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36 章 36
第 36 章 36
  次日,侍中左尚书王大人因贪污款项巨大被罢官,由章佑接替其位;兵部李大人被人在家中发现通敌卖国的书函,轩辕晔大怒,下令处死,之后由齐衔俊接替兵部尚书的职位。至此,朝中几乎一半的势力落入轩辕昭羽的掌控之中。
  战事一触即发。
  商国太子府邸,寒颀洛听到来人的再一次汇报,终于将桌上的一盏皇上新赏赐的砚台扫落在地,墨汁四溅,污了他锦白色的衣袍。
  “属下无能,请太子降罪。”
  “罢了,如今战事临近,骁将军驻兵便是一只苍蝇也妄想飞出飞进。你继续探着,一旦有何情况,立刻向本宫汇报。”寒颀洛叹了口气,手覆上墨色雕兰的香炉,神色落寞。
  “是。属下告退。”地上跪着的人霎时又没了踪影。
  “已经三个月了,丫头,你过得可好?你可知,我过的并不好。”喃喃开口,心中像是被抽空了一般,空虚的难受。
  峡关城内的她,顶着一张平凡的脸,着了锦白色的衣袍,用白玉簪子将头发束在脑后,俨然一副男子的装扮,加入了明月与云想容的阵营。
  “公……公子,你别喝,你别喝呀!”想容一把夺过翊倾尘手上的酒杯,摔在地上。“啪”的碎裂声,惊得她眼眶内的眼里再也捱不住。
  一旁的明月早已不见往日里月白风清的风华,本就单薄的身姿难掩日渐的憔悴,那头发散乱,胡渣丛生的邋遢男子已是饮了一坛又一坛的东风醉,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云想容看着身边的二人,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远处的清平摇了摇头,看向门外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面没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还能回忆起大伙小时候一起训练,一起玩耍的场景。他们本都是街头流落的孤儿,是花语楼给了他们一个家,如今,人非物非,事事面目全非。
  灾祸总是让人措手不及,再大的幸运也难以抗拒这灭顶的摧毁力,我们无能为力,要么自我麻痹,要么等待重生的机会。
  而清平选择了后一种。
  他们几人能明目张胆的在这里饮酒买醉,不过是因清平早已盘下了这家店,只要活着便会有机会,公子交给他的东西他一直都铭记在心。只是一想到公子,说不清是该恨还是该感激,他依旧留着这条命,便是想着有朝一日能站在公子面前问问清楚,他真的为了权势而选择弃这有着十年感情的亲人生死不顾吗。他从来都不相信公子是那样的人。甩了甩头,将眼里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咽回心底。
  “哐当”一声将他从回忆拽回现实,转眼一看,却是一惊。那厢明月头上居然流出血来,清平连忙跑过去。
  “怎么了?明月公子这是怎么回事?”连忙挥手让人去医馆请大夫。
  倾尘也是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看到云想容惊慌失措的脸。
  “想容,怎么回事?”翊倾尘疲惫地问出声。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打醒他。”云想容慌乱地捂住脸,跑上楼去。
  明月探出手来,瘦削,骨节分明,终是什么也没有抓住,眼神由清明转为涣散,晕了过去。
  大夫来后,幸好不是什么大伤,只不过头部受了些重击,休息几日便会好起来,只不过怕是醒来会有些后遗症。想容一听这话,慌了神,对大夫又是哭诉又是跪拜的,只愿大夫能治好明月。大夫被搞得哭笑不得,在云想容无比幽怨的眼神里开了几服药后便逃也似的提着药箱奔跑着离开了。
  接下来,云想容可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昼夜不离地照顾昏迷的明月。还好两日后,明月醒了,并未有何明显的后遗症,比如失忆神马的。这让云想容十分开心。
  “明月,你终于醒了,太好了!”云想容见明月的眼皮动了动,连忙凑上前去。
  刚刚醒来的明月突然被眼前一张放大的头发乱糟糟的,黑眼圈十分严重的脸又吓得晕了过去。云想容十分疑惑,刚才明明醒了,这会怎么又晕了过去,难道是装的。于是便用指头戳了戳明月的脸,见他还是没有反应,又摆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突然灵机一动,记得以前见到那些快死的人时,就是用掐人中这个百试不爽的法子的。
  思索了一会,想着还是待会再叫人吧,昨日客栈刚开门营业,清平作为掌柜肯定是忙的不可开交,公主呢,肯定不善于处理这种事情。前思后想还是觉得自己的方法非常可行,于是可怜的明月便被活生生的掐醒了。
  醒来后的明月不知道是该慨叹命运还是该感激命运赐了这么一个‘不修边幅’的笨女人在自己身边。看着眼前头发毛躁,盯着黑眼圈的人眼睛亮亮的全是掩饰不住的开心与关心,他的怒气一下子就消散了。只觉得心中的阴霾也随着眼前人眼中的光彩一扫而空。
  大抵经过生死暗战的人,都对生死有了一番新的认识。这世间,除了生死,又有哪一桩不是俗事?当下,活着,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那些死去的亲人定然是会欣然看着自己好好活着的。
  这般想着,嘴角浮出一抹柔和的笑意,伸手将云想容乱乱的头发理好,云想容第一次看到他这般温柔的笑,只觉得像莫然瞧见晚间云层里透出的皎洁的月光般舒心自然,嘴巴微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维持这瞧向他的姿势,定格成一个怪异却唯美的剪影。
  更不用说明月帮她理好满头乱糟糟的头发,她只觉得心跳加速,终于在他皎洁的美好笑容成功晕了过去。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花痴吧。
  明月看着晕过去的云想容,笑容不断放大,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从床榻上起身,打开窗户,只觉得清新自然置入肺腑,东风拂面,绿了层层叠叠的叶子,天边云卷云舒,变换着姿态,庭前更是一片花开甚好的闲适景致,天地无限浩大,又何必纠结于眼前的悲伤呢?爱别离,求不得,人生不过如此悲惨至此,而他能拥有已是至幸,至少说明他还实实在在地活过。他还依稀记得小时候问风逸尘人为什么要哭,风逸尘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说:“眼泪的存在是为了证明悲伤不是一场幻觉。”
  即使是悲伤,总好过,发生的一切是一场幻觉。不是么?
  看了看床上依旧昏睡的人,明月无奈地摇了摇头,真是个笨丫头。出了房门,走下楼去。在楼下帮忙算账的翊倾尘看着楼上走下来一个白衣胜雪的人,淡笑如玉,一阵恍惚,那个人也是如此这般喜欢做出一副温润儒雅的样子,让她深深的刻在了心底。清明整理者挂上来的菜牌,回过头来正要与翊倾尘说些什么,也看到了那个月白风清的人,一阵欣喜,蓦地眼眶一湿。疾步走上前去,用四平八稳的声音说道:“掌柜的,你看这般布置可好?”
  明月环顾四周,槐木的桌椅未经雕琢,虽显得有些简陋,倒也不是大方。墙上挂的不是阳春白雪的名家字画,却是一些各地民风民俗的剪纸装裱,收账的柜台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那将算盘打得噼里啪啦正是翊倾尘,身后的货架上摆着几十坛各种各样的酒,台上挂着用绳子串起来的菜牌,走进一看,蝇头小楷的字体,秀气清晰,刻在檀木片上。五十种菜品,比如:红梅傲雪,一枝独秀,白驹过隙,雕花笼,等等;罗列其上,店门一开,风吹进来,木片相互碰撞的声音煞是好听。
  翊倾尘见到他,点了点头,又继续忙着算账记账,虽是关了几天门,没想到再次开张,生意依旧是如此好。明月看到账本上娟秀的字体,道:“真是劳烦您了!”
  “公子言重了,大家相聚一场本是缘分,如今又出不了这峡关城,若不是遇见公子二人,我和想容怕是要饿死街头。如今做着这样的事情,我是极其欢喜的。哪里说得上是劳烦呢?”尽管面容平凡,她的笑依旧让人心旌荡漾,低下头去,皱了皱眉,停了笔。
  “怎么了?”明月看着她停笔,一阵疑惑。
  “我还是有几处不太明白,还是得麻烦公子与我说说清楚。”她指着账本,弯弯的秀眉好看地皱在一起。
  想容下楼时,见到柜台处二人正言谈甚欢,脸上一阵黯然。
  明月抬头看见她,又是一笑,招手道:“容儿,过来。”
  翊倾尘笔尖一抖,容儿?谁叫容儿?突然醒悟过来,脸上掠过暧昧的笑意,这明月公子没想到还是这么直接的人……
  正从楼梯上往下下的云想容,听到这个称呼,脚下一个踉跄,滚下楼梯。刚刚收拾的形象毁之殆尽,灰头土脸地起来,脸上一副哭像,愤愤地看向明月。
  明月很是满意点点头,冲着云想容事不关己地笑笑,云想容愤怒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这个人绝对是故意的,肯定还在对她早上将他掐醒来这件事耿耿于怀,哼,坏人!她揉了揉被摔疼的腿,一瘸一拐地眼神无比愤恨地朝柜台走去。
  翊倾尘好笑地看着这二人的“眉目传情”,直到听到明月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这楼梯材质不错,居然没有坏”,再次笔尖一抖,又记错了账。唉,为什么这世间阴险到这般无辜的男人全让自己遇见了,而偏偏这次这看似月白风清的男人目标还是一只涉世未深的小白兔,她在心里提前替云想容默哀了一刻钟。云想容看到翊倾尘一脸扼腕叹息的高深模样,以为她还未从先前的事情中恢复过来。便上前握了握翊倾尘纸笔的手,以示安慰。不料袖摆扫翻了刚刚研好被倒进碗里的墨汁,然后,对上了翊倾尘更为同情的目光和明月阴测测地怒容。
  她委屈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无辜地看看翊倾尘,又看看一旁笑的不怀好意的清平,不敢去看那正盯着她的明月。
  “我……我不是故意的。”她可怜兮兮地出声。
  “这么说,你本来还想故意。”明月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云想容只觉得身边两道人影嗖的不见了,心中一阵诧异,公主什么时候速度居然这么快,难道是偷偷练出来的,不行,她也要练。
  明月看着眼前思绪明显跑到九霄云外的人,抑制住想要吐血的冲动。冷声道:“你,把这账重新做一遍。其他人不准帮着。”
  云想容被头顶的声音一惊,才回过神来,待要再问,只看到明月离去的白色袍角。这下,悲剧了。做账,还不如让她去死呢。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翊倾尘和清平,二人俱是耸了耸肩,双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瞪了眼翊倾尘,真是的,公主也太不仗义了。翊倾尘也投来一个悲催的眼神:掌柜的说不准帮你,我有什么办法。
  看着被墨汁湮没的看不出原来情状的账本,云想容欲哭无泪,这账怎么做啊,不对,首要的问题是账是什么呀?翊倾尘用眼睛瞟了瞟楼上,云想容耷拉着脑袋,极不情愿地上楼去问掌柜。
  被她这么一闹,倒觉得原来的那种不快的沉闷心情好了很多。客人很多,大家都大快朵颐,没有谁会刻意去注意这么一个小小的插曲。
  她也放下心头正思量的那个人,忙活起来,又是端菜又是拿酒。清平既是钦佩又是感激,没想到原来流落花语楼时的她就没有什么架子,如今贵为太子妃,依旧是这般平易近人,最令人惊奇地莫过于那蝇头小楷的菜牌还有她那打得噼里啪啦的算盘,原来这名满天下的公主也不只空有其貌。
  忙前忙后,倒是非常快乐。直到来了一个官兵模样的人,大大咧咧地进来,高声嚷着:“都马上吃完走人,清场了,骁将军马上就到。”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