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37 章 37
第 37 章 37
  众人一听骁将军要来了,连忙四散逃去,连银子都没有付。翊倾尘心中恼怒,不过一个将军,居然这么大的架子,看着瞬间一空的客栈,她愤愤出声,“将军来了便来了,为何要赶走这里吃饭的人,即便一楼坐不下,二楼雅间位置还多的很。”
  “你这小二,怎如此不知好歹,不知道咱们将军喜欢清静么?”那官兵并未将她放在眼里。
  翊倾尘一听这话,更是来气,“清静?若是将这峡关城的人全赶走,只留将军一人,不是更清净么?将军如若还要更清净的话,将这世间之人全杀光,只留将军一人,不是永日清静了么?”
  “你!大胆!”那官兵从来没见过这般胆大包天之人,先是一愣,接着从腰中拔出佩剑。却被进了客栈门的人按下。
  翊倾尘看向来人,来人的发半披半绾披散下来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另一半的脸上带着半张银色的面具他抬眼看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二,将情绪隐在明暗晦朔的光线里。翊倾尘这才看清那未被面具遮住的半张脸,英挺俊逸的脸上是寒霜冰冻的戾气,她竟隐隐生出些熟悉的感觉。又暗自骂自己神经,怎么对一个刚见面的人有熟悉的感觉呢。
  “将军,此人出言不逊,言语间冲撞了将军。”那兵士正襟拱手说道。
  翊倾尘受到他瞥过来的寒冷眼光,心中一跳,却还是无畏地对上了他的目光。她好歹也是太子妃,怎么会对一个小小的边防将军示弱。
  清平一看这势头不对,连忙上前好言相劝,“将军莫要生气,我这小二小时候受了点刺激,这不好。”清平指了指脑袋。
  翊倾尘差点气结,许多年后还因此事受到寒颀洛的嘲笑。
  寒骁珏冷哼一声,绕过这个脑子稍微有点问题的人,寻了处桌椅坐下,看着一旁随时准备听从吩咐的清平,又看了看还在门口呆立的翊倾尘。
  “你,过来!”
  那自称是“属下”的士兵,推了推翊倾尘,道:“将军叫你呢,发什么呆!还不快点过去。”
  翊倾尘终于接受了她‘脑子有问题’这个论断,走了过去。
  “将军有何吩咐?”翊倾尘闷闷地问道。
  “你们这里都有什么招牌菜?”寒骁珏的问题跟下命令没什么两样。
  翊倾尘瞟了一眼挂在柜台上的菜牌,翻了个白眼。却被那个士兵的吼声下了一跳。
  “将军问你话呢,发什么呆!”
  “白驹过隙,红梅傲雪,雕花笼……”翊倾尘像交代后事般平铺直叙了十几个菜名。
  “都上来。”
  翊倾尘一听到,顿时觉得刑满释放,赶紧一溜烟跑去了厨房吩咐,清平拿来东风醉,为其斟上。刚一开坛,便有浓烈清韵的酒香传来,寒骁珏眼里掠过一抹赞赏。
  “这是什么酒?”
  “回将军的话,这是小店自酿的东风醉,清冽香浓。”
  “不错。”寒骁珏小酌,果然醉香入骨。
  “小人再去催催,看将军的饭菜如何了?”清平小心翼翼请示道。
  寒骁珏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去。
  翊倾尘看到清平,忙问道:“这骁将军是何人?”
  清平诧异小声道:“太子妃不知么?这骁将军便是二皇子寒骁珏呀。”
  翊倾尘恍然大悟,早听闻这商国二皇子年少时便自清镇守边关,没想到便是这位赫赫有名的骁将军。不过这骁将军也太霸道,自己吃个饭竟将其他人赶走。恨恨的从罐子里抓了一把盐在厨师惊愕的眼神中投入了锅中。
  “那么多菜,他未必会吃到这个,你放心的炒吧,出了事,有我担着。”说着还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地样子。厨师看着她这幅样子,圆圆的胖脸笑成一个包子状,也放心地炒起来,心知虽然她不过是个算账的,但掌柜的似乎很是高看她,再者,她性情活泼也很是讨喜。
  她却拍着的手突然一顿,笑着的脸也垮了下来。记忆里有个人也曾如此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向她保证:一切有我。
  记忆的存在便赤裸裸地印证了发生过的已不再。那样傻傻的样子纵使武艺再好,怎能在浊流之上赴舟逆行呢?
  “怎么了?”清平观察着她骤变的脸色,以为是出了什么不该有的状况。
  “没有,没有,只是突然被沙眯了眼睛。”她装模作样地揉揉眼睛,冲清平轻松地笑笑,“这些准备好的菜,我便先端过去吧。小心咱们那位冷面将军发火了,把咱们全都咔嚓掉。”她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还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逗得炒菜的厨师大叔和清平哈哈大笑。
  “陈青呀,你这个小伙子,可真是有趣!”厨师大叔拍了拍她的肩膀,差点没把她拍的吐血。她赶紧端了菜出去。
  往桌子上一放就要离去,却被那个士兵又喝住。
  “往哪里走!快为将军布菜!”
  她敢怒不敢言,在心里腹诽这这个变态将军的祖先们,蓦地想到,他的祖先们不就是她家夫君的祖先们么,遂停止了这些不明智的想法。极不情愿地为寒骁珏布菜,尤其是那盘盐特别多的玉燕飞雪。
  不过令她大为失望的是这个冷面将军只是皱了皱眉头,但是一口一口吃完了。她心中有些悲悯:唉,这个骁将军不禁面瘫,而且居然失去了味觉。看来这边关果然不是人呆的地方,一声叹息不经意地就从嘴里飘了出来。
  寒骁珏停住筷子,道:“你为何叹息?”
  翊倾尘无比纠结,难道实话实说么,那估计明年的今日就会是她的忌日了,灵机一动,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小人只是觉得这要是一打起仗来,百姓受苦受难,有多少父母会失去孩子,多少妻子会失去丈夫,多少孩子会失去父亲,心中便不由得要叹息。”说着小心翼翼地观察寒骁珏的反应,奈何半张面具和披散下来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她心里思忖着,他若是常年带着面具的话,那长期生活在边关,摘下来面具,岂不是脸半黑半白?一想到这儿,心中偷偷乐着,更想摘了这半张面具,看看他到底是何方妖孽。
  又一想,难不成那被面具遮住的半张脸已经被毁容了?思来想去,还是这种可能性比较靠谱,于是她看向寒骁珏的眼神就更加悲悯了。
  可怜的孩子,左脸被毁,右脸面瘫,还失去味觉。唉,也难怪性格如此扭曲。
  寒骁珏被她瞧得心里有些毛毛的,一想到清平说这人脑子有些问题,看来便是不假了。哪里有人见了他还敢如此直视的,此人还如此瞧着自己,他竟然从她眼里读出了“同情”二字,
  看来此人有毛病的还不是一点点。
  “你下去吧。”寒骁珏挥了挥手示意她离开,脸上有些不悦,连食欲也减了不少,听闻这峡关客栈的饭菜口碑甚好,今日一尝,也不过尔尔,还放多了盐。他对食物虽不挑剔,但这菜实在是让人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还有这里的小二也实在让人,他想了半天没想出一个合适的词语,又抿了一口东风醉,不过酒倒是不错。
  这时候,门外风风火火地跑进来一个人。
  “将军,胡国边境有异动。”
  已经上楼的翊倾尘侧耳听得清清楚楚,心中一紧,战事怕就在这几日了。寒骁珏起身离去,那守在一旁的士兵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也跟着出去了。
  清平从后堂出来,看到寒骁珏已然离去了,又看看楼上翊倾尘一脸的凝重,也关了门歇了业,一道去了明月的房间。
  明月靠在床栏上看一本蓝色封皮的书,靠近床的桌上正是一脸没精打采的云想容,咬着笔头愁眉苦脸。看着翊倾尘和清平进来,云想容像是见了救星一般,正要扔了笔,扑上去。却听见明月冷冷道:“做不完今日的帐,便不许吃晚膳。”
  云想容求助的目光均被来的两个人躲闪而过,她顿时泄了气,又坐下,咬着笔头,愁眉苦脸。
  “怎么了?刚才听到底下喧哗,可是出了什么事?”明月相信清平能够处理,便并未下去,如今看着二人的神色,似乎并不如意。
  “刚才来的是骁将军。”清平走上前看了眼云想容做的帐,想笑却被云想容瞪了回去。
  “唔。”明月起身,将书扔在床上,走向桌旁,瞥到那白净的纸上赫然画着一只张牙舞爪的狐狸和一只泪眼汪汪的小白兔,有些哭笑不得。
  拉了凳子请二人坐下,“他来做什么?”
  “也没什么,不过是来吃吃饭,倒是刚听到他的士兵来报,说是胡国边境有了异动。恐怕战事便在这一两天之内了。”翊倾尘脸色堪忧。
  “其实也未尝不是好事,开了城门,你二人便可以回商都去了。”清平提议道。
  一听到这话,云想容本来抑郁的目光,瞬间亮了起来。翊倾尘也是一阵欣喜,却被明月浇了一头冷水。
  “怕没有那么容易呀。”
  “哎,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故意的呀!”云想容怒火中烧,愤然说道。
  “你们不回去么?”翊倾尘问道。
  明月苦笑道:“回去?往哪里回?太子妃忘了么?我们可是朝廷要犯。如今这里也有些起色,毕竟是边关,安全些。”
  云想容也不见刚才的愤然,和翊倾尘俱是黯然。是啊,明月说的狠对,这里是边关,他们在这里毕竟有个安身立命之所。
  当日晚,果然不出明月所料,士兵家家通告,骁将军有令,在城门外三十里处设防,城门虽开,但仍是不允许自由出入,除非有将军的手令。
  而最令他们忧心的便是城中凡是男丁,年满十五周岁者,俱被强制入伍。集训两月后作为后备军队。
  当时被困峡关城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登记时她便用了陈青这个假名字,而且那登记的簿子上,陈青是个十六岁的男子。因此,征兵的名单上,她陈青的名字自然而然的印在明月与清平的后面。
  云想容一听这个消息,哭的稀里哗啦的,痛斥寒骁珏的不人道。
  “公主,这个骁将军简直不是人,他怎么能强制征兵呢?”
  “如今胡国大军压境,商国本就已经商为主,军事实力薄弱,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清平说道。
  “迫不得已你个头啊!公主,你是太子妃啊,你怎么能上战场呢?咦,对呀,公主,你去跟骁将军说,你是太子妃,你去说,咱们就可以回去了。”云想容擦擦眼泪,觉得自己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你忘了,这场战事的起因是什么?”明月提醒道。
  谁都知道这场战事的起因是商国太子妃在华国的失踪引起的。云想容争辩道:“那咱们就告诉他们,太子妃没失踪,好好地在这儿呢,不就行了。”
  “想容,你糊涂了么?如今又有谁会相信我是太子妃呢。再说了,胡国与华国的联姻本就让四国关系紧张了,我的失踪不过是个借口而已,仗迟早是要打起来的。太子妃失踪了就是失踪了。如果,我现在出去说我是太子妃,怕只能招来杀身之祸呀。所以我现在只能是陈青,明白了吗?”翊倾尘握了握云想容的手,忧心地看着她。
  明月和清平眼里俱是钦佩之色,没想到她竟看的这般清楚。
  “可是,可是,公主,你是一个弱女子啊,怎么能去打仗呢?让想容代你去,好不好?”云想容胡乱的抹着眼泪。
  “傻丫头,我只不过是参加集训,又不是真的要去打仗,有明月和清平照顾我,你就放心吧。那骁将军是见过我的,若是你代我去,怕是会出了乱子,如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店里也需要人打理,你就留在此处,不过两月时间,很快我们就回来了。”翊倾尘安慰道,心中却突然想起来,有人曾也说三个月亦是很短的,可她不相信他说的,如今,三月之期已过,虽度日如年,却也是荏苒如梭。
  “可是,可是……”云想容急的想找出理由,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她扑到明月面前,拽着明月的袖子,啜泣道:“虽然,你这人很讨厌,但是你一定要照顾好公主,要不然,要不然……”她想了半天愣是没找出一个词,呆呆地看着明月俊逸的脸上绽放出皎洁的笑容,轻轻道了一个“好”字。
  边关的新月初上柳梢头,欲说还休,道不尽的风情。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