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46 章 46
第 46 章 46
  幸好刚出城不远,妙眉向随行的侍卫说明情况,并出示了九皇子府里的令牌,侍卫才让她上了风夕颜的马车。
  “夫人怎么能丢下我们自个儿跑了呢?”妙眉故意责问道。
  风夕颜听见妙眉的声音又惊又喜,连忙伸出手来,妙眉拉起她的手坐定。
  “妙眉姐姐,你怎么来了?”
  妙眉只故意不说话,风夕颜有些赧然,挠了挠妙眉的手心。
  妙眉笑出声来,嗔怪道:“夫人可知我们有多担心,幸亏殿下还不知晓,要是知晓了,还不知道要怎么闹腾。”
  “闹腾?这个词,你觉得很适合殿下么?”风夕颜理了理头发。
  “夫人,你是不知道呀,殿下生气的时候,就不爱理人也不吃饭,冷冰冰的一点活气儿都没有。我就是怕见到殿下这个样子才跑来的。”妙眉将风夕颜缚在眼上的蓝绫摘下,放好。
  “殿下原来生气起来这么可怕啊。”风夕颜故作害怕的样子引得妙眉哈哈大笑。
  二人又聊了些许翊焕君小时的事情,一路上欢声笑语,好不惬意。
  而此刻的九皇子府邸,有人正在院子里板着脸,任谁说话都不理,也不吃饭,就这样坐着,看着门口。御敬觉得妙眉走了的时候的笑容这会儿回想起来竟带了几分释怀的味道。
  “殿下,您就吃一点吧。”御敬得到的是沉默无语的回答,他记得上一次他这样时,是竹妃亡故的时候。
  无计可施,只得狠心道:“殿下,您不吃,哪有力气去追赶她们呢?”
  翊焕君这才有了一丝反应,笑着接过吃食,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御敬大呼上当,原来都是骗人的,等的就是他这句话。他怎么这么命苦。
  于是二人私自偷偷化妆出了城,要知道皇子是不允许擅自离开国度的。出了城,翊焕君在车内也是一阵焦急,却仍是觉得有些虚弱,气力不足。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御敬担心翊焕君的身体,不敢赶得太急,又与那皇家御医队相差了半日,渐渐地反而落在了后面。而风夕颜他们由于军情紧急,所以便赶得甚是急迫。这一来二去的,翊焕君与御敬与他们就差了几日的车程。
  虽是道途颠簸,但幸好所带之药全是上品,妙眉便按照她的指示配来药物与她服下,虽是有些难受,但倒也没什么大碍。途中又教了妙眉不少医理,妙眉也是收获不少,她本就是有些底子的,学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得知风夕颜竟然精通毒术,狠狠惊讶了一把,更是不肯放手,嚷着要学,她比风夕颜大了十岁,虽是处事稳重但毕竟藏了些小女儿家的俏皮,二人相处也甚是合拍,几日下来,妙眉竟也能配出普通的毒药。不过风夕颜闻了几次说不错后,她也不再配了,怕她这么闻着伤了身子。
  本来需要月余的路程竟被他们这么一路飞驰着,只用了十天便完了。边关却是比不得天祈,一入城,便觉得低了好几个温度。随行的还有二人,俱是太医院出来的,别的皇子都是不肯将自己的私医用在这等地方。听闻这几个太医还是自愿来的呢,她嗤笑着,自愿?背地里怕是不知受了谁的威胁吧。商国也来了三人,也都是从太医署里调出来的。
  想容闷闷地呆在房里,听着外面一阵喧哗,听说是宫里派来的太医,也不知道行不行的通,唉,想起军中的情况,只觉得有些烦闷,开了窗,睁开见那成队的马车上下来一个有一个的老头头。
  这些老爷爷可真够折腾的。她叹了一口气,正要回身,却看从一辆马车下来一个年龄稍大的女子,只见她候在车旁伸出手,不一会儿便见一个戴着黑色幔布遮边斗笠的女子扶着她的手下了车。乍一看,觉得这女子有些臃肿,细看下,才发觉,哪里是臃肿,分明是怀着身孕。难道太医院什么时候也招女官了?
  她一向对这种八卦事件极其敏感,立刻跑下楼拽着楼下守备的侍卫问道:“侍卫大哥,那个女太医是谁呀?”
  “什么女太医,那是祈国的九夫人。听说医术不错,自请来边关救治我军将士的。”侍卫对这九夫人甚是钦佩。
  云想容撇了撇嘴,九殿下什么时候回宫了,还有九殿下居然成亲了,这么重要的消息她云想容作为皇家八卦星坛的风云人物居然不知道。于是便偷偷摸摸地跟了上去,奈何她跟踪的技术实在是有点差,没几步就被妙眉给发现了,妙眉告诉了侍卫,侍卫们也是认识她的便说不碍事,但妙眉却不肯依。这宫里来的如今可是他们的救星,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按着妙眉的吩咐左拐右拐终于甩掉了云想容。
  “你先扶夫人去休息,我去去就来。”妙眉拍了拍风夕颜的手,风夕颜点点头,便让侍卫领着去了房间。
  云想容此刻正是一片迷糊,虽说在驿馆住了许久,但平日里因为守备不许乱走,她对这里却也不是很熟悉,绕着绕着便迷路了。突然觉得脑后一阵凉意,她回过头,正看到妙眉冷冷地盯着自己。
  “你鬼鬼祟祟地跟着我们,有何目的?”妙眉不客气地问道。
  “什么鬼鬼祟祟,你这人说话怎么这样?”云想容本就心情不好,这会找到了突破点更是火冒三丈。她好歹也是公主身边的人,对面这个老女人不过是个夫人的婢女居然也敢这么嚣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
  “就许姑娘行苟且之事,难道就不许我说吗?”妙眉见她一副不屑的样子,心中也是一阵恼怒。
  “你……哼!”云想容一甩袖,将手背在身后,眼珠子一转,笑道:“嘴巴倒是蛮厉害的嘛,怪不得这么大年纪了,还是个婢女,还没出嫁呢?”
  一句话刺到妙眉的痛处,天祈的律法规定在皇家,出嫁的女子是不能为奴为婢。她与御敬二人不舍得王爷自此独自一人无人照看,便一直讲婚事搁置,这也是她一直以来的遗憾,如今听到别人这样说,心中更是堵得慌。再看看那年轻女子的嚣张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看着姑娘也是已经过了及笄的年龄,怎么也是孑然一身呢?难不成也是因为自身缺陷遭人厌弃不成?”
  这一句恰好也戳到了云想容的短处,她这几日一直纠结于明月对自己的冷淡,又见到公主与明月相谈甚欢的样子,一想到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宫婢,心中很是自卑。如今又听到妙眉说出这话,更是气恼不已。伸手便要过去掌掴。
  “想容,你干什么?”一声娇喝止住了她的动作。
  云想容回过头看到翊倾尘正向这边走来,走在她旁边不是别人正是她朝思暮想的人------明月。怎么会这样?自己最狼狈的样子竟一分不差的落在了他的眼里,她惴惴不安的收回手,绞着衣角等待发落。
  “在下军中陈青,这位是明月。”翊倾尘见妙眉也不似普通女子,拱了拱手道。
  “原来是陈少将军和明少将军,妙眉这厢有礼了。”说着福了福身,又道:“奴婢是九夫人的婢女,在此偶遇这位姑娘,便言谈少顷,与这峡关的情况也是有了些许了解,待会回去还得告知夫人,说起来还得谢谢这位想容姑娘呢。”
  明月笑笑道:“妙眉姑娘若是有何疑问,明月随时恭候,还望姑娘转告夫人,明月与陈少将军待会便登门拜访。”
  妙眉也笑道:“明少将军真是客气,拜访倒是不必了,夫人途中颠簸劳顿,又不喜人打扰,还请明少将军与陈少将军见谅。”
  “也好,那便请姑娘转告夫人我等就不前去打扰了。”明月也回了一礼。
  妙眉点点头离去。
  云想容这才惴惴不安地抬起头看向他们二人,翊倾尘见她今日如此莽撞,心中有气,正要责怪,却见明月走过去,缓声道:“以后不可如此鲁莽。”
  云想容只觉得浑身一暖,郑重的点了点头,看到明月转身离去,心中一甜。
  妙眉回去后,见风夕颜还未休息,坐在桌旁,脸色有些差,心中一紧,赶紧上前。
  “夫人怎么了?”
  “只是觉得有些累,不碍事的,刚才跟踪的是何人?”风夕颜按着妙眉的手,走向床侧,缓缓躺了下去,刚才还不觉得怎么,现在竟觉得骨头像散架似的,还好孩子没什么事。她抚着小腹,妙眉将被子拉开与她盖好。
  才开口道:“没什么事,不过是个小丫头好奇罢了,不过嘴倒是厉害。”
  “再怎么厉害还能厉害过姐姐你?”风夕颜打趣道。
  “行了,累成这个样子还顾得上拿我打趣,夫人还是好好休息吧。”又为风夕颜拽了拽被角,自己才去铺好自己的的床,天色虽还早,但明日便要去城外为将士诊断,还是早早休息的好,一路上都在劝诫夫人不要亲自出面,但无奈夫人实在是固执,也不只夫人那位弟弟是何模样;御敬是否能将殿下照看好,殿下有没有“闹腾”,这般想着,渐渐地入了眠。
  翌日,风夕颜和妙眉便随着其他五人来到了城外三十里处军队驻扎的十里阳坡,翊郇墨与寒骁珏等人早已等候多时了,翊郇墨今日依旧着了红艳艳的袍子,不过没有打他那把大红的纸伞,虽是中毒,却依旧不减妖孽的风姿,远远看着越行越近的马车,这些老头子能顺利赶过来还真是幸运呢,似笑非笑地看着马车上下来的清一色的年近半百的略显老态的太医们,他讽刺地歪了歪嘴角,可见到最后一辆马车上下来的竟是个女子,他收了讽刺的笑意,怔了怔,又见车上下来戴着黑纱斗笠的女子身着青色衣衫,貌似还怀着身孕,翊郇墨看看寒骁珏,寒骁珏看看高远,高远这才想起还没有与两位禀报过,忙欠了欠身子,抱歉道:“是属下疏忽了,那最后一个是天祈九殿下的夫人,说是精通医理,自请来到峡关救治将士。”
  “看着像是身子不便的样子,怎么还……倒也是个奇女子了!”寒骁珏先是皱了皱眉,又想到一众将士痛苦的样子,还是言不由衷地赞许了。
  “原来是九弟的夫人,那本王可得好好迎接一番。”翊郇墨说着便迎上前去,一众太医有些人虽不知他是何人,看到有人向他行礼,便也齐齐向他行礼,他却一一掠过,径直走向那戴着黑纱斗笠的女子。
  妙眉看着那张惊为天人的容颜越来越近了,虽不曾见过,但心里也猜出一二分,这便是墨王了,拉着风夕颜端庄地行了个屈膝礼,道:“奴婢见过墨王。”却蓦地觉得夫人的身子一颤,她以为风夕颜是身子不适,连忙问道:“夫人怎么了?”
  “弟妹一路颠簸,又是有着身子的人,九弟这个没良心的也放心让你出来。”翊郇墨开口道,那黑纱下挡住了的是怎样的一张容颜呢?见对方没有反应,以为是害羞所致,也不再开玩笑,吩咐妙眉道:“先扶夫人去营帐休息。”
  正要喊人带路,不料却听到沙哑的女声说道:“不必了,王爷还是让我先看看您所中之毒吧。”
  翊郇墨一愣,妙眉心中有些惊奇夫人的声音怎么会变得如此,却也不再细思,也说道:“王爷,军务紧急,还是让夫人先行为您诊治吧。”
  翊郇墨回过神,这女子的声音怎么如此……难听,真不知道九弟是怎么想的,难道真的长了一张如花似玉的脸么,听七弟说还是个瞎子呢,或许是由于她精通医理可以诊治九弟吧,胡乱地想着,却还是把手伸了出去。那女子的手从青色绣蝶镶边的袖间出来,却是苍白瘦削的,没有丝毫的血色,突然觉得腕上一凉,不曾想这女子的手怎么这般冰凉,,他心中诧异,却也不再说什么,转过头见那五个太医已经下去,心知他们已先去休息了,便招呼寒骁珏过来。
  寒骁珏走过来,见风夕颜已经收了手,便问道:“夫人,情况如何了?”
  风夕颜听着陌生男子的声音,顿了顿,妙眉是极具眼色的人,连忙参拜道:“这位想必是骁将军吧,奴婢妙眉拜见骁将军,夫人患有眼疾,还望骁将军见谅。”
  “无妨,九夫人既能来此,便是我军中贵客,更是我军得救的希望,不知夫人可查出我等所中何毒?”寒骁珏拱了拱手,看向风夕颜。
  “这个待验过血之后才知,麻烦将军找一人来取血。”风夕颜答道。
  “取本王的吧。”翊郇墨开口道,倒是让高远有些诧异。
  “那便请王爷明早不要进食进水,也莫要服药,明日妙眉会来取王爷的掌心血。”风夕颜嘱咐道。
  “也好,那弟妹先去休息,本王会遵照吩咐,若是有何需要直接吩咐帐外的士兵即刻。”妙眉点了点头,扶了风夕颜跟随着引路的小兵离去。
  寒骁珏收回目光看向翊郇墨,只见他看着这位九夫人,满脸深思,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墨王可是有什么疑问?”
  翊郇墨不以为然地笑笑,“只是想些事情罢了。”怎么会无端地生出熟悉感呢,难道是中毒所致,看着寒骁珏寻思地看着自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本王竟然忘记撑伞了,唉!”
  寒骁珏只觉得他这转变地有些大,却也早已习惯,见翊郇墨又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心中越发地琢磨不透,眼里也是一片讳莫如深。本想回了营帐休息,又转了念想,抬脚向着有着疫情的那座营帐,拐角的时候正看见明月与翊倾尘二人也正向着那个方向走去,二人见着他,脚步一顿。
  “参见将军。”
  “走吧,一同去看看。”寒骁珏越过他二人,径直向前走去。
  二人对这骁将军冷冷的态度已是见怪不怪,起身跟了上去。
  还未进营帐,浓烈的药味便扑面而来,三人不约而同地皱了皱眉头,拿过门口士兵给的面巾系上,便进了去。看着眼前的情境,由开始的几十人到现在的过百人,心中一沉,清平正在检查各个人的情况,看见他们进来点了点头,顾不得停下手中的动作,后面又有几具尸体被抬了出去,余下的每个人脸上早已经没有刚开始来的惊恐,眼里是满满的空洞和绝望。
  他不敢再看下去,连忙出了营帐,眼里有些湿润,看向胡军驻扎的方向,眼里闪现出嗜血的光芒。吩咐人去叫了清平出来,明月和翊倾尘留在了里面帮忙。
  “将军有何吩咐?”清平看起来虽然有些疲惫,但依旧是不紧不慢,不温不火。
  “今日,从商都与天祈的医员们都到了营帐,如今在休息,想必你也已经听说了,明日他们也会来此助你,你且做好准备。”寒骁珏说完,将手中的面巾紧紧攥在手里揉成团,大踏步离开。
  清平点了点头,又进了营帐忙碌。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