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38 章 38
第 38 章 38
  集训的场地安排在了城外的十里阳场,不远处便是主帅的大营,说是这样才能离一个真正的军人更近一些。
  翊倾尘吸了吸鼻子,是离面瘫更近一些吧。
  来集训的全城的青壮年总共有三四百人,她还看见了给他们的厨子大叔,不过因为会做饭这项特长,被分去火头军一组。剩下的人被分成不同的组,幸好她和明月清平没有分开。应该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他们这一组有二十个人,
  集训比想象中的更苦一些。每日天不亮就起来跑步,晚间月上柳梢头才被允许休息。第一日便是练习射箭,说是先练出臂力,才能更好的击杀敌人。
  不过几日,胳膊便连吃饭的碗都拿不起来。清平好歹还有些功底,她和明月二人完全是新手入场,不光是胳膊,手指,脚趾全都磨出了血泡,第二日跑步拉弓又磨烂,又磨出新的。
  功夫不负苦心人,再加上有清平在一旁指导,他二人的箭术在短短五日内便小见成效。
  负责他们这一组集训的军官,叫秦苍,后来她才知道,这个秦苍便是那次她和云想容投宿的那个大娘的儿子。秦苍见她的箭术不错,又训练刻苦勤奋,便提她做了这组的副组长,正组长不用说就是清平了。
  她知道,她本就是女子,在体力上与男子就相去甚远,若是不加刻苦勤奋,怕是日子久了被人瞧出端倪。
  她的辛苦是被大家看在眼里的,尽管大家觉得她有些娘娘腔,但被指认为副组长,并没有太多的人有异议。
  明月则更是发挥他与人打交道的特长,与这一组的每个人都关系不错,同心同德,这一组的人很快便在众小队中脱颖而出。
  箭术,骑术,击敌的一些基本的技巧,在两个月内很快便学完了,虽是速成,但倒也有模有样,一板一眼倒是有些正规军队的样子。
  大大的营帐里,二十个人,光着膀子的人不少。翊倾尘再也不像刚来时那么腾的脸红了,还是清平说的好,你就当那是市面上挂的猪肉。估计现在就算一个男子在她面前洗澡,她也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不过,这个她还没试过。
  “清组长,听说明天就要操演比试了。这事,你知道吗?”一个光膀子的男人凑到跟前,坐在翊倾尘的床上,翊倾尘的床是在明月与清平之间的。
  清平皱了皱眉头,看到翊倾尘往床里面缩了缩。
  “我还未得到秦副将的命令。”
  “陈副,你说呢?你不是平日里与秦副将关系挺好的么?”那个男的又将头转向翊倾尘,因为她是副组长,大家平日里都叫她陈副。
  “清组长都不清楚,我怎么会知道。”翊倾尘对于眼前这个执着的男人有些厌恶,听明月说这个人的取向有点不同于常人。
  “是呀是呀,常楚,你还是别问了,估计也是八九不离十了。别吓到我们的小陈副了,哈哈。”常楚临边的那个高高壮壮的马大海笑道。
  众人都是一阵哄笑,翊倾尘面色一红,更是不悦了。
  谁知那常楚竟然噌的一下起身,火冒三丈地向马大海走去,“你这头笨牛,你说什么!”
  “你骂谁!”马大海本就是个直性子,也站起身来。
  “姥姥的,老子就是骂你,怎么样?”常楚出口不逊。
  马大海一听,立马冲上来骂骂咧咧地挥拳就打,那常楚也不是吃素的,还起了手。二人你一拳,我一脚扭打在一起。
  大家一看情况不妙,赶紧上来拉架。谁知道,居然越拉,二人撕打地越厉害。直到惊动了秦副将。
  秦苍一看这阵势,二人俱已是口鼻出血。勃然大怒,将二人关了起来。又问清楚原因,冷冷地扫了众人一眼,道:“明日就是操演了,你们都不想上了,是不是?”
  大家一听都慌了神,大伙辛苦两月不就是为了等这一天么?若是不操演,那么这么多天来的流血流汗又有什么意义?
  这种感觉便像是你拼尽全力努力了一场,却发现不过是一场徒劳,支撑之物被剥离身体,灵魂奄奄一息,终于倾塌。
  翊倾尘虽是女子,却经过这么久的集训,早已在骨子形成了一些东西,也是一脸恳求的看着秦苍。
  毕竟是自己辛辛苦苦带出来的组,秦苍看着众人期待渴求的目光,终是不忍,依旧冷冷道:“若是想要上明日的操练,那就作为惩罚,去校场跑二十圈。”
  什么?二十圈!开什么玩笑,翊倾尘只觉得腿都软了,但看到大家怎么都一副开心地像得了宝的样子。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翊倾尘被吓了一跳,赶紧从床上蹦下来,与众人一齐跑起来,月光下,一队人高喊着口令,整齐划一的动作,清平,明月,翊倾尘三人对视一笑,有时候即使挥汗如雨,但也是种幸福。
  忙着,累着,逐渐就会把那些念念不忘的事情不放在心上了。集训的两个月让她累的几乎没有时间去思考别的事情,比如,想念一个人。
  她并不知道,此刻的商国皇宫里发生着什么样的变化。
  自从右相陈仲将一位姿容美艳的歌姬送进宫后,商皇寒江便开始夜夜笙歌,而这位歌姬地位的变化之快,更是令人咋舌。不过短短一月,便由宫中一名普通的歌姬成为贵妃。皇后陈氏虽是恼恨,但父亲却有言在先,说不过是枚棋子,不必在意。
  但如今寒江的身体却是每况愈下,那被封为贵妃的女子也不见了踪影。她若是还不明白父亲大人的意思,那可真是在这宫中白斗了这么些年。
  “父亲,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皇后陈氏屏退了众人,看着一脸气定神闲地陈仲。
  “有什么不明白。”
  “骁珏如今在外带兵打仗,在这个时候起事,并不是什么好时机呀。”陈氏着急道。
  “如今,前线吃紧,大部分的兵源都被调去了前线,皇宫如今正空虚。那寒江怕是中毒已深,活不了几天了。你说这不是时机是什么?”陈仲对于女儿的质疑很是恼火。
  “可若是皇上殡天,战事却未结束,难道要骁珏从战场上撤身赶回来么?父亲,主帅离场,可是万分凶险呀。”陈氏觉得一向考虑周全的父亲怎么也疏忽大意起来。
  “他做他的主帅,这皇帝嘛,等着做的人多的是。”陈仲的笑让陈氏不安起来。
  “父亲,难不成你……”陈氏大骇,看着陈仲笑着离去。
  她气恼地打翻桌上的东西,她亲亲苦苦为儿子谋划的一切,如今却要拱手让人,这让她如何甘心,即使是她的父亲,也不能挡住她为儿子扫平的道路。
  而陈仲早料到女儿会有此想法,不待陈氏有所行动,便派人将她囚在了中宫殿内。她想尽千方百计却无济于事,终于不哭不闹了。一月后,听到外面兵戎相见的声音,她试着打开殿门,却发现外面根本无人看守。难道,父亲终于起事了么?
  循着声音,她找了过去,却发现宫里到处都是尸体。正殿场上,被围在中间的不正是自己的父亲么?他笑的苍茫,提剑指着台阶上高高在上的明黄色身影。
  “老夫亲眼看见你死的,怎么可能?”
  寒江勾了勾嘴角,“亲眼见到的事情也未必是真的呀,爱卿,在朕看来,可一直都是忠臣呐。”陈仲看到寒江身旁站着的兵部尚书常叶阳,恨恨道:“常大人,没想到,没想到,你居然背叛老夫。”
  常叶阳正色道:“老夫从来只忠于皇上,何来的背叛。”
  寒江满意地点点头。
  陈仲见大势已去,长叹一声,拔剑自刎。
  商历六十三年,花月七日,乱臣贼子陈仲率众妄图取帝而代之,逼宫以失败告终。皇后陈氏,被废除封号,打入冷宫。兵部尚书常叶阳护驾有功,特封为护国公,赐金银五千两,锦缎两千匹,其女常灵翼被指嫁于太子寒颀洛为妃。
  这样的旨意,无疑是在向全天下昭示:原来的太子妃祈国七公主翊倾尘已经身亡了。
  这样的旨意容不得寒颀洛拒绝,那场宫变他亦参与其中。父皇在察觉身体有异的时候就告诉了他,而那所有的封赏不过是常家选择忠于他的一个条件而已。因为,父皇已经快不行了。
  来报的人终于趁乱混进了峡关城中,却并未找到他印象中美貌绝伦的太子妃。
  翊裴萧听闻此事,心中有些恼恨寒江此举,但也很是理解,两国如今是盟国关系,遂也作罢。翊郇墨明白这也是迫不得已,只得在心中暗讽了寒颀洛几句,倾尘的事只能暂且放下,他如今也算是处在水深火热中了。
  天祈的皇家阵营如今已渐分明,五皇子和八皇子全都倒向了太子翊舜衡那边,七弟已明确表示自己与五皇子不合拍。二皇子始终看不清到底属于哪个阵营,或许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九皇子翊焕君无心朝堂中事,却也是自幼与他关系甚好,明里暗里都会帮自己一把,这点他可以放心。
  如今两派也算是势均力敌了,他们少的不过是个嫡出的身份而已。而太子那边如今也是在尽力地拉拢二皇子,可他这个二哥却始终态度暧昧。
  “他怕是想要做黄雀渔翁呢。”七皇子弹了弹手上的水珠,秀气阴柔的脸上眯着眼笑。
  “九弟,你如何看?”翊郇墨问道。
  “此事还得慢慢来,听闻如今西线战事吃紧,这倒是个机会。”翊焕君紧了紧身上墨绿色的披风,抬眼看到一旁缠绕在走廊上的开有白色小花的藤蔓。
  七皇子也注意到了,走过去摘了一朵问道:“三哥,我看你院子里这花还不少呢,这是什么花?可有什么说法?”
  “没什么,不过是普通的藤花而已,没什么特别的。估计是胡乱长出来的。”翊郇墨笑笑答道。
  翊焕君却说道:“这种花,我倒是认识。”
  “哦?”翊郇墨眨了眨眼睛,“说来听听。”
  “这花名唤夕颜,黄昏盛开,翌朝凋落。悄然含英,又倏然零落,香消玉殒。”翊焕君重复着风夕颜与他说过的。
  “倒也可怜了!”七皇子摘了一朵,嗅嗅,却是清冷的没有什么香味,又随手扔了出去。
  翊焕君注意到翊郇墨在看到七皇子的动作时,眉头皱了皱。却没有说什么。她和他相识么?也许是吧,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她现在是他的妻了。
  想起他告诉风夕颜在父皇面前说的话时,风夕颜只是愣了一下,却很快接受了。倒是让他怔住了一番,本来想好的千万种理由,都失去了用场。
  他有些高兴,却也有些不悦。
  高兴的是她听到他说她是他的妻时,她没有拒绝,不悦的也是她竟然没有拒绝。
  就像将一块石头投进了湖里,连本该有的“噗通”声都没有显现。他如今只知道她是风氏余孽风夕颜,其余没有刻意去查。她如今的冷清会与那人有关系么?如果是那个人,他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只让自己救了她,便不再有任何音信。
  相识五个月了,他承认,他是有些心动了。
  就像这夕颜花,明明只有一夕的生命,却仍执着的开放。让他有些动容了。
  “九弟,想什么呢?那么出神。”翊郇墨出声打断他的思绪。
  “三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九弟与他那夫人可是恩爱缱绻,听闻九弟的夫人如今已是有孕五个月了,九弟与你我二人都待了这么久了,心里定是在心里已将你我骂了千万遍了。哈哈。”七皇子调笑道。
  翊焕君笑着摇了摇头。
  “九弟,改日带着你那位夫人来让本王和七弟看看,到底是多美若天仙竟让九弟连父皇的旨意都敢公然驳回。”翊郇墨也打趣道。
  “晚宴那日三哥没来,为弟倒是远远地瞧过一眼。倒也是挺端正的,只是……”七皇子看了看一旁的翊焕君。
  “只是什么,吞吞吐吐的,这可不像你啊,七弟。”翊郇墨拍了拍七皇子的肩膀,有些好奇他居然打住了。
  “七哥,不碍事的。她只是眼睛不能视物罢了。”翊焕君并不介意。
  翊郇墨和七皇子都有些尴尬,遂也不再提要看看这位九夫人的事。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