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35 章 35
第 35 章 35
  轩辕昭羽摸着那琴尾处熏色的凤凰,终于露出了一抹真心的微笑。触手的冰蚕丝凉凉的很是舒服,并不似其他琴弦那般有种割裂的感觉,手下分明是柔韧的。正欣喜间,却听见碧落一声“奴婢见过胡王”,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好心情就像是被瞬间泼了一桶冷水。心头一丝恼怒,正想着如何摆脱,不料来人已是近身上前。
  “檀木为身,冰蚕作弦,琴尾微醺,凤凰磐涅。焦尾倒是与公主极其相称!”阿图木随手拨弄琴弦,果然听到泠泠如水流般的空灵琴音,脸上闪现出钦佩的神色。
  轩辕昭羽没想到她一向认为是蛮夷莽汉的阿图木居然能认出焦尾,一时之间心中诧异不已,却还是冷冷道:“胡国果然是盛世太平之境,竟熏陶出胡王这般文武双全之人!”
  “公主此言差矣!草原一向部族分离而居,彼此纷争难免,若说是相安无事倒行,但要说到盛世太平可就与事实相去甚远呐。”阿图木绕过这“文武双全”的敷衍之词,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将自己国家的情况说与她听,可是话一出口,覆水难收,刚好也听听她的看法。
  “若说不是太平盛世,怎么胡王还有这等闲心耗在瑶华,难道真的是这瑶华美景让胡王乐不思蜀了么?那本宫可是要代表瑶华向胡国因纷乱而流离失所受难的百姓而致歉了。”此言一出,讽刺夹杂厌烦道尽。
  阿图木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没想到不过是个小小女子,竟让他连连碰壁,此等牙尖嘴利的女子实在让人恨得牙痒痒,不过倒是激起了他草原之狼的征服欲。他平复着心中的怒气,看到轩辕昭羽一直盯着那张七弦琴看,整个过程都没有看过他一眼,这让他心中大受打击。意念一转,趁她不注意,将焦尾揽在怀中,嘴角上扬,邪气恣生。
  “孤看这焦尾甚是不错,公主就割爱让孤存留几日。”说罢,不待轩辕昭羽回神,抱琴扬长而去。
  轩辕昭羽恨恨地瞪着他离去的嚣张背影,咬牙切齿地甩袖,摇晃着金光流溢的步摇叮铃作响。接下来的几日遣了碧落去将琴要回,却是回回遭拒。阿图木扬言除非她亲自去取,否则永远也别想见到焦尾。一想到那是皇兄赠与她的,她就恨不得将阿图木撕碎,却拉不下面子去。只这样僵持着。直到一月后,阿图木离去回了胡平,遣人将琴送了回来。来送琴的不是别人,正是阿图木的妹妹米娜齐仁。
  米娜齐仁从进到栖梧殿就东瞧西看,月亮般的眼睛滴溜溜的一直没有停过。
  轩辕昭羽端端庄庄地坐着,冷眼瞧她,心里一阵鄙夷:到底是蛮夷女子,没见过世面。看到米娜齐仁身后的人时,面色冷了下来,那比她看起来还更为端正不正是在清风婚礼上献舞的女子么,听闻是琅嬛苑里出来的,叫琅嬛。怎么放着好好地琅嬛苑管事不作,跑到宫里甘为米娜齐仁的无闻婢女,哼,风夕颜当时被处死她不就差了一脚么,倒真是小瞧了这个女子,看来又有一场好戏了。
  琅嬛抬头是正对上轩辕昭羽一抹意味深长地冷笑,她先是一怔,随后又向轩辕昭羽一笑,一派纯良。轩辕昭羽没想到这琅嬛居然如此深藏,正思量着要去招呼米娜齐仁。却听到宫女一阵惊呼,原来这米娜齐仁脚下一不留神竟然连人带琴摔倒了。
  焦尾落地,铮的一声,四弦应声而断。轩辕昭羽只觉心中轰然一响,脑子一片空白。竟忘了做出反应,半晌才在碧落的摇晃中回过神来。藏在袖中的金色护甲发出清脆的折断声,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碧落知道轩辕昭羽是怒了。
  于是赶紧上前,从众人手中扶过米娜齐仁,道:“太子妃,您没事吧?”又回头柳眉一竖,指着那些唯唯诺诺地宫女,“你们是怎么办事的,太子妃金贵之人,你们竟如此怠慢,活的不耐烦了么?”
  米娜齐仁笑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推开碧落搭在她胳膊上的手。
  “哪能那么娇弱,不就是摔了一下嘛,没什么大不了的,跟她们没关系。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吗?嘻嘻。”说着还转圈跳跃了两下,示意自己真的没事。
  轩辕昭羽走过来,面色冷然,并不看米娜齐仁,开口道:“皇嫂说的什么话,宫里有宫里的规矩,犯了错就要罚!”米娜齐仁张了张嘴想要辩解,却被轩辕昭羽的脸色吓住了,呐呐地低下头,不再说什么。
  轩辕昭羽心中冷哼一声,“都给本宫去请规堂一人领十板子!”
  一种宫女叫苦不迭却只能在心里认栽,道一声“是”赶紧退了出去。琅嬛低下头嘴角溢出一丝笑意,却不妨轩辕昭羽说道:“你叫琅嬛吧?”
  她一阵心惊,却是不明白轩辕昭羽为何要叫自己,跪下身去,“是,奴婢正是琅嬛。”
  “奴婢?本宫竟是不知琅嬛苑的管事什么时候竟然成了宫里小小的婢女。”琅嬛正要解释,却被轩辕昭羽捱了下去,“既然自称是奴婢,就要尽到做奴婢的责任。你不过是个小小奴婢,难道不懂尊卑贵贱么?竟让太子妃亲自拿着这等俗物!致使太子妃不甚摔倒,该当何罪!”
  说道“俗物”二字,心中一紧,却还是怒容看着低下头去的琅嬛。
  琅嬛心知今日是难逃了,于是清楚道:“奴婢有错,甘愿受罚。”
  碧落心中暗叹:这琅嬛倒是极其懂得人情分晓的。
  “罢了,你就在此跪着吧,待到本宫叫你起身时再起吧。”轩辕昭羽又转过头去看她一直都未正眼瞧过的米娜齐仁,“皇嫂,我这般处置,您不介意吧。”
  米娜齐仁看了看琅嬛虽是有些不忍,可一想到自己如今若是忤逆了轩辕昭羽怕是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她虽是天性纯真,却也是皇室里出来的公主,明哲保身这点还是不需要人去指点的。尴尬地笑着点了点头,指着地上已被摔坏的焦尾。
  “摔坏了公主的琴,真是对不起,我定然让皇兄赔你一尾新的。”
  碧落心知这琴是清风送的,自然在轩辕昭羽心中分量不轻,于是在旁凉凉开口道:“太子妃有所不知,这焦尾天下只此一尾,再无其他。”
  米娜齐仁瞪大了眼睛,全是一片讶色。绞着并不平整的玛莎花镶边的袖口,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红了脸。
  “不过是一尾琴罢了,只要皇嫂没事便好。碧落,收拾了!”几乎是咬牙出声。
  碧落连忙将损坏的琴小心翼翼的抱起,送回内殿。米娜齐仁知道再也待不住,寻了个借口匆匆离去,也不管琅嬛。
  碎裂的金色护甲从袖间掉下来,轩辕昭羽将手中的其余护甲全剥掉扔在地上,有气却不知向谁发作,正气恼间,却听到琅嬛出声,“公主请莫要生气,琴身尚好,也不是全然无法?”
  轩辕昭羽居高临下地看向她,面色微微动容,“你怎知本宫是因这琴生气?”
  “奴婢以前在琅嬛苑,这焦尾本是在花语楼的,是太子的心爱之物。”琅嬛隐瞒了焦尾本是清风寻来赠与风夕颜的事情,将其说成是清风的心爱之物。果然,轩辕昭羽的脸色缓了缓。
  “你可知如何修复这琴,冰蚕丝可是极其难求的?”轩辕昭羽并未让琅嬛起身。“听闻此物是产自商国皇陵的密物,中原之地的皇陵都是由神秘莫测的守陵人守卫,而皇陵只有在埋葬驾崩的皇帝或皇后时才可打开。那商皇和皇后陈氏如今仍健在,要取冰蚕丝不是天方夜谭么?”
  琅嬛抬头眼中精光一闪,宛然一笑,又低下头去,道:“公主岂会不知,这人死不死,有时候可不是老天能决定的,您说呢?”
  “琅嬛啊琅嬛,本宫倒是有些不明白了,你如此帮着本宫又是为了什么呢?”轩辕昭羽拈起琅嬛的下颌,让她正是自己。
  琅嬛只是轻轻一笑,“公主若想成就大业,就该摒弃妇人之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奴婢这般,不过是希望能在乱世中安身立命而已。”
  轩辕昭羽一惊,甩手便是一个巴掌,琅嬛白皙的脸上瞬间红肿了起来,嘴角也渗出了血丝。她却依旧目光炯炯盯着轩辕昭羽,直看得轩辕昭羽心里发毛。
  “你不要命了么?”轩辕昭羽被人看出心思,虽是恼怒,却也正视起眼前这个女子。
  “公主,奴婢以为人生在世不经百年,不过白驹过隙而已。命虽珍贵,可是与其平庸着搁浅,不若放手一搏。若是不赌一把,又怎会知晓这天命是劫数还是幸事呢?”琅嬛眼里神奇的光彩看得轩辕昭羽心中一动,她怎么这么轻易就道出自己心里的话呢?心中大骇,轩辕昭羽放开琅嬛,后退一步。
  “以命相搏!琅嬛,你倒是狠呐。”
  “公主放心,琅嬛再狠亦不过是利器一把,而公主才是那个执器人!”琅嬛一语,掷地有声。
  轩辕昭羽本来犹豫不决的心思因这句话瞬间惊涛拍岸,卷起千层浪。是啊,执器人,执天下利器便不会再有人来算计自己,伤害自己。姑且放手一搏,且看这天命如何待吾!
  “你说自己是把利器,那本宫倒要问问你,你这把利器有多锋利?”轩辕昭羽带上碧落新拿来的银色护甲,在阳光下泛着清冷的光。
  “公主想要它有多锋利?”琅嬛低下头去,恭顺委婉。
  “本宫想要它修好本宫的琴,如何?”轩辕昭羽带上最后一个银色微雕牡丹的护甲,举起手来让阳光透过指尖洒在脸上,暖洋洋的感觉在指端流转,却始终隔了一件冷冰冰的器物,抵达不到心底。
  “请公主放心,奴婢这便起程去商都。定然还公主一个完好无损的焦尾。”琅嬛抬头见轩辕昭羽微微颔首,起身揉了揉膝盖,低头敛了眼里的神色,离开了。
  “碧落,派人跟着她!”轩辕昭羽吹了吹护甲上沾着的银色粉末,冷言道。
  “是。”碧落不敢怠慢,赶紧吩咐下去,心知战事已是迫在眉睫,抬头看了看依旧是晴好的天,暗道:怕是要变天了。
  又暗忖问道:“公主,这个琅嬛韬光养晦,工于心计,奴婢怕……”
  轩辕昭羽眼眸半眯,冷冷一笑,“你以为本宫会相信她,不过当下正是我们用人的时候,利器若是使得好便能事半功倍,若是不好反而会伤了自己。你放心,本宫自有分寸。”抖了抖衣摆上洒落的银色粉末,又道:“那二人现今如何了?”
  碧落放松地笑笑,拱了拱手道:“刚开始还闹腾着,如今倒也安静下来了;那女子被挑断了脚筋行动不便,他便天天在旁陪着,倒是对羡煞人的爱侣呢。公主可要去看看?”
  “不必了。”轩辕昭羽叹了口气,“想这花语楼名噪一时,却也唯有落得如今这般下场,皇兄现在还不知是何原因放手不理,也就剩下这两人了。好生招呼着,未免不是一步好棋呢!外面现今如何了?”
  “找了两具尸体交差了。如今也就只留下琅嬛苑一处了,也改了名字了,被皇上控制着。皇上最近一直在部署与胡国盟军的事情,胡王也已回到胡平如今也是在往边境集结军队。”碧落将所探到的情况一一汇报。
  “朝中为我们所用的人有多少?”轩辕昭羽便往内殿走便问道。
  “林之然虽然不过是个有名无实的太医,但没想到他还蛮有两下子的,如今朝中侍中右尚书章佑,兵部参议齐衔俊,以及其他一些品级稍低的官员都能为公主所用。”碧落提起“林之然”还心有余悸。
  “哼,他也算是将功赎罪了。当初本宫并未打算要风夕颜死的,若不是你们擅自做主,毁了本宫一步好棋。”她斜睨了碧落一眼,碧落一个战栗,低下头去。当初见公主为大皇子伤神,便想着借轩辕晔的手除去风夕颜,没想到会错了公主的意思。还好公主并未多加怪罪,如今也只有竭尽全力忠心耿耿为公主办事方好将功折罪。
  轩辕昭羽进了内殿落座在桃木凤纹浮雕的椅子上,瞥了眼桌上放着的新进贡的玫瑰嵌蜜酥,皱了皱眉。碧落连忙遣人撤了下去,呈上一杯刚刚泡好的花茶,雪白的梨花浮在水面上,袅袅的清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
  “这二人品级已是不低了,可要成事,却还是欠些火候。侍中左尚书王大人坐这个位子可是有些年头了吧,估计他早都厌烦了。马上要打仗了,这兵部尚书李大人怕也是忙得不可开交,得有个人搭把手才行。”轩辕昭羽嗅了口沁香的梨花,深吸一口气。
  “奴婢明白,奴婢这就去办。”碧落心领神会,捶手正欲离开,却又被轩辕昭羽叫住。
  “顺便去查查皇兄的情况,本宫百思不得其解,皇兄如何会这般。”
  碧落点点头,终于退了出去。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