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41 章 41
第 41 章 41
  锦上添花固然好,但雪中送炭却是最为可贵。
  秦苍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倒下的那刻,面前鲜衣怒马的天人容颜,他从马上伸出手,将他从死亡的边缘拽回生的境地。
  慵懒的甩甩头发,道:“这么不经打。”
  他惊愕的久久没有说话。
  峡关城里从此流转着这样一个神话,天神降临,挽救了峡关城几千性命。
  但云想容却知道,那个天神根本不是什么天神,而是人神共泣的妖孽——祈国三皇子墨王翊郇墨。
  秦苍看着眼前坐姿不雅的人,瞪大了眼睛,无法相信坐在眼前的这个有着倾城之姿的人居然是个男人。
  翊郇墨淡淡的扫了眼他,不咸不淡地说,“秦将军是吧?”秦苍连忙点了点头。
  “你如此衣冠不整站在本王面前,是何故?”
  秦苍一阵尴尬,却听到一旁的女子悄悄说道,“王爷是个特别注意形象的人!”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云想容。
  他这才恍然大悟,连忙下去整顿自己的形象。
  “久闻墨王文韬武略,用兵如神,今日一见,果真不出所料。”高远拱了拱手,恭敬道。
  “少来,仗打的不怎么样,拍马屁的功夫倒是一流。”翊郇墨眯了眯眼睛。
  高远脸色一阵红,却不敢再说什么。听闻这个墨王脾气甚是捉摸不定,如今他带着三万祈国军队与七万商国援军救峡关城与危难之间,不过五日便使胡军退兵五十余里,而且因粮草问题,他们如今安分了许多。百姓都将他传得神乎其神。他转头问身边的女子,
  “想容,本王有他们说的这么英俊潇洒么?”
  高远听后一口茶哽在喉间,差点没呛死,他第一次听说眼如铜铃,三头六臂,虎背熊腰,膀大腰圆这些夸张无比的词居然能与英俊潇洒这个词沾上关系。
  可眼前这个女子像是受到了蛊惑,盯着那一张惊为天人的容颜,使劲的点头。
  高远只得摇头叹了口气,唉,世风日下呀。可是这墨王也实在是……实在是长得太好看了吧。
  他也盯着那张脸看起来,冷不防墨王睁开眼看向他。
  高远觉得自己很悲催,居然又一次被呛住。
  “高参议,听说你们军中有个叫陈青的?”
  “是。”
  “此人现在何在?”翊郇墨坐起身来。
  高远叫苦不迭,没想到墨王居然认识陈青,却也只能如实禀报。
  “他受命去烧胡军粮草,至今未归,怕是……”
  “你说什么!你居然派她去烧胡军粮草,你活腻了么?”翊郇墨噌的从椅子上起身,慵懒的模样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阴厉。
  料是高远这般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也是被骇住了,心知这陈青恐怕不是一般人。正思忖间,翊郇墨已恢复了慵懒的模样,高远只觉得刚才像是做了一场梦,只是脖子间被勒的疼痛提醒他刚才不是一场幻觉。
  “属下现在就去找。”
  “立刻从本王眼前消失,找不到提头来见。”翊郇墨虽然还是慵懒的样子,但眸子里全是冷冷的,虽不是看向高远,却还是让高远觉得一阵寒意。
  于是立刻出动人马前去峡关山。
  刚到山下,便看见清平和马大海驾着半死不活的一个人,正是明月。马大海一看见他们,忙扑了上去,拽住高远的马辔头。
  “高参议,你总算是来接俺们了。俺们已经在山里转了五日了,这才出来的。”
  高远看向他们三个,皱了皱眉头道:“陈青和常楚呢?怎么只有你们三个?”
  清平闻言一惊,明月也是一阵激动,咳出声来。
  “他们……他们二人还没有回去么?”
  “来人,送他们三人回去,其余的人跟我进山找找看。”高远下马,看了看明月的伤势,明月虽是脸色苍白,伤口处却是已然结痂,清平正小心翼翼的为他贴上一些不知名的捣碎的草药。
  “你懂药理?”高远看向清平,这几个人简直令他太惊奇了。
  “回禀将军,略通一二。”清平答着话,手上的动作却并未停止。
  高远点了点头,吩咐几个人将他们三人带回去,剩下的人都进了峡关山。峡关山地势险茂,纵然是白日入山,也极其容易迷路,他们五人能在一日之内穿过峡关山直逼胡军大营,靠的不禁是幸运,更是在军中所学到的丛林行军技巧和一张标记不甚明确的地图,那日被敌军追捕,地图早已不知所踪。幸好明月与清平在花语楼时便受过此等的训练,但饶是如此,他们都用了五日时间才走了出来,更不用说翊倾尘这样的路痴了。
  那日与明月,清平,马大海分开后,和常楚几经婉转,却依旧是没有能走出山林。翊倾尘没有想到,常楚居然也是个路痴,正所谓路痴见路痴,两眼放冷光。
  “常楚,你一个大男人居然不辨方向!”翊倾尘几经搜寻,最终放弃,气喘嘘嘘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谁规定男人就必须要会辨方向了!你不也是男人么?”常楚反驳道。
  “我……”翊倾尘收回将要出口的话,恨恨的瞪一眼常楚,正要闭眼休息一会儿,却听到一阵异动。难道是追兵来了?她一个眼神示意,常楚领会,也竖着耳朵听起来,二人手握着刀柄。一步一步向着声音传出的方向悄悄走去。
  走到跟前,却发现草丛里的是一个满身血污的人。身上的铠甲已辨不出原来的颜色,若不是脸上的半块面具,他们二人差点就认不出来,眼前的这个血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主帅寒骁珏。
  相视一眼,二人从彼此眼中都读出了惊惶,军中发生了何事?怎么连主帅都这般模样。
  放下心中的疑问,救人要紧。
  “你帮将军脱下衣服,我去找些止血的药草来。”常楚说道,常年漂泊在外,对于一些常用的草药,他还是认识的。
  “凭什么是我给将军脱衣服。”翊倾尘脸色有些红,即便是在军中看惯了一众暴露狂,但要她给一个男子宽衣解带,她还是有些不自然。
  常楚挑挑眉,不屑道:“请问,您认识止血的草药吗?”
  翊倾尘沉默了,常楚满意地笑笑,离开了去找草药。
  翊倾尘冲着他的背影吐了吐舌头,撅嘴看着躺在地上的人,咬了咬牙,豁出去了。
  动手扯下寒骁珏被鲜血浸染的衣服,衣服已与血肉黏在一起,寒颀洛疼的哼了几声,醒了过来,看到翊倾尘,有些发愣,片刻又晕了过去。翊倾尘被他这么一看,吓了一跳,见他又晕了过去,拍了拍他的右脸,见他没有反应,手触到那半张银色的面具,又回顾四周,常楚还没有回来,突然很想看看面具下是半张毁容的脸还是半黑半白的阴阳脸。
  揭开面具,她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沾了水,擦干净那张满是血污的脸。只觉得指尖不住的颤抖,泪水哗的像绝了堤全流出来。尽管知道这不是寒颀洛,可是看到这张有着七分相似的容颜,却还是抑制不住。
  喜欢一个人大抵便是这样容易出现视觉错位了。明明在心里告诫了自己千万遍,已经结束了,已经结束了。可是哪怕是看到一个相似的背影,也会觉得心惊胆战。
  更不用说此刻看到了一张全然相似的脸,只是不同的是,这张脸上没有温润儒雅的笑意,有的只是冷冷的面无表情。她闭上眼睛为他把面具戴好,突然间明白他为什么会整天戴着这张银色的面具了,这样面似冷酷无情的人,实则在心底里敬重着自己的兄长吧,所以才遮掩了这张脸不愿给寒颀洛带来麻烦。
  常楚回来看到她一副刚哭过的样子,有些好笑道:“怎么像个女人似的,将军又没死,不过是受了重伤,用不着这样吧,兄弟。”
  翊倾尘尴尬地笑笑,也不解释。看着那张被银色面具遮住的脸,是什么让这样一个骄傲的男人委曲求全。
  帮助常楚将药草捣烂,常楚将草药敷在寒骁珏的伤口处,翊倾尘小心翼翼地用浸了水的布避开伤口擦拭着他身上的血污,常楚翻过寒骁珏的伤口,赫然一道深深的伤口,已经化脓,分明是受伤已有些时日了。翊倾尘只觉得心中狠狠揪住,他该是忍受了多大的痛苦,别人都以为他是英勇神武的常胜将军,却永远看不到他背后的伤痕累累不为人说。
  上完药草这一切,两人俱是满头大汗,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不料不一会儿,天空却下起雨来。
  “快找个地方避雨,将军的伤口发炎可就不好办了。”常楚急促道。
  翊倾尘环顾四周,欣喜的看到一个洞口,真是幸运,她笑笑,老天还是睁眼的。
  “那边有个山洞,我们快过去。”
  常楚背起寒骁珏,翊倾尘在前面开路,磕磕绊绊终于进到了山洞里面,雨也大了起来,山洞里有种发霉潮湿的味道,不过里面并无危险,已经算是很好了。拿出火折子,还好没有湿,洞里有些枯枝,常楚燃起火堆趋着寒气。虽已是春季,但山里面的温度还是很低。
  隔了好一会儿,看着外面的雨渐渐小了,天色也暗了下来,常楚看了看依旧昏迷的寒颀洛,对翊倾尘说道:“你在这里照顾将军,我出去找点吃的。”
  说着出了山洞,听到翊倾尘说“小心点”,身形顿了顿,点了点头消失了踪影。
  听着雨水打在岩石上,滴答滴答的声音,常楚出去了,耳边出了啁啾的虫鸣,还有寒骁珏绵长的呼吸,想着发生过的一切,脑中胡乱思想着,如果当初没有逃离皇宫,如果没有嫁给寒颀洛,如果没有去华国,如果……是不是结局就会不一样,可是,没有如果。
  “水……”寒骁珏轻吟出声。
  翊倾尘连忙转过去看他,只见寒骁珏苍白的嘴唇已经干裂起皮,她连忙又撕了一块衣角,用雨水润湿轻轻沾湿寒骁珏的嘴唇,正专注的看着他的侧脸,寒骁珏蓦地睁开眼睛,一把抓住她的手。
  她一惊,反射性的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寒骁珏背部又是一阵撞击,他疼的冷汗冒了出来,谁知他却是笑的有些费力,断断续续道:
  “我……我不过是…..想坐起来,你何必……如此惊惶。”
  翊倾尘面色一红,忙过去扶他坐起来,却觉得他身上很烫。
  “你发烧了?”她伸手去摸他的额头,却被他挡开。
  “无妨。”他的声音因为疲惫倒减了几分冷意,伸手在怀里探取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探到,疲惫地垂下手去。
  “将军是在找这个么?”翊倾尘拿出她从寒颀洛身上拿下来的小瓷瓶。
  寒骁珏点点头,“这……里面是……清热解毒……的药物。”
  翊倾尘会意,从小瓷瓶里倒出一粒红色的药丸,喂寒骁珏服下。果然不过一刻钟,他烧退了不少。神色也不像刚才那么倦怠,寒骁珏看到翊倾尘不断的向着洞口外张望。
  “你在看什么?”
  “常楚出去找吃的,现在还没有回来。”翊倾尘回答道,眉目里有些担忧,心想,不会是迷路了吧?
  正要看看寒骁珏的伤口如何了,突然觉得肩上一麻,只见寒骁珏捞起身旁干枯的树枝朝她身后甩去,她心中一惊,回头看,一条通身漆黑的小蛇被定在了石壁上,她脸色苍白有些后怕,下意识的朝寒骁珏的身边挪了挪。
  却觉得背上一暖,那是寒骁珏的手。
  “刚才它咬到你肩膀了,我看看如何了?”寒骁珏说着就要撕开她肩上的衣服。
  翊倾尘惊慌地推开寒骁珏,寒骁珏再一次背部撞到了石壁上,他抽痛,冷冷地看向翊倾尘,道:“不想死的话,将药给我,那是条毒蛇。”
  翊倾尘才觉得被咬的那个肩头已经好像没有了只觉,而且这种感觉还在蔓延。
  “那我吃一粒药。”翊倾尘想到刚才寒颀洛说这药好像有解毒的功效。
  “若是口服消炎的效果更好,但外敷的话,解毒的效果更好一些。”寒骁珏看向翊倾尘,等待着她的选择,末了又凉凉的补了一句,“如果你不想这条胳膊废掉的话,还是外敷比较好。”
  翊倾尘狐疑地看了看他,觉得还是相信他为好,虽然这个药的用法却是有些匪夷所思,但一想到要失去一条胳膊,她想到寒颀洛,心中一痛。
  将药瓶递给寒颀洛,闭上眼睛,脑子里有些晕乎,毒发了吧,这样想着,只觉得意识一阵模糊。
  寒骁珏接住她倒下来的身子,自己也是身形不稳,又撞上了后面的石壁,伤口怕是又撕裂了吧,他苦笑着,还是先给她解毒再说,撕开她肩上的衣服,寒骁珏眼神深了深。
  男子怎会有这般的肤如凝脂?收下心中的疑问,她的肩头有两个黑点正在扩散,倒出药丸捏成泥状涂在黑点处,火光映着她的脸,寒骁珏突然注意到她而后微微鼓起的地方,伸手揭开,赫然是一张制作精巧的人皮面具。
  他眸子冷光一闪,将目光从手上的人皮面具移到她脸上,料是他自小在宫中见惯了彩凤魅如花,却还是被眼前的这张容颜乱了心神。
  他再是冷酷不问朝中之事,却也明白了拥有眼前容貌倾绝天下的人怕是……心里有个答案隐约在口,却被他急急捱了下去。
  怪不得皇兄屡次遣人来探峡关城,他对皇兄的动作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因为他是小时候唯一给他温暖的人。他从来不想与他争什么,母后苦苦相逼,他只有自请出宫镇守边关,甚至于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可是眼前的女子,他从见到这个愣头愣脑的陈青一行人就觉得他们甚是不简单,早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关注着他们三人,尤其是这个陈青,明明看起来弱小,却是顽强的主,他一直在暗中将她的艰苦努力看在眼里。如今看到这个陈青竟然是个女子,他只觉得心中有些东西变了,具体是什么却说不上来。
  沉思了一会儿,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又给翊倾尘把面具戴好,将她的衣服拉好。常楚也进来,手里还提着一只野兔。
  看到寒骁珏已经醒来,惊喜地说道:“将军,你醒了。”看到躺在寒骁珏脚边的翊倾尘便问道,
  “将军,陈青怎么了?”
  “被蛇咬了。”寒骁珏冷冷出声,闭上眼睛不愿再多说。
  常楚连忙扔下手中的死兔子,跑过去就要看翊倾尘怎样了。寒骁珏猛地睁开眼睛,沉声问道:“你干什么?”
  常楚被吓了一跳,后退一步道:“属下看看陈青如何了?”
  “毒已经解了,不用担心,你去将这兔子烤了吧。”
  常楚闷闷道了声是,将兔子收拾了一番,架在火上烤起来。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