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51 章 51
第 51 章 51
  听着伊云每天的报告她的生活起居,不吵不闹,翊倾尘平静地让寒颀洛有些惊心。
  他在廊上远远看他在繁花似锦的园子里,淡淡地饮茶,淡淡地笑,淡淡地说话。可是似乎一切都是淡淡凉如水的样子,无大悲大喜。
  他突然就不敢靠近她了,不是怕她嫌恶的眼神,而是怕她也是如此淡淡地平静的让人害怕。就这样远远的看着,却有种远在天涯的思痛。
  他是知道的,以前她要的是爱,可如今她不需要了,他只想给她她需要了好留住她。他一遍一遍听着伊云来报的细节,她说殿前的荷叶败落了,他马上派人换来新的;她嫌花亭石凳上的花纹太过简陋,他马上遣人找了能工巧匠连夜刻上新的流云青花映朝霞刻纹;她说屋崖上的琉璃瓦旧了,他亲自拿着从窑城马不停蹄送来的三色凤角琉璃瓦飞身上屋,单手细细码好;她说天气太热,冰不够用,他马上遣人将自己所用的冰全都送到她的殿内;她说不想看见他,他在属于他的皇宫里小心翼翼地躲避着每一次与她正面相遇的机会。她想要的,他都想不够一切的给她,包括这皇贵妃的头衔。
  朝堂上全是反对的声音,他修养良好的笑容第一次在这一帮老臣新卿面前崩裂,暴怒着不给他们进谏的机会,可仍是觉得给她不够,或许不是不够,只是他还明白她究竟想要什么。
  皇后么?可如今还不是机会。可是只要她开口,他也是可以拿这手里的江山冒险的。
  可是她不开口,他也只有这般胡乱的给。
  商都城中,达官显贵全成了陈青将军府上的常客。这让刚刚成为护国公的常叶阳很是不爽。他将跪在地上的常楚狠狠踹了一脚。
  “你看看,人家回来都成了将军,就你还只是个少将。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儿子?”
  常楚倔强地不说话,由着常叶阳的拳打脚踢。常灵犀请旨回家,却还是常叶阳的意思。她看着地上固执跪着的哥哥,有些不忍,开口道:“爹爹……”
  求情的话还未出口,便见常叶阳一脸怒容相向,“你还为他求情,也不看看你自己,身为皇后居然什么都不做都不争,你怎么这么不争气?”
  常灵翼委屈地掉下泪来,常楚看着妹妹,动了动嘴唇,却始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不过是一个新晋的妃子,有什么好担心的,时间长了也就渐渐失宠了,宫里都是这样的,好好的,你凶孩子干什么?”常叶阳的正牌夫人柳氏出言说道,却并非常楚的生母。
  “你懂什么?这次可是直接进位为皇贵妃啊!我听闻这个陈青的妹妹长得和以前的太子妃有几分相似。”常叶阳脸上掩饰不住的忧愁和愤怒,让常楚觉得十分无趣,要不是因为母亲,他才懒得和这个只识权势地位的“父亲”周旋。
  柳氏不禁也担忧地看了女儿一眼,常灵翼白皙的脸上,长长的睫毛挂着晶莹的泪珠,很是楚楚动人。
  “其实也无妨了,只要灵翼有了子嗣,那就好办了。”柳氏凑在常叶阳耳旁说道,但却让常楚与常灵翼听了个清清楚楚。
  常灵翼握在袖间的手指甲撞上掌心,十指连心,她心中一阵生疼。君上始终对她都是相敬如宾,大婚之夜她枯坐到天明,不见他着红色喜袍的身影。他看她的眼神始终都是淡淡的,像对待一个陌生人,也从不与她亲近,还谈什么子嗣?可是这一切她不敢告诉父亲,她怕父亲会不顾一切的给她硬塞一个孩子,若是子嗣,她也只希望是他的。她想,她的局早在六岁被他救于车轮底下时就已经设定了。不管宫里的那个男子爱与不爱,她都不想骗他,或是算计他。
  那个新晋的皇贵妃,虽是没有见过,但父亲早早就将画像拿与自己看了,很美,美得让她盯得久了都回不神来。这样的女子,是不是能赢得那个人的心呢?可是她却在心底觉得,他不会是个以貌取人的主。父亲说皇贵妃与君上先前的太子妃长得有几分相像,那祈国七公主长得倾国倾城,也许美丽的事物都有些如出一辙的东西吧,她想着,不过也是个影子罢了。可是心里却是有些微微地钝痛着,眼泪不知不觉间风干了。父亲在她的沉默中愤然拂袖而去,母亲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也跟了出去,偌大的厅堂里散发出陈腐古旧的气息,她抬头看见哥哥常楚正看向自己,目光里有些怜悯的情绪。
  “照顾好自己。”他撇下一句不痛不痒的关心,也离开了。
  连一直疼爱自己的哥哥都这般了,战争与宫变让她站在了心爱的人身边,却觉得离幸福这种东西越来越远。冷寂的厅堂,明明是夏日的午后,没有一丝风,却从指间凉到骨子里。还是回宫吧,突然想见见那个新晋的皇贵妃。
  倾欢宫的奢华远远盖过了她的凤仪宫,夕阳打在屋崖的琉璃瓦上,折射出绮丽的光彩,夺目,刺眼。听宫人们说,那几片琉璃瓦还是君上亲自换上去的。果真是荣宠之至啊,可是以色事他人,能有几时好?可若不是以色侍君,她常灵翼又当如何?出生在权势横亘的家族里,她深深地知道,女子的才貌有多么重要,而貌却往往是放在第一位的。她摸了摸自己的白皙的脸庞,讪讪地笑笑,举步进了倾欢宫的门口,宫人早已进去通报了,却不见这位比自己品级低的皇贵妃出来相迎,这么早就骄纵了啊,她并未不悦,反而有些欣喜,骄纵的女子总比低俯的女子好对付些。这般想着,嘴角噙起一抹微笑,只是她并未发觉此时的笑有多么像她的父亲大人的志得意满。
  到底是贵妃的宫,诺大的庭院里居然挖了池子养着荷花,池里一尾锦鲤跃出水面,溅起的水花滴落在墨绿的荷叶上,滚来滚去又掉落回塘里。五彩石子砌成的路蜿蜒着不知通向何方,细细地辨认,还可以看到径上有散碎的翡翠拼凑而成的青花的图样,一条路都是如此,恐怕人也是奢华的不可方物吧。
  虽是大大的庭院却鲜少见到几个宫人。
  “兴许全跑去伺候咱们这位大架子的皇贵妃了吧。”浅语是跟着自己进宫的,此刻她的声音大的好像怕谁听不见似的。
  常灵犀有些恼怒,呵斥道,“浅语,注意你的言辞。”却见浅语有些吃惊地盯着前方。
  她转过头,抬起眼,也不由得呆住了,画上的那个美丽女子不过只有眼前人神色的三分,绝美的脸上淡淡的笑意,雪青色的衣裙罩在流光纱衣中,在夕阳下站成一副轻轻浅浅的画。她忽然怀疑起自己先前的对这位皇贵妃的定论来,霎时心里有些忐忑。
  “你是皇后吧?”翊倾尘淡笑着开口,将常灵翼脸上的神色收入眼底,语气自然的像是在问一个人吃饭了没有这般简单。
  常灵翼有些讶然,陈青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边城小卒而已,他的妹妹居然有这么浑然天成的贵气,收敛了脸上的神色,她笑着点了点头。
  一道走向花亭的石椅处,坐下,浅语拿出金丝织就东海珠子流苏的圆形扇面轻轻地为常灵犀扇着,若有若无的檀香味就这样肆无忌惮飘过来,伊云看到浅语的嘴角清晰地挂着高傲的笑,也不动声色地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天蚕丝翡翠柄的手扇拿出来,有一搭没一搭地扇着,浅语看到,又看了看手中的扇子,有些气恼地瞪了伊云一眼,手上扇风的动作渐渐变得缓了,直到一阵风来,她这才连忙收了扇子吸了口气。常灵翼也是看到那翡翠柄的手扇,扫了眼浅语,又看向一语不发的翊倾尘,开口道:
  “君上刚刚即位,如今这宫里冷清,就你我二人。妹妹刚刚入宫,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乍一听到这“妹妹”二字,翊倾尘只觉浑身说不出的别扭,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我也不过一般大小,说起来,你还是比我小了些月份,这姐姐妹妹的就不必了。”
  常灵翼尴尬地笑了笑,道:“那本宫该如何称呼妹……你呢?”
  翊倾尘刚要开口,却蓦地想到她原本的名字已经不能用了,化名更是已经成了别人的,怎么称呼呢,她勾了勾嘴角,想起自己的耻辱,眼神里一抹恨意惊得常灵翼心中一跳。
  伊云知她情况,解围道:“皇后娘娘有所不知,君上说贵妃娘娘原先的名字犯了忌讳,就重新赐了个‘倾’字。”
  常灵翼见到翊倾尘嘴角的笑意放大,分明有些讽刺的意味,心想,难道她也是知道自己不过是个替代品么?思及此,心中的不快不免减了几分。开口道:“只是不知道这倾字是哪个倾?”
  “倾国倾城的倾!”伊云说道。
  常灵翼宛然一笑,柔声道:“皇贵妃的容貌是当得起这个字的,可是倒是与陈将军同名不同字了,不过你如今身在宫里,也不怕混淆了。”
  抬手示意浅语继续扇着风,盛夏的风即便是吹着,依旧是闷热闷热的,浅语边摇着扇子,便兀自说道:“娘娘,奴婢可是听说君上还是太子那会儿,府里的太子妃就是貌满天下的祈国七公主,名字里是有个倾字的,听说君上很是喜欢她呢。”
  “不过是个巧合罢了,有倾国倾城之貌的人何其之多,不过那太子妃也是可怜,自古红颜多薄命啊。”常灵翼叹息道,不错眼地看到翊倾尘脸上的黯然之色。
  “我有些累了,你若是无事,就走吧。”翊倾尘倦倦道,不想再与她们虚与委蛇。
  常灵翼心中有些不快,但却还是站起身来,笑道:“那本宫先回去了,你也早回去休息。”
  浅语收了扇子,瞪了伊云一眼,跟在常灵翼身后出了倾欢宫。
  “娘娘,干嘛对她那么客气?”浅语很是不满。
  “骄纵的女子,哪一个能在后宫里呆久呢?”常灵翼笑笑,不以为然,似乎有些明白父亲所谓的“隐忍”是何物。
  浅语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却还是有些不满。
  二人不急不缓地向凤仪宫走去,常灵翼是不喜欢用凤辇之类的东西,她就喜欢这般不紧不慢地行走在傍晚的夕阳中,仿佛能走出永恒似的。
  恍然却见前方紫色修长的熟悉身影并着一锦白色衣袍的人行走着,她小跑了几步,进了才改为莲步轻移,浅语偷偷一笑,跟在后面。
  “参见君上。”她大大方方地行了个礼,低了头,不敢看他回过头来的那双深入湖水的眼。
  寒颀洛回过头来,看了看她身后的倾欢宫,皱了皱眉头。
  “起来吧。”依旧是不冷不淡的声音。
  她抬起头来时早已将脸上的黯然掩了个干干净净,微微一笑,仰望着他的侧脸,有些恍惚。忽然听到旁边有清朗的男子声音道:“皇后安。”
  常灵翼这才将认真打量起寒颀洛身旁的明月,听闻这位明将军是军中最为清朗的男子,如今一见,倒是让她想起了“月白风清”四字来。
  “是明将军吧,起身吧。”她挪了挪脚,企图与寒颀洛并肩站着。寒颀洛却走向明月,单手将他扶起,道:“起来吧,身子还未好利索,这些虚礼就免了吧。”
  常灵翼笑的有些牵强,却还是接话道:“明将军是我朝功臣,又负伤在身,这些虚礼还是算了吧。”
  寒颀洛并不看她,凉凉道:“皇后以后还是不要去找皇贵妃。”
  说完拉起明月头也不回地走了,常灵翼站在原地低声道“是”,咬了咬嘴唇,粉色的下唇瞬间染上了饱满的鲜艳红色,她讨厌皇贵妃的理由似乎又充足了一些。
  没有谁生来就为恨谁怨谁,讨厌似乎往往与嫉妒只有一纱之隔,本该善良的心也因此开始逐渐扭曲。后宫里,比比皆是。母亲的话似乎越来越清晰地在脑海里回响。走在青砖砌成的长长宫墙内,身形微晃,她第一次对善良这个词高尚的定义产生了质疑。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