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40 章 40
第 40 章 40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驻兵打仗,粮草至关重要。商国军队有峡关城作为依托,却是并不十分担心;但阿图木的军队本就是游牧部众,却是要将粮草从别处运来。
  于是,烧了胡军的粮草成为关键。前几次的偷袭都未成功,倒是让胡军的防守越来越重。今日,大营又后撤五里,兵行险招,也是无奈之举。
  “只能先拖住胡军,等待援军的到来了。”说话的正是那日在峡关客栈拔剑对她的士兵,他原是参议高远,印象中参议都是文质彬彬的样子,可这高远却俨然是一副莽撞将军的样子。他看向眼前的五个人,清平,翊倾尘,明月,常楚,马大海,缓了会儿又道;“你们组是我们集训营里最优秀的组,你们五人更是组中的佼佼者,如今大敌当前,焚烧胡军的粮草势在必行。如今,将军将此重任托付于你五人。一来,对你们来说是个考验,而来,若是能一举成功便能解我军之困。你们可明白?”
  “属下绝不辱命!”五人异口同声。
  “若是不成,也要先保全自己。”高远的话让五人心中一暖。
  “尤其是你,陈青。”高远看向翊倾尘,翊倾尘抬头,疑惑中。
  “陈青少时受过刺激,脑子虽有些……”高远没想到一个比较准确的词,看到翊倾尘一脸的郁闷,咳了咳,道,“你们要彼此照料,即使不能完成任务,也要完好的回来,我和将军在等着你们。”
  “是。”常楚和马大海虽然疑惑高远对于翊倾尘的描述,但还是随着他们三人答道。
  迅速的准备妥当,五人便策马上路,绕道而行。终于看到了峡关山。
  “翻过这座山,就是胡军大营了,这是最不易被发觉的路线。”常楚下马,摸摸了马头。
  “太阳西斜了,我们必须马上行动,赶在天黑之前,抵达胡军大营。”翊倾尘看了看天空。
  “事不宜迟,走,将马匹就留于此处。”清平说道,明月点点头。
  马大海将马匹安顿好,五人迅速摸进山中,步行前进。
  虽是在校场上训练许久,但崎岖不平的山路还是让五人有些吃不消。山路很少有人走,清平用剑砍断缠绕挡路的藤蔓和树枝,因是春季,所幸径直倒是不错。但五人哪里来的闲情逸致观赏,看着空中的太阳,脚步越发的急促起来。只因若是太阳落山,他们定是要迷路的。
  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匐在丛林之中,下面的大营已亮起了火把。一队接着一队的人在巡逻。
  “奶奶的,这么多营帐,哪个才是存储粮草的?”马大海将嘴里嚼的草杆吐出来,眼神盯着下面的胡军大营。
  翊倾尘敛了神色,静静地看着下面的大营,心中也是一阵揣度。
  “先前我军就有了行动,如今他们对于粮草的把守,定然是更为牢固。粮草是不能见烟火的,依我看后营东侧的应该就是。”常楚开口道。
  清平明月赞同的点了点头。
  马大海和翊倾尘也望向常楚所指的地方,虽不见火光,但隐隐看的出防守的人不似其他营帐那般少。
  “没想到你小子居然还有这么灵光的脑子!”马大海一把拍在常楚的背上,常楚吃痛,轻哼一声,打开他的手。
  “可若这是诱敌之计呢?我们若是贸然行动,万一中了圈套该如何?”翊倾尘问道。
  “陈青分析的有道理,明月,你的意思呢?”清平看向明月。
  常楚非常纳闷,打在军中起,虽然清平是组长,但却经常事事征求明月的意见,他百思不得其解。明月此人,虽在军中不见得表现多么孔武有力,甚至连箭术都是十箭有八箭是射不中的,武艺上也不见得多有长进,但这次任务高远却让他也参与其中。他一度怀疑此人是凭借了清平和翊倾尘的面子才得与他们同行,可如今看来恐怕并非如此,此人怕是深藏不露之人。
  只见明月笑笑道:“是与不是,不探一探,如何知晓?”
  说着他看向翊倾尘,微笑不语。翊倾尘会意,向他和清平点点头,猫着身子向前急速行去,瞬间便不见了踪迹。
  常楚一见翊倾尘一人孤身前去,说着就要跟上去,却被清平一把拽住。
  “你干什么?高参议说要我们彼此协助,我等怎能让他一人孤身前往。”常楚愤愤道。
  明月看向他,眼里意味不明,却让常楚莫名地心中一惊。
  “等等看。”
  常楚安静下来,四人静静的等待着。马大海虽不明白,但却知明月自有安排,虽然明月看起来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但既然清平和陈青都对他的意见很是听从,那自己也该静观其变了。
  不到一会儿,便见后营东侧火光冲天,大军虽然出现小部分的混乱,但整体上依旧是秩序井然,可是半晌过去了,却依旧不见翊倾尘回来。
  常楚的心紧了紧,却见明月和清平也是面色冷峻,迫不及待地开口道,
  “我去看看。”
  刚说完却听见喊杀声从山脚下传来,“快追,往山上逃去了。”
  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黑影一闪跃进黑压压的丛林之中。四人不敢马虎,起身追了过去。
  还好,很快便追上了翊倾尘。
  “怎么样?没事吧?”明月与常楚同时出生询问。
  “没事,我们还是快走。他们从后面追上来了……”
  话刚说完,便听见耳边嗖嗖的声音,马大海感觉耳边一疼,他顺手摸了摸,竟是些粘稠的液体,突然意识到是血。
  “奶奶的,居然敢给老子放暗箭。”马大海大吼一声,用佩剑挑开再次射过来的箭,谁知他这一吼,却让后面追来的人知道了他们的位置,于是箭便齐齐射过来。
  五人挥着剑将这些挡开,眼见箭如雨点般密密麻麻,马大海的腿上已是挨了一箭,其他人虽然好一点,但也有不同程度的擦伤。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们很快就会追来,我们赶紧分散开。”明月已是有些吃力,一支箭穿过他的发梢,拉扯着他的头发一阵生疼,不待众人反应,他又说道,“清平,你带着陈青先走,常楚,马大海与我同行。
  “我……“常楚不是很满意明月的分配,刚想说话,却被马大海打断,
  “好,快。老子的腿都快废了。”
  “好,清平,我们走。”翊倾尘心知再在这里僵持,估计大家都会被射成刺猬。
  明月点点头,一个愣神,一支箭穿空而来,清平眼看着那支箭没入他的胸口。
  “明月!”清平与翊倾尘失声叫道。常楚与马大海也是一惊,但手上的动作却不敢听。
  “我没事。你们快走!”明月折断胸口的箭,本就身体薄弱的他疼的晕了过去。
  清平抱歉地看着翊倾尘,道:“我恐怕不能……”
  翊倾尘打断他,“不用管我,你赶紧带明月走,马大海你也走,我与常楚断后。”
  马大海点点头,一把背起明月,在清平的陪同下离开。
  见他们三人离开,常楚对着一旁气喘吁吁却依旧坚持的翊倾尘道:“他们走了,我们也赶紧撤。”
  翊倾尘点点头,与常楚边挡箭边后退。
  而这边的胡军也是见差不多了,收了箭搜寻而来。天色已晚,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领头的人看着地上和树上插得箭,咒骂一声。
  “将军,这有血迹。”
  领头的正是阿图木手下的得力干将古伊萨,他循着火光看见地上果然有血迹,笑的有些狰狞,“他们中有人受伤了,现在天已经黑了,肯定跑不出这山中。明天天一亮我们就来搜山。”
  于是一行人又回到了大营中。
  阿图木虽是帝王,却是回回战事都是亲征。
  “王,古伊萨并未捉到贼人,特来请罪。”
  阿图木看向他,古伊萨低下头去。
  “但贼人受伤,肯定跑不出米亚山,古伊萨明日一早就去擒拿。”古伊萨口中的米亚山正是商国百姓口中的峡关山。
  “孤并不担心此事,倒是现下粮草被烧,孤很是恼火!”阿图木高大的身影投在古伊萨眼前,古伊萨觉得头上传来强烈的压迫力。
  古伊萨后退一步,道:“古伊萨认为商国此番做法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待援军,如果能速战速决攻下峡关,粮草便不再是问题,而且我们草原的疆土也不会仅限于米亚山一带了。”
  阿图木赞赏地笑笑,“孤曾在华国做客期间,听夫子讲课,有句: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古伊萨你可知是何意?”
  “王文采斐然,古伊萨虽是不懂,但却也可揣测一二。王的意思是今晚我们就攻城么?”古伊萨抬起头,眼里满是战前时的喜悦。
  阿图木点点头,把玩着一只金色的护甲。古伊萨有些疑惑,王哪里来的这个东西,他们胡国的女子从来不戴这些东西,此物倒像是别国所产。虽然心中有惑,但古伊萨兴高采烈地还是出了王的营帐,有什么会比打仗更加令人热血沸腾呢?古伊萨跃跃欲试,迅速的安排下去。
  而此刻的商国主帅的营帐里,正坐着寒颀洛,高远,秦苍,还有其他几位主将。
  “不知他们几人是否成功?”高远看着摆在桌上的地图,问出声。
  “依我看呀,肯定是不奏效的,集训营里出来的,也就撑撑场面,哪里比得了正规军队。估计已经阵亡了。”
  “你!”秦苍一怒拍桌而起。
  “怎么,难道我有说错吗?”
  “够了!都给我坐下。”寒颀洛冷冷出声,霎时间没有人再说话。
  “将军,他们五人许久未归,怕是凶多吉少,秦苍愿意出营将他们寻回。”秦苍一脸担忧,抱拳请示。
  “再等等吧。不论是否成功,我们都不要放松了警惕。秦苍,你们几人先下去,让你们的人提高警惕,莫要放松,防止胡军偷袭。”
  秦苍几人得令,出了营帐,却迎头撞上一个慌慌张张地小兵。
  “你没长眼睛么?竟敢撞本将军。”说话的正是刚才出语不善的那个将军,他是步兵营的,步兵营向来打仗英勇,所有他很是有些骄傲。
  “小的知错,小的知错。”那小兵不断的赔礼道歉。
  “何时惊惶?”秦苍问道。
  “回将军,是……是胡军来攻了!”
  几人闻言大惊,忙进去禀报了寒骁珏。
  “来了多少人?”寒颀洛听到来禀,心中有些担心,但面上依旧是不动声色。
  “具体不知,但少说也有十万人马。”
  “什么!你看清楚了?古伊萨想要干什么,他疯了吗?”一个将军惊呼道。
  高远看看他道:“如今看来那五人竟是得手了,要不然胡王也不会如此急迫出动这么多人马。看来我们要打一场硬仗了。”
  寒颀洛点点头,吩咐众人准备,穿上铠甲,正要走出营帐,脚下一晃,高远赶紧扶住,忧心道:“将军,您身上的伤……”
  两个月来,他回回亲自出战,鼓舞士气,身上也已是伤痕累累,前日里背部挨了一刀,如今还隐隐作痛,这会儿只怕伤口又撕裂了。
  他摆了摆手,“不碍事。”又挣扎着出了营,侍从牵来马,他飞身上马,背上又是一痛,他脸色白了白,夜色里没有人看的出来。
  喊杀声阵阵,金戈铁马是谁的生涯,你戎马一生,为的是谁的荣华。号角悠悠,鼓声铿锵,剑上染得是谁的鲜血,刀戟沉沉,落断的是谁的嘶鸣战马。风过天地肃杀,孤月看这城外厮杀;六军兵临城下,谁的半城烟沙,多少白骨埋身十里阳坡下,无碑无坟铸就谁的九重宝塔。
  不过一夕光华,峡关城外,站的是谁的兵马。
  古伊萨骑在马上,抬头看着城墙上站立着目光炯炯满身血花的秦苍。
  “秦将军,你们主帅如今已战死沙场,你却固守着这座空城又有何用?不如趁早投降,投靠我胡国保你前程似锦,不比在这里做个小小的将军。”
  秦苍面色凛然,不说话。如今六元大将折损四人,主帅寒骁珏也不知所踪,只他与高远二人退守城中,剩下的士兵不足千人,其中伤残百人,城中皆是老弱妇孺。求援的信函早已递交商都,但援军却迟迟不见踪影。
  无端的生出绝望来,即便他知道这是打仗的大忌。但事到如今,除了垂死抗争,他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高远已去安抚城中的人,他看着城下的千军万马,心里想着下一个死的会不会是自己。
  天边微微的泛着鱼肚白,一夜的征战,他却不觉得丝毫疲惫,亦不知是什么支撑着自己,刀剑暗哑,抑或是心中寂静的喧哗。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