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29 章 29
第 29 章 29
  好不容易看到一处灯火,想容一阵欣喜。
  “小姐,小姐,前面有人家,你看。”
  倾尘连忙掀开车帘瞧,正看到前方隐约透出昏黄的灯光,想容正要上前,却被倾尘挡住。
  “想容,莫急,先换身衣服。”她走出车厢,已是一副男子模样,身上穿的正是寒颀洛的衣服,不过有点大,她只得将腰带望紧扎了扎。方才显得不那么怪异。
  想容忍住笑,也拿过另一身衣服换上,将头上的饰物去掉,用一根发带将头发高高束起,倒也有几分男子的味道。二人收拾停当,才起身前往。
  敲了门,开门的是一个年迈妇人,见她二人心中一阵疑惑。倾尘友好的笑笑,“大娘,我们本是来此游玩,却不小心迷路了,还望能借宿一晚。”
  大娘打开门请他们进来,想容很是诧异,这大娘也太好骗了吧,怎么都不再细问就给陌生人开门呀。正纠结间,听到大娘道:“你们是大地方里来的吧,好好地不在家呆着,跑到这种地方来游玩,唉,现在的年轻人呀!”她叹了口气,拿出一些吃食来。
  倾尘环顾了一下房间,却见整间屋子,只不过有一处卧榻,一张桌子,一张凳子,桌子上连一副像样的茶具都没有,只摆着一只破碗。她坐在凳子上,开口问道:“大娘,怎么就你一人呀?”
  大娘拿来几块干硬的饼,想容嘟囔一声,“这怎么吃啊?”
  大娘敲了敲拐杖,“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
  倾尘连忙赔罪,“大娘,我这仆从不懂事,让您见笑了。”暗中掐了想容一把,想容撇撇嘴站到她的身后。
  “我那老伴在我儿出生那年打仗死了,儿子现今也去参军了,听说要打仗了。”
  倾尘心中蓦地一跳,“大娘如何得知?”
  “我那不孝的儿子说的。”大娘提起她的儿子,眼角里全是骄傲,嘴上却是骂着。
  倾尘突然想到聊了一会,竟然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暗骂自己愚蠢,于是道:“大娘,这是何地?”
  大娘起身拨弄了下烛火,屋子里亮堂起来,因锅灶都盘在屋里,倒不是很冷。
  “这是峡关呀,再往西一点,就是胡国了。”
  翊倾尘和云想容大惊,怎么会到这一处来,不过半日,竟跑了这么远。也已经深了,只能盘算着明日再去商都。据实相告二人都是女子,所以三人便挤在一处榻上,还好大娘的榻很是宽敞,不过与她平日里见到的都不怎么相同。这榻竟是用泥土制成的,她一阵惊奇,大娘告诉她这便是火炕了,边关寒冷,木质的床榻根本不耐寒,这火炕是中空的,用泥坯盘成,流出两个孔,可以在里面放入柴火燃烧,便会暖和很多,不过不能放太多,要不然人睡在上面就会被‘烤熟’的,二人听到此处都是一笑,被子自是不如宫里的那些锦缎,虽有些破旧,但盖着很是窝心。想着发生的一切,那么遥远却又是那么近。真是如梦一场,不知道他现下如何了?又想到那一幕,心中狠狠地揪起来疼。只盼着夜能短一些,好赶回商都陪在他身边。第二日,起身来,已是日照梢头,大娘为她们准备好了早饭,胡乱的吃了些,问清楚回商都的路,谢过大娘,硬是将一只朱钗放于大娘的屋内,才动身出发。一出门却傻了眼,她们的马车哪里去了?
  问了大娘,才知道这一处人生活贫苦,便有些好吃懒做之辈经常干一些小偷小摸的勾当。本来赶着马车回商都就要月余,现下马车丢了,要是脚力行走,那怎么着要得两月左右。这可如何是好?又想起那张温润如玉的脸,他如今失了一条臂,该是如何痛苦的模样啊。于是心下一横,就是爬都要爬回去。
  二人遂拜别大娘,将被大娘改过的合身男装收拾妥帖以备换洗,抬脚迈上了回商都的道路,只因那一头有着相见和心疼的人。
  “小姐,我们真的要走……回去么?”想容望着那看不到头的道路,心中没底。
  翊倾尘擦擦头上的汗,坚定地点了点头。
  “想容,我担心他。不晓得他如何了,我现在恨不得立刻飞到他身边去。”
  想容闷闷地点点头,又忽而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眼睛咕噜噜地在倾尘身上转,
  “小姐,你是不是已经喜欢上太子了?”
  翊倾尘脚步一顿,是啊,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何这般急着要回到他身边呢?是……是喜欢么?
  “我只是……只是担心他而已。”
  “哦~原来只是担……心……而已呀!”想容拖长了字音,看到翊倾尘慌乱地别过眼,贼贼一笑,想起寒颀洛来,心中也是一阵担忧,那样风姿卓越的人挥剑断臂此时该是如何的心境。看着公主焦急万分的样子,她也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有谁会想到尊贵的商国太子妃居然也会有风餐露宿的一天,夜里只有在破庙里宿下,燃起火堆,二人挤在一起瑟瑟发抖,大娘给的干粮已经快要吃完了,依据大娘的说法,再过一日便可抵达峡关城,两人计划着将那些金银朱钗找个当铺当掉还可还些盘缠,到时再找辆马车便好说了。次日便早早起身,向着峡关城走去。荀冬的风虽不是那么凛冽却也是冷的人只打寒战,不过三日,脚已经是磨出了水泡,每踩一步都是钻心的疼,天空还不适时地飘起了雪。她却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当一个人承受至深之痛而后浴火重生,有了心心想念的那个人,便是千难万险也阻绝不了夕阳照影命定相逢的漫漫征程。
  云想容也三缄其口,也是因为累极已是再没有力气讲话。一场逆旅,两个虔诚的人尝尽了酸甜苦辣。
  终于在夜幕来临的时候赶到了峡关城。青石砌成的城门,庄严而凝重,古朴而冰冷的城墙却是令她感到了一丝暖意。
  “公……公子,我们终于到了峡关城了。”想容扶着城墙,精疲力竭。
  翊倾尘颤抖着指尖刮擦着那青砖上的粉末,落下泪来。默道:夫君,我又近了。你好不好?
  进了城,虽没有天祈和商都那般有栉次邻比的商铺,此起彼伏的鼎沸人声,却也是民风淳朴,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马为这座边关的城填了几分活气。
  “公子,我们先去找家当铺将这些劳什子物件当了吧,要不然咱俩都得饿死。”想容拿着包袱蹭到翊倾尘面前。
  “恩。走吧。”翊倾尘轻轻点头。寻走人一问才知向前再走一点就是峡关城最大的当铺董记当铺了。道了谢,二人又向前走去,不过一刻钟便发现飘飞的白色镶边的旗子上正写了个大大的“当”字。
  “公子,到了,我们快过去。天色看着晚了,赶紧当了,当心一会儿要关门了,还要找家客栈,要不然咱就要露宿街头了。”想容边思忖便说道。
  翊倾尘笑笑,“好好,都听你的,小管家婆。”
  想容给了她一记白眼,抱着包袱进去了。
  努力唇枪舌战了一番,终于将朱钗饰物当了四十八两银子。两人遂去寻了家客栈,小二将她们领到了二楼,收拾妥当后住下,才发觉已是饿的慌了。拿出最后已经硬的像石头一样的饼子,咬了起来。
  想容咬了一口,将那饼子扔到了桌子上,哭了起来。翊倾尘忙拾起那块饼子,用袖子擦了擦,递给想容。
  “想容,咱们的银子本身就不多,你怎么能浪费食物呢?”
  “公主,你是公主啊,身份尊贵,现在居然要吃这种东西。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走错了路,你也不会……”想容环绕着这看起来实在简陋的房子,又哭了起来。
  “想容,别难过了,先吃了,明日还要继续赶路呢。要不,咱明儿去吃好的,等你吃饱了,再走不迟。好不好?”倾尘像哄小孩子一般,劝着想容。想容虽是个婢女,却是在宫里长大的,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苦日子。还好自己跟着那个妖孽哥哥小时候偷偷出宫玩耍,经过虽比不上现在这般艰苦但也挨过饿的日子,突然想到,那些黑衣人却是在他们与哥哥刚分开的时候就下手的,不知道哥哥是否……思及此,心蓦地一阵惊慌。
  一把抓住想容的手,“想容,你说哥哥他,会不会有事?”
  想容刚从悲伤中清醒过来,正奋力地啃着那块像石头一样硬的饼子。听到这话,一下子噎住了,瞪大双眼,无比悲愤地看向翊倾尘。
  翊倾尘只当她是吃惊,摇着她的肩膀焦急道:“你怎么不说话,你也认为哥哥有危险对不对?”
  半晌想容未有反应,只是更加悲愤地看着翊倾尘,还用眼睛不停地瞟向桌上的那壶茶水。翊倾尘更加惊惶,“想容,你眼睛怎么了?你说话呀!”
  云想容费力地抽出自己的胳膊,颤抖地指着桌上那壶茶水又指了指自己的嘴。还好她家反应有些迟钝的公主终于明白了,赶紧拿来茶壶,就往她嘴里灌。结果一半茶水都灌进了想容的衣服里。
  “咳咳,公主,你谋杀亲婢呀!”想容喘了口气,看了看自己湿了大片的衣服,无比幽怨地瞥了翊倾尘一眼。
  翊倾尘尴尬地笑笑,赶紧拿来了干的衣服,“先换上,小心着凉。”
  想容嘟囔着换上衣服,“公主,你整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小心,女人心思太重,可是容易变老的。”扎了扎眼睛又道:“我知道了,我们明日寻人问一问不就知道了。”
  “傻丫头,这可是边关,消息哪能传的这么快。还是明日找辆马车,速速回去才好,我总觉得心里乱的慌。”翊倾尘寻了茶杯倒了茶,一入口才发觉早已经凉了,皱着眉喝了下去。
  “你呀,关心则乱。”想容一边铺床一边笑道。
  倾尘不置一语地笑笑,几天的跋涉还真是累了。
  熄了灯,终于睡了个好觉。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