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45 章 45
第 45 章 45
  东线的战事早已了解,轩辕晔和翊裴萧俱是十分狡猾,做样子打了打,不过三月便早早收了架,隔岸观火。翊裴萧派了三皇子翊郇墨去支援商国,轩辕晔自是派了人去支援胡军。所有的战事便集中在了西线,若是有什么好的,那便是百姓的苦难少了许多,峡关偏远,战事开展减少了无辜百姓的伤亡。
  但不论战事有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人总是有些将此及彼的心态,明明与自己没有丝毫的干系,却硬是要想象一番自己若是身处战火纷飞的场景该是何等的惨状。
  “幸亏战事结束了,要不然那可不得了。”祈国议事殿内,八皇子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让七皇子嗤之以鼻。
  “你又没有去打仗,何必惊惶。”五皇子瞥了一眼八皇子,只觉得跟这个猪头在一个阵营,简直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听说三弟带兵去了峡关,以三弟的智慧那可必然是旗开得胜啊。”二皇子依旧是手执缀着紫色流苏的扇子。
  “二哥莫不是对他太过有信心了些,战场瞬息万变,一个从未上过战场的人能不能回来还是另外一回事呢,纸上谈兵的典故想必大家都是听过的。”五皇子轻哼一声。
  “听闻三哥领兵解了峡关之围,将士们为争谁是主帅都大起来了,结果三哥愣是不咸不淡地将这主帅之位让了出去,不知道九弟听说了没有?”七皇子笑着说道,阴柔的脸上刚才得阴霾瞬息不见。
  “此事人尽皆知。”翊焕君也笑着应承。
  五皇子被抢了话,气恼地看向七皇子,却见对方举被敬了敬,他被堵得气恼地将一口热茶全灌进嘴里,结果被烫的直跳脚。将奉茶的宫女打了个耳光,又踹了几脚,被进来的翊裴萧瞧了个清清楚楚。
  “朕跟前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教训了?”翊裴萧大声质问。
  五皇子一见是翊裴萧,赶紧跪下磕头认错。
  翊裴萧既不处罚他也不让他停下磕头,径直走上龙衔珠的椅子,坐定,怒容开口道:“纸上谈兵?哼哼,那也得能谈,战事紧迫,你们一个个却坐在这里说风凉话。朕要你们有何用?”
  “儿臣知错,父皇息怒。”依旧是异口同声地像是例行公事的回答。
  翊裴萧抚了抚额,“当初让你们带兵去支援商国,你们一个个不是称病就是说不懂行军打仗,怕给朕丢人,朕看你们一个个不过是贪生怕死罢了。”
  众皇子一个个都噤声,不再多说。
  太子翊舜衡见翊裴萧的气消的差不多了,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父皇,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翊裴萧叹了口气,“让你们今日在此,也是为了这件事。峡关的将士全体中毒,如今又出现了疫情,将士命悬一线,危在旦夕。你们可有什么好的法子?”
  众人都是陷入沉思,却见八皇子兴冲冲地站起身来,“父皇,若是那峡关城被胡军所灭,商国必然元气大伤,到时我们不是会少一个对手么?”
  “混账东西,唇亡齿寒的道理你不懂么?”翊裴萧气恼地将手中的茶盏撇在八皇子的头上,血从他头上流了出来,他委屈地哭了出来。
  众人皆是大气都不敢出,翊焕君缓缓道:“父皇,还是宣太医为八弟诊治一下吧。”
  宫人见翊裴萧点点头,赶紧扶了八皇子到了后殿,同时去请了太医。
  太子心中有些气恼,面上仍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父皇可知将士所中何毒?”
  “说是查不出来。”
  “若只是中毒,倒也不难,想来那军中医者医术不过尔尔,诊不出来是何毒倒也在情理之中;可是这疫情倒是有些棘手,只怕愿意去诊治的人不多。”七皇子开口。
  翊裴萧点了点头。
  “只是不知三哥如何了?”翊焕君有些着急却不敢表露出来。
  “他也中毒了。”翊裴萧声音有些低沉,像是压抑着什么。
  七皇子与翊焕君相视一眼,俱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担忧。
  “宫中的御医必然是指望不上了,朕听闻你们府中的豢养了些私医,医术不比宫中的御医差,
  如今也该是为国尽力的时候了。”翊裴萧毫不意外地在一些人脸上看到了为难的表情。
  翊焕君率先开口,“父皇,儿臣的夫人如今正怀有身孕,怕是不便府中医者多有不便。”
  一见翊焕君开口,众人也都开始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开始回避,府中的私医均是从江湖中招来的奇人异士,谁肯放手。
  翊裴萧火又上来了,吼道:“你们今日回去给朕好好考虑考虑,朕等你们的答复!”
  说罢,拂袖而去。
  大家这才推推搡搡的也起身离去。
  “九弟,你准备如何?”七皇子边走边问。
  翊焕君为难地摇摇头,他府里哪里来的什么私医,不过平日里都是略通医术的妙眉在张罗,可是父皇说有那便必须有了。
  “也不知三哥如何了?”
  “是啊,听闻军中有精通医术的士兵却也束手无策呢,我们如今还是得防着宫里的这些人背后下黑手。”七皇子叹了口气。
  “七哥说的是。”翊焕君有些疲惫,不知道这次回来是不是对的。
  “九弟还是先回去吧,莫让夫人等的急,呵呵。”七皇子见他有些困倦,也不再多话,吩咐御敬送他回去。
  “七哥又开我玩笑,那我就先告辞了。”笑着随御敬上了马车。
  回到府中,却见院子里贵妃榻上那水蓝色衣裙的人正在晒太阳,眼上的绫也换成了水蓝色,高高隆起的小腹让她整个人看着比以往丰盈了不少,只是脸依旧是有些苍白,黑白相间的发从榻上流下来,垂着,风一吹,飘起几缕,甚是可人。
  尽管他已经让御敬放轻了声音,可是榻上的人耳力却是越发的好了,刚挪了一步,榻上的人便懒懒地出声,“你回来了?”
  “嗯,今日感觉如何?”翊焕君移至她的面前,握了握她有些冰凉瘦削的手。
  “还好,他宣你们进宫可是峡关出了事?”风夕颜扶着他的手挣扎着坐起身来,无奈如今身子越发的笨重,试了好几次却还是没有起来,有些置气地甩开他的手,躺了下去。翊焕君见她孩子气的举动,一阵轻笑。叫来妙眉扶她起身,她这才有了些笑模样。
  翊焕君也不瞒着她,“峡关将士中了毒,三哥未能幸免。现在又起了疫情,情况十分危急,父皇唤我们前去商量对策。”
  “墨王也中毒了么?”翊焕君注意到她抓着他的手紧了紧,于是伸手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手。
  “嗯,目前还不清楚是何毒。”
  “军医不过是对外伤比较擅长,一时诊断不出来,也在情理之中。只是这疫情一事确实有些棘手。”风夕颜示意妙眉也坐下。
  御敬却道:“夫人有所不知,听闻这次抑制军中毒继续扩散的人不是军医,而是一个年轻的少将军,听说是叫清平还是什么的;听说他医术精湛……”
  不料,风夕颜却一把扑过来拽住他的衣角,险些从榻上掉了下去,翊焕君皱了皱眉头,伸手接住她将要落下的身子,“你说,那个少将军叫什么名字?”
  “夫人,叫清平。”御敬不明白夫人突然间为什么那么激动。
  “那是夫人失散的弟弟。”翊焕君的谎话编的极其顺口。
  风夕颜又是哭又是笑,也不在意现在正在谁的怀里,抱着翊焕君的脖子,激动道:“对对,他是我弟弟,我弟弟;焕君,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翊焕君只当她是激动过火,极其小心地安慰道:“好好好,我们明天就去找他。”脸上全是宠溺的表情,看的妙眉一阵欣喜。
  他哪里知道,他不过是一时安慰之语,她却当了真,铁了心。
  从他怀里下来,她高兴地在地上转了几个圈,衣袂翻飞,脸上的笑意是获得重生般的耀眼。
  “当心点孩子。”翊焕君无奈地笑笑,示意妙眉看着她,刚才为了接住她,使了不少力,如今虽是烈日当空,却觉得浑身一阵冰凉,他知道他是病情复发了,忙遣了御敬推他离去。妙眉只顾着当心风夕颜,并未注意到翊焕君的异样。
  第二日,一大清早,妙眉便急匆匆地来到了翊焕君的门口,正要敲门,却被御敬拦下。
  “怎么了?我有急事要跟殿下说呢。”
  “殿下昨日病情复发,折腾了大半夜,这会才睡下。”御敬的脸上闪现一抹痛楚,寒毒袭身,最是难以忍受,他用尽全力,也不过能解的他的痛楚十中之一,看着他在被子里哆嗦咬着自己的胳膊出血,那张痛苦扭曲的脸在自己面前让他恨不得杀了自己。
  “可是这事十万火急呀。”
  “到底是什么事情?”御敬见妙眉一脸焦急,便问道。
  “夫人她入宫请旨要去峡关。现在已经入宫了。”
  御敬一拳打在旁边的柱子上,柱子应声出现了几道裂痕。“我去追回来。”
  “怕是来不及了,天微亮就走了,如今……”正说着扭头看见大门外马车的一角。赶紧冲出大门,掀了车帘,却是没看见风夕颜的影子。她拉住赶车的问道:“夫人呢?”
  “夫人,她,她被留在宫里了。”
  妙眉只觉得心中一阵悲愤,这夫人即便是见弟心切,也不必如此吧,怀着身孕还要前去峡关,而那里还起了疫情,若是……她越想心越急。
  却见那车夫递给他一封信,她连忙拆开一看:
  妙眉姐姐,
  涯知你此刻定然是责怪我的鲁莽。但军中十万将士身中剧毒,而如今又起疫。姐姐知晓涯是通晓医术之人,涯闻此消息,又闻弟在军中,心中百味陈杂;此二者,便是涯不得不去峡关之缘由;我知姐姐担心,还请原谅涯不能为掩藏自身弃十万生命于不顾,且军中有重要之人曾救涯与危难之间,涯不能只顾苟且偷生而忘却此身恩眷。此去道阻且长,涯答应姐姐会好好照料自身,还望姐姐莫要挂念。外,照料好殿下。
  涯字
  她看了看门内,翊焕君依旧在房中未出,御敬也接过她手中的信,眉毛拧成疙瘩。
  “如今如何是好?”妙眉看向御敬,心中又是气恼,又是着急。好不容易看到殿下鲜活地像个人了,她却这般狠心的走了。
  御敬沉思了一会儿,“估计这回即便走了,也是刚起程不久,你且追去,好生照顾着,不关如何说,她都是我们名义上的夫人,殿下名义上的妻子。”御敬到最后已是有些咬牙切齿。
  “可皇上怎会派夫人去峡关这样的地方?”妙眉冷静下来,细细思量。
  “夫人定然是把自己会医术这件事告诉了皇上,而且,你别忘了,听说皇上一直想把靖王的女儿许配给王爷作夫人。如今,这个夫人只怕皇上除之而后快呢。”御敬淡淡道。
  “难道皇上已经发现了夫人的身份了么?”
  “这个倒未必,我们查来查去这么久都未查出丝毫头绪,皇上也未必查得出来。只怕是趁着这个机会为殿下埋好后路。”御敬叹了口气。
  “我看此事未必成,听说那朝华郡主喜欢的可是墨王;哎,御敬,若是要你选,你是觉得如今这个夫人好呢,还是朝华郡主好呢?”妙眉笑着问道。
  “这个,得看殿下的意思。”御敬红了红脸,清了清嗓子,催促道:“你赶紧去吧,误了时辰可不好,这里有我。”
  妙眉上了马车只觉得一阵心安,掀开帘子,看到御敬正看向自己,她一笑,看到御敬的脸又是一红,清了清嗓子进了门内,她也放下车帘,去追风夕颜。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