寒颀洛注意花语楼的动向,万不得已就毁了,万不能落入轩辕晔手中。
  寒颀洛收到信后,只能遣了人继续寻找,来人报所有回商都的道上都没有,他只能让人暗中四处打探消息,若是传出祈国公主在商国失踪,恐怕商祈两国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关系会生了嫌隙。一边又要暗中查探花语楼的消息,整个人更是精疲力竭。
  花语楼是主位,他早已派人去暗中联系雪娘和明月等人,却不得消息。而花语楼亦被渐渐控制住,不得已他只得向寒江澄明真相,寒江大怒,下令查封花语楼,本想为己所用,奈何花语楼的人死都不听从,此事关国家要密,他不得不狠手下令所有与之有关的人都要处死。
  各国国主都收到消息,大肆的剿灭活动铺天盖地而来。雪娘一把火自焚于花语楼,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整个商都在火光中映照的一清二楚。一时间,人心惶惶,浮华满天下的花语楼在寒颀洛回商都的两个月内覆灭了。仿佛一场盛世烟火,纵然繁华似锦,却终究逃不过成为过往烟云。
  商都的街上依旧有着川流不息的车马,杂乱的叫卖声与昨日无何异同,街边的垂柳长出新芽,霎时间莺飞草长,东风渐暖,虽不是烟花三月,却也是有着春来时的欢喜和希冀。
  “还是没有消息么?”寒颀洛放下手中被折断的卿华雕的笔,心狠狠地疼,都两月多了,居然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丫头,你到底在哪里?
  “下去吧,继续找。”
  “是。”
  他并不知,也万万没有想到,翊倾尘和云想容本就是路痴。
  那日,想容带着倾尘逃跑后,本就不怎么懂驾车的她,在她也不知道是那条路的路上狂奔了半天,倾尘终于醒了。
  “太子呢?想容,停车!”倾尘惊醒来,眼前还是寒颀洛自断右臂的样子,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却是真真切切的还留在骨子里。
  想容终于稳住马车,道:“公主,你晕过去了,太子让我带你走。”
  倾尘稳了稳心神,跳下马车,环顾四周,见天色已晚,“这是哪里?”
  想容吐了吐舌头,“我也不晓得。”
  倾尘心中着急,却也是毫无办法,只沉声道:“天色已晚,先找户人家休息一晚。”说着拿出怀中的药丸浸了树上的汁液,细细涂抹在脸上,俨然已是先前花语楼陈青琴师的模样。
  “公……小姐,你先上车,这附近看着也没有什么人家,我们再往前行,看看能不能找到人家。”想容也将自己的脸用泥土胡乱的涂抹了几把,眼见天色已晚,两个女儿家在外可不安全,心中急急赶着车向前行去。却不知这一行,却是与商都越行越远。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