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32 章 32
第 32 章 32
  第二日便启程去往天祈。将那一片翠绿撒在身后,马车一路行走,吱吱呀呀的声音绕的人昏昏欲睡。
  不错,那涯姑娘便是被清风扫下悬崖的风夕颜。是啊,活着就该有活着的样子。所以她风夕颜既然大难不死,就必要活着,她还有国仇家恨,还有亲人在等着她,还有她的孩子都要她好好地活下去。只是,她不知如何去面对曾经最亲爱的他,恨不起来,命都是他给的,如何恨得起来呢,却也是不能原谅的。
  途中居在客栈,听到别人谈论花语楼的事情,她心中喜悦,侧耳去听。却不如不听,她最亲近的如亲人一般的人啊,竟然都那般决绝狠心地离开了自己,一霎间,天昏地暗,吐出鲜血来,将她白色的衣裙染上绮丽的色彩,只觉得一颗心不住的往下沉,沉得飘无踪影。
  她倒是希望可以永远不曾醒过来,打击接踵而来,哪怕是最坚强的人也会累到崩溃,最冷凝的泪也会决堤。谁的旧伤疤,被撕裂成血染的画,心中防线万丈也奄奄一息轰然倾塌,激不起一点尘沙。
  就这样不吃不喝,等着灾难吞噬掉她。
  “涯姑娘,你就吃一点吧,你不为自己想,也为腹中的孩子想想。”妙眉不明白她突然怎么又成了这个样子。看着她一夕间居然长出了许多白发,黑白相间的发凌乱地披散在惨白的脸上。
  翊焕君示意妙眉和御敬退下,近身卸下那缚在她眼上的青绫,用手覆上她苍白的脸上,“想哭就哭出来吧。”
  她缓缓抬眼,看到模糊的青色,那只覆在脸上的手依稀还有丝温热,她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扑在他怀里哭出声来。
  她哭的累了,他摸了摸她的头才缓缓开口道:“涯,这世间没有人能陪你走一辈子,迟早有一天你身边的人都会离你而去。”
  “你真残忍。”她抬起头,盯着他模糊的面孔。
  “想报仇么?”翊焕君轻笑出声。
  “你会帮我么?”
  “不会。这世间能帮你的只有你自己。”翊焕君推开怀里的人,御敬像是早有准备,进来推他离去。
  妙眉随后进来,正看到风夕颜挣扎着要下床,她赶紧上前扶住她。
  “妙眉姐姐,你能帮我把饭拿过来么?”她的声音因为哭的久了,有一丝暗哑。
  妙眉心中宽慰,把她把饭菜放在了床榻的小桌上,看到她狼吞虎咽地双眼死死盯着前方,拼命地把饭往嘴里塞。心中一阵叹息,却也无可奈何,只得赶紧盛上汤来,怕她噎着。涯姑娘是她救的,大凡人对于自己保护已久的人或物,都是不忍心看着她或它受伤害的。
  到达天祈已是半月后了,天渐渐暖和起来。翊焕君并不像其他未封王的皇子居住在宫里,当年竹妃死后,他便请旨要了一座府邸。他本是一个宫婢的孩子,那宫婢生产后便被赐死了,他由于在娘胎中遭人下药,以致先天残疾,生下后只有竹妃愿意抚养他。谁料洗尽铅华呈素姿的竹妃终是没有幸存于那后宫的勾心斗角的战场。
  他的府邸只留着几个仆人,很是冷清。她和妙眉安顿好之后,第二日,御敬便和翊焕君进了宫。
  太子等人早已在殿内等候,翊焕君一眼瞥过,三皇子,七皇子都还未来,太子翊舜衡远远地便瞧见了他,“九弟呀,近来可好?”
  翊焕君轻笑道:“一切都好。劳太子挂心了。”
  眼角略去二皇子,五皇子,八皇子那不屑和嘲讽的笑。太子看他依旧是不冷不淡的样子,面上依旧是从善如流的笑容,示意大家坐下。翊焕君兀自倒了杯茶,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太子翊舜衡是知道的,父皇九个儿子,早夭了老四和老六,如今就剩下七个儿子。父皇对这个九皇子还是颇为在意的,竹妃的早逝让皇上心怀愧意,便将心都补在了翊焕君身上。自己遇刺的事情应该不会与远在朝堂之外的翊焕君有关系,再说都这么久了也没查出个所以然,虽说此刻的腰牌是八皇子府里的,但谁都看的出这是明显的栽赃陷害,便也只能继续查着了。不知道父皇此次将他唤回是为何。正思忖间,便听见老远就有人喊着,“九弟,九弟。”
  翊焕君无奈地摇摇头,听这声音还能有谁,必然是那个妖孽三哥了。
  刚抬起头,那一身艳红艳红的袍子便近了眼前,这张雌雄莫辩的脸上依旧挂着似笑非笑的欠扁表情,翊郇墨盯着他瞧了半天,翊焕君依旧气定神闲,想着这厮究竟又会冒出什么惊世之语,果然,翊郇墨惊奇地扑闪着他长长的睫毛,道,
  “九弟,又俊了不少。都快要赶上哥哥我了。”
  翊焕君憋了一口茶,不敢喷在那张妖孽的脸上,差点没憋出内伤。原来自恋这种东西是与生俱来的,记得他小时候就喜欢和自己比究竟是谁比较漂亮一点。这么多年了,一点都没变。
  “三哥也是越发的妖艳了。”翊焕君瞅了一眼他大红色的袍子和自己这身青色的袍子,皱了皱眉头,红配绿,还真是……
  翊郇墨蓦地觉得这九弟这几年来长进不少,欣慰地点点头。老七也赶在翊裴萧来之前最后一个赶到。
  翊裴萧进来,果断得看到了那扎眼的红配绿,还很是乐呵。免了大家的礼,坐定后,先与各位拉扯了会家常,才说道正题上,
  “半月前衡儿府中遭遇刺客,你们对此事有何看法?”
  刚才还天伦之乐的家常场面瞬间冷了场。座下的七个人都低下头,不再说话。
  “老八,你说!”
  八皇子心头一跳,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父皇,真的不关儿臣的事啊,不关儿臣的事啊。”
  翊裴萧看到老八这幅畏畏缩缩的样子,一阵恼怒。皇家怎会有这般愚蠢的皇子,简直是令他颜面扫地。
  “父皇,儿臣以为,腰牌并不能说明问题,有可能是有人蓄意陷害。”太子起身说道。
  “陷害?为什么要陷害八弟呢?谁都知道八弟可是连只鸡都不敢杀,更不用说去杀人了。”五皇子笑嘻嘻地说道,八皇子害怕一切带毛的动物,这是谁都知道的,众人听后一阵哄笑,
  八皇子还不住的点头称是。
  “鸡是鸡,人是人,不敢杀鸡,未必就不敢杀人。三哥,你说是吧?”七皇子凉凉的一句,众人的笑散了开去。
  “七弟言之有理呀。”二皇子接过话说到。
  翊郇墨摇头晃脑了一番,“鸡都不敢杀,哪里有胆量去杀人呢?而且还是太子呢?难道八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成,七弟开什么玩笑。”他用食指绕起一缕头发,哧哧的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
  “对对,三哥说的对,儿臣哪里敢去刺杀太子,儿臣更没有吃……吃雄心豹子胆啊,父皇。”八皇子已是汗流浃背。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父皇,儿臣斗胆,此事还是就此作罢,兄弟和睦才是皇家之幸,切莫伤了兄弟和气才好。”太子给八皇子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
  “还是衡儿知朕心意。”翊裴萧颇为赞许,末了又道:“你们一个个都给朕放规矩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莫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是,儿臣明白。”七人这次答的很是异口同声。
  “君儿,你已是过了弱冠之年,年龄也不小了,你的几位哥哥也都已是有了夫人和姬妾,你身边也不能缺个可心的人儿,这样吧,父皇觉得南宫家的锦丫头就不错,父皇就将她赐予你作夫人,你看如何?”翊裴萧看向就不出声的翊焕君。
  此语一出,满座哗然,谁都知道靖王只有一个宝贝千金南宫锦,能与权盖朝野的靖王结亲,那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太子心里一阵阴霾,面上却还是一副从善如流的和善模样。
  “儿臣谢父皇厚爱,只是儿臣残缺之身,怕是配不上郡主千金娇贵。”
  五皇子在心里冷哼一声,一个废人也敢攀上朝华郡主,简直是痴心妄想,他可是多次都被这南宫锦拒绝了。
  七皇子依旧不咸不淡地喝着茶。翊郇墨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将衣袍上的灰尘扫了又扫。
  “胡扯!什么残缺,什么配不上,你是朕的儿子,怎能说出这些丧气话。”翊裴萧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那锦丫头任性刁蛮,撒泼耍横,实在是叫人头疼,我看呐,倒是她配不上我这清绝雅致的九弟。父皇,你说呢?”翊郇墨看着小指上留得极长的指甲,歪了歪嘴角。
  “那锦丫头确实是任性了些,但毕竟年龄还小嘛。”翊裴萧想了想说道。
  “儿臣听闻那锦丫头喜欢的人可是三哥呢。”七皇子一句话激起千层浪。
  “那是,听闻三弟调教女子可是很有一套呢,五弟啊,你可得学着点。”二皇子将手中的扇子哗的一声打开。
  五皇子心中恼恨不已,冷冷道:“二哥说的什么话,调教女人那是什么本事,为父皇分忧,安抚天下百姓,使其安居乐业,才是我等该做的事。”
  翊郇墨瞥过老五,依旧是笑的妖冶无比,“安抚天下百姓,五弟的志向倒是高远,我等这些鼠目之辈哪里能学的来呢。”
  “够了!把你们那点心思都给朕收起来,有这等闲情逸致唇枪舌战,倒是想一想接下来的战事会如何。”翊裴萧一拍桌子,大家又噤了声。
  “听闻华国与胡国联姻了,可是与此有关?”太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只是其一,商皇传来密函,道太子妃失踪,他们的人在瑶华发现太子妃乘坐的马车,怀疑是轩辕晔将人藏起来了。”翊裴萧将密函甩在地上,太子捡起来抽出一看,却是如此。
  “倾儿失踪了?这是怎么回事?”翊郇墨再也坐不住,站起身来。虽然寒颀洛在心中提到,可是都这么久了,他竟还未将人找到。
  “他们商国将人弄丢了,倒来问朕该如何?哼?”翊裴萧冷笑。
  “父皇以为如何?”太子问出声。“儿臣认为此事也不失为一个时机。”
  “是啊,却是个好时机,只是这华国现在与胡国结盟,轩辕晔可是狡猾的很,更不用说胡国人个个骁勇善战。大起来,怕是一场硬仗。”
  翊郇墨听到“时机”儿子,冷冷的看了翊裴萧一眼,坐下来继续摸索着他细长的指甲。翊裴萧装作没看见,将目光投向太子。
  “父皇莫不是忘了,天祈有靖王,而商国可是有寒骁珏呀。”太子拱手而立,提议道。
  “话倒是不错,衡儿越发的长进了。哈哈。”翊裴萧哈哈一笑,又将目光投在了不发一语的翊焕君。
  “君儿,这赐婚一事……”
  “还请父皇再三考虑。”
  “难不成你心里已有了可心的女子?”翊裴萧有些恼怒。
  “听闻这次九弟回来,可不是一个人呀。”二皇子瞧向翊焕君,眼里一亮。
  “二哥倒是消息灵通,愚弟昨日才回来,二哥今日便知晓了。”翊焕君呷了口茶,淡淡道。
  二皇子一尴尬,用扇子掩面而笑,打了个哈哈,“听闻听闻而已。”
  “哦?有此事?难道君儿再三推阻赐婚是为了那个女子。”翊裴萧也来了兴趣。
  翊焕君沉思良久,道:“是,她已有了儿臣的骨肉,儿臣不能辜负了她。”
  这一次,满座又是哗然一片。
  “九弟呀,你还真是……”二皇子一副羡慕不已的样子。
  “她是哪家女子?”翊裴萧也是有些诧异。
  “不过是个孤女罢了,偶然救得,从此暗生情愫,许彼一生。”不过寥寥数语,却听得众人心潮澎湃,还真是彻彻底底远离朝堂了,让不少人都放了个心。
  “既是个孤女,又有了你的骨肉,就且做个妾侍吧。赐婚的事情以后再说。”翊裴萧虽不反对,却也是不会让一个孤女作了正夫人。
  “儿臣既已许人诺言,又岂会更改。儿臣答应此生只娶她一人。”翊焕君不知道是哪根筋抽到了,依旧不依不饶。
  翊裴萧一怔,面上掠过一丝黯然,他记得有个女子巧笑嫣然,曾问他是否此生只会娶她一人为妻,他迟疑了,然后他就永远失去了她了。看了看翊焕君,他正是一片坦诚的样子,无奈道,“三日后,有场晚宴,你且带她过来,也好让父皇看看能让真的儿子倾心的女子是何等模样。”
  翊焕君嘴角勾出一个笑,“是。”
  九殿下府里有人打了个喷嚏,妙眉道:“怎么了,可是凉着了?”
  风夕颜摇摇头,怎么心里隐隐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呢。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